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274 楚瀛再現

“終于穿透界壁了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”影無邪吐出一口濁氣,望著汪洋海面,神情極為疲憊。
  他身邊的黑樓蘭、白凝冰,亦好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從北原出走,影宗一行人,前往東海。他們不是至尊仙體,每穿越一次界壁,都是一場艱難的考驗。
  好在他們個個實力不俗,乃是蠱仙中的強者精英。縱然仙竅受損不少,但是沒有發生減員的情況。
  他們并沒有著急離開。
  進入東海之后,他們隨意選擇了一處海島。
  在這座無名的小海島上,影無邪指揮白凝冰、黑樓蘭,開始布置一座煉道蠱陣。
  蠱陣布置成功,影無邪便走向蠱陣中心,取出懷中的紫金石塊,開始處理這塊仙材。
  至于白凝冰、黑樓蘭二人,則位于蠱陣之外,分別駐守,防備意外來敵。
  不久后,紫金石塊就再度融化,小人蠱仙紫山真君,從中蘇醒。
  他乃是八轉蠱仙,一般而言,跨越五域,要前往黑天白天。但是北原上方的黑天、白天,都已經被鎮運天宮影響,長生天方面掌控。
  影宗一行人,自然不可去自投羅網。中洲蠱仙的下場,就在他們眼前。
  影宗底蘊雄厚,紫山真君便又陷入沉眠,周身表面結成了一層薄薄的紫金石皮。
  他氣息全無,生機收斂到了極致,和死物沒有什么兩樣。
  正是憑借這等奇妙至極的手段,紫山真君被影無邪帶領著,順利穿透了界壁,來到了東海。
  紫金石皮薄薄一層,讓掌握了專門手法的影無邪輕松煉化,比當初萬壽娘子處理紫金石塊時要輕松多了。
  “東海……”紫山真君蘇醒,看著島外的廣袤海面,心生感慨。
  在他的帶領下,影宗一行人首先將蠱陣收起來,將一切的痕跡都抹除掉。
  隨后四位蠱仙,正好催動得了上古戰陣四通八達。
  片刻后,他們趕到了亂流海域。
  紫山真君為首,所到之處,一切海流都無法構成阻礙。
  很快,影宗一行人便來到了亂流海域的中央地帶。
  “嗯?這一片的光陰支流呢?”搜尋未果,影無邪感到相當的奇怪。
  “難道說,那道光陰支流,已經去往他處,不在中央,而在逆流河中段,或者外圍?”黑樓蘭猜測。
  繼續偵查,很快,紫山真君發現了一些關鍵線索。
  “那條光陰支流,已經被他人收走了。”他語氣一沉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是誰干的?難道是方源?”影無邪第一想到的就是方源。
  但紫山真君搖頭:“這種手法,應當不是他。而是另有其人,也罷。既然這處光陰支流無法借用,我們就到下一個地方,那里也有一道光陰支流的存在。”
  影宗一行四人,很快又離開了亂流海域。
  而在東海的另一端。
  碧濤萬里,晴空一片。
  在海面上,一場生死追殺正在上演。
  “你快走吧,我中了他的雷魄針,時刻被他感應,已經走不了。我不能連累了你。”花蝶女仙躺在一位男性蠱仙的懷抱中,虛弱無比地道。
  她身著宮裳,衣袂飄飄,粉嫩若膩。一雙美眸,此刻透著虛弱的目光。嘴角不斷地溢血,傷勢很重。
  尤其是她肌膚表面,時不時地還亮起一些細小尖銳的電光,這正是仙道殺招雷魄針的中招跡象。
  “不行。”男性蠱仙想都沒想,毫不猶豫地拒絕。
  他狼背蜂腰,一身戰甲,雖然也是傷痕累累,但仍舊掩蓋不了精悍之色。
  “怎么可以丟下你不管?我若臨陣逃脫,事后如何向廟明神大人交代?”他口中雖然這么說,但看向花蝶女仙的目光深處,卻是隱藏著屢屢情意。
  他正是蜂將。
  蜂將、花蝶女仙、鬼七爺,這三位蠱仙正是東海宇道強者廟明神麾下。
  廟明神希望找尋到亂流海域的光陰支流,因此這三位蠱仙每隔一段時間,都會輪流看守亂流海域。遇到每一位前往亂流海域探索的蠱仙,都會上前交談,希望他們出手幫忙尋找。
  “那你們一起做對亡命鴛鴦吧!”身后的追兵只有一人,但卻是七轉修為。
  他姓葛名溫,藍袍加身,渾身皮膚干癟粗硬,宛若樹皮。眼中冒著赤光,牙齒尖銳,神情猙獰。
  這人資輩不小,在東海也有薄名。
  他乃是雷道宗師,但一次施展某個仙道殺招的時候,失敗反噬,導致他不得不轉變成仙僵。
  即便如此,他戰力出眾,擁有兩只仙蠱,將六轉修為的花蝶女仙、蜂將,打得四處飛逃。
  “將年輪散交出來,你們兩個膽子不小,居然敢搶我的仙材。你們若乖乖交出,或許還可以給你們兩個留一個全尸!”葛溫桀桀大笑,兇威滔滔,越追越近。
  花蝶女仙氣急:“這年輪散,本來就是我們先發現的。怎么是你的東西?”
  “我在這里守候了大半個月,結果一不留神,被你們捷足先登!”葛溫怒吼。
  花蝶女仙怒氣交加:“這年輪散,廟明神大人在三年前就發現,在周圍布置了蠱陣。每隔幾個月,我就來到蠱陣中,對其栽培看顧。你再信口雌黃,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。”
  花蝶女仙道破事實,葛溫不再反駁,臉色又陰沉了一分:“哼,臭丫頭牙尖嘴利,追上你后,我第一個殺你!”
  “魔道賊子,休得猖狂!”
  就在這時,忽然一道響亮的聲音,響徹在三仙的耳畔。
  “什么人?”葛溫面色微變,立即斷喝。
  他話音剛落,海面忽然凸起,像是鼓出一個小山丘。
  隨即,“山丘”被里面的猛獸一頭撞破,呼呼風響,水花四濺。
  一頭巨大的藍鱗海龍,出現在三仙眼中,海龍口吐人言:“那魔頭,納命來!”
  三仙見此,哪里還不明白,這位藍鱗海龍便是一位蠱仙變化而成。
  花蝶女仙、蜂將又驚又喜。
  葛溫怒上加怒:“叫你多管閑事!吃我一記殺招。”
  說著,他深呼吸一口氣,然后照準右手掌心一吐。
  吐出的自然不是口水,而是一團雞蛋大小的雷光。
  雷光附著在葛溫的右手掌心,轟的一聲,一道雷光巨柱,從他的右手掌上暴射噴涌而出。
  藍鱗海龍不閃不避,見著雷光巨柱射來,它猛地張口大口。
  龍息噴吐!
  葛溫見到這一幕,不禁肚中暗笑:“我的這招可持續一盞茶的功夫,龍息卻是一口口噴吐,如何抵擋得住?”
  但藍鱗海龍的龍息,竟然持續不斷!
  龍息宛若水柱,和雷光巨柱直接對撞,隨后龐大強悍的龍息,將雷光巨柱一路消抵摧毀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功夫,就到了葛溫的眼前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這是什么龍息?!”葛溫的臉色涌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  他連忙躲閃,避讓開去。
  藍鱗海龍微微掉轉龍頭,龍息如柱,再次橫掃過來。
  葛溫眉頭緊皺,怒哼一聲:“算你們走運,這次就先繞過你們!”
  隨后,他竟直接撤離,化作一道雷電,速度極快。
  藍鱗海龍也不追擊,看著葛溫遠離。
  “他是要回去蠱陣,那里還有大量的年輪散殘留著。”花蝶女仙一句話,道破了葛溫的心思。
  蜂將將花蝶女仙放下,對藍鱗海龍拱手道:“仙友高義,出手擊退強敵,救命之恩,不敢忘懷。請教仙友尊姓大名!”
  藍鱗海龍忽然變化,現身一位容貌普通的蠱仙,嘴角含笑:“在下楚瀛。花蝶仙子,別來無恙乎?”
  花蝶女仙頓時驚喜交加:“沒想到竟是楚瀛仙友!”
  見蜂將掉頭看向自己,花蝶女仙便解釋道:“正是托了這位楚瀛仙友的福,我們才得以發現亂流海域中的那道光陰支流。廟明神大人才能將光陰支流收入囊中啊。”
  ps:今明后三天都是一更,我要整理大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