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92 搜刮廣寒峰

一場切磋,夏家蠱仙失敗,直接撤走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方源便收回變化,重現人形,回到的廣寒峰。
  廣寒峰上的那座凡蠱屋,也被收走了,只剩下一座冰雪山峰,寒氣四溢。
  方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的心境仿若古井無波,這些勝利并不值得他牢記夸耀。所謂的榮譽感,已經早就離他遠去。
  “說起來此番輕松得勝,也是我占了便宜啊。”
  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。
  夏家兩位蠱仙不知道方源的實力,只是自己估算。相反的,方源卻知道很多他們的跟腳。不管是殺招手段,還是性情等等,都借助武家了解的很透徹。
  由此可見,蠱仙爭鋒,情報相當重要!
  其實方源和夏家兩位蠱仙切磋,本質上仿佛武雨伯敗給炎黃仙人。
  都是情報上的優勢。
  武雨伯本身實力很強,但是招牌殺招,被人識破,因此一著不慎滿盤皆輸。
  方源是了解更多,步步為營,層層設計,最終讓夏家蠱仙知難而退。
  “仙道殺招剛背,效果不錯。不過此番施展開來,今后想要收到這樣的良效,卻是不易了。”
  夏家兩位蠱仙失敗歸去,一定會總結經驗教訓,想方設法來嘗試克制,甚至是破解仙道殺招剛念。
  破解一般是很難的,但找到針對克制的方法,卻往往較為容易。
  “武遺海的這個身份也開始出名了。”
  “面前只有卜卦龜變化,和仙道殺招剛念,能夠拿得出手。但使用次數多了,就會被他人越加針對,乃至破解。”
  “其實逆流護身印也是如此,北原一戰之后,肯定會被天庭、十大古派、長生天、雪胡老祖等等分析思考。下一次使用,應當注意一些。尤其是面對這些人的時候。”
  方源暗自警惕。
  武雨伯的下場,就在眼前。
  仙道殺招建設不易,但一記強大的仙道殺招,更不能經久不變,而是需要與時俱進,不斷地提升、改良,如此一來,別人克制針對,甚至破解你的殺招,你才能有效面對。
  而改良、提升仙道殺招,自然也是件困難的事情。
  除了靈感乍現之外,真正考較的還是蠱仙的境界。
  “而提升流派境界的最好去處,普天之下,非是夢境莫屬。”方源的心思,又不禁飄到了那片超級夢境中去了。
  正是因為夢境的廣泛出現,方源前世五百年時五域亂戰,才會有各種各樣的人物,風起云涌,接連出現,共同締結成一個波瀾壯闊的戰亂大時代。
  “可惜我現在身為武遺海,才剛剛加入武家不久,強硬地要求調到超級蠱陣那邊去,會非常惹人懷疑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事情雖然了結,但不知道我何時才能重獲超級夢境。還是先著手眼前,一切順其自然吧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一邊這樣想著,一邊便落到了廣寒峰上。
  這處盛產冰道資源的山峰,他還沒有好好地搜尋過。
  驅逐了夏家蠱仙之后,方源迎來了這次難得的機會,他當然不會放過。
  廣寒峰上,寒氣逼人,白雪皚皚。
  在這積雪深處,生活著大量的蟲豸,包含許多野生蠱蟲,還有許多種耐寒的動植物,它們相互之間構成過來一套平衡的生態景觀。
  “寒玉。”很快,方源就有了收獲。
  一大批的寒玉,出現在他的偵查感知當中。
  這些寒玉是在積雪的最底下,隱藏在山石的深處。
  “寒玉只是五轉蠱材,不過里面有一些寒玉髓,可以稱得上六轉仙材了。”
  方源沒有二話,直接開采!
  轟隆隆。
  積雪飛濺,露出裸露的山石表面。
  很快,這些山石也四下飛濺,露出山體中的寒玉。
  這些寒玉,以白色為主,玉中夾雜絲絲青意。它們散發出一股股強烈的寒氣,不過自然對方源無礙。
  方源將這片地方的寒玉,都取出來。
  其中寒玉髓當然沒有放過,只是沒有抽取出來,仍舊留在這塊巨大寒玉的中心。
  接下來,方源的足跡遍布整個廣寒峰。
  一塊塊巨大的寒玉,被他挖出來。最小個頭的寒玉塊也仿佛大象體積,個頭大的好似樓船。
  幾乎每一塊寒玉當中,都有寒玉髓。
  有的個頭大點的寒玉髓,甚至是千年玉髓,這就是七轉蠱材了。
  這些寒玉,并非沒有被發現,而是一直被武家故意保留在這里,不愿削減了廣寒峰的底蘊。正是這些寒玉,構成了廣寒峰的根基,沒有它們,就沒有廣寒峰如此獨特而且優秀的資源點了。
  方源將大半的寒玉,都收入囊中。
  不僅如此,他還收刮了不少野生蠱蟲。
  野生仙蠱是不用想了。
  一般而言,數百年甚至上千年,廣寒峰中才有可能產出一只六轉野生仙蠱。
  若是真有野生仙蠱,夏家蠱仙也不會如此輕易就承認失敗。
  這些蠱蟲絕大部分,都是冰道野蠱,也有一些土道、水道的蠱蟲。冰道野蠱當中,數量最多的是一種寒潮蠱。
  這種蠱蟲成群結隊,往往一段時間,要在廣寒峰周圍游走。因此會帶動一股強烈的寒潮,向廣寒峰周邊的峰巒蔓延過去。
  這也正是廣寒峰的山名由因。
  搜刮結束了,方源飛到半空中,最后看了這座廣寒峰一眼。
  原本白雪皚皚,風景如畫的廣寒峰,此刻卻是已經成了一個漫山坑洞,高低不平,瑣碎的山石漫山遍野的地方。
  不說大煞風景吧,整個廣寒峰的資產直接銳減了一大半,并且因為寒玉的大量缺失,底蘊也大大損耗了許多。
  “如果我用拔山仙蠱,說不定能將這座山峰直接拔走,轉移到自己的至尊福地中去。”
  “可惜此法不成。我明面上的身份,是武遺海,是武家中人,這次貪圖便宜,克扣油水,已經達到了正道潛規則的最大極限,不能在繼續下去。若真的拔山,暴露真實身份的可能不提,至少武家那邊肯定說不過去的。”
  方源暗自嘆息一聲,再不留戀此地,身形如電,飛入高空。
  很快,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云層之中。
  數天之后,方源回到武家大本營,再一次見到了武庸。
  “這一次,多虧了有我弟出手,替家族護住了廣寒峰,更震懾了宵小之輩。”武庸對方源頻頻點頭,面露贊賞之色。
  “兄長過譽,在下也是僥幸罷了。”方源謙虛道。
  “武罰長老,可清算好了沒有?我弟的這一次功勞,可不是簡簡單單,應當從大局考慮。”武庸這時轉頭,對另外一位武家蠱仙道。
  這位武家蠱仙面貌普通,但權勢卻不普通。
  他是武庸的心腹,為家族各位蠱仙計算功過的賞罰。
  武罰微微皺眉道:“武遺海大人的勇武,我們已經見識到了。經此一戰,大人的名號必將在南疆蠱仙界流傳。不過若要論功行賞,一來,武遺海大人并未徹底解決此事,而是定下五年之約。二來,廣寒峰卻是遭受到了惡性開采,底蘊大損,價值大打折扣……”
  “哦?廣寒峰居然出事了?”武庸詫異,目光又轉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唉聲嘆氣:“我也沒想到夏家兩位蠱仙,居然是這樣的人!”
  武庸微微揚起眉頭:“兄弟你可是親眼看到,夏家蠱仙開采了廣寒峰嗎?”
  “這倒沒有,只是我的猜測罷了。興許還有其他散修蠱仙?”方源回應得滴水不漏。
  武庸點點頭,沉默了一下:“既然如此,那就請武罰長老定奪吧。”
  武罰長老便繼續算了算,然后當堂交給方源一份清單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