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75 東海交易會

“原來還有這番的淵源!”聽到花蝶女仙的介紹,蜂將頓時臉色松動,喜上眉梢,心底的戒備多數消解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所謂楚瀛,自然便是方源假扮。
  他收起仙竅,發現周圍海域中,有著蠱仙激戰的痕跡。
  好奇之下,便循著痕跡尋找,看看有無便宜可撿。結果卻發現,是花蝶女仙和另外一位蠱仙(蜂將),被人追殺。
  而追殺者,只是一位七轉仙僵。對于方源而言,這樣的人物,已經不夠看了。
  方源早些時候,便幫助過花蝶女仙,目的是為了聯系上花蝶女仙背后的宇道蠱仙強者廟明神。
  此人擁有探知蒼藍龍鯨的手段。
  而這頭蒼藍龍鯨,也是來歷非凡,曾經受到樂土仙尊的指點,身上開辟出了仙竅,擁有豐富寶藏。
  它就相當于北原的狗尾續命貂毛里球。
  只是蒼藍龍鯨的智慧,卻未被點化開來,只是遵循本能,在汪洋大海中遨游。
  樂土仙尊不僅是給它開辟出了仙竅,還對它的身體,施展了仙道殺招。以至于這頭蒼藍龍鯨,幾無天敵和危險。
  蒼藍龍鯨性情溫和,沒有危害性,但自身的防護威能,也讓抱有惡意的存在無可奈何。
  這正是樂土仙尊的一貫秉性和行事風格。
  根據五百年前世的隱秘傳聞,蒼藍龍鯨體內留有樂土仙尊的一道真傳。
  方源記得,廟明神曾經多次探索蒼藍龍鯨的體內世界。只是不得關竅,雖然每次都有收獲,卻始終沒有得到真傳。
  方源自然有意于此。所以見到花蝶女仙被人追殺,他立即意識到,這又是一次難得的機會,可以再次向廟明神釋放善意。
  于是他中途插手,打發了追殺者雷道仙僵葛溫。
  他所變化的,也不是上古劍蛟。
  上古劍蛟已經不能見光了。
  因為柳貫一曾經在北原的時候,動用上古劍蛟變化,斬殺了耶律群星。
  現在柳貫一這個身份,成為了逆流河主,讓當場的多位八轉存在都無可奈何。聲名震動天下,蠱仙界中幾乎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
  不知有多少人,都對柳貫一感興趣,來推算他的跟腳。
  柳貫一掌握上古劍蛟變化的事實,也早已廣為人知。
  因此,方源現在一旦動用上古劍蛟變化,其他蠱仙恐怕第一時間,就會聯想到柳貫一。
  這就是聲名所累。
  雖然方源無法動用上古劍蛟變化,但是他擁有變形仙蠱,卻可以變化天地萬物,隨心所欲。
  所以他這一次,變化成過來東海獨有的藍鱗海龍。
  這也是上古荒獸。
  只是威能絕不能和上古劍蛟相比了。
  不過方源的龍息仙蠱,還是可以動用的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藍鱗海龍的龍息,當然也是一口口的噴吐。之所以能勝過雷道仙僵葛溫,卻是方源同時催動了堅持仙蠱。
  七轉堅持仙蠱,方源得到手后,自然少不了對它的了解和揣摩。
  蠱仙養、用、煉,三方面都是需要投入精力。
  來到東海之后的幾天,方源就摸清楚了堅持仙蠱的一些運用法門。
  除去征服逆流河外,堅持仙蠱能讓其他仙蠱,或者仙道殺招的威能,更加持續。
  比方說,藍鱗海龍的龍息。
  方源只是催動龍息仙蠱的話,龍息不能脫離海龍常理,只能一口口的噴吐,充其量只是威能更強些。
  但如果在噴吐龍息的時候,輔助堅持仙蠱的話,那么龍息就能長時間地噴涌出來,綿綿不絕!
  當然,噴吐的時間也不能太長。龍息對于咽喉有很沉重的負擔,就算是真正的藍鱗海龍,噴吐龍息,也是一口口的噴。這是生物進化的歷程中,一種自我保護的演變。
  好在那葛溫,雖有薄名,但只是交手對拼了一下,他就明白方源是位強敵,立即明智地退走了。
  畢竟,魔道蠱仙向來以利益為先。
  “不知這位仙友是?”方源看向花蝶女仙。
  “我便是廟明神大人麾下的蜂將。楚大人,您是我的救命恩人,不知該如何感謝您。”蜂將立即自我介紹,非常熱情,對方源滿懷感激。
  “謝什么,舉手之勞。我也是無意中撞見,便出手了。我雖是東海隱修,最近這段時間才外出走動,但卻看不慣魔道行徑。本性如此,再加上花蝶仙子又是我的熟人,出手相助也是應當。”方源表現得很謙虛。
  花蝶女仙、蜂將聽了這番話,對方源的好感更是大大增長。
  三仙交談一陣,花蝶女仙嘆息道:“可惜了。那么多的年輪散,大部分都落入到葛溫手中,我們這些年來的心血,都給他做了嫁衣。我們應當將那座蠱陣,布置得更加隱秘一些的。”
  蜂將連忙安慰:“好了,小蝶,你不要過多自責。東海那么大,偏偏被葛溫發現了這處的蠱陣。我們都不精陣道,布置出來的蠱陣已經做到了最好。再要隱秘,非得增添仙蠱進去了。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兩位聽我一句勸,年輪散雖然失去了,但兩位卻留有性命,這就是希望。看開一些,有得有失,人生不就是在得得失失中一路渡過的么。”
  蜂將哈哈一笑:“楚大人所言,蘊含哲理,叫人深思。”
  花蝶女仙卻仍舊緊鎖眉頭,臉色憂愁:“我也知此理。只是這些年輪散,尋常時候丟了也就罷了。關鍵這一次,是廟明神大人參加交易會,當中一位蠱仙好友需要此物。廟明神大人也一口答應了此人。現在交換會還只剩下幾天的時間,年輪散卻被人搶走了。這可如何是好?”
  聽了這話,蜂將也臉色一沉:“是啊,這一次我們空手而歸。廟明神大人即便不指責我們,我們也非常愧疚,這是我們辦事不利。更關鍵的是,讓廟明神大人失信于人,這都是我們的罪過!”
  “交易會?”方源心中頓時一動。
  不久前,他還在一直念叨,想要把手中的一些不合用的仙蠱換掉。
  沒想到,瞌睡的時候送枕頭,居然就撞見了一次東海的交易會。
  東海乃是五域中,資源最為豐富的地域,就連中洲都比之不上。
  東海的蠱仙,也是身家普遍更豐厚的。
  因此導致東海的交易會,在五域中都很有名氣,十分高端,經常有蠱仙在當中交換彼此的仙蠱。
  當然,不是說其他四域,沒有這樣的交易會。只是數量太少,方源也插足不了。
  唯有東海的交易會,卻是他的良機。
  “我的手中正有想要換掉的仙蠱,我要參加這場交易會,不知可行否?”方源沒有隱瞞自己的意圖,直接坦誠詢問。
  花蝶女仙和蜂將對視一眼,前者道:“這次的交易會,規格頗高,我等都沒有參加的資格,更沒有舉薦的能力。不過楚瀛大人卻是不同,有恩于我們。這樣吧,楚瀛大人先隨我們前往,見到我家大人之后,看看我家大人是怎么說的。”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立即點頭,“我們現在就動身可好?”
  他十分雷厲風行。
  因為時間有限。
  身上的暗渡威能,會隨著其他蠱仙的推算,而不斷損耗的。
  花蝶女仙和蜂將神情有些猶豫,他們此次收取年輪散的任務失敗,其實心底里還想著讓方源出手,幫助他們重新奪回年輪散。但又開不了這個口。
  其實方源早已經洞察到他們的這種意圖,在談話的過程中,就牢牢掌握主動,沒有給他們倆個開這個口的機會。
  現在的方源,雖然能讓八轉蠱仙都奈何不得。
  但是有一個弊端,那就是見不得光。
  不管是上古劍蛟變化,還是逆流護身印,都不能輕易使用。一旦用出來,就要考慮到如何保全秘密。
  一旦方源泄露出去的馬腳和線索太多,他的另外的身份或者秘密,也都會被算出來。
  到那時,武遺海的身份也保不住。
  方源好不容易才混進了超級蠱陣中,接觸到那片廣袤夢境。若是痛失這次良機,對他的修行發展,將造成極其慘重的影響。
  蜂將和花蝶女仙無奈之下,只好領著方源,離開此地。
  他們的確不好開口。
  人家救了自己的性命,還要攛掇救命恩人,去和強敵拼命。這種事情,他們倆的確無法厚顏開口。
  三仙一路兼程,在途中并沒有逗留。
  不過,路途中自然少不了談話和交流。
  事實上,花蝶女仙雖然見過方源兩次面,對他印象非常深刻,但是對于楚瀛此人的跟腳,卻是根本不清楚。
  方源心知花蝶女仙試探的意圖,便半假半真地說出自己的來歷。
  前世五百年,他就在東海生存過一段時間,因此說出來的話,絕非杜撰。尤其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細節和經歷,非常真實,更能引發花蝶女仙和蜂將的共鳴。
  方源怎可能在這里露出馬腳?
  等見到廟明神時,花蝶女仙和蜂將都對“平易近人”的七轉隱修楚瀛,抱有強烈的好感了。
  殊不知,方源才是真正的大魔頭。和他相比,仙僵葛溫搶劫一些年輪散算什么?
  前不久,方源還從雪胡老祖手中,直接搶了逆流河呢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