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286 仙蠱名韁

其中有一只仙蠱名韁,乃是罕見的信道七轉仙蠱,倒是讓方源頗為心動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畢竟他在信道方面,實在是個弱項,很大程度上制約了他的發展。
  名韁仙蠱的效用也很奇特。
  催動起來后,它能化成一道韁繩,束縛任何荒獸、荒植,乃至上古荒獸、荒植。
  沒錯,它雖然是信道仙蠱,但卻是奴道的效用。
  很特殊,也很奇妙。
  讓方源最動心的是,這只名韁仙蠱的威能,隨著蠱仙本人的名望,而有所差異。
  這就非常適合方源了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本身這個名號,還是柳貫一這個假身份,都是名動五域,廣為流傳的。最近這段時間,誰的名頭最響?除了方源,還能有誰!
  “不過……”
  “我信道境界很普通,就算換了這只名韁仙蠱,又有何用?”
  “奴役上古荒獸、荒植,對我來說,用處不大。除非奴役太古荒獸。”
  “但是單憑一只七轉名韁仙蠱,要奴役太古荒獸簡直天方夜譚。唯一的可能,就是以此為核心,打造出仙道殺招來。”
  “這樣的話,更加遙遙無期。畢竟我的奴道、信道境界,都不是宗師。關乎太古荒獸荒植的話,宗師境界都很夠嗆。”
  方源想了想,最終并沒有換取,仍舊保留下了金剛念仙蠱。
  這個選擇,讓武庸有點意外。
  “這一次我回歸東海,有所收獲,今后的卜卦龜變化,映照智道,將是我的主修。”方源解釋了一句。
  這也是為他今后,繼續動用卜卦龜變化,埋下伏筆。
  武庸點點頭:“喚兄弟前來,除了這事之外,還有一項任務。”
  方源神色平靜:“兄長請講。”
  武庸苦笑一聲:“我族掌控的廣寒峰,被夏家盯上。這里有一些歷史緣由,皆在這只信道凡蠱當中。望兄弟出馬,為我族護住廣寒峰。”
  “愿為兄長排憂解難。”方源直接答應下來后,才接過了這只信道凡蠱,然后細細查看。
  方源的這個態度,讓武庸心里非常滿意。
  方源瀏覽了一遍信道蠱蟲中的內容,頓時對此番事件了解透徹。
  原來,炎荒仙人戰勝了武雨伯之后,夏家獲得了拜月碗山谷,成為最大的受益者。隨后,一些超級勢力也都紛紛找武家麻煩。夏家嘗到了甜頭之后,見得大勢如此,便想繼續出手,算計武家,為自家謀取利益。
  這一次,他們盯上了廣寒峰。
  廣寒峰原本并非武家資產,而是屬于一位散修蠱仙。
  在很久以前,這位散仙求助武家,武家看上了他的地盤,但是散仙并不愿放棄。
  一番艱難的交涉談判之后,散仙便將此地借給武家數百年。
  一百多年以后,這位散仙隕落于災劫之下,這座廣寒峰就成為了武家之物,每年都有大量產出。
  夏家能夠發難,則是尋找到了曾經這位散仙的后人。
  散仙后人要求武家歸還廣寒峰,這完全合情合理,當時亦留有不可容悔的憑證。
  夏家在背后撐腰,搖旗吶喊,企圖昭然若揭,就是想圖謀廣寒峰。
  “散仙后輩都是蠱師,居然敢叫板武家。”
  “夏家蠱仙中有不少智道,的確是能算計。”
  “不過我此次,卻非得護住廣寒峰不可。這正是我展現實力的良機。武庸之所以不愿意將我調換到超級蠱陣中去,無非是擔憂我實力不足,不能鎮壓那邊的場面。”
  方源接得任務,卻沒有急著離開。
  他暗忖:自家實力雖強,但很多手段無法見光。卜卦龜變化防守有余,攻伐不足。幸好有了金剛念仙蠱,還得先將那記仙道殺招改良出來。
  于是接下來的十多天里,方源都縮在自家山峰中,苦苦推算,改良仙道殺招。
  這大半個月過的并不平靜。
  夏家見武家方面久無動靜,屢次催促,四下宣揚。
  武家方面壓力很大,武庸也來催促方源,都被方源擋下。
  “不著急。”
  “我方不露面,夏家也不好公然吞并了廣寒峰。”
  “夏家四處叫囂?沒什么事,任他風云變幻,我自巋然不動。”
  “要穩。這是我東海隱修時,悟出來的人生道理。”
  “要慢。慢工出細活。”
  方源的道理一大堆,回絕得頭頭是道。
  最后武庸都有點急眼了,武遺海壓力不大,但他身為武家的掌舵人,壓力卻是一天比一天沉重啊。
  “家族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”
  “既然將這件事情交給我了,我就一定能辦好,不會辜負兄長你的囑托和期望的。”
  方源仍舊一意孤行。
  武庸對此無可奈何,他手中已無蠱仙可以派遣。
  一直到方源徹底改良出了仙道殺招,又試驗了幾遍,妥妥成功之后,他這才施施然動身,前往廣寒峰。
  武庸頓時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夏家早就緊緊盯著武家,方源一動身,他們那邊就得到了消息。
  廣寒峰上。
  “武家這一次是派遣了武遺海前來。”六轉智道蠱仙夏琢磨開口道。
  “這座廣寒峰媲美拜月碗,武家居然沒有調遣武雨伯或者武鎮前來?這是一個昏招。”七轉蠱仙夏飛快有些難以置信。
  夏琢磨沉吟道:“武家是沒有人員可以調遣了。武雨伯生性高傲,敗給了炎荒仙人,除非他能有斬殺炎荒仙人,一雪前恥的能力,才會打破死關。至于武鎮,他守護棲凰頂,怎可輕易離開?這段時間,正是各類凰鳥前往棲凰頂,繁衍下蛋的時節。”
  “哈哈。武庸逼不得已,無可奈何才派遣出了武遺海。此人戰力若何?”夏飛快問道。
  夏琢磨琢磨了一下,回答:“戰力不明,此前他一直在東海隱修,情報寥寥。不過他能夠逃脫了追繳,成功回歸武家,有自保之力。最近一次出手,是救下武雨伯。他動用的是卜卦龜變化,倒是歪打正著,讓夏擎蒼大人的心意散殺招無功而返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苦笑一聲:“卜卦龜天生能防備智道手段,對付他,我恐怕出不了多少力。一切都有賴于大人你了。”
  夏琢磨是六轉智道,夏飛快則是七轉光道。
  后者哈哈一笑:“我觀這位武遺海,拖延這么長的時間才動身,可見他底氣不足。放心吧,這一次我出手,打壓此人,將廣寒峰霸占下來,為我夏家開疆擴土,再立一功!”
  備注:今天兩更,謝謝大家的正版支持,如果有月票的話,請朋友們投一投啊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