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295 說服老怪

南疆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細雨紛飛,青山連綿。
  方源一身藍衣,站在山石上,眺望著這大好河山,最終他將目光集中在了其中一座山上。
  這座山很特別。
  旁邊的山巒,都是或高或矮,或險或緩。
  而這座山峰,卻是圓潤有形。
  這就是螺母山。
  或者說是山螺母。
  它本身就是太古荒獸!一頭巨大的田螺,貝殼高聳宛若高塔,一層層螺旋上去,青苔滿布。
  當它靜置不動的時候,它的軟足肢體,都縮進貝殼當中,就仿佛是一座山巒,高高聳立。
  現在它已經蘇醒,正在緩慢的移動。
  隆隆隆隆……
  它移動的時候,方圓百里的大地都在微微的顫抖著,所到之處,鳥獸競相奔走。
  方源站在另一處山巔,看著這頭太古荒獸山螺母遷徙,神情平淡。
  它的速度很慢。
  山螺母雖然是太古荒獸,但性情木訥溫和,很難把它激怒,它可以說是無害的。
  不僅無害,而且有益。
  因為山螺母的身上,蘊含著豐富的奴道、土道道痕,導致它身邊會形成特殊的環境,孕養出海量的奴道、土道資源。
  山螺母的歸屬,一直是個懸而未決的話題。
  很少有蠱仙,能控制山螺母,就算是八轉奴道蠱仙也夠嗆。
  因為山螺母本身,就有極其豐富的奴道道痕。
  南疆這塊地方,已知的山螺母有七頭。很久很以前,南疆的超級勢力便相互約定:這些山螺母只要不受他人控制,也就是野生的山螺母,它位于誰家地盤,就是誰家資產。
  這頭山螺母原先位于武家地盤當中,自然是歸屬于武家。
  這點毫無疑問。
  但是如今,到了山螺母遷徙的時候,它正在遠離武家地盤,向外面挪動。
  山螺母本身的位置,就在武家的邊界線上。
  事實上,這還是武獨秀時期,武家特意擴張地盤,將山螺母囊括進來。
  現在山螺母遷徙,要離開武家的地盤,但它去往的地方,并沒有其他正道超級勢力。
  這也就意味著,這頭山螺母將成為野生無主之物。
  武庸自然不愿看到這樣的情況發生,無奈他手頭人手不足,只好將這項任務交給了他的弟弟武遺海。
  “可是武遺海么?老夫秦靜升,有個外號驅山老怪。”一位蠱仙從另外一邊的山巔上,飛了過來。
  方源目視來者。
  只見這位蠱仙老者,披著一身青灰石甲,頭發有黑有白,亂糟糟如稻草一堆。他的衣裳邊角,也是破爛不堪,不修邊幅。
  但是他本身七轉氣息洋溢,氣勢迫人,尤其是一雙眼睛,閃爍著逼人的精芒,此時盯著方源四下打量,有一種長輩打量晚輩的意味在里面。
  “正是在下,武遺海見過驅山前輩。”方源微微一禮,很有正道風范。
  這個驅山老怪,名號里帶個老字,自然是老資格、老字輩,年歲很大,有兩千多年。
  他有壽蠱,也有獨特的延壽手段。
  本身戰斗力也是極強,是散仙當中的著名高手,幾乎和樹翁巴德、武家的武雨伯同一層次。
  夏飛快這種七轉蠱仙,卻是比不上驅山老怪的。
  所以,驅山老怪打量方源,態度并不客氣,以老前輩自居,哪怕方源是來自武家。
  “呵呵呵,算算時間,你們武家也該派人來了。咱們坐著聊吧。”驅山老怪笑了笑,落到山石上,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  方源笑了一下,也坐下來。
  驅山老怪見方源竟沒有嫌棄,也不保持仙家風度,有樣學樣,不禁好感升起,道:“我倒是差點忘了,武遺海你出身散修,雖然加入了武家,但身上卻是沒有那些正道的虛偽氣派。”
  方源微微搖頭:“正道自有正道的風度,至于我,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東海隱修,這個根子是改不了了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驅山老怪大笑,“我聽說你雖然趕跑了夏家兩位蠱仙,卻還把廣寒峰搜羅了一番。”
  方源面露詫異之色:“前輩,這是空穴來風,流言碎語,我可從未承認過。”
  驅山老怪再次大笑三聲,笑完之后,又深深一嘆:“正道蠱仙不理解你,老夫卻很理解。咱們散修能夠修行成仙多不容易?每一份修行的資源,都是自己雙手掙來的。過了這個村,就沒有這個店,所以當前的好處都要盡全力把握。誰知道今后會遭遇什么?”
  “至于那些正道蠱仙,就算自己待在家里不動,也有大把的資源供給。他們又豈能知曉我散修的苦楚和難處?”
  方源面色淡淡,沒有贊同,也沒有反駁。
  他知道:驅山老怪這番話,絕不僅僅只是和自己套近乎,而是表明自己的決心——他驅山老怪是散修,近在眼前的好處就是螺母山。他的決心不可動搖,曾經身為散修的武遺海應當清楚才是。
  “我當然明白前輩的心意,不過也請前輩多多理解在下,在下此行前來,亦有自己的難處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驅山老怪嘿了一聲:“人人都有難處。”
  人老了,說什么話,都帶著深意。
  人人都有難處,不僅是附和方源剛剛的話,也是表明他自己也有難處,更關鍵的是武家目前正在困難的處境之中。
  方源不再說話。
  言語間的交鋒,有時候沉默是一種手段。
  果然,驅山老怪按捺不住,交給方源一只信道凡蠱:“你先看看。”
  方源接過一看,這凡蠱當中的內容,價值不菲。方源若是得之,直接可以建設盤絲洞窟了!
  “你我合作,我得山螺母,你得這些,如何?”驅山老怪笑著道。
  他竟是打著賄賂方源的主意!
  但這一點都不奇怪。
  反而一直都是在方源的意料之中。
  驅山老怪身為散修,站在他的這個角度,自然是不想得罪第一正道勢力武家的。盡管武家目前處于一種難堪困苦的境地,但這樣的龐然大物,也不是他驅山老怪一個人可以撼動的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驅山老怪若是得到了這座螺母山,就不再是一個自由進退的人物了。
  螺母山是不能收入仙竅當中的,除非是將它徹底控制。
  驅山老怪乃是土道蠱仙,顯然沒有這樣的造詣。如此一來,他要成為這座螺母山的“主人”,將來若有敵人攻擊,他就要據山防御。
  若是他得罪武家,武家蠱仙陸續來攻,單憑他一人,如何能抵擋得住?
  就算能擋住一次,那么兩次、三次呢?
  就算都能擋得住,那作戰總得有耗損吧?驅山老怪遭受屢次騷擾,還有時間修行嗎?
  所以,擺在驅山老怪眼前的,只有一條路。
  那就是和武家和平談判。
  武家是不愿意放走這座螺母山的,但是偌大的武家,也是由一位位的家族成員組成的。只有是一個組織,都絕不是密不透風的堡壘,定然是有縫隙,可以專營的。
  武遺海的出現,帶給了驅山老怪一個更大的希望。
  “老前輩難道就想以這些,換取一頭太古荒獸嗎?”方源拿捏著信道凡蠱,似笑非笑。
  “這些已經價值非凡!這螺母山雖是一頭太古荒獸,但誰能駕馭?我若成為此山之主,也不過是搜刮這里產出的資源罷了。當然,有什么條件,咱們可以再商量。”驅山老怪雙眼放光,態度也變得熱情多了。
  方源既然沒有當面拒絕,讓驅山老怪心中大叫有門,希望更增一倍。
  “這清單上的內容,至少得翻一倍。”這是方源的第一句話。
  驅山老怪頓時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螺母山名義上,也不能是你的,仍舊份屬于武家。”這是方源的第二句話。
  驅山老怪瞪大雙眼,臉色驟變,流露出怒意。
  “但在實質上,前輩你是此山主人,收益大半都歸你,但每年都仍舊需要上繳一部分,交給我們武家。”這是方源的第三句話。
  驅山老怪開始冷笑,神情陰沉如水:“武遺海,你這是在消遣老夫么?”
  “當然不是。”方源滿臉嚴肅之色,他站起身來,毫無畏懼地和驅山老怪對視,“敢問老前輩三個問題?”
  驅山老怪強自按捺心中怒氣:“你說。”
  “第一,前輩孤家寡人,并非任何超級勢力,我武家怎可能將螺母山留在你手?超級勢力也就罷了,讓一位散修得益,可是關乎我武家聲名。”
  “第二,前輩就算暫時霸占了這座螺母山,又能守護多久?就算我武家不動你,其他超級勢力呢?”
  “第三,前輩以為單單賄賂了我,就能讓整個武家坐視不管了么?”
  驅山老怪沉默。
  好半天,他才嘆息一聲,帶著一絲沙啞,開口道:“那照你的法子,老夫豈不是成了你武家的看山人?”
  方源淡淡一笑:“不過是點滴虛名罷了。凡事怎可能全美?我提的這些,其實并不過分,我也是看在大家同為散修的份上。要面子,還是要里子,老前輩盡管好好考慮一下。”
  驅山老怪再度沉默。
  這一次過了更長的時間,一直到天空中的細雨漸漸停下,他這才開口:“也罷了,就按照你說的辦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