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288 無賴可恥

方源好似沒有察覺一樣,笑瞇瞇地道:“首先是第一句話,我就沒有聽清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”
  夏飛快便復述一遍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然后是第二句話……”
  夏飛快揚起眉頭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也沒有聽清。”
  夏飛快便再復述一遍,語氣很不愉快:“仙友還有什么地方沒有聽清?”
  “第三句話……”方源開口。
  夏飛快頓時將眼珠子瞪了起來,他直接道:“恕我心直口快,閣下一連三句話都沒有聽清?這是在消遣我嗎?”
  “仙友實在是誤會了啊。”方源連忙擺手,“第三句話……”
  “我是聽清了。”
  夏琢磨臉色陰沉下來。
  夏飛快眉頭高高揚起,眼珠子瞪得溜圓,臉上現出了怒意:“那仙友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
  方源便又道:“實在是,第四句話……”
  夏飛快一擺手:“那我就再說一遍,你給我好好聽真切了,聽清楚了。”
  他便真的復述了一遍,這一次語速放得很慢,一個字一個字,很清晰。
  方源又起身,向夏飛快施禮。
  夏飛快莫名其妙,隱有不妙預感,連忙還禮。
  他語氣緩和下來:“仙友這些應當清楚了吧?”
  “清楚了,清楚了。勞煩仙友復述,在下再清楚不過了。哦,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啊。”方源拍拍額頭,復又坐下。
  “所以,貴方要歸還廣寒峰,實乃合情合理之請求。我夏家也是秉持公道而來,這位張開醉便是張三峰的血脈后代,如假包換,仙友出手驗證一下吧。”夏飛快再次提出要求。
  但方源只是打量了張開醉一眼,笑瞇瞇地擺手道:“不忙,不忙。”
  “仙友又有何事不解?”夏飛快面色一沉,語氣不善地問道。
  “勞煩仙友敘述了許多,但是真正情形,究竟是否這樣?我還不能確定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夏飛快被氣笑了:“我說的句句是真,仙友盡管求證!”
  “哈哈。”方源也笑了,一拍手,“仙友快人快語,那在下就向族中先求證一番。”
  說著,他閉起了雙眼,似乎將心神沉入仙竅之中,催動信道手段去了。
  其余三人等了半晌,也不見方源睜開雙眼。
  夏飛快忍不住催促:“武遺海仙友,你還沒有求證好嗎?”
  方源睜開雙眼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在下兄長日理萬機,沒有空閑啊,咱們等一等吧。”
  關乎八轉蠱仙,夏飛快也不好說什么,夏琢磨則插口道:“武庸大人最近的確很忙,也不得不忙。武遺海仙友,完全可以向其他武家蠱仙求證。”
  方源頓時哈哈大笑,向夏琢磨豎起了大拇指:“仙友不愧是智道蠱仙,好主意啊!”
  這份夸贊,頓時讓夏琢磨神情一僵。
  然后,方源又道:“可是在下對其他蠱仙,不是很熟。仙友有什么可以推薦的嗎?”
  “推薦你妹!”夏飛快在一旁聽了這話,頓時氣極,脫口而出。
  “我妹?我只有兄長,卻無妹妹啊。夏仙友想來是記錯了吧?”方源笑瞇瞇的。
  “……”夏飛快無語。
  他和夏琢磨對視一眼,暗中交流,都看出來方源是在插科打諢。
  “沒想到武家竟派遣這樣的人物過來!簡直是可恥啊!!”夏飛快心中充滿了憤怒。
  他想好好談事情,但方源就不。
  偏偏礙于正道身份,夏飛快不能做出什么出格的舉動來。
  現在看方源笑瞇瞇的樣子,他真想一拳就這樣打上去,把方源揍得個滿臉開花。
  “不要著急,不要生氣,一生氣就著了他的道了。看來這人是個交涉老手,他正故意激怒我們,讓我們露出破綻。”夏琢磨連忙勸道。
  夏飛快只能呼哧呼哧,喘了幾口粗氣。
  方源開口,一臉認真地看著夏飛快:“難道我真的有一位親妹妹?還請夏仙友告知在下啊。”
  夏飛快:“……”
  他又喘了幾口粗氣,喉結滾動了一下,這才道:“剛剛是我口誤,請仙友諒解一二。”
  “哦?是這樣。”方源點點頭,關切地道,“我看仙友口干舌燥,胸膛起伏不斷,似乎上火之征兆啊。還請喝茶,多喝茶能降火。說起來啊,這四季茶真是不錯,仙友多喝幾口啊。”
  夏琢磨:“……”
  夏飛快大吼起來:“喝什么喝啊,我們正在談正事呢!”
  方源一臉認真:“仙友這話就偏頗了,什么是正事?關乎身心之健康,難道不是正事嗎?所謂廣寒峰,不過是外物俗物,一筆資源罷了。仙友切不可因為這等外物,就生氣上火,傷害了自己啊。”
  他這番苦口婆心的勸慰,卻好似火上澆油,夏飛快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案上。
  “武遺海!”他怒吼道,“你不要以為你這樣做,就能蒙混過關,將廣寒峰留在你們武家。哼!”
  方源連忙變色,極其誠摯地道:“夏飛快仙友,你這是哪里的話?真是冤枉我了呀。廣寒峰的去留歸屬,咱們都得按照規矩來。這是張三峰散仙的東西,若這張開醉是其后人不假,自然要歸還。我此次代表武家,必定會秉公辦理,絕不會貪污**,為謀求私利壞了正道規矩!”
  “仙友是明白人。”夏琢磨勉為其難地笑了笑,話語飽含深意。
  夏飛快皺起眉頭,不再大吼,而是道:“所以說,你趕緊驗證一下,張開醉就是張三峰的血脈后裔,貨真價實!”
  “不忙,不忙。”方源笑瞇瞇地又開始喝茶了,“且讓我先從家族中求證一下,不是我不信任兩位仙友,實在是在下責任重大,不敢隨意決斷啊。”
  “那你倒是快求證啊!”夏飛快喊道。
  “武庸兄長,還沒有回應啊。”方源為難地道。
  “那就其他人啊!”夏飛快嚷起來。
  方源一拍大腿:“說的是啊。可是我初來乍到,和家族的其他蠱仙并不熟悉。我也不知道向誰求證的好。剛剛我讓你們推薦一下人選,你們就是不推薦。我也很難辦啊。”
  這番駭人的論調一拋出來,只把兩位夏家蠱仙驚得呆住,相互對望。
  合著這半天墨跡,推三阻四,反而是我們夏家的問題了?!
  另一旁,五轉蠱師張開醉,看著方源也是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這就是蠱仙的……風姿嗎?
  簡直是無賴無恥到了極點啊。
  張開醉頓時有了一種嘆為觀止之感,心中對于蠱仙的美好印象,直接粉碎了一地。
  “得了,我算是看出來了。這位明擺著是要拖延時間。”夏琢磨傳音道。
  “他拖延時間干什么?”夏飛快問。
  “很顯然,武家完全不占理,處于極其被動的局面。武遺海便如此胡攪蠻纏,拖延時間。等到武家渡過這個難關,抽出手來對付我們,我們就難辦了。別的不說,光是等到凰鳥繁衍之后,武鎮便能抽出空閑,來這里交涉。他若是來了,局面就又不同了。”夏琢磨分析道。
  “你說的是。可我們該怎么辦?他武遺海擺明了要拖延時間,但又義正言辭,我們根本挑不出理由來啊。他要是想拖延時間,理由多的是。比如求證得有個時間,求證好了,如何驗證身份也有個過程。驗證了張開醉的身份后呢?他會不會又提出來,他是否是張三峰的唯一子嗣后代?這些問題扯皮起來,還真的沒完沒了!”夏飛快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  “我有一計。”夏琢磨道。
  “何計?”夏飛快連忙問他。
  夏琢磨便答了一句,夏飛快聽得喜笑顏開,當即挺直身軀對方源道:“久聞武遺海仙友實力出眾,乃是武家之榮耀。在下不才,愿意代表夏家,想向仙友討教切磋一番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