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05 四元思潮

這種蠱方,當然實用價值極低了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因為蠱方上面的蠱材,有好多都已經滅絕,不存于世。
  方源若是要煉制這只凡蠱,只有修正蠱方。
  他當然不會做這種無用功,有了這些情報,他已經對這只凡蠱深刻了解。
  接下來方源閱覽了那些陣道的凡人傳承。
  這充實了他的一些陣道基礎。
  盡管他對陣道一直沒有專門主動研究,但前世五百年的經歷,或多或少還是旁敲側擊,或者機緣巧合,接觸到一些陣道內容的。
  所以充實的程度,并不多,很有限。
  只是這一次,他對夢境中的考驗,有了針對性的了解。
  他搜集的陣道情報,也是有目的性的,在某些情報中他得知:在近古時代,陣道方面的有一個流行的思潮。
  這股思潮,簡稱為地水風火,認為這四種基元,可以讓蠱陣變得相當的穩定,構成的最基礎的蠱陣,包容性最強。
  當然,這種思潮只是流行一時,幾十年后,便被世人拋棄。和整個陣道的發展歷史相比,幾十年的時間太短,這股思潮就像是一朵小小的浪花,泯滅在歷史洶涌的長河當中。
  “就像是人類起源。地球上一度認為,人由神造,不管是華夏的女媧造人,還是西方的上帝造人。這就是一股思潮。統治了人們的思想認知很長一段時間后,被達爾文的進化論所攻破。但達爾文的進化論,究竟是否直指真相,隨著科學的進步,人們相繼發現仍有瑕疵。”
  方源思緒隨意發散了一下。
  這股地水風火的思潮,也是如此。
  因為隨著陣道的發展,人們相繼發現,地水風火四基元所構成的蠱陣,并非是包容性最強的蠱陣。
  人們不斷的發現,不斷地深入認知,不斷地進步。即便是不久后被拋棄的思潮,也是當時的一種進步。
  這個情報相當有價值,直接給了方源一個通過第一幕夢境的正確答案。
  “原來,要真正組成一個蠱陣,就必須將全部的蠱蟲都運用,摻和在一起啊。”方源心中頓悟。
  同時也有些感慨:“這個圖事成,還真是有些陰險,明明是要四只蠱蟲一個不落,全部利用,居然還打馬虎眼,說什么至少要運用到兩只他派凡蠱。”
  緊接著,方源又陷入沉思當中。
  因為即便是知曉了正確的答案,但是要如何才能將四只蠱蟲,圍繞著陣心蠱,最終搭建成一個有效的蠱陣出來,還是未知。
  如果這四只凡蠱,都可以煉制出來,方源完全可以在夢境之外,現實當中,可以嘗試推演。
  這也是夢境前期,那些門外漢努力破解夢境的常見方式。
  但現在,那只土道蠱蟲卻是難以煉出,就算改造蠱方的話,煉制出來的土道凡蠱,真的就和夢境中的一樣嗎?
  要知道這可是夢境,夢境中有時候和現實也存在著偏差,并非是現實的翻版。
  方源思考了一下,還是決定到夢境中進行嘗試。
  第二次嘗試,一切猶如上一次重演。但是這一次,方源選擇將這四只凡蠱都同時催動,和陣心蠱匹配。
  失敗了。
  四只凡蠱同時自爆,方源受傷,被踢出夢境。
  第三次,方源選擇土道蠱蟲為先,水道蠱蟲第二,結果再次失敗。
  第四次嘗試,第五次嘗試……直到第七次,方源終于成功。
  圍繞著陣心蠱,四只凡道蠱蟲相互飛舞旋繞。水道、炎道兩只蠱蟲,飛成橢圓形狀的軌跡,距離陣心蠱忽近忽遠。而土道、風道蠱蟲,前者懸浮在陣心蠱的下方,而后者則懸停在陣心蠱的上風,兩者俱都一動不動。
  這四只蠱蟲在陣心蠱的調動調和之下,形成一股玄妙的力量,不斷地外面散發出七彩朦朧的光芒。
  置身在這些光芒當中,蠱師的真元以兩倍的速度,開始快速恢復。
  “對于蠱師而言,非常實用的蠱陣!”方源心中評價。
  “哈哈哈,不錯,非常好,不愧是我圖事成的兒子,果然是有陣道的天賦!”圖事成見到方源成功,哈哈大笑,非常開懷的樣子。
  方源:“……”
  這片天地和山丘,就在方源的視野中,緩緩消散。
  夢境的第一幕通過去了,第二幕開始。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第一幕他始終堅持沒有動用解夢殺招,最終消耗的只是十多顆膽識蠱而已,成本還是很低廉的。
  沒有仔細體悟自身陣道境界,有了多少的提升,方源將自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。
  他發現此時自己,居然置身在一個牢籠當中。
  巨大的牢籠中,還有一個小牢籠。
  這個小牢籠里,卻是困著一頭漆黑的山豹,它干癟的肚皮,還有冒著饑火的眼眸,都顯示出了這頭山豹的危險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納悶。
  這時,圖事成站在大牢籠之外,對著方源道:“我給你一盞茶的時間,將這些蠱蟲都布置成蠱陣。一盞茶的功夫后,這頭山豹就會重獲自由,到那時,我是絕不會出手的,就看你能不能運用自己的蠱陣,抵抗住這頭山豹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方源頓時瞪眼。
  這種教育方法,喂,你真的是做父親的嗎?
  “你是我圖事成的兒子,一定是可以的。如果你做不到,那你就不配成為我的兒子!”圖事成接著道,面無表情。
  “我去!”方源一咧嘴,看向自己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并未長大多少,和第一幕時差不多,頂多十四歲罷。
  “這個圖事成,看樣子應該是正道蠱仙,居然如此狠心?或許這只是一場恫嚇,逼迫他的兒子充分發揮出自己的潛能?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猜測。
  “誰當了這個圖事成的兒子,也真是命途多舛。”
  時間有限,方源很快平復心境,開始檢查自己手頭上的蠱蟲。
  山豹只是一只普通猛獸,但是單憑他現在夢中的少年身軀,肯定是不能抵抗的。
  只能依靠布置蠱陣,進行抵擋對抗。
  蠱蟲只有五只,仍舊是五只一轉凡蠱。其中一只陣心蠱,其余四只分別屬于土道、風道、水道、火道。
  和之前的第一幕,相差不多。
  不同的是,這四只他派的蠱蟲,雖然流派一樣,但具體的蠱蟲并不相同。
  這些蠱蟲又該如何組合,才能形成蠱陣?
  方源開始嘗試。
  有了第一幕的寶貴經歷,方源手法熟練。
  第一次嘗試很快失敗了,在夢境中的方源大吐一口鮮血,反噬極重,慶幸的蠱蟲沒有損傷。
  他也沒有被逐出夢境。
  “看來只要一盞茶的時限沒到,我就能繼續嘗試么?”
  “雖然還有繼續嘗試的機會,但實際上,卻希望渺茫了。”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。
  受傷之后,蠱蟲雖然沒事,但是自己狀態非常不佳,真元有限,又受了傷。
  方源很快發現,因為傷勢的拖累,讓他再繼續嘗試的時候,非常不穩,蠱蟲雖然飛起來,但搖搖欲墜。
  第二次嘗試,也宣告失敗。
  雖然時間還有富余,但方源已經無法繼續嘗試,因為蠱蟲已經在第二次失敗的時候,已經死了一只。
  若是在那四只他派凡蠱,也就罷了,偏偏是方源的陣心蠱毀滅了。
  “我的蠱蟲毀了,父親,能夠我第二只陣心蠱嗎?”方源忙問道。
  但換來的答案,只是圖事成無情的搖頭:“設身處地,你若是處于戰斗之中,誰會給你第二只替換的蠱蟲?兒子,你太讓我失望了,你已經沒有機會了。”
  果然時限一到,小籠子打開來,山豹撲了上去,一下子就咬斷了方源的喉嚨。
  這個夢境非常的真實,方源可以清晰地感受到,自己的喉嚨被咬破,呼吸變得極其困難,皮肉被山豹的利齒一口口撕扯下來,痛徹心扉。
  血液從他身上的任一傷口,肆意橫流,被山豹滿足地暢飲。
  圖事成緩緩搖頭,嘆息一聲:“你不配做我的兒子。”
  隨后,轉身離開。
  “還真的沒有救啊,這圖事成究竟混的正道,還是魔道?”被夢境逐出,方源魂魄歸體,心中自然郁悶。
  運用膽識蠱治療好傷勢,他繼續探索。
  第二次失敗,第三次失敗,第四次失敗……
  每一次失敗,方源都要被山豹撲殺,重新體驗一遍自己被猛獸吞食的痛苦悲慘的經歷。
  若是換做旁人,恐怕早已經心神崩潰。
  不過方源卻無所畏懼,他所遭受的痛楚,早已經凌駕于此不知多少倍數。
  只當是清風拂面,心神仍舊專注在如何搭建出蠱陣。
  第十次失敗,第十一次,第十二次……
  這第二幕夢境,比第一次夢境要難得多。方源被逐出夢境之后,魂魄的傷勢也比第一幕時,更加嚴重。
  第一幕需要兩只膽識蠱即可康復,但第二幕時,卻需要至少三只膽識蠱,有時候甚至是四只。
  方源冷靜地計算著成本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,成本越來越大了,難道要用解夢殺招嗎?”
  “等等。”
  苦惱之際,方源忽然靈光一閃。
  他進入夢境,繼續嘗試。
  有門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