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82 卜卦龜變化

南疆,武家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方源以“武遺海”的模樣,踏足南疆之后,便一路兼程,回到武家大本營。
  得知他的到來,武家當代太上大長老武庸立即召見。
  “兄長,這是之前商借族中的仙蠱,如數奉還。”方源將仙蠱雙手奉上。
  武庸接過來,身居主位,面帶微笑:“二弟此去東海,可還順遂?”
  每個蠱仙都有自己的秘密,尤其是對于武遺海這樣特殊身份的存在,武庸也不好過多的探聽方源。這番問話,以客套居多。
  “收獲不小。”方源臉上稍微露出一絲喜色,還有一些感慨,表現得非常真實。
  “這就好。”武庸點點頭。
  他怎么也不會想到,方源收獲的豐富。
  這一次離開了南疆,方源一路追殺影宗殘余勢力,雖然最終的目的沒有達到,但是收獲卻極其巨大。
  方源不僅收獲了堅持仙蠱,成為逆流河主,更戰力飆升,成為八轉蠱仙都奈何不住的人物。柳貫一之名,名動五域!
  并且,在回歸的路途中,還參與了一場東海的高端交易會。在會中換取了卜卦龜背仙蠱、六轉日蠱。
  “勞兄長記掛。小弟何時返回蠱陣中去繼續隱修?還請兄長安排。”方源又道,語氣和態度都非常謙遜。
  武庸對方源的表現非常滿意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執掌武家上下,因為方源的主動退讓,武家的內部阻礙大大降低,讓他順利地統籌一切,掌控了權柄。
  此時此刻的武庸,已經和當初剛上位時,有了一絲微妙的改變。讓他變得更加從容,更加威儀,給人大權在握,不可侵犯之感。
  對于方源如此識時務,武庸自然欣慰。
  家族體制,不同于門派,更注重于血脈淵源。
  武遺海的身份,讓他在武家蠱仙中分外特殊。單純以血脈而論的話,方源可算是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。
  武遺海既然一心想要隱修,武庸當然要成全他。
  當即,武庸就答應下來:“弟弟且先回歸住處,暫且休息。為兄這就安排,幾日之內,必有安排。”
  “那就謝過兄長了,小弟告退。”方源見目的已經達到,立即抽身退下。
  他在武家也有住處。
  在剛剛加入武家之后,他就被分配了一座有熊山供方源獨居。
  “這武庸已經初步掌控了武家。”
  “武遺海這個身份很敏感,若是和喬家這樣的野心家匯通,一起搞風搞雨起來,也會讓武庸頭疼不已的。”
  “所以武庸穩妥起見,絕不會是放任武遺海四處游走,為家族建立功勛,培養威望。”
  其他武家蠱仙可以,但武遺海卻不行。
  至少暫時是不行的。
  畢竟武獨秀才剛剛去世不久,武庸掌握了武家,但還不穩定。
  方源對武家的局勢,洞若觀火。
  他并不擔心,自己回歸不了超級蠱陣中去。
  在山峰的日子里,他繼續修行。
  但是仙竅是不能落的。
  更別談打開仙竅門戶,汲取天地二氣了。
  “我這至尊仙竅,底蘊太強,每一次吞吸外界的天地二氣,都是巨大異變,掀起呼風,卷動嘯云,動靜過大。”
  “不過逆流河的確很是損耗天地之氣。看來我即便回到義天山遺址中去,也要時隔不久,就要汲取外界天地二氣,陸續補充,才能維持至尊仙竅,不至于底蘊耗減。”
  這是一種負擔。
  不過性質甜蜜。
  雖然武庸關照他多休息,但方源并沒有休息。
  他繼續修行,仍舊是爭分奪秒。
  期間不少家族蠱仙,來探望這位身份很特殊的武遺海,但都被方源回絕。
  這個態度和作風,讓武庸非常滿意,認為是武遺海不想染指家族內務的表現。于是,多次以個人的名義,送給方源不少仙材。不僅是示好和嘉獎,更為他自己怒刷了一波“愛護親弟”的名望。
  山峰之巔,空闊的大殿中方源已經化為一頭巨龜。
  這頭龜大如房屋,身體黑幽,龜背又厚又硬,殼上紋路縱橫,數千上萬道,讓人看了眼花繚亂,偏偏又井然有序。
  正是卜卦龜。
  這等上古荒獸隸屬智道,變化之后,方源一身的變化道痕,就都轉變成了智道。
  再加上他之前的智道道痕積累,頓時達到了一種巨大的量變。
  有著這樣的基礎,方源再動用智道手段推算,效率頓時節節暴漲,是之前的數倍,甚至有時候能超過十倍!
  一只很簡單的卜卦龜背仙蠱。單純要論蠱蟲本身的話,它和態度蠱、慧劍蠱無法相比,就連在劍遁、飛劍、龍息等蠱前,也黯然失色。
  然而,對于方源個人而言,它卻是再實用不過了!
  忽然,卜卦龜的眼眸深處,閃過一絲精芒。
  “經過數十天的努力,終于將卜卦龜變化殺招,推演成功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重新恢復人形。
  隨后,他試著催起推算成功的完整卜卦龜變化殺招。
  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
  連續十幾次之后,他不斷在細微處調整,終于大功告成。
  全新的卜卦龜變化!
  新添了大量的變化道凡蠱,諸如龜首蠱、龜尾蠱、龜足蠱等等。還有一些智道蠱蟲,將卜卦龜防備推算的天賦威能,增添到方源的能力極限。還有諸多防御蠱蟲。
  當然,核心只有兩個。
  一只是七轉卜卦龜背仙蠱,另外一只則是變形仙蠱。
  全新的卜卦龜,比之前的體型還要巨大幾分,并且栩栩如生,仿佛真的是一頭上古荒獸卜卦龜了。
  尤其是龜背上,道痕密密麻麻,縱橫交錯,竟有十多萬道。
  “很不錯了,已經到達了我目前的能力極限。”方源試驗了一番之后,非常滿意。
  這多虧了他有智道、變化道的宗師境界。
  推算這些殺招,宛若吃飯喝水一樣的本能。
  類似于上古劍蛟變化,以變化道融入了劍道。那么這個卜卦龜變化,就是讓變化道和智道相合。
  至此,方源又增添了一記全新手段。之前不完整的草率版本,還拿不到臺面上。這個卻是完全可以。
  最關鍵的是,在上古劍蛟、逆流護身印、萬我等殺招不能隨意使用的情況下,這記卜卦龜變化補充進來,非常及時,解了方源燃眉之急。
  方源收起變化,休息了片刻,緩過精神。
  他閉目沉思,將心神都投入到至尊仙竅中。
  江山如故!
  六轉仙蠱催動起來,對準仙竅中的逆流河。
  紅棗仙元劇烈損耗,逆流河在江山如故仙蠱的威能下,緩慢增長了一絲絲河水。
  “效率太低了。”方源嘆息。
  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試驗,結果讓他十分失望。
  江山如故仙蠱,雖然能夠對逆流河有著效用,但效果很不明顯。
  這和蕩魂山、落魄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“為什么我用江山如故,恢復蕩魂山、落魄谷效果上佳,驚人般有效。但是對于逆流河,卻是如此無力呢?”
  方源心生疑惑。
  是逆流河,比之前的兩座天地秘境更加特殊嗎?
  還是其他的原因?
  若是能夠立即修復逆流河,那就太美妙了。逆流河水幾乎運用不絕,使用不盡。
  但事實比方源料想的,要不完美得多。
  “等等!蕩魂山、落魄谷曾經落于幽魂魔尊之手。而幽魂魔尊創造出至尊仙胎蠱。或許……這兩座天地秘境已經遭受了影宗改造,就像之前,黑樓蘭那些人,可以運用其他流派仙蠱,也不受道痕掣肘一樣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忽然靈光一現。
  他猜測得非常正確。
  影宗不僅有對于蠱仙的秘方,能讓蠱仙修行其他流派,而道痕之間不互斥。更有對于天地秘境的改造秘方,讓天地秘境對于某些流派的仙蠱,受效奇佳,不受排斥削減之擾。
  對于蕩魂山、落魄谷,若是動用宙道仙蠱,效果是百分百,不受山谷中無數魂道道痕的恐怖削減。
  這是因為江山如故、人如故,本來就是影宗之物。后來才被紫山真君,交給了太白云生。
  至于逆流河,影宗并沒有得手,事實上也對這道河流,沒有多少興趣。
  因此,逆流河并未收到類似的改造,這就導致了當方源對河流運用江山如故仙蠱的時候,收到河水中海量道痕的削減,效果極低。這還是方源成就了逆流河主的基礎上。否則的話,江山如故蠱的效用會被整條河流直接逆反出去。
  “逆流河水削減了許多,被八轉存在耗費了不少。不過幸好,它始終都在自我修復,只是恢復的速度很慢就是。”
  “我能不能借助逆流護身印,來對抗太古年獸呢?”
  方源很快就搖頭。
  借助逆流河,他頂多做到自保的程度。太古年獸若是要破壞仙竅,他就拿它沒有絲毫辦法。
  之所以這么想,方源當然是念及那只被封印的八轉仙蠱似水流年。
  可惜即便戰力突飛猛進,方源還未等到解封似水流年的時機。
  就這樣方源默默修行,靜靜等候武庸安排,讓他重回超級夢境。
  沒想到的是,幾天后,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意外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