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302 正道的束縛

南疆,義天山遺址,超級蠱陣中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“武安(武遼),參見武遺海太上長老。”超級蠱陣中,武家蠱仙武遼、武安,一齊向方源恭敬行禮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:“你們都坐,說說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?武碑長老居然會受此重傷。”
  武遼、武安相互對望一眼,武遼閉口,由擅長言辭的武安稟告道:“啟稟大人,是這么一回事兒……”
  原來,巴家早就對武家蠢蠢欲動,武家受到多方刁難之后,巴家在這里的蠱仙首領樹翁巴德,覺得時機已到,向武家發難。
  巴德早已經籌謀良久,不動則已,一動驚人,讓武家處于相當被動的局面。
  武家自然不能坐以待斃,武碑出馬,卻被巴德設計,不得不和巴德展開一場切磋較量。
  較量的結果,當然是巴家獲勝,武家失敗。
  “只是我們也沒有想到,武碑大人的傷勢會這么重。切磋的時候,分出了勝負,當時武碑大人雖然戰敗,卻仍舊風度懾人。”
  “是啊,雖然敗給了巴德,但武碑大人當晚還和喬家等其他家族的蠱仙,進行了一場秘密會談。我們都以為他的傷勢并不要緊。”
  武安說完之后,武遼補充了幾句。
  方源心中暗笑,表面上則關照道:“情況我已經了解了,武碑既去,由我替代,一切依照我之前,敵不動我不動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武遼和武安立即領命應和。
  對于這個命令,他們倆都不意外。
  在外人看來,武遺海的戰力怎可能和巴德相比?
  雖然武遺海最近是出了一些風頭,但是他戰勝夏飛快,只是一場切磋,并且規矩是由他定的。
  他雖然平息了螺母山的紛爭,但整個過程并未動武,而是最后和驅山老怪談妥。
  最后和喬絲柳的緋聞,更是帶著桃色的氣息,不會讓人敬重。
  “沒有事的話,你們就退下吧。我一路急趕過來,有些乏了。”方源揮手。
  武遼當即告退,但武安卻猶豫,小聲地道:“大人,有點事情小的需要稟告……”
  “那你就說說。”方源心中已經知道武安想要稟告什么。
  果然,武安接下來的話,不出方源意料,正是關于武家領袖其他家族,利用夢境做散仙的生意的事情。
  “現在風聲很緊,其他家族方面也惴惴不安,我們是不是暫時將這個買賣停下來呢?”武安擔憂地問道。
  方源沉思了一下:“不需要擔心,我方才已經說了,一切照舊。沒有其他事情,你就退下吧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武安臉上閃過一絲喜色,躬身而退。
  只要這個夢境的買賣依舊進行,武安就能從中謀取私利。他豈會不歡喜?
  就算事情變壞,生意被巴家揭露,但武安身上的責任依舊變得很少了。因為他的頂頭上司方源曾經開過口,讓生意照舊。
  方源對于武安的小心思,自然了如指掌。
  他心中冷笑:“這個武安鼠目寸光。”
  誠然此時,武家處境不太妙,但畢竟仍舊是南疆的第一家族。
  巴德的確有腦子,他雖然動手了,但是沒有在這個夢境生意上下手。這點很有分寸,因為這塊利益不是武家獨享,還有其他家族。
  若是在這個方面下手,反而會激發其他家族同仇敵愾,和武家聯合在一起。
  他沒有抓住這個把柄發難,正是他對整個南疆局勢的清晰洞察。這個把柄雖然重大,但此時打出去,反而效果不佳。若是將來某一天,武家的名望真的大大下跌,那時候再發難,必定是墻倒眾人推了。
  巴德看準這點,方源亦同樣如此。
  世事如棋,上佳的棋手,向來謀定后動,知道什么時候運用什么棋路、什么棋子,才是最有效的。
  所以,夢境生意只管繼續做,真正決定巴德動手與否的,不在于這個生意本身,而在于武家!
  世間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奇妙。
  很多事情,決定的因素,不是事情本身,而是事情之外的東西。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下意識地看向武家的方向。
  武庸,縱然是八轉蠱仙,但仍舊是著了方源的算計。
  因為這不是修為、戰力的比拼,而是經驗和手段。
  方源之所以主動接近喬絲柳,目的當然不是喬絲柳本身,而是她之外的東西,那就是——回到超級夢境!
  武庸可以容忍武遺海的貪婪,但他卻忌憚武遺海和自己爭權。
  這是當然的事情。
  種子早就在武獨秀辭世之前,就已經埋下。武獨秀臨死之前,曾經留下遺言,要將身上的仙蠱交給武遺海。
  武遺海血脈出身,已經得到承認,一旦把握住了部分權力,絕對是武庸施政方面的巨大威脅。
  正如武獨秀當權的時候,忌憚喬家,防備喬家一樣,在武家內部,武庸要防備的,也就是兩個。一個是喬家,一個是武遺海。
  現在這兩個湊得很近,似乎要走到一塊去,能不讓武庸警惕嗎?
  之前,武遺海加入武家,喬家啟了武家的內應,竟然是武家的太上三長老。不少明白人心底早已經被嚇出一層冷汗,武庸能不忌憚么?
  現在武遺海和喬家似乎要聯合起來,武庸能不提前下手嗎?
  武庸下手,也非常厲害。
  他沒有直接詢問方源,問他還想不想回到超級夢境那邊去?
  他給方源的選擇有三個,一個是玄冥山,一個是赤龍江,一個是翼家壽宴。
  這三個選擇的背后,自然藏有深意。
  第一項玄冥山必然是爭斗最為激烈的一項任務,事關野生仙蠱,定然要發生摩擦。方源若選擇這個,是心向武家,不懼危險,武庸將來大可用之。
  第三項翼家壽宴,則是一個試探。翼家和東海關系緊密,方源若是選擇這項,說明他內心深處還是對東海有所留念的。
  第二項預防赤龍江洪災,就是一個陷阱。
  武家、喬家都有地盤和赤龍江接壤,武家要預防洪災,喬家當然也要如此做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有了和喬家蠱仙合作的機會。
  方源選擇這項任務,頓時讓武庸冷了心,哪怕他當時談笑宴宴,其實心中早已經下定了決心——必須盡快把武遺海調走!不能再給他和喬家接觸的時間了。
  喬絲柳乃是南疆三大仙子之一,美貌驚人,勾人心魄。武遺海就算一時沒有動心,時間一長呢?
  英雄難過美人關,更何況是喬絲柳這樣的仙子!
  更何況除了美色之外,還有潑天的利益。
  一旦武遺海和喬絲柳結合,對于他本人亦或者喬家,都是大為有利的事情。
  武遺海能夠借助喬家這等外戚,極大地增長在武家內部的話語權。而喬家也終于突破歷史,打破曾經的極限,有了武遺海這樣的女婿,喬家的這條藤蔓,就真正的插進武家這棵大樹的內心深處了。
  武庸怎可能犯這樣的錯誤?
  而要隔絕兩方的聯系,直接強行否決拆散,是不可行的,搞不好還會適得其反。
  并且正道行事,都得按照規矩來。可不能像魔道那般隨心所欲。
  武庸思考一番后,就發現很難處理武遺海。盡管武遺海有貪污的把柄在他手中,但武遺海到底他的親弟弟。
  思前慮后一番,武遺海想到超級夢境。
  他可以借助這片夢境,將武遺海盡可能地長時間“流放”,一如之前武遺海待在蠱陣中,不都是安安靜靜的么?
  之前的成功,讓武庸終于下定了這個決心。
  當他下定決心之后,便立即著手實施。雖然他給了方源三個選擇,但實際上,從頭到尾,他都沒有讓方源有過選擇的權利,充其量也只是試探而已。
  “正道就是如此啊。”
  “不成為最終的上位者,都不會有自由。”
  “但就算成為了上位者,整個組織反而成了束縛的枷鎖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感嘆,很快,他便收拾情懷,開始著眼于當前的夢境。
  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,在這里,還有屬于他的兩只仙蠱。
  夢境卻始終在膨脹,在流轉不休。
  “嗯?這片夢境不錯,是真實記憶和經歷形成的夢境,而不是荒誕怪異的想象。”
  很快,方源就考察好,投入到其中一片閃爍著明亮藍光的夢境之中去。
  視野大變。
  一個緩緩的山丘上,一位中年蠱仙背對著方源:“我兒,你知道我們圖家寨,以什么稱霸這片山脈的嗎?”
  方源檢查了一下自己,他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孩童。
  “父親,我不知道。”他想了想,應付道。
  “陣道!”中年蠱仙忽的聲調高揚,帶著強烈的自豪的情緒。
  “陣道?”方源口中呢喃。
  “沒有錯!就是陣道。”中年蠱仙轉過身來,露出他滄桑的面龐,堅定的雙眸,一身強烈的上位者的氣質流露無疑。
  “縱觀諸多流派,陣道可能就是最復雜的流派了。我兒,從今天起,為父將傳授你陣道的精意,指導你修行。”中年蠱仙目光熱切。
  “是,父親,我一定好好學。”方源應付道。
  中年蠱仙卻搖搖頭:“不只是好好學,你一定要學成,努力成為最好,將所有的同齡人,甚至那些青年蠱師都比下去。因為你是我圖事成的兒子,因為你將是未來的山寨之主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