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296 月亮節

幾天后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望著螺母山隆隆遠去,而那驅山老怪就站在山巔,一副主人翁的態勢,方源收回了目光,開始往回走。
  山螺母一事,落下了帷幕。
  武家以方源為代表,和驅山老怪達成了盟約。驅山老怪獲得大部分的螺母山收益,但名義上,這頭太古荒獸仍舊屬于武家。
  武庸下達給方源的任務,保住螺母山。
  方源已經保住了,只是保住了一部分,但也算是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。
  “驅山老怪能夠答應我的條件,也是我依仗武家之勢。”
  “至于武庸,現在焦頭爛額,忙著招架其他超級勢力的刁難。我如此處理螺母山,他也只得勉強認可。”
  “武家目前風雨如晦,我身為武庸之弟,還是不要在外面閑逛,盡早趕回去吧。”
  對于這件事情的處理結果,方源心底比較滿意。
  他對武家有了一個交代,更關鍵的是,他從這次的任務中,也收獲了不少好處。
  盤絲洞窟已經開始建造。
  因為收獲了這筆資源,讓方源立即有了余力,可以大規模建設第二個大型資源。
  按照之前的發展速度,至少還要等待大半年。這期間還不能出現任何的意外,比如說戰斗,激烈的戰斗會損耗很多的紅棗仙元。方源現在的至尊仙竅,時間延緩,本身產出的紅棗仙元不如以前,方源就得耗費仙元石,轉化成紅棗仙元。
  如今他已經不是青提仙元,一百塊的仙元石,才能轉化成一顆紅棗仙元。
  “建設盤絲洞窟,需要鋪設蠱陣,還需要六轉仙材陰柔絲,七轉仙材恨水石。”
  “有了這筆資金,這些都能完成,只是時間問題。”
  “關鍵是我何時才能回歸夢境?武庸的態度是關鍵啊!”
  方源一邊趕路,一邊思考。
  就在他往回走的路途中,武家大本營中,圍繞著他武遺海的話題,正在兩位蠱仙之間展開。
  一位便是武家八轉蠱仙,太上大長老,武庸。
  另外一位則是武庸的心腹,武罰。
  “沒想到我弟這次,居然這么快,就解決了螺母山的事情。武罰長老,按照家族規矩,該怎樣賞他?”武庸問道。
  武罰沉吟了一下。
  他知道,武庸問這話的意思,并不是單純表面的言語內容,而是問他對武遺海的態度。
  這就很考較武罰了。
  因為武遺海的身份,比較特殊,他和武庸可是同母異父的兄弟!
  武罰迅速思考,答道:“武遺海大人終究是散修出身。”
  就一句話。
  但武庸卻哈哈大笑起來:“不錯,你評價的不錯。這個遺海啊,到底是散修性子,就算回歸了本家,也沒有改正過來,到處都想撈一筆,貪小便宜。”
  武罰卻道:“廣寒峰、螺母山,這兩次可不是什么小便宜啊。”
  武庸笑聲停息下來,眼中寒芒一閃,點點頭道:“的確不好,若是人人如此,武家還怎么長存下去?不過他手法倒也妥當,沒有落下什么把柄,讓人攻訐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武庸嘆了一口氣,評價道:“他能力還是有的。”
  武罰聽到這里,哪里還不明白武庸的心思。
  武庸當然很看不慣方源這樣子撈好處。
  但是情勢逼人,他手頭上人員緊缺,有時候只得調動武遺海來處理一些事情。
  方源也在這兩次事件中,表露出了自己的能力。
  這種能力得到了武庸的認可,所以接下來,武庸還會用方源。但如果時機一到,武家的局勢緩解下來,方源就要被武庸放在一邊,甚至若是方源落下了什么把柄,武庸還會抓住,敲打方源一把。
  畢竟方源這樣謀求私利,任何上位者都會心里不舒服的。
  方源順利地回到了武家。
  他和武庸見面,簡單述說了整個事情的經過,并且再一次得到了武家的獎勵。
  方源都換成了仙元石。
  當然這筆仙元石,和他從驅山老怪手頭中的收獲,是不能比的,遠遠少得多。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里,方源潛心修行。
  盤絲洞窟的建設,徐徐開展。這是目前的修行重點。
  每隔一段時間,方源都要落下仙竅,吞吸天地二氣,穩定至尊福地。
  畢竟逆流河乃是天地秘境,仙竅承載的話,負擔不輕。
  這個方面有點麻煩。
  方源不能直接吞吸天地二氣,因為他吞吸天地二氣,每一次的量都很大,相互間隔的時間也比較短。
  這讓方源不得不從寶黃天中,搜羅一些仙材,然后分解成天地二氣,灌注自身。
  這無疑消耗了方源不少精力和財力,但方源寧愿如此,也要把細節做好。只有這樣下去,才會堅持夠久,不會在短時間內露出破綻,讓人識破他的身份。
  日子一天天過去,方源開始有些不耐煩。
  “超級夢境那邊,波折已經漸漸平息。但是武庸卻似乎沒有一點,想要將我調回去的跡象。看來我擔心的事情,還是發生了。唉!”
  方源嘆息。
 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  武庸現在忙于應付四面八法的刁難,一力求穩。若是將方源調回去,結果超級蠱陣那邊,出現了問題,不是自找麻煩嗎?
  而且現在,武庸發現方源還挺有能力,也想繼續讓他來處理一些麻煩。
  至于方源在其中的貪污**,武庸此時此刻就睜一只眼閉只眼,不追究了。
  他不追究,方源卻想。
  方源之所以偽裝成武遺海,加入武家,不就是圖的夢境嗎?
  “看來,是需要行動了。”
  這一天,方源主動離開了自己的居所。
  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。
  方源老謀深算,怎可能沒有應付的方法?
  十幾日后,在月華山上的一座涼亭中,幾位蠱仙圍繞著一面石桌團坐。
  月光如水,溫柔灑下。
  青山蔥蘢,夜鳥鳴啼。
  輕風拂面,美不勝收。
  “今天是我南疆一年一度的月亮節,今夜能有幸與諸位共同賞月,可謂一場雅事。”喬絲柳微笑著道。
  她的聲音很美,如山泉潺潺,給人清澈純粹之感。
  她的人更美,今夜一身裙裳,潔白若雪,再結合她嬌美的容顏,端的是人間仙子。
  “能得到絲柳仙子的邀請,一同賞月,這是在下羅木子的榮幸。”一位青年模樣的蠱仙,首先開口道。
  他的笑容熱情洋溢,尤其是看向喬絲柳的目光,透著一股炙熱。
  喬絲柳乃是南疆蠱仙界中,公認的三大美人之一,更矚目的是她的家世背景。
  喬家,雖然依附武家,但同樣也是正道的超級勢力。
  在場的六位蠱仙,兩女四男,除了其中一對道侶之外,羅木子和輪飛都是喬絲柳的追求者。
  喬絲柳的追求者眾多,但是能被她本人邀請過來賞月,這倆人自然不一般。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自然心中歡喜,一得到喬絲柳的邀請,就連忙趕來。
  但這時喬絲柳卻對另外一位男性蠱仙,道:“遺海,你說想更快地融入南疆,今晚賞月,正是我南疆的風俗。”
  “我南疆雖然多山,山寨林立,相互隔絕,但月亮節卻是共同的節日。每年到這個時候,我們通常就會賞月。”
  她說這話時,眼泛波光,柔聲細語,紅唇帶笑,非同一般。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頓時皺起眉頭,死死地盯著方源,目光好似噴火。
  喬絲柳不一樣的態度,明眼人都能感受得出來,而且今天的座位安排,也早就讓羅木子、輪飛異常不爽。
  因為喬絲柳就坐著主位,右手邊就是方源,左手邊則是她的閨蜜好友天露仙子。
  至于其他幾位男性蠱仙,都被隔在遠處。
  “月亮節?”方源神情淡淡,端坐在主位上,明知故問道,“有點意思,但除了賞月,我們還做什么?”
  “飲茶、吟詩還有解石。”喬絲柳笑著解釋。
  “解石?”方源作不解狀。
  喬絲柳沒有回答,而是端起一杯香茶,遞給方源:“先請遺海你嘗一嘗我親手做的茶。”
  看到這一幕,羅木子差點要站起身來!
  輪飛眼角亂跳,恨不得自己取代了方源的位置。
  方源端過來輕抿一口,評價道:“這茶好像不錯。”
  “豈止是不錯,這可是絲柳仙子名傳南疆的柳旋茶!”羅木子幾乎叫起來。
  “這其中有什么講究?”方源看向喬絲柳。
  喬絲柳先是和方源對視一眼,旋即眉目一轉,笑聲透著一股柔媚。
  輪飛看得仙子嬌笑,一顆心頓時砰砰亂跳。
  這時,天露仙子非常適宜地插嘴道:“這種柳旋茶,只要輕輕晃動,茶水表面就會形成柳葉一般的漩渦。此時再喝,才算真正品茶,味道絕不一般。”
  “哦?是這樣?”方源按照指點,晃了晃手中的杯盞,頓時茶水表面就起了變化。
  他再一喝,只覺得清香四溢,遺留滿齒,叫人回味和享受。
  “好茶。”方源脫口稱贊。
  “當然是好茶,絲柳仙子親手釀的茶,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喝到的!”羅木子酸溜溜地道。
  “能得到遺海的稱贊,也不枉費我家絲柳的一番努力了。你可知道,要做這份茶,得費三個時辰,且整個過程中不得有一絲一毫的疏忽。”天露仙子道。
  輪飛感動萬分:“今夜能品嘗到仙子親手做的柳旋茶,實乃在下三生之幸!”
  天露仙子頓時揚起眉頭:“誰說給你能喝到柳旋茶?絲柳可是百忙當中抽出空閑,做出來了一份。”
  “呃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