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01 可借不可靠

月亮節過去,方源卻經常在外面出沒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他主動接近喬絲柳,后者雖是惱怒他在月亮節時的輕慢,但礙于家族任命,無法拒絕方源。
  漸漸的,就有風聲透露出來——
  武家的武遺海和喬家的喬絲柳,走的很近,時常游山玩水。
  不管是身為武庸之弟的武遺海,還是南疆三大仙子之一的喬絲柳,毫無疑問的,都是南疆蠱仙界的知名人物。
  他們的行為,很快就形成一些流言蜚語。
  喬絲柳的追求者們,憤憤不平的同時,也不得不承認,武遺海是非常強大的競爭者。別的不說,光看武家和喬家的關系,就是武遺海極其巨大的優勢。
  這讓方源有些無奈。
  他其實不想出名,武遺海這個身份是越低調越好。
  可惜的是,事與愿違,這一次借助喬絲柳,方源又狠狠地在南疆蠱仙界揚了一次名!
  這種情況,很快就影響到了方源。
  他被人推算的次數,剛剛有降低的跡象,現在又猛增上來,并且非常頻繁。
  光靠暗渡仙蠱,應對這種情形非常勉強。
  方源值得時常落竅,躲進至尊福地當中去。
  仙竅是自成天地,隔絕內外,只要方源沒有關鍵線索泄露,被他人掌握,那么推算起來就異常困難。
  除非是掌握“連運”這種程度的線索,否則的話,極難推算出具體方位或者其他情報。
  好在方源本身,就要時不時地落竅,汲取天地二氣。多了一條逆流河,對天地二氣的消耗著實很大。
  除了落竅之外,方源一邊應付喬絲柳,一邊則借助武家的渠道,了解羅木子、輪飛的情報。
  現在還不方便動手。
 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。
  蠱仙的手段層出不窮,神秘至極。有時候稍稍大意,就會陰溝里翻船。
  就比如說方源通過逆流河,竟能抵抗八轉蠱仙的攻勢。大雪山戰役前,誰能想得到這樣的結果?
  方源性情謹慎,就算是想要謀害了羅木子、輪飛的性命,也要在充分地了解他們的情報之后,才開始針對性地設置計劃。
  然后蓄勢待發,一旦有了良機,便猛地出動,一擊必殺!
  如此才風險最小,最符合他的利益。
  獅子搏兔亦用全力,更何況輪飛、羅木子能入喬絲柳的眼界,本身實力不差。
  如此又過了半月時光,這一天,武庸召見方源。
  “弟弟,我這里有幾項任務,你可擇其一項辦理。”武庸開門見山道。
  “兄長請講,為家族貢獻一份力氣,也是我應盡之責。”方源從容答道。
  武庸的袖口中飛出一只信道凡蠱,方源看了一眼,這蠱中記載了三項內容。
  第一項,有關玄冥山。
  近來有人發現,在這玄冥山的深處,似乎有野生的仙蠱氣息。
  這個消息,已經引動了不少散修蠱仙前往。
  更重要的是,超級勢力羊家也出動了人馬。
  若情況屬實,能獲得一只仙蠱,對于任何一個超級勢力而言,都是能增長自身底蘊的喜事,武家當然不想錯過這個良機。
  現在武家的情況,不好不壞,在武庸的領導之下,已經穩住了陣腳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玄冥山就靠著武家的范圍,雖然不是武家的地盤,但和武家接壤。
  若是武家這次不派遣蠱仙出馬,恐怕會讓其他超級勢力覺得武家空虛。
  所以在這項任務中,武庸還特意關照:就算奪不了野生仙蠱,也務必將其毀滅,絕不能留給羊家。
  第二項事情,是近些天來赤龍江水暴漲,若是不加控制,極可能發生洪水災害。
  洪水一旦泛濫開來,會對沿途的萬物生靈,造成巨大的威脅。造成資源減產,甚至會改變周圍環境。
  赤龍江沿途的超級勢力都非常重視。
  喬家、武家的地盤,也有和赤龍江接壤的部分。
  所以要派遣蠱仙,前往監察,嘗試控制,以防發生巨大水災。
  第三項,則是翼家的太上二長老一千兩百歲大壽,舉辦壽宴。
  武家需要派遣一位蠱仙,代表武家,前往參加壽宴,送上武家的禮物。
  翼家的實力非常雄厚,這個家族的大本營乃是鱗翅山,這座山位于南疆的東北角上,和東海最為相近。
  事實上,翼家和東海之間,也有千絲萬縷的緊密聯系。
  至于武家,則位于南疆的西南區域之中,雖然不在西南角落,但在所有的超級勢力當中,位于最南方。
  翼家、武家相互之間如此的位置,決定了兩家關系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程度。
  遠交近攻,這是超級勢力的政治外交,最為基本的原則之一。
  即便是眾多家族刁難武家,翼家也從未參與其中。為了維護這層關系,值此翼家太上家老的大壽,武家定然要派遣蠱仙,前往賀壽。
  “怎么樣,做好決定了嗎?”過了片刻,武庸問道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我已考慮好了,就選擇第二項吧。我戰力不高,選擇第一項去往玄冥山,恐怕要和羊家蠱仙交手,羊家擅長魂道,我對付這個流派并不擅長。”
  “那為何不選第三項?”武庸笑了笑,“其實你的身份最適合做這項任務,因為你是我武庸的弟弟,去往翼家一定會受到熱烈的招待。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,苦笑道:“兄長,你就饒了我吧。雖是賀壽,但壽宴上肯定有其他超級勢力的代表。如今武家局勢如此,我若參加壽宴,定然會受到其他勢力蠱仙們的刁難。到那時,我雙拳難敵四手,自己尷尬倒無所謂,關鍵是丟了家族的顏面,那罪責就大了。”
  武庸哈哈一笑:“兄弟想到這一層,倒是兄長欠妥了。那就這么著吧。”
  “兄長若是沒有其他事情,那小弟便告辭了。”
  “去吧,去吧。”武庸擺擺手。
  方源便轉身,當他要走出大殿之時,武庸又問:“哦,對了,你何時啟程動身?”
  方源便又轉身回去,站在門檻附近:“赤龍江若泛濫成災,必定生靈涂炭,這等大事,小弟認為不可輕慢,回去簡單收拾一下,稍后便動身。”
  “好,你有此認知,我就安心了。此事交給你,一定能辦得妥帖。”武庸十分信任方源的樣子。
  “小弟一定盡心盡力!”方源鄭重保證了一句,這才轉身離開。
  他卻沒有見到,在他離開之后,武庸臉上的笑容和信任,都緩緩消失了。
  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間的一抹陰沉。
  “事情要成了。”方源心中蕩漾著歡喜,表面上則不動聲色,一如他對武庸所說,稍稍收拾之后,他就立即啟程北上。
  他一路疾飛,然而才剛剛飛躍黃龍江時,卻被蠱仙武罰喚住:“武遺海大人,且慢,我有太上大長老的全新任命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哈哈一笑:“果然來了。”
  表面上則是一臉詫異之色,他在高空中停住,問急忙飛來的武罰:“武罰長老,何事喚我?”
  “唉!”武罰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蒼老的臉上全是愁苦之色,“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,超級蠱陣那邊出了意外。巴家與我家為難,鎮守那里的武碑長老已然負傷,難以繼續鎮壓局面。大人你不是之前想要調回去嗎?機會來了!”
  “太上大長老正是念及此點,決定將大人你啊,和武碑長老對調一下,讓武碑長老回來養傷。武遺海大人你坐鎮超級蠱陣。”
  方源深深地皺起眉頭,有些猝不及防的樣子:“怎么會這樣?我還……”
  他說著,似乎下意識地朝著西北方望了一眼,神情猶豫地道:“可是赤龍江這邊,問題也很嚴重,急需要解決啊。”
  “這個事情,太上大長老已經有了妥善的安排了,武遺海大人不必掛懷。大人你還是趕緊動身吧,那邊急需要你去坐鎮呢。這是武庸大人親自給你的信蠱,大人直接前往義天山遺址即可,不必再返程回去武家了。”武罰說著,將一只信道凡蠱塞到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方源接過信蠱,當場灌注心神,查看一番。
  這信蠱中的內容,自然是武庸的口吻,言說了超級夢境那邊情況何等嚴峻,需要方源即刻動身,最好一點時間都不可浪費。
  方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:“如此的話,那我就只好前去了。”
  “快去吧,武遺海大人。”武罰長老一臉著急的模樣。
  方源搖了搖頭,又向西北方望了一眼,這才轉變方向,向著東北方向飛去。
  武罰長老一直目送著方源,直到他消失在天際。
  武罰長老冷笑了一下,也望了望西北方向。雖都知道,西北方向上有一座山,大鵬山,正是喬家的大本營所在。
  武罰長老回到武家武儀山稟告了武庸:“太上大長老,事情已經辦妥了,武遺海大人,已經去往超級蠱陣了。”
  武庸正在書房中,他站直身子,手中揮墨,在一張白紙上龍飛鳳舞。
  聽到武罰的話,他微微點了點頭,忽的手筆。
  白紙上寫著五個大字:可借,不可靠。
  “很久之前,我還是一個少年的時候。母親問我關于喬家的看法,我就回答了這五個字,我記得很清楚,母親當場便嘴角溢笑。”說到這里,武庸嘆息一聲,“可惜這個道理,我弟還不太明白。”
  備注:九點半第二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