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79 再換

煉出一只六轉仙蠱的難度,和煉出一只七轉仙蠱的難度,也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方源想要用區區一只六轉仙蠱飛熊之力,換取七轉的卜卦龜背仙蠱,說得好聽些,是癡心妄想,說得不好聽一些,是貪婪無度,想要占便宜。
  這種“占便宜”,還帶著一點蔑視的意味。
  這把廟明神看成什么了?
  是覺得他好欺負嗎?
  還是覺得其他人都很傻?
  所以,蠱仙們的臉色陰沉,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  方源卻是笑了笑。
  群仙的態度和神情,他都看在眼里。這些人的心態變化,他也心知肚明。
  不過他仍舊道:“不知廟明神仙友,換還是不換?”
  廟明神笑了笑,笑容有些勉強,但他終究還是點頭:“換!仙友于我有恩,兩次助我,憑這些便完全可以。”
  其他蠱仙聞言,無不對廟明神刮目相看,更對方源表示反感。
  其中一位,甚至冷哼一聲,對方源表達深切的不滿。
  方源忽的哈哈大笑。
  他接著道:“世人皆傳,廟明神大人如何如何,我心存疑,今日一試,卻是冰消瓦解。我怎可能如此占仙友便宜?我用另外一些,來彌補當中差價,定能叫廟明神仙友滿意!”
  說著,方源就向廟明神秘密傳音。
  廟明神聽聞之后,頓時臉色動容,神情激動:“楚瀛仙友,此話當真?”
  “哈哈,是真是假,咱們馬上做了這筆交易,仙友不就清楚了嗎?”方源又笑道。
  “抱歉了,這場交易我倆需獨自進行。”廟明神打了個招呼后,方源便隨著他,離開此處地下洞穴。
  去到外面,完成了交易之后,兩人回來,各個臉上都帶著笑容。
  方源輕松,廟明神的笑容卻透露出十分滿意之色。
  兩人把臂同游的架勢,任是誰都明白,兩人交情又突飛猛進一層。
  坐下之前,廟明神對方源恭敬一禮,道:“不想又欠下仙友第三次人情。”
  “仙友風范,叫人心折。這只是一場交易,談不上什么人情。”方源表現得十分客氣。
  這番對答,更叫其他蠱仙感到非常費解。
  一時間,群星心底都在暗暗猜測:這楚瀛究竟出了什么籌碼,竟能輕松彌補當中差價,還能讓廟明神仙友如此表態?
  廟明神入座,方源卻沒有。
  這場交易完成之后,就輪到他方源,所以他直接走上了高臺。
  底下群仙看向他的目光,都悄然發生了變化,變得鄭重起來,更多幾分好奇和探究之意。
  同時,他們對方源究竟想要交換什么,也起了不少興趣。
  這是因為,他們對于方源都不了解,這完全是一個陌生人。
  根據方源的交易內容,蠱仙們就能推測一些他的情報。比如說一些數量很多的仙材,往往是蠱仙福地的自家產出,如此一來,就能推導一些內容,比如方源的仙竅發展到什么程度,又比如說仙竅中的哪一種道痕比較濃郁。
  如果是一兩頭的上古荒獸的殘破尸體的話,往往就是蠱仙自己的戰利品了。畢竟若是仙竅中豢養的上古荒獸死亡,尸體往往不會那么殘破。從這樣的尸軀中,群仙們也能對方源的戰斗力,進行一番推算。
  蠱仙向來都是非常注重情報收集的。
  這方面,信道蠱仙最有優勢。
  但方源拿出來的東西,卻叫群仙吃了一驚。
  “諸位請看,這是一只骨道六轉仙蠱,名為骨刺。乃是我一次意外中得來,可惜,我卻不是骨道流派。這次就拿出來交易,哪位蠱仙有意此蠱?至于換什么,我和廟明神大人一樣,也沒有太多的想法。”方源笑道。
  “居然又是一只仙蠱。”
  “這才第一輪,居然出現了兩筆仙蠱交易。”
  “這楚瀛身家也是豐厚,明明是變化道蠱仙,卻有兩只其他仙蠱。”
  “前一筆已經完成了。不過這一筆,卻是懸了。在場的哪里有什么骨道蠱仙?”
  蠱仙們私底下議論,他們彼此之間都比較熟悉。
  “沒有嗎?”方源等候片刻,不見有蠱仙開口。
  不過他心中卻沒有多少失望。
  單單他得手的七轉仙蠱卜卦龜背,就已經值得參加此次交易會了。
  就在方源想要下場的時候,一個聲音傳來:“且慢,我想……可以交易這只仙蠱。”
  群仙連忙循聲望去,出聲的是巫馬楊。
  “奇怪,他是暗道蠱仙,要換取骨道仙蠱做什么?”這個問題頓時在群仙心底流轉不休。
  骨刺仙蠱,自然和暗道關聯不大。
  但若是巫馬楊有什么仙道殺招,需要骨刺仙蠱做補充,那么他求購這只仙蠱,也并非不可能。
 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秘密,蠱仙們雖然疑惑,但都按捺住心思,靜靜旁觀。
  “竟還真有蠱仙想要骨刺仙蠱?”方源也感到好奇。
  他問道:“不知巫仙友,想要拿什么交易呢?”
  巫馬楊皺起眉頭,他有一些猶豫,沉吟了一下后,他咬牙道:“用這只仙蠱。”
  他展示出自己的這只仙蠱。
  這也是一只六轉仙蠱,品級方面,和骨刺仙蠱一樣。
  群仙視之,立即當中有人低呼道:“這是仙蠱日啊。”
  沒錯,這就是六轉宙道——日蠱!
  方源呆了一呆。
  “沒想到,這場交易會我真的是來對了!”方源心中歡呼,表面上則是不動聲色,好像是陷入思考當中。
  其實哪里還要思考!
  方源見到這只仙蠱的第一面,他就想要換取了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他繼承了黑凡真傳,有了七轉年蠱,有了以后仙蠱,有了似水流年,有了一大把的宙道仙級殺招。
  他記得真傳中,黑凡一直對仙級的日蠱、月蠱念念不忘,叨叨嘮嘮。
  他還記得度日如年等四個相似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“若是后繼者能夠得到仙級的日蠱或者仙級月蠱,那么這四個殺招就無須耗費那么多的凡級日蠱、月蠱了,并且殺招的效果也會提升不少。”
  這是黑凡真傳中的原話。
  方源看過這番話,但當時沒有多想。
  他沒有得隴望蜀,有了年蠱,就已經很滿足了。
  但命運奇妙的地方,往往就在這里。方源沒有寄希望于探尋到仙級的日蠱、月蠱的時候,偏偏日蠱就這樣主動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了。
  “那就換了吧。”
  “雖然我對宙道不是很了解。不過喂養骨刺仙蠱,的確是一個負擔。”
  方源這樣說道。
  “我這日蠱,會自行汲取光陰長河的河水,無須勞煩喂養的問題。不過,我對這只仙蠱運用不了,不如交易了這只骨刺仙蠱,還能摻和到我的其他殺招里面。”巫馬楊如此道。
  兩人當場進行了交接。
  兩只仙蠱中的原本意志,一步步撤退而出,讓對方的仙元順利浸染。
  仙元中蘊藏著蠱仙的意志,這才是煉蠱的關鍵要素。
  意志對于蠱蟲而言,打個地球上的比方,就仿佛是一段設定好的程序。
  意志是可以思考的。野生蠱蟲中,有著屬于它們獨自的意志。煉化野生仙蠱,就是用蠱仙的意志配合仙元,剿除掉野生意志。
  野生意志以求生為主,并不懂得自毀。所以蠱仙煉化野生仙蠱,雖然困難,但風險不大。
  他人的仙蠱就不一樣了。
  蠱仙的意志和野生意志大有差別。
  直接蠻干,煉化他人仙蠱,只會導致仙蠱自毀。就像是方源當初,在自己的仙蠱中種下特意,呼喚一聲,就能回歸一樣。基本上所有的蠱仙,都不會任由自己的仙蠱,被他人直接煉化。
  一旦出現這種情況,仙蠱中的意志就會強行令蠱蟲自毀。
  除非是動用智道手段,鎮壓了仙蠱中的意志。不過往往,很難在一瞬間就全部鎮壓住。稍有不對勁的苗條,仙蠱就自毀了。
  正是這個原因,方源雖然俘虜了黑城,卻沒有得到他的仙蠱暗箭。
 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方源和黑樓蘭的盟約雖然解除了,但是態度蠱卻不能直接煉化,十分麻煩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