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299 斗詩

“好詩,好詩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天露仙子嬌笑起來,“尤其是最后一句,月下花夢佳人處,真美。我想一定是說的我了,嘻嘻。”
  她故意插科打諢,一下子讓涼亭中的氛圍,緩和了下來。
  輪飛無奈地苦笑,重新落座:“諸位見笑,一點拙作,難登大雅之堂。”
  “輪飛仙友謙虛了,在下亦有一詩。”羅木子道。
  “哦?我等洗耳恭聽。”喬絲柳微笑著,用期待的目光看向羅木子。
  羅木子沉默了一下,繼而開口。
  登山尋仙處,
  寸步間高險。
  浮塵似光流,
  暗蠱藏心溝。
  金玉如一夢,
  萬年恨寂寥。
  五域九天功,
  盡在一氣中。
  這首五言詩一出,其氣象和意境,頓時讓在座的蠱仙微微動容。
  細細品味。
  登山尋仙處,意指蠱仙修行。
  寸步間高響,蠱仙修行,要應付災劫,要殫精竭慮地經營仙竅。好似登山,每一步往高處走,都會有艱難險阻。
  浮塵似光流,意思是光陰長河,滾滾流逝,自己置身俗世,身有浮塵,身似浮塵。
  暗蠱藏心溝,這句表面上是指蠱仙將仙蠱、凡蠱,儲藏在自家仙竅之中。但在場的蠱仙皆有文學底蘊,已經品味出來,這句還有一層意思。
  暗蠱,是意喻,陰暗、挫折、失敗、妥協、失望種種情緒。
  凡人都道神仙好,神仙有苦人不知。試看世間萬物命,誰能真正得逍遙?
  蠱仙在修行之中,承受著偌大的壓力,心中產生各種負面情緒,不可避免,就算是仙尊魔尊亦是如此。
  登山尋仙處,寸步間高險。浮塵似光流,暗蠱藏心溝。這兩句言語簡練,但意蘊深遠,細細品味,引起蠱仙強烈共鳴。
  在此之后,“金玉一如夢,萬年恨寂寥”是指黃金美玉,不過虛無,種種財富,宛若夢幻。時間一久,愛恨情仇都消解瓦散。顯露出詩人,淡看風云,紅塵不加身的脫俗出塵的心境。
  最后一句“五域九天功,盡在一氣中”,非常大氣,一掃前言的抑郁沉重,氣象磅礴。另外還有幾層意思,人活在世間,都是活著一口氣。一口氣斷了,人就死了。人活著,也是為了爭一口氣,蠱仙修行,若能類比天地,成為五域九天中的翹楚風流,就在自己的努力奮發之中。
  整首詩先抑后揚,氣象龐然,叫人心折。
  一時間,涼亭中諸仙沉默,皆默默品味此詩。
  喬絲柳心中暗暗稱奇:“這卻怪了,按照我對羅木子的了解,他的心性如何能做出這種詩詞來?恐怕是他人佳作,被他挪用。嗯,他也沒有說過這是他自己作的。”
  她打量羅木子。
  羅木子表面上穩定如松,筆直端坐,靜靜飲茶,實則嘴角的微笑卻已經出賣了他的內心情緒。
  喬絲柳暗笑一聲,卻不揭穿。
  她妙目一轉,又看向身旁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的神情竟有些古怪!
  “這是五言氣絕詩啊?怎么可能!氣絕魔仙的洞天,不是要等到五域亂戰,夢境四起的時候,才會出世的嗎?”
  “怪!怪!怪!”
  氣絕魔仙乃是上古時代的大能,八轉蠱仙,戰力極強,曾經和無極魔尊三戰,一勝一平一負。
  當然,前兩次戰斗,無極魔尊并未成就九轉。
  而最后一次,無極魔尊以九轉威能,凌駕于氣絕魔仙之上。但雙方仍舊打了九天九夜,后者方才敗北。無極魔尊卻未動手殺死氣絕魔仙,而是將他放走。
  無極魔尊說了這么一句話:“你是我平生大敵,但沒有你,我也不會刻苦拼命。我能有如今的修為,你也有促成功勞。”
  能夠讓堂堂魔尊如此認可,氣絕魔仙名垂青史。
  他死后留下洞天,一直長存到了今天。
  方源前世五百年,五域亂戰,夢境紛起,界壁消融,五域歸一。如此大變,造成了天地二氣的洶涌震蕩,使得許多隱藏在世間各處的福地、洞天,都被震得顯形而出,被世人洞察。
  氣絕魔仙的氣絕洞天,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展露在世人眼中的。
  毫無疑問,它這一出現,頓時引起了五域轟動。
  “不應該啊。”
  “按照道理來講,這首五言氣絕詩,乃是雕刻在氣絕洞天中的氣死碑上。這個羅木子,怎么會提前知曉?”
  “難道說,他已經進入氣絕洞天過?!”
  方源一時間,心都有些亂。
  氣絕洞天中,藏有魔仙的真傳。這位魔仙是什么層次的人物,很顯然,是類似劍仙薄青之流,就算是黑凡都弱他一籌!
  “如果我能得到這份真傳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殺了這個羅木子,得氣絕真傳?”
  方源心中又泛起了濃郁的殺意。
  羅木子尚且不知道方源的想法,他還用挑釁的目光看向方源:“不知武遺海仙友,可有什么佳作,我等都很期待。”
  “那是必須的。”輪飛緊接著開口,“武遺海大人出身不凡,經歷豐富,東海更是資源豐富,武遺海仙友肚中的墨水,我是比不來的。”
  這兩人把方源捧得高高,話說得很漂亮,心思卻充斥惡意。
  喬絲柳心知肚明,此刻并沒有維護方源,而是一瞬不瞬地盯著方源,鼓舞道:“我也很想聽聽遺海你的詩詞,我相信這一定與眾不同。”
  “是啊,是啊。”天露仙子連忙跟上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被擠兌,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苦笑道:“諸位仙友高看我了,我哪里有什么詩詞,壓根就不會作。”
  “武遺海仙友謙虛了!太謙虛了!”羅木子哈哈大笑。
  方源攤開手:“我是實話實說,事實上,我根本不知道,賞月還要吟詩啊。”
  “即便如此,武遺海大人不妨現場作一首出來,想必也是高妙之作,時間長一點也不要緊,我等都愿等候。”輪飛道,不給方源下臺的一絲機會。
  方源深深的嘆息一聲。
  他肚子里的詩詞,當然不在少數。
  地球上的詩詞,很多都是千古流芳,那些名言絕句隨意摘抄一些應景,也足以撐得住這個場面,化解諸位蠱仙的刁難。
  但是……
  那又如何呢?
  方源掃視周圍一圈。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愛慕喬絲柳,對方源自然看不順眼,雙人默契,一起發力,對排擠打擊。和這等俗人有什么好較力的?
  天露仙子是喬絲柳的閨蜜,端的好幫手,幫助喬絲柳可謂盡心盡力。至于她的那位道侶,話不多,很多時候沉默寡言,就在一旁靜靜喝茶,這正是他的明智之處。
  而至于喬絲柳……
  這位仙子集美貌和家世于一身,號稱是南疆三大仙子之一,自然有著驕傲。
  喬家雖然有令,命她與方源多加接近,但她自有一套手段。
  今天主持這場賞月雅會,她用足了心思。不僅是在座位這等細節方面,考慮周翔,而且還帶來閨蜜助陣,更妙的一手,是邀請了輪飛、羅木子兩人前來參加。
  當兩個男人相互競爭的時候,就算是一頭母豬,都會覺得好。只有當其中一位競爭獲勝,另一位徹底出局之后,勝利的男人看向這頭母豬,這才會驚覺:哦,原來這是一頭母豬啊!
  這番話有點夸張,但道理是共通的。
  當競爭者出現的時候,便會顯得被追求的女子,更加寶貴,更加值得珍惜。
  喬絲柳深諳此中之道,如此布局,就是想勾動方源的心思,化被動為主動,只要方源主動追去,喬絲柳便能順勢應對,將方源勾起。
  若是換做真正的武遺海,興許已經落入了這位美人仙子的算計當中。
  可惜的是,她面對的是方源。
  方源一直都不為所動,因為他知道,武家和喬家的關系,還有喬家高層的謀算。
  占據這一點,方源就是高屋建瓴,穩定如山,羅木子、輪飛不過是兩個跳梁小丑罷了。
  方源打量亭中蠱仙的時候,蠱仙們也都將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涼亭中沉默下來,這種沉默無疑是一種施壓。
  “羅木子、輪飛想要對付我,讓我難堪。喬絲柳也想逼著我迎戰,嗯……或許還有一些羞惱的情緒。畢竟之前的海水茶,對這樣的美人,是一種輕慢。至于天露仙子,完全站在喬絲柳那邊,無可厚非也不足為慮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暗地里笑了笑,然后道:“那我就來一首吧,你們可別笑話我。”
  “洗耳恭聽仙友的大作!”
  “我等翹首以盼啊!!”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的臉上都堆滿了笑。
  然后下一刻,眾仙就聽到方源吟道——
  “大海啊,你全是水。”
  “駿馬啊,你四條腿。”
  “美人啊,你有大大的眼睛,還有一張嘴!”
  吟詩結束。
  全場寂靜!
  其余蠱仙的面容,像是僵硬住了。
  就連喬絲柳、天露仙子兩人,都不例外。
  “這、這、這……什么鬼啊!”
  “這是詩詞嗎?這簡直是胡扯啊!!”
  “莽夫,這個武遺海完全就是個莽夫。”
  “什么玩意兒?賞月吟詩,何等高雅,氛圍完全都被破壞了!”
  蠱仙們心聲似乎共通起來,都在腦海中咆哮。
  方源笑瞇瞇,看向喬絲柳:“不知道喬家仙子可還滿意?”
  “滿意個屁啊!”
  “這種問題你還好意思問?你這臉皮可真夠厚的啊!!”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心中怒吼,但是礙于風度,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什么,涼亭中仍舊是一片沉寂。
  “呵、呵、呵。”喬絲柳笑起來,怎么聽都有一種很勉強的感覺,“這首詩真的很特別,說實話,我……我從未聽過這樣的詩。不愧是遺海你作出來的,嗯……如今細細品味,別有詼諧趣味,讓我回味不絕呢。”
  羅木子:“……”
  輪飛:“……”
  備注:今天碼字前看了上一張,昨晚感覺挺好,今天覺得還有改良之處,的確是后面的內容有些累贅。因此我刪減了一部分,增添了新的內容,將這段劇情變得更加流暢。前文我已經修改上傳,大家先回到前一張看,再看今天這一章,就不會有突兀的感覺了。稍后9點半的樣子,還有第二更。今天這章的詩詞,我用了兩個多小時構思,誠意十足,大家有票票的話,就請投過來吧,謝謝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