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04 方源的兩大利器

雖然這圖事成和現在方源扮演的男孩,乃是父子關系,但是這父親完全不靠譜啊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什么叫做憑感覺?
  天賦才情也不是這樣體現的。
  要知道一旦建造蠱陣不成,輕則蠱蟲受損毀滅,重則蠱師本身也會受到反噬。若是憑感覺就能建造出蠱陣的話,現在任何五域中的蠱仙界,陣道蠱仙也就不會這么稀少了。
  布置蠱陣,是一項非常嚴謹周密的事情,就和推算仙蠱方一樣。推算、建設蠱陣也是如此,需要一個過程,需要思慮周詳,還需要不斷試驗。
  但是夢境就是這樣,方源平靜思緒,繼續深入思考,面對這樣的情景,似乎真的要按照圖事成飛指點去做,自己該怎么辦?
  方源想了想,問道:“這四只蠱蟲,我必須要全部用到嗎?”
  “當然不是這樣。但布置蠱陣,至少要從這四只蠱蟲中挑選出兩只。”圖事成回答道。
  “我根本不清楚這只土道蠱蟲,如此一來,不如直接放棄掉。”方源繼續思索,這樣的話,擺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三個選項。
  “快一點,不要多想,憑感覺!”方源思考的時間稍微長了點,圖事成的臉色便微沉下來,催促道,“再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。”
  三個呼吸時間?
  而且還只有一次機會!
  這不存心刁難人么。
  方源的腦海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:“要用殺招解夢嗎?”
  他現在手頭上的積累,已經今非昔比,上一次他來到超級夢境探索,手頭上的夢道凡蠱有限得很,導致解夢殺招的次數也有限,方源得掐算著用,能省則省。
  但現在不一樣了。
  方源底氣很足。
  因為他曾經捕獲了不少的夢魘魔駒,借助這些天然的夢道仙材,再加上他堅持不懈的煉制,他擁有了非常多的夢道凡蠱。
  因此,解夢殺招可以使用的次數,是有史以來最多的。
  正因如此,方源有著前所未有的雄厚底氣。
  “還是算了。這才是夢境中的第一層,就算失敗,我還可以繼續探索。解夢殺招雖然可以催動很多次,但也不是這樣浪費的。”
  方源想了想,還是放棄了直接催動解夢殺招的念頭。
  他開始試著催動蠱蟲。
  先是陣心蠱。
  這只黃色瓢蟲已經被他煉化,真元消耗下去,它頓時懸浮在方源的面前,一動不動,閃爍著淡黃色的光輝。
  “炎道、水道、風道……”
  方源沉吟了一下,既然土道蠱蟲已經放棄的話,那么就只剩下這三個選擇。
  他選中了水道的那只一轉蠱蟲。
  至于這樣選擇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炎道、風道的境界,都很普通,但是水道卻是宗師!
  宗師境界,可不是隨便說說的。
  水道蠱蟲也成功地催動起來,它沐浴在黃色的光輝中,環繞著陣心蠱,不斷地飛舞,時上時下。
  “炎道、風道……”
  方源選擇了風道。
  風道蠱蟲摻和進來,也和水道蠱蟲一樣,環繞著陣心蠱飛舞。只是風道蠱蟲在外圈,水道蠱蟲則更靠近陣心蠱多一點。
  方源等待了一會兒工夫,這三只蠱蟲一只懸停在半空中,兩只不斷飛舞,各自催動著,還是非常的穩健。
  “雖然沒有組合成一個真正的蠱陣,但是進展不錯。”方源心中有些欣慰。
  打個比方的話,鋪設蠱陣,就好像是搭積木。
  各種蠱蟲是各種奇形怪狀的積木,蠱師要把這些積木搭成自己心中想要的形狀。這些零散的積木,就會形成高塔、樓房等等形態,發揮出遠超個體的不一樣的效能。
  方源雖然沒有將這些積木搭建成功,形成一種形態,但是至少這三只蠱蟲相互搭配起來,并沒有倒塌。
  這是一個很可喜的發展。
  但是他的父親圖事成,卻是眼中閃過一絲陰沉、失望之色。
  一直專注于鋪設蠱陣的方源,卻是沒有注意到。
  “現在,我就要面臨調整。”
  “陣心蠱是否一直在停留在中心位置?”
  “水道凡蠱和風道凡蠱的相對位置,是否可以調換?水道在內圈,風道在外圍,是否可以調節成水道在外圍,風道在內圈呢?”
  “或者說,水道蠱蟲和風道蠱蟲,可以相互團結,讓風道蠱蟲圍繞著水道蠱蟲轉動,而不是圍繞陣心蠱?”
  方源深入思考下去,頓時有各種各樣的方案產生了。
  偏偏他對這些方案,能夠形成什么樣的結果,有什么樣的效用,都是一無所知。
  他的陣道造詣實在是太弱了。
  “憑你的感覺,不要再猶豫。”圖事成又催促道,神情有些不耐煩。
  方源咬咬牙,其實不需要他催促,方源也知道必須要行動了。
  原因無他,他自身的真元已經快要干涸。
  沒辦法,在夢境中,他才剛剛成為蠱師,雖然資質是甲等,但是現在同時催動了三只蠱蟲,真元消耗得非常劇烈。
  他已經沒有時間多想。
  “那就先試一試吧。”方源暗自咬牙,將炎道蠱蟲也催動起來,加入到整個剛剛建設的體系當中去。
  他對剛剛的基礎,沒有做出什么調整。
  因為他一點都不清楚,調整有什么用,也不明白是不是需要調整。
  他是一個純粹的初學者,什么感覺都沒有,一切的嘗試都是盲目的。
  “不過我運氣不錯,興許我運氣好,這一次能瞎貓碰到死耗子呢?”方源心中還殘留著一些希望。
  但很快,他的希望就破滅了。
  炎道蠱蟲添加進去,立即引起了連鎖反應。
  炎道的力量和風道蠱蟲相互接觸,立即被增添了威力。旋即又和內圈的水道蠱蟲相互碰撞,水火不相容,直接發生了爆炸。
  砰的一聲輕響,爆炸并不劇烈,但還是把方源的臉面都炸成了一堆烏黑。
  整個頭發都豎起來,冒著裊裊白煙。
  與此同時,陣心蠱直接毀滅,其余的三只蠱蟲紛紛受損,受傷程度不一,水道、炎道蠱蟲處于瀕死的邊緣,奄奄一息,風道蠱蟲也是受損不輕。
  “你失敗了!”圖事成立即變了臉色,滿臉寒霜,“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  噗。
  方源眼前視野大變,被夢境排斥出來。
  第一次探索,宣告失敗。
  他魂魄歸體,身軀微微一晃,原本健康血色的臉面驟然蒼白起來。
  方源立即檢查傷勢,發現魂魄受傷的程度,嚴重得有點超出他的意料。
  不過沒有關系。
  膽識蠱!
  方源取出膽識蠱,直接捏碎用了,魂魄上的傷勢頓時得到了巨大的緩解。方源又取出一只用在自己身上,頃刻間,他魂魄傷勢徹底痊愈。
  原本微微頭暈目眩的感覺,也一下子消失無蹤了。
  正是因為有膽識蠱在手,方源才不懼魂魄因為夢境探索失敗而造成的傷勢。
  “目前我應當是天下探索夢境的第一人了。就算是影宗殘余,也及不上我吧。”方源暗自估計。
  這全然因為他的手中,有探索夢境的兩大利器。
  第一個就是膽識蠱,可以治療魂魄傷勢。
  第二個是解夢殺招,一旦使用出來,效果直達謎底,好用得有些不講道理。
  膽識蠱產自于蕩魂山,方源將蕩魂山一直放在瑯琊福地當中,就連膽識蠱的買賣,也和瑯琊派合作。
  膽識蠱貿易是壟斷貿易,獨此一家別無分店,一直以來都是供不應求。
  最近這段時間,方源卻沒有利用膽識蠱去賺取利潤,而是將屬于自己的膽識蠱那一部分,基本上都保留了下來。
  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為探索夢境做充足準備。
  因此他手中保留了大量的膽識蠱,底蘊雄厚。也正是如此,才讓他經濟拮據,不得不擴大一些資源的生產規模,讓自身經濟好轉起來。
  第一次失敗了,沒有關系。
  有著膽識蠱,方源魂魄立即痊愈,現在就可以進行第二次的探索。
  不過他沒有著急,而是催動通天蠱,將心神探入其中。
  他開始收集情報。
  首先就是那只土道凡蠱。
  方源并不認識,他需要了解。
  一份《土道蠱蟲大全》,方源很快從一位土道蠱仙手中買下來。
  這是情報交易,寶黃天中買賣的一種。
  有的是針對蠱蟲、流派的介紹和理解,有的是對當今政局各種實事的販賣,還有是宙道、智道蠱仙對于過去、現在、將來的推算。
  方源當然也可以做,憑借他五百年的眼界,做出來的情報一定很吸引人。
  不過這種情報,價格一般都很便宜,買賣并不長久,還會削弱方源的重生優勢,所以方源一直都沒有看得上。
  買下這份某位蠱仙著作的《土道蠱蟲大全》,方源并不滿足,又購買了一些類似的情報,當然還有一些陣道的凡人傳承。
  這些花費了他近十塊仙元石。
  對于方源而言,完全是毛毛雨。
  他很快在土道蠱蟲的情報中,獲悉了那只土道凡蠱的消息。這是一只近古時代早期,出現的蠱蟲。很快就絕跡了,因為煉制它的蠱材滅亡了。情報中大略地介紹了這只土道凡蠱的效用,甚至在另外一份比較偏門的情報中,方源還獲得了這只凡級土道蠱蟲的蠱方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