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289 切磋

切磋?
  話說的冠冕堂皇,其實就是一言不合,直接干架啊。
  但是這次干架,和魔道激斗不同。魔道交戰,是打生打死。正道蠱仙,往往都是家大業大,平白無故干什么拼個你死我活?分出個高下即可了。
  這也是方源故意拖延,讓廣寒峰的事情遲遲決定不出結果,所以夏家兩位蠱仙便決定用拳頭說話,快刀斬亂麻。
  其實就算是地球上,談不攏后,強大的國家也會把軍隊開過去。
  本質是一樣的。
  夏飛快的話,也很有意思,他代表夏家,又把武遺海捧為武家榮耀,言語之間是說這場切磋,不僅是你我兩人的交手,還是夏家和武家之間的對決。
  一句話就把方源逼到了死胡同里。若方源避戰,必定會損害武家的聲譽,這在正道中而言,也是被人不齒,看不起的舉動。
  夏家兩位卻不知道,方源根本就不是什么武遺海,對什么武家的榮耀名譽什么的,也完全不在乎。
  不過話又說回來,他現在扮演的就是武遺海,還想著混進超級蠱陣中去呢,這份挑戰方源卻是不好不接的。
  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若是切磋,兩位仙友聯手對我一人,人多勢眾,我必然是敗多勝少了。”
  夏飛快頓時臉色一變。
  話可不好這么講!
  其實,他自己主動提出來切磋,已經是被動了。這場切磋敗了的話,那叫自取其辱。若是夏家兩位蠱仙都出戰,勝了,的確是以多欺少,反而丟丑,不好宣揚不出去。
  其實夏飛快也從未想過和夏琢磨聯手,他直接道:“只我一人出手,武遺海仙友大可放心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勉強得很,又道:“貴方既然想要切磋,又這么迫切,在下不答應也不好。不過既然是切磋,總有個期限。總不能打到天黑地暗的吧。”
  “仙友有什么章程?”夏飛快直接問。
  切磋自然有切磋的規矩,肯定和生死激戰不同。
  方源便道:“你攻我防,只要你能在十招之內攻破我的防御,便算是我輸了。”
  夏飛快眼皮子跳了跳,沉聲道:“好。”
  夏琢磨皺著眉頭,感覺有些不妥。但是既然夏飛快已經答應下來,那就不妨切磋一番。他對夏飛快有著信心。
  廣寒峰自然不是雙方比斗的地方,要打壞可就不美。
  雙方飛出去,選擇了一塊荒蕪人煙的山谷。
  方源和夏飛快相對站定。
  “開始吧。”夏飛快有些迫不及待,他很想教訓一頓方源。
  在南疆的七轉蠱仙之中,他是有名的強者。縱觀武家,武庸乃是八轉蠱仙不提也罷,武家七轉最強的蠱仙——武雨伯,也只是勝過他一籌罷了。如今武雨伯已經閉死關,他夏飛快又何懼之有?
  不得不說,炎荒仙人戰敗武雨伯,這手玩得漂亮。
  真正考較起來,炎荒仙人并非武雨伯的對手,但夏家卻是勘破了武雨伯的招牌殺招。
  武雨伯被針對,仙道殺招被迫,自己遭受沉重反噬,這才讓炎荒仙人得手獲勝。
  “且慢。”方源擺手。
  夏飛快蠢蠢欲動,方源叫停,頓時讓他十分難受,不由地大嚷一聲:“武遺海,你又想怎樣?”
  “我差點忘了,既然是切磋,總不能就這樣隨意切磋吧?”方源笑道。
  夏飛快心想:“怎么會隨意?教訓你一頓就是此戰最重大的意義所在了!”
  他心里這里想,嘴上卻絕對不能這么說。
  蠱仙擁有各種手段,可以記錄現在的情景。就好像前段時間,炎荒仙人挑戰武雨伯的過程,就被夏家蠱仙夏擎蒼記錄下來,如今影像在南疆蠱仙界中廣為流傳。
  夏飛快只得按捺住火氣:“你想怎樣?”
  “很簡單,若是仙友切磋敗了,這廣寒峰就歸屬于我方。若是我僥幸獲勝的話,那么廣寒峰的事情,就保持原狀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!”遠處觀戰的夏琢磨頓時急了。他終于趕在夏飛快之前,喊了出來。
  此次夏家發難,掌控了張三峰的血脈后裔,占著大義,優勢很大,讓武家非常被動。若是答應了這個要求,完全是主動喪失自家的優勢,非智者所為。
  夏飛快撇了撇嘴,心道:“我又不是傻子。”
  同時,嘴上直接拒絕:“此事不可。”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恕在下不能出手。這場切磋就免了吧。”方源擺手,直接轉身往回走。
  夏飛快看到這一幕,差點氣得罵出聲來。
  我們離開廣寒峰,跑到這里來,辛辛苦苦、磨磨唧唧、精挑細選了一塊山谷,可以切磋了。結果你一句話,說不打就不打了?
  你耍我們玩呢?
  他的臉色頓時陰沉如水:“武遺海仙友不戰而退,這就是武家的勇名和榮耀嗎?”
  方源腳步頓時停住。
  夏飛快一臉冷笑。
  方源轉過身,面向夏飛快,臉上卻嚴肅認真,毫無愧色:“這話你可就說錯了。切磋我從不逃避,只是你們不答應我的一點點的小要求。咱們是談不攏,并不代表我逃避切磋。你看,這切磋之地我都選好了。”
  “哎呀,我去!”這番話讓觀戰的夏琢磨的臉上都有了怒色。
  夏飛快怒目圓瞪,就差怒發沖冠。
  他死死地瞪著方源,怎么武家出了如此憊賴的人物,武家的蠱仙們不是一言不合,就撩膀子直接干的嗎?你武家的勇名呢?你武家的精神呢?哪里去了啊!
  不過很快,夏飛快又想到方源的出生。
  沒錯,武遺海并非正統的武家蠱仙,他是東海的隱修啊。
  這該死的隱修!
  方源臉上浮現出了更多的微笑:“既然切磋不成,咱們可以慢慢聊天,喝喝香茶。不得不說,貴方的四季茶真是好茶啊,叫人回味無窮。”
  “喝什么茶?聊什么天!”夏飛快心中猛地升騰起一股強烈的,想要直接掐死方源的沖動,火氣在胸膛中熊熊燃燒。
  夏琢磨卻是有點幽怨地看向夏飛快,心道:“還不是大人你在見面的時候,送了好多茶去。”
  方源忽的沉吟道:“不如這樣吧,我若切磋贏了,五年內,維持原狀,貴方不得再糾纏廣寒峰之事,如何?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夏琢磨開始琢磨起來。
  方源忽然提出的這個條件,和之前相比,頓時寬松了許多倍,似乎不是那么難以接受的。
  “但武遺海忽然拋出這個條件,也有故意設計的可能啊。”夏琢磨還在思考。
  夏飛快則已經開口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  夏琢磨傻眼,傳音:“夏飛快大人你……”
  “難道又要讓他這狗娘養的繼續拖延時間嗎?此事結果,我一力承當,和你沒關系!我的時間可耗費不起,為了這破事,和這家伙待的時間越短越好。”夏飛快立即回絕,態度非常堅定。
  夏琢磨苦笑。
  “此番切磋若是失敗,就算你夏飛快一力承當,難道我就能逃脫了責任嗎?家族派遣我來輔佐你,不就是為了規勸你嗎?唉!”
  他在心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無奈地傳音過去:“那就祝大人你此戰得勝,馬到功成了!”
  “你們確定?”方源又問。
  他的這個條件,對武家而言,只是拖延了問題,沒有真正解決問題。
  不過五年時間一過,方源該辦的事情也應該早就辦完了。到那時,誰還和伺候武家?
  “確定了。”這一次,夏飛快沒有說話,夏琢磨開口。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緩緩飛了回來,語氣神情相當欠扁,“其實,我并不想切磋,不管如何,都傷了和氣。不過夏飛快大人既然執意如此,那么看在你剛剛贈送四季茶的份上,我就答應這場切磋了。”
  “快別提那茶了,來戰吧。”夏飛快大吼一聲,雙目都開始充血的樣子。
  他話音還未落,方源渾身冒光,頃刻間就化身成了卜卦龜。
  夏飛快一愣,之前方源磨磨唧唧,現在倒挺干脆啊。這讓他驚訝了一下。
  “又是卜卦龜!”夏琢磨皺起眉頭。
  只見卜卦龜,體型龐大,四足宛如巨柱,穩穩地踩踏在山谷中,竟直接將這座山谷填充滿。
  整個卜卦龜通體深幽,龜殼上各種痕路縱橫,成千上萬,尤其引人注目,夏琢磨盯著看了一會,頓時感到眼花繚亂,他連忙收起目光。
  夏飛快沒有料到方源一下子就使出了仙道殺招。
  一般而言,蠱仙切磋的話,都有試探的過程。方源直接省去了,把底牌祭了出來。
  “望著堅厚的龜背,可想而知卜卦龜的防御威能。難怪他提出這樣的切磋方式。”想到這一點,夏琢磨眉頭皺得更深了一些。
  “該怎么辦?”夏飛快猶豫了一下。他不知道武遺海擅長什么,但方源卻知道他擅長什么。
  夏飛快的猶豫很短暫,幾乎瞬間,他就出手。
  第一招。
  他猛地抬手、握拳,人在高空,向著山谷中的卜卦龜,直搗一拳。
  拳頭上綻射光芒,刺眼至極。純白的光輝,在一剎那間離開了夏飛快的拳頭,化為一顆酒鋼大小的光球,直直轟下去。
  仙蠱氣息、凡蠱氣息相互糾纏在一起。
  這是仙道殺招——蒼元一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