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83 卜卦龜顯威

南疆,武家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大殿中,不僅有方源、武庸,還有另外一位蠱仙。
  他身材欣長,一身黑白作色的大氅,胡須柔順,垂至胸口。一雙眼睛細長,眸中蘊藏神光,周身更是縈繞著微微水汽。
  武家蠱仙武雨伯,生性高傲,七轉修為,巔峰戰力,比起樹翁巴德也只差稍許。
  “蠱仙炎荒挑戰雨伯,實際上卻是夏家想要圖謀拜月碗。這處地方盛產月道蠱蟲,乃是我家最重要的產出地之一,絕不容有失。”武庸開口道。
  “有我出馬,大長老無須擔憂。我既能擊敗炎荒兩次,便能擊敗他第三次。”武雨伯冷然地道。
  拜月碗并非一個大碗,而是一座山谷。
  只是這座山谷,形態奇特,極其酷似于一個巨碗,當中又盛產大量的月道蠱蟲,因此世人稱之為拜月碗。
  拜月碗中,原本有一座山寨。
  武家擴張之時,為了侵吞拜月碗,將這座山寨一概鏟除。山寨的家族中,有一位蠱仙,號稱炎荒仙人。
  武家派遣武雨伯出馬,將其擊敗。炎荒仙人技不如人,只好含淚敗逃,舍棄了曾經的家園。
  武家身為正道,當初侵吞拜月碗還是找的理由,卻也不能直接斬殺了炎荒仙人。
  這是正道的游戲規矩。
  炎荒仙人含恨而走,為了報仇雪恨,隱姓埋名,苦修殺招,結果第二次仍舊敗在武雨伯的手中。
  武家知曉了他的行蹤,也知道他必定與本家勢不兩立,便糾集蠱仙,暗中追殺炎荒仙人。
  關鍵時刻,炎荒仙人卻受到不明勢力出手,護住性命。
  武家正欲追究,結果那個時候,武獨秀隕落,武家亂做一團,武庸上位,政局動蕩。就給了炎荒仙人一絲喘息之機。
  結果到了現在,幾天前,炎荒仙人主動下了挑戰帖,要求以拜月碗為籌碼,挑戰武雨伯。誰若得勝,拜月碗就歸誰。
  武家乃是南疆第一超級勢力,豈有不接之理?
  不過讓武庸有些擔憂的是,這一次炎荒仙人尋仇而來,并非之前兩次孤家寡人,而是投靠了超級勢力夏家。
  如此一來,之前暗助炎荒仙人的神秘勢力,也就昭然若揭,必是夏家無疑了。
  表面上,這一場比試是炎荒仙人挑戰武雨伯。但內里,卻是意義重大,關乎兩個超級勢力的角力。
  這個消息已經流傳,立即吸引了南疆各大勢力,以及蠱仙強者的關注。
  武獨秀死后,武家雖有第一勢力的名譽,但威勢大減。夏家,無疑是第一個挑戰武家權威之人。若是此戰,武家失利,必定能讓其余家族窺破武家的虛弱,到那時人心浮動,針對武家的行動必定此起彼伏。
  這正是武庸擔憂的地方。
  這次炎荒仙人公然挑戰,也算是武庸執掌權柄以來,遭遇的第一個關隘。
  “雨伯不可大意,你當知此事對于本家而言,意義非凡。”武庸嘆息一聲,“那炎荒投靠夏家,有了超級勢力資助,這一次又主動挑戰,必定來者不善,準備充分。”
  “大長老只管聆聽佳訊便是。”武雨伯仍舊神情淡然,他瞥了一眼方源,又道,“照我說,此戰無須他人掠陣。區區炎荒,手下敗將,必定手到擒來。”
  “還是穩妥一點為妙。我弟精通三種變化,乃是七轉強者,有他掠陣,我也放心。”武庸回應道。
  武家攤子鋪得太大,武家蠱仙雖多,卻是分派各處,并不夠用。
  本來,武庸是打算將方源,再輪替到超級蠱陣那邊去的。
  但現在出了這個意外,武庸便派遣方源去為武雨伯掠陣。畢竟這一次,炎荒仙人也不是獨自一人,身旁還有夏家蠱仙夏擎蒼。
  方源加入武家,此事雖可推脫,但若參與,也無傷大雅,方源便答應下來。
  這事情也算是個美差,他只需要掠陣即可,事成之后,家族方面還會給他記錄功勞。
  武雨伯雖然不以為然,但武庸堅持,他也不好反對。
  此事就如此定下,數日之后,武雨伯和方源二人來到約定之地。
  在那里,夏擎蒼、炎荒仙人早已經等候多時。
  炎荒仙人乃是中年模樣的蠱仙,面容滄桑,相貌普通,見到武雨伯之后,立即神色一變,雙眼瞪大,好似要噴火一樣。
  而那夏擎蒼,卻是儀態不凡,身軀好似山峰般挺拔巍峨高聳。他面容古樸方正,發須皆白。尤其是絡腮胡須,剛硬如針,雙眼綻****芒,令人不可逼視。
  “武雨伯,你毀我山寨,殺我后代,我今日要將所受恥辱,全數奉還給你!”炎荒仙人低吼出聲。
  武雨伯冷笑一聲:“血口噴人!我之所以這樣做,是查證有血道蹤跡,匡扶正義,為民除害。你自己立身不正,還冤枉好人,該死!!”
  兩人一言不合,就直接動手。
  方源和夏擎蒼便各自站在戰場兩端,為各自蠱仙掠陣。
  沒有什么說的,真正的緣由大家心知肚明,但正道做事,自然要披上一層好看的皮。
  炎荒仙人竟是火、土兼修,一手火焰,升騰如龍,炙熱揮灑。一手土道,滾石動蕩,聲勢赫赫。
  而武雨伯專修水道,行動間,如落葉飄零,大氅隨著飛揚,有一種逍遙的美感。他身邊水意濃重,細雨飄飛,宛若牛毛。偏偏卻能讓炎荒仙人的火焰和滾石,盡數消融崩解。
  很顯然,武雨伯占據上風。
  不過戰斗才剛剛開始,雙方只是試探階段,仙蠱和仙道殺招都未動用出來。
  方源一般觀戰,一邊偵查四周,重點防備對面的夏擎蒼,防止他搞小動作。
  夏擎蒼卻似悠閑,時不時看向方源,有時候見到方源也看向他,他都主動點頭微笑。
  這一幕讓方源產生細微不妙之感。
  夏擎蒼乃是智道蠱仙,在南疆中,頗有威名,乃是重量級人物。
  戰斗繼續進行。
  雙方相繼動用仙蠱、仙道殺招。
  炎荒仙人一直處于下風,被武雨伯壓著打,后者的優勢已經越來越明顯。
  勝負將分,方源越加不敢大意。若是他掠陣失職,回到家族,卻是要受到處分的。
  “炎荒,去死吧。你能死在我的招牌殺招之下,也是你的榮幸!”武雨伯殺意濃重,一對細長的眼眸深處,閃爍著駭人的冷光。
  他催動仙道殺招,立即大雨瓢潑,烏云密布,陰風哀嚎,三者交匯,形成一座球形牢籠,將炎荒仙人籠罩。
  炎荒仙人困守其中,不得而出,身陷絕境,眼看著就要隕落。
  方源目光緊緊盯住夏擎蒼,防備他出手相助。
  但夏擎蒼卻是面帶微笑,旁觀束手,似乎毫無要動手的想法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炎荒仙人忽然哈哈大笑,身上暴起無數蠱蟲氣息,熾熱的光輝從他全身上下四處逸散。
  一下子,就將困住他的球形牢籠,徹底化解。
  “怎么會?!”武雨伯大驚失色,猝不及防之下,招牌殺招被破,立即身受重創。
  炎荒仙人腳下炙熱的巖漿,相互交織,很快形成了一片戰場。
  這是仙道戰場殺招。
  武雨伯面色慘白,毫無血色,被困在戰場當中。
  情勢反轉,武雨伯陷入危機當中。
  情況突變,方源正想要出手,但這時夏擎蒼卻飛近,出聲警告:“武遺海,休得為武家蒙羞!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我武家蒙羞與否,豈在你一外人的口中?”
  話音剛落,他便變化做卜卦龜,一頭向熔巖戰場撞去。
  夏擎蒼對方源的果決暗贊一聲,手中動作絲毫不慢:“既是如此,就嘗一嘗我的殺招心意散罷!”
  智道仙級殺招。
  夏擎蒼一出手,就是他的招牌殺招,強有力的手段!
  身中此招的蠱仙,立即會心意散亂,各種念頭此起彼伏,極大地影響戰力,甚至搞不好,還會自己陷入混亂當中去,暫時不得自拔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竟不管不顧,仍舊朝戰場殺招撞去。
  “愚蠢!”夏擎蒼冷夏。
  下一刻,他的心意散便打中方源,結果卻是自己渙散,方源安然無恙。
  夏擎蒼的冷笑,凝固在臉上。
  “怎么會?這,這是……卜卦龜?”夏擎蒼終于認出了方源的變化來歷,頓時滿臉苦澀。
  卜卦龜乃是智道上古荒獸,尤其防備智道蠱仙推算。他的這記智道殺招,正是脫胎于推算的理念,竟被卜卦龜直接克制。
  轟隆一聲巨響。
  戰場殺招被方源撞壞一個窟窿,卜卦龜身入其中,立即將危在頃刻的武雨伯救了出來。
  夏擎蒼正要繼續出手,但方源卻已開口:“此戰是我武家敗了,約戰到此結束,拜月碗就歸你們了!”
  有了這句話,夏擎蒼頓時收手。
  炎荒仙人還想要出手,結果被夏擎蒼主動阻止。
  前者只好含恨不已,看著自己的大仇人安然逃亡。
  “為什么要放走他?”炎荒仙人怒吼。
  夏擎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:“我們已經贏得拜月碗,此戰的目的已經達到。你要殺武雨伯,時機未到。別忘了,你已經是我夏家的外姓太上長老了,凡事都要優先考慮我族的利益!”
  這次夏家已經討得便宜,若是一位強逼,勢必引起武家的發難。
  夏家可不想成為武家的標靶,最后慘敗收場,讓其余超級勢力坐享其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