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00 請你賞析

羅木子、輪飛非常無語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他們很想痛批方源一頓,可是喬絲柳卻這樣子評價,如果再說批評的話,那豈不是讓喬絲柳難堪嗎?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感覺就像吞吃了蒼蠅,非常難受,可是又無法發泄。
  方源掃視周圍一圈,心底發笑。
  喬絲柳強顏歡笑,天露仙子關切地注視喬絲柳,目光中似乎透著一些同情的意味。喬絲柳的打算,身為閨蜜的天露仙子豈會不知?只是方源一直不上套,叫人恨得牙癢癢,偏偏又無辦法。
  至于羅木子、輪飛,面色之僵硬,簡直叫人發笑。
  方源看向這兩位:“怎么樣?我的這首詩不錯吧?”
  “還不錯?!”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頓生雙眼瞪得溜圓,看著方源,似乎想看看眼前此人是何等的厚顏無恥。
  但緊接著,兩人又聽方源道:“我這雖是靈光一現,但文章詩詞這種東西,真正的佳作好像也就是這樣作出來的。絲柳很認可我的這首詩呢,但我還想聽聽二位對于此詩的賞析啊。”
  “賞析?你這****似的東西,能叫做詩嗎?還賞析!!”
  “絲柳、絲柳……你叫得這么親切干什么?你這個混蛋啊,喂!誰讓你叫的這么親切的!!”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在心底里狂叫、怒吼。
  但表面上他們偏偏發作不得,他們得評價,還得說好話,順著喬絲柳的話說,這樣才不會讓絲柳仙子難堪啊。
  這頓時比吃蒼蠅還要感覺更難受。
  明明是情敵,還是一首爛成****一樣的玩意兒,根本不能算是詩,偏偏羅木子、輪飛還得想方設法地去“賞析”它,去說好話!
  “這首詩,呃……淺顯易懂,朗朗上口……”羅木子結結巴巴,說了一些,他臉色也越變越難看,感覺自己都要吐了!
  方源微笑著點點頭,又對一旁的輪飛道:“輪飛仙友覺得如何?”
  輪飛盯著方源直勾勾地看,嘴角翹起微笑,卻似抽搐,然后他干巴巴地道:“這是一首好詩。”
  方源眉頭一挑,怎可能就這樣輕易繞過此人,又接著追問:“好在哪里呢?”
  輪飛勃然大怒,臉上都氣得通紅,他心中怒吼連連:“我怎么知道好在哪里?哪里有一點好啊!你自己作的詩,你還要夸你!你這個混蛋!!”
  看到方源笑瞇瞇的樣子,輪飛心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沖動,真相直接抄起手中的杯盞,然后狠狠地,將杯子砸在方源的臉上。
  這樣才最是解氣!
  但是不行啊。
  喬絲柳就在眼前坐著,他輪飛要這樣做了,置絲柳仙子于何地呢?這不是直接落仙子的臉面嗎?
  而且,他輪飛可不是羅木子,他是一位散仙吶。反觀武遺海卻是身份高貴,武家的武庸的親弟弟啊!
  輪飛只得強按下心中的怒氣,搜索枯腸,掏心挖肺地想出一些詞句,來“賞析”方源的這首“詩詞”。
  “今日這場賞月,真是開心,我也沒想到我還有作詩的天份呢。”方源對著喬絲柳笑著,目光意味深長。
  喬絲柳心中微微一震,笑道:“接下來解石,說不定遺海你能大有斬獲。”
  “是極,是極。我也是最期待這個環節,咱們來解石吧。”天露仙子連忙幫襯著轉移話題。
  “我這里準備了一大份的石頭,供大家選擇。諸位請。”喬絲柳自然有備而來,她身后就是喬家,憑借這點超級勢力,想要收集一些石頭,自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。
  涼亭中的氛圍,緩解了許多。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二人也是松了一大口氣,至少他們不用去違心地夸贊方源的那首爛詩了。
  喬絲柳準備的這些石頭,有大有小,蠱仙分別依序挑選,當場解石,看看有沒有蠱蟲。
  凡蠱對于蠱仙而言,很容易就能搞得到。
  所以氛圍輕松,不像蠱師鄭重對待解石。
  當然,這只是凡蠱,若是涉及到仙蠱,那解石這項活動也會引起蠱仙的重視。
  蠱仙要偵查石頭中是否有凡蠱,也有大把的手段。不過今天這場,大家自然不會動用什么手段作弊,只憑個人的眼光和運氣。
  至于藏有仙蠱的石頭,可遇不可求,蠱仙對此的偵查手段十分貧乏,無可奈何。
  今晚的石頭,想要解出仙蠱,那是天方夜譚,不切實際。
  大家也都沒有這樣的奢望,真的是一場娛樂。
  只是這場娛樂,在羅木子、輪飛看來,卻是意義和往常有些不同。
  他們倆暗中和方源較勁,不過結果讓他們都差點吐血,方源解石的成果,位于榜首,從一開始一直保持到最后結束。
  解石是要考較蠱師的眼力勁,方源這點自然不缺,他前世五百年甚至開過賭石的店面。
  至于運氣,方源的運氣還能差?
  不談和其他幾位強運之人連享運氣,而且自身還有****運仙蠱輔助。
  不過方源雖然獲勝,但過程中還是比較驚險。雖然保持著優勢,但有時候這種優勢并不明顯。
  對他造成強烈沖擊的,就是羅木子。
  這人并非散仙,而是來自南疆的超級勢力之一——羅家。
  他的眼光也很毒辣,關鍵是運氣也不錯,整個結果只是稍遜方源一籌。
  “看來他運氣真的很不錯。”
  “要不然,也不會知道五言氣絕詩了,不是么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思量。
  他要動輪飛,并不困難,但是要動羅木子,卻因為背后的羅家,有些顧慮。
  當然,不管怎么動手怎么謀殺,武遺海的身份是萬萬不能被牽扯進去的。
  整個賞月會結束之后,已經是深夜時分。
  眾人紛紛辭別,場面上倒也談笑風生。
  “我送你。”喬絲柳主動提出,要送方源一程。
  羅木子、輪飛看得眼睛都通紅。
  “咱們走!”羅木子和輪飛原本是競爭對手,相互都看不順眼,但是經此一事,反而達成了默契。
  四位蠱仙陸續離開涼亭,留下天露仙子和她的仙侶。
  “唉。”天露仙子嘆了一口氣,“這場賞月會可真夠累的。”
  “沒辦法的事。”她的仙侶也嘆息,目光清明。
  兩人將手牽在一起,相視一笑,踏云而去。
  “這個武遺海,完全是個莽夫。他作的什么東西?那東西也能稱之為詩?!”羅木子氣急敗壞。
  “偏偏絲柳仙子竟對他另眼相看!!”輪飛咬牙切齒。
  “哼,什么另眼相看,他最大的價值就是他的身份。”羅木子語氣有些酸溜溜。
  輪飛面色猙獰:“這口氣我怎么都咽不下去,不行,我不能讓他武遺海就這樣逍遙快活下去!”
  一路上,羅木子、輪飛二人交流得非常激烈。
  “哦?你有什么好主意?武家雖然面對各方刁難,但武庸或許進取不足,但守成的能力還是有的。你要動武遺海,就得考慮武家。于公于私,武庸都會站在武遺海的背后。其中的尺度要特別把握好。”羅木子關照道,他是正道蠱仙,明白這里面的難度。
  尺度把握輕了,難以對武遺海有什么傷害。但尺度重了,引出武家的反擊,那這誰受得了?
  輪飛暗自撇了撇嘴,心想:正道蠱仙就是事多,顧慮這個顧慮那個。反倒是魔道行事,干脆爽利。
  不過輪飛也并非魔道蠱仙,他是一位散修,更傾向于正道。
  輪飛嘿嘿一笑,眼中閃爍著陰險的光澤,道:“不需要我們親自動手。絲柳仙子追求者眾多,怎可能只有我們兩位?我們把消息告訴那位,他可是很生氣呢,因為絲柳仙子這一次并未邀請他來。”
  “你是說池家的那位?”羅木子臉上的神情變得有些復雜。
  池家的這位蠱仙,是喬絲柳最大的追求者。在今晚之前,羅木子非常反感他。但現在卻反而要借助他的力量,還教訓武遺海。
  “武遺海雖然戰勝了夏飛快,但不過是仗著知己知彼的便宜。他的戰力若是強大,何必和那位驅山老怪談什么條件,直接把螺母山奪回來不就好了?池家那位的戰力,必定超過武遺海,而且還最見不得其他人對絲柳仙子有什么想法。”輪飛繼續道。
  羅木子目光堅定下來:“也罷,咱們就將今天的這些事,告知池傷!”
  喬絲柳一路送方源,一直送出十多里,這才和方源依依惜別。
  但她并未直接轉回喬家的大本營,而是折返到了涼亭之中。
  涼亭里,已經有一位蠱仙坐在石凳上,靜靜地品著奴嬌茶。
  此人正是喬家的太上大長老。
  當初一力幫助方源,成功回歸武家的關鍵人物!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緩緩地放下杯盞:“武遺海雖是在東海成長,但他到底是武獨秀的兒子。你覺得呢?”
  喬絲柳目光微微一黯,輕語出聲:“是。”
  方源刁難羅木子、輪飛二人,逼他們說自己詩詞的好,其實本意是在隔空敲打喬絲柳。
  喬絲柳心知肚明,這就是正道交鋒,表面談笑宴宴,實則暗流洶涌。
  喬家太上大長老嘆息一聲:“一直以來,我們喬家雖然依附武家,但始終都未接觸核心。武遺海對于整個喬家而言,是一個機會,你明白嗎?”
  喬絲柳咬了咬嘴唇,目光中蘊藏著不甘,但最終她還是點頭:“我明白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