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287 四季茶

天空陰沉,下著綿綿細雨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方源飛在空中,身邊一片云霧繚繞。
  “到了。”他心念一動,降下高度,視野中云霧漸消,露出蒼莽大地。
  南疆多山,方源腳下大地亦是群山林立,數目茂盛,一片深綠。
  在這深綠的海洋當中,廣寒峰獨樹一幟,潔白一塊,矯矯不群,和周圍形成鮮明對比。
  廣寒峰巔,立著一座凡蠱屋,蠱屋門口,夏家兩位蠱仙夏飛快、夏琢磨已感知到了方源的行跡。
  方源此行是來談判交涉,自然不會故意隱形匿跡。
  夏家兩位蠱仙能夠立即發現他,十分正常。
  “終于來了啊。這位武遺海可真是可以,兩三天的路程,愣是讓他行走了半個多月。”夏飛快皺著眉頭道。
  “來了就好,咱們迎上去吧。”夏琢磨笑道。
  兩方在半空中相遇。
  雙方皆是面帶微笑,風度翩翩,畢竟此次都是代表兩大超級勢力。
  夏家兩位蠱仙打量武遺海,心道:“果然和武獨秀長得很像。”
  方源同樣也在打量這兩位蠱仙,夏飛快乃是七轉,很明顯是此次交涉的夏家一方的主導者。
  根據武家提供的情報,夏飛快人如其名,性情急躁,善于決斷,戰力很強。而夏琢磨乃是智道蠱仙,心思多變,喜好思考。
  夏琢磨的性情,和他童年時期的經歷有關,使得他每遇到重要的事情,都會下意識地思考良機,不斷反復琢磨。
  而夏飛快的性格,卻是他修行了某個仙道殺招,導致的后遺癥。
  兩方都是第一次見面,交談中,夏家蠱仙將方源引領到廣寒峰巔上去。
  “仙友請進,請喝茶。”這兩位蠱仙儼然一副主人翁的樣子,似乎在宣布廣寒峰的所有權,交鋒已經開始,但方源卻不動聲色,好似沒有察覺一般。
  他笑瞇瞇地坐下,開始品茗。
  “茶不錯。”喝了一口之后,他贊嘆道。
  夏琢磨微笑道:“此乃我夏家的四季茶,乃是我家太上大長老親自煉制。喝上一口,有四種不同的味覺,讓人好似來到春夏秋冬四季。因此稱之為四季茶。”
  夏家太上大長老乃是宙道大能,她煉制的四季茶,彰顯出了他宙道的深厚造詣。
  夏家蠱仙借此茶立威,但方源喝了之后,反而笑容洋溢起來。
  “真是好茶,不知兩位夏家仙友可有備余。在下厚著臉皮討要幾份,可好?”方源笑瞇瞇地道。
  夏家兩位蠱仙對望一眼。
  夏琢磨心想:這武遺海也真能開口。不過盡管此次雙方乃是對手,但正道風度還是要的。而且政局多變,今朝大家一齊向武家發難,說不定明后時分,夏家就會和武家合作。
  夏琢磨思量定了,正要開口,夏飛快已經答道:“嗨!這有什么,我們這四季茶有很多,武遺海仙友既然想要,就拿去吧。”
  說著,他就送出了十幾份四季茶。
  “那我就卻之不恭了。”方源哈哈一笑,接過這些茶葉。
  夏飛快又道:“咱們還是談談廣寒峰的事情吧。”
  方源緩緩端起杯盞,悠悠喝了一口,然后又慢慢放下,這才道:“夏飛快仙友請講。”
  夏飛快立即開口,嘴皮子不斷張合:“這件事情說起來話就長了。既然大家都明白原委,我就直入正題,小張,出來吧。”
  話音一落,便從蠱屋內間中,打開了門,走出一位五轉蠱師。
  “張三峰后人張開醉,見過三位仙人。”這位蠱師白發蒼蒼,向三位蠱仙行禮,倒是不卑不亢。
  “這位小張血脈正宗,如假包換。來來來,武遺海仙友,請出手驗證一下。”夏飛快直接離開了座位,走到張開醉的身邊,一把拽著他的胳膊,將他提到了方源面前,迫不及待的樣子。
  張三峰正是昔年的那位散修蠱仙,廣寒峰擁有者。
  當然,張三峰并非他的本名,而是一種稱號。因為他坐擁三座奇峰,廣寒峰正是其中一座。
  至于他的本名不可考證,因為他自出道以來,從未暴露自己的全名,只說自己姓張。于是世人便稱他為張三峰。就連他的血脈后裔,都不知道祖師爺的全姓全名。
  方源對這些心知肚明,武家的情報還是相當全面的。
  不過此刻他卻故意擺手,裝起了糊涂:“慢著,這位蠱師究竟何人?”
  夏飛快楞了一下。
  張開醉正要開口,夏飛快已經出聲:“張開醉啊,剛剛他介紹自己,我們都聽到了呀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是張開醉。”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然后,他頓住,喝了一口茶,繼續道:“可是這個凡人蠱師,和廣寒峰有什么關系?”
  “是這樣的,他的先祖張三峰曾經……”夏飛快立即回答。
  “且慢。”方源又擺手,“張三峰又是何人?”
  夏飛快又楞了一下:“武遺海仙友,搞半天,你不知道張三峰是何人?”
  方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族中讓我來交涉,護住廣寒峰,但我來得匆忙,還未獲悉此中緣由。請二位不要見怪。”
  夏飛快心想:“你還來得匆忙,磨磨蹭蹭了大半個月,才到這里。你這叫匆忙啊?”
  心里面是這樣想,但嘴上仍舊客氣:“那我就告訴你緣由吧。”
  “在下洗耳恭聽。”
  夏飛快嘴唇子又快速撥動起來,幾乎泛出殘影,語速極快,將整個歷史緣由說了一通。
  方源喝了一口茶,嗯了一聲。
  夏飛快:“這下仙友知道實情了吧?”
  方源這時放下手中的杯盞,從座位上站起身來,對夏飛快一禮。
  夏飛快不明白方源為何向他行禮,感到莫名其妙,但身為正道,風度是要講的,不管如何,他也回了一禮。
  然后,他就看到方源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  方源道:“勞煩仙友敘說,但剛剛仙友說得太快,在下只聽得一個大概,其他方面有些并未聽清。還請仙友再說一遍。”
  “再說一遍?”一旁的夏琢磨,頓時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夏飛快嗨了一聲,卻沒有真的復述一遍,而是道:“武遺海仙友哪里聽不清爽,我來解釋解釋。”
  語氣變得有些不快了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