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276 光照菌

東海。塵?緣?文↘學→網
  一片普通海域,一座無名小島,荒涼貧瘠,只有怪石嶙峋。
  幾位蠱仙從高空中,飄然而至。
  正是方源、花蝶女仙、蜂將等一行人。
  “沒想到這樣的交易會,只是選擇在如此荒蕪人煙的小島上進行。”方源踏足這座海島,心生感慨之色。
  “楚兄有所不知,歷來如此大宗交易會,地點都會在幾天前臨時決定,防止有人圖謀不軌。”方源身邊的一位蠱仙答道。
  這位蠱仙男子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容貌中上,五官較為普通,唯有寬闊鼻翼,讓人印象比較深刻。
  此人便是名傳東海的七轉宇道蠱仙強者——廟明神。
  若是單論面貌,此人毫不出眾。但方源和他接觸之后,雖然交流的時間一點都不長,卻能感受到他的種種過人之處,叫人不可小覷。
  方源以楚瀛的身份,救下了花蝶女仙、蜂將之后,得知交易會的消息。
  其后,方源跟隨花蝶女仙、蜂將二人,見到了廟明神。
  廟明神毫無猶豫,直接答應了方源想要參加交易會的請求:“仙友兩次助我,對小蝶、小蜂有救命之恩。區區一場交易會,在下怎會拒絕?請一定賞光!”
  他是七轉蠱仙強者,而楚瀛卻是隱修,名聲不顯。但廟明神一點都不拿捏架子,非常親切近人。言語客氣,暖人心扉。
  所以,方源便和廟明神來到了此處,參加交易會。
  他們一行四人,剛剛踏足小島,一位蠱仙便從怪石中鉆出來。
  “原來是廟明神你來了。”一位頭大身小,類比侏儒的蠱仙,嗡聲招呼道。
  “哈哈,土頭馱,好久不見!”廟明神熱情洋溢,哈哈大笑,快步迎接上去。
  “來,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。這位是東海隱修楚瀛,這位是咱們東海里難得的土道宗師土頭馱。”廟明神又道。
  “見過土仙友。”方源也很客氣,但神情木木,偽裝成常年獨自的隱修,不善交際的樣子,毫無破綻。
  土頭馱打量方源幾眼,咧開嘴,露出一嘴的黃牙,笑起來:“看來你這是得到了廟明神的引薦,第一次參加這樣的交易會吧?哈哈,想當年,我也是被廟明神引薦,才陸續參加的。”
  土頭馱表現的也很客氣。
  他心想:“廟明神眼光無差,能被他引薦者,無不是人中之杰。這位楚瀛貌不驚人,聲名不顯,但卻能被廟明神看重,自然不會簡單。”
  心中一邊想著,土頭馱一邊又道:“你們隨我下來吧,我是第一個到的,閑來無事,先在島下地中,開辟了一處空間。”
  “勞土兄費神了。其實這次,是我主導交易會……”廟明神立即恭維道。
  “哈哈。區區一個地下洞穴,費不了什么神。走!”土頭馱見到廟明神,像是見到了老朋友,一把抓住廟明神的手臂,引領著他往地下走。
  他腳步所到之處,原本夯實的地面,就宛若水流一般,融化流轉,化出一個寬敞的通道出來,直達海島地底。
  土頭馱、廟明神在前方走,方源、蜂將、花蝶女仙則走在身后。
  土頭馱和廟明神一路交談。
  廟明神交際手腕極其出眾,說得土頭馱連連大笑,笑聲在地下嗡嗡回蕩。
  并且,廟明神也沒有冷落了方源,是不是轉頭,對方源說話。
  他說的這些話,看起來平淡無奇,但又自然而然,沒有讓方源覺得自己是獨單一人,或者說是受到了冷落。
  地下洞穴的確平淡無奇,不過勝在寬敞。
  一處高臺,臺下數個石椅,皆是寬大。石椅上還雕刻著花紋,紋路如流水,非常流暢。體現出了土頭馱深厚的美學修養,以及心思細膩的一面。
  方源細細一數,發現這些石椅個數,只有六座。
  “看來這場交易會,原計劃參加的只有六人。花蝶女仙和蜂將不算,一旦交易會開始,他們就會離開此處,在外把守了。”方源暗中猜測。
  “來了一位新人,那我就再添一把椅子。”土頭馱輕輕一跺腳,頓時地面隆起一個土包,旋即土包如水,不斷流轉。
  眨眼間,就化為了另外一座石椅,仿佛是經過能工巧匠,精心雕琢的一樣。
  方源等人便入座,等候其他蠱仙的到來。
  片刻之后,接連來了兩位蠱仙。
  前者是女仙,孩童模樣,扎著兩個沖天辮子,眼睛溜圓,卻滄桑成熟。
  她是童畫。
  東海北端,有名的光道蠱仙,七轉修為。
  后者則是男仙。鷹鉤鼻子,目光陰鳩,穿著黑袍,亂發披肩。
  他是烏馬楊,暗道蠱仙,在七轉蠱仙當中,戰力頗為出眾。一記仙道殺招暗箭大幕,曾經擊敗過三位七轉蠱仙聯手,此戰讓他在東海蠱仙界名噪一時。
  童畫嘰嘰喳喳,烏馬楊卻是沉默寡言得很。
  雙方攀談不停,在廟明神的有意引導下,氣氛漸漸融洽起來。
  一盞茶的功夫后,第三位蠱仙進入這處地下空間
  他是公良柏,智道蠱仙,兼修了一些木道手段。當然智道是重點,智道蠱仙數量稀少,尤其是像方源這種,繼承了完整真傳的智道蠱仙。
  而公良柏不僅是有完整的智道真傳,而且還修煉有成,雖然比不上最出名的三位智道,但在散仙當中,卻有廣闊人脈,愿意為他人推算,以此收取報酬。
  雙極盤甲丹,南宮藏華安,還有龍首龜,厄海中往還。
  這首詩說的就是當代東海蠱仙界中,公認最為厲害的三位智道蠱仙。
  宋甲丹、華安,都是正道中人,很少會為散仙出手。而龍首龜仙人,卻是在厄海中流連忘返,足跡縹緲,讓人難以追尋。
  “公良柏仙友,這一次交易會后,咱們好好聊聊。我有些東西,想要你出手推算。”交談中,廟明神道。
  “不會是那柳貫一吧?我最近可是接了不少仙友的請求,都是為此人而來。”公良柏笑道。
  “當然不是。”廟明神微笑否認。
  公良柏點點頭:“那就好。說起來,我屢次推算,也有五次。結果都是失敗,主要是線索太少,而且那柳貫一也有防備推算的手段。”
  方源在一旁,靜靜地聽著,面不改色,心中囧然。
  這個話題,立即引起了其他蠱仙的興趣。
  土頭馱大聲叫道:“現在這個柳貫一,真是老火了,徹底出名了!”
  “任憑是誰,只要能以七轉修為,讓八轉蠱仙無可奈何,就足以名垂青史。”童畫感慨道。
  “能以七轉修為,抗衡八轉,真叫人向往啊。”廟明神搖頭苦笑,“可惜這等人物,我無緣結識。”
  方源就坐在他身旁的椅子上,聽著這話,面無表情地開口:“我聽說,能夠以七轉抗衡八轉,主要是那柳貫一成為了逆流河主。這逆流河,乃是天地秘境之一,但有何大能,可以讓八轉存在都無可奈何?”
  于是,眾仙的話題,便從柳貫一身上,挪移到了逆流河。
  方源不動聲色地引導了話題的轉變。
  這一次,幾位蠱仙一直交談到傍晚。
  但夜幕籠罩東海,月亮剛剛升起,便到了交易會開始的時候。
  另外的兩位蠱仙,也都趕來。
  交易會正式開始。
  按照已經商定好的規矩,童畫走上了高臺。
  “這是一種荒植。我是在某處深海探險時,意外發現的。那次在黑暗無關的深海當中,我忽然見到了前方的一點亮光。我尋光而行,足足前進了一炷香的功夫,才來到光亮之處。那里簡直是一片光道的天堂。光明燦爛,灼照萬里。”
  “我起先以為,這是珊瑚群發出的光亮。但很快,我發現珊瑚表面上都附著了一層細小的毛茸茸的綠菌。這種綠菌,乃是荒植,隨處可見,我命名為光照菌,它本身蘊含光道道痕,能夠逸散出強烈的光明。”
  童畫徐徐介紹了自己發現,并命名光照菌的經過。
  方源有些意外,他沒想到,交易會剛剛開始,就出現了他想要的東西。
  光照菌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