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307 給池傷的挑戰信

方源粗略地看了一下賬目,對身邊的勢力增添了更多的了解,便將武安和白兔姑娘打發出去。
  “大人,有一件事情,屬下不知道該不該說。”臨走前,武安有些欲言又止。
  “說。”方源很干脆。
  武安便稟告方源,近來有些風聲,池家的蠱仙池傷要來超級蠱陣這邊巡查。
  方源頓時明白武安的意思,將他揮退。
  “喬絲柳的追求者眾多,這池傷便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位。”
  “他從未主動來這里巡查,這一次來,恐怕是想要尋我的麻煩。”
  不過正道蠱仙之間,不會撕破臉皮分出生死,頂多是落下臉面。
  “大不了我就舍了名聲,避而不戰就是。”方源摩挲著下巴,“不過也要防止我的秘密暴露。畢竟這個超級蠱陣,還是池家主持建設的。南疆超級勢力中,池家絕對是陣道流派中的第一勢力。”
  方源看那些凡人陣道的東西,已經一目了然,很少遇到一些看不透的內容。
  但是他看自己身處的超級蠱陣時,仍舊是毫無改觀,眼花撩亂,仿佛是螞蟻面對浩瀚的星河。
  這座超級蠱陣是由池家太上大長老親自主持布置,他可是陣道的大宗師!
  池傷來得很快,幾乎超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  一場歡迎的酒宴,是必不可少的。
  因為池傷此行,代表的是池家,更肩負著巡查超級蠱陣,看看有無防御漏洞等等情況。
  宴會中觥籌交錯,表面上其樂融融,實際卻是暗流洶涌。
  明白人都清楚,此次本不是池傷的任務,卻被他主動請命。池傷追求喬絲柳,早已經是南疆人人皆知的事情,但近些月來卻屢屢傳出武遺海和喬絲柳走的很近的風言風語。
  池傷此次目的,不言而喻。
  可惜的是,方源并沒有參加這場酒宴,而是縮在蠱陣之中,繼續探索夢境。
  這不由地讓許多有心人,心中失望,看不成熱鬧。
  巴德緩緩放下杯盞:“池傷賢侄,我已為你一一引見了在座的諸位蠱仙,他們皆是人中俊杰。可惜的是,還有一人今日未至,此人更加了不起,他出生東海,而后才加入我們南疆。最近這段時間,他接連挫敗夏飛快、驅山老怪,乃是武家在此處的首腦。”
  酒宴中的蠱仙們,頓時心中一動,誰都明白巴德說的人是誰。
  池傷一身白袍,面龐英俊,目光深邃,鼻子鷹勾,讓他帶著一些陰鳩之氣,如今已經有一百六十歲。
  樹翁巴德的年歲,比他要高很多。池家和巴家之間,又有聯姻的關系,因此巴德稱呼池傷一聲賢侄,并非胡亂稱呼。
  池傷聞言,笑了一笑:“我也聽聞過武遺海仙友的大名,可謂如雷貫耳。今日未得一見,分外遺憾。不過我在此將要流連多時,更要巡查各處蠱陣,屆時定然會見到武遺海仙友一面的。”
  池傷擺出主動態勢,頓時讓人覺得:縮在后頭的方源,和池傷相比,顯得有些怯弱。
  酒宴結束之后,武安、武遼憤憤不平,雙雙求見方源。
  這頓酒他們倆吃得很不痛快,被人擠兌,甚至是冷嘲熱諷,就差沒有動手切磋了。
  “哦?既然如此的話,那明日我便在此處設宴,邀請池傷仙友吧。”方源想了想,道。
  武安、武遼對視一眼,心中頓時振奮起來,帶著方源的命令退下。
  偌大的宮殿,又只剩下方源一人。
  他走向大殿深處,看向夢境。
  這片陣道夢境,已經被他探索了大半。
  動用解夢殺招之后,這片夢境的第三幕、第四幕、第五幕,都被方源攻克。
  夢境中的主要內容,皆是圖事成教導兒子修行陣道。他教育的方式,極其野蠻嚴苛,用生死逼迫,激發出孩子的潛能,方源被坑了好多次,對此已經無力吐槽。
  解夢殺招的確是效果上佳,這幾幕夢境并未對方源構成阻礙,讓他如今的陣道境界,再一次飆升,不僅成功踏入了大師級,而且還更進一步,成就準宗師級數。
  “不過距離徹徹底底的陣道宗師,還有一段比較長的距離。”對這個方面,方源有著非常清晰的感受。
  越到后期,境界越難提升。
  “這片夢境,還有殘留,按照這種體積估算,至少還有兩幕!”
  “這個圖事成的兒子,果然是厲害,生前陣道境界,定然是宗師級以上。”
  “不過最近這段時間,池傷過來尋常各處蠱陣,我還是收斂一點,不繼續探索夢境為妙。”
  畢竟這座超級蠱陣,是池家主持組建布置的,方源仍舊對這個超級蠱陣看不透,一切還是小心為好。
  方源心知,一旦自己能夠有效探索夢境的秘密曝光出來,造成的影響將是極其巨大的。
  到那時,不僅是南疆震動,其他四域都極有可能發動力量,找上門來。
  “武遺海仙友要在明日,宴請我?”看著武安,池傷笑了笑。
  “多謝武遺海仙友的好意,不過……恕我公務在身,還是先以正事為主,待我一一巡查了超級蠱陣,最后再到武家叨擾。”池傷微笑著拒絕了方源的宴請。
  武安無可奈何,帶著一臉的惱羞成怒,回來稟告方源。
  池傷此舉有點過分,已經是落了武家的臉面,這讓武遼、武安都憤憤不平。
  其他家族的蠱仙,則是掩嘴偷笑,期待著笑話和熱鬧。
  方源至始至終,都很平靜。
  他不咸不淡地關照武安、武遼:“既然如此的話,那咱們就等等好了。”
  絲毫沒有生氣的樣子。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武安、武遼暗自著急,感覺面皮又被池傷刮下一層,奈何方源絲毫不急,最終只能無奈地退下。
  方源雖然不再繼續探索夢境,但是還有其他很多的事情要去做。
  比如說建設盤絲洞窟,生產大量的長恨蛛蠱。
  這是至尊仙竅第二個大規模擴張生產的資源。
  最近這段時間,方源一直在著手準備。
  一切都是為了營造出一個,適合普通蜘蛛蛻變升華成長恨蛛蠱的環境。
  按照東方一族的辦法,建設盤絲洞窟的話,需要鋪設蠱陣,還需要六轉仙材陰柔絲,七轉仙材恨水石。
  陰柔絲、恨水石方源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,為此他也付出了大量的仙元石,還有一些其他仙材。
  接下來,就是布置蠱陣。
  很明顯,這是一座涉及到仙材的蠱陣。
  一般而言,這種借助仙材的蠱陣,只有宗師級的陣道蠱仙,才能推算創造。而到了大宗師境界的陣道蠱仙,則可以根據天地間的自然道痕,以此為基礎,鋪設蠱陣。
  沒有探索陣道夢境前,方源看這座蠱陣,就像是看天書。現在卻是了解得非常透徹,畢竟有了準宗師的境界了。
  而且,方源還有了一些靈感。
  “或許我可以改良這個蠱陣,將堅持仙蠱增添進去!按照這座蠱陣的原理,若是增添了堅持仙蠱,長恨蛛的產量將在原有增長的基礎上,再翻三番。”
  這個主意,讓方源怦然心動。
  如果能夠達成這個目標,那么長恨蛛的貿易,將勢必超過龍魚。帶來方源的利益,更能超過膽識蠱貿易。
  這似乎有點夸張,但若仔細算算,真的是這樣!
  畢竟膽識蠱的生產,受制于魂魄的質量和數量。目前,瑯琊派都以斬殺太丘中的荒獸,利用荒獸魂魄,作為生產資源,產出膽識蠱。另一方面,也從寶黃天,以及北部冰原那邊,進口一些魂魄,作為補充。
  關鍵是有西漠蕭家,長恨蛛蠱數量再多,這個超級勢力也會吞下。
  長恨蛛不愁銷路,而且方源之前就和蕭家有著合作關系。
  方源開始著手,進行推算。
  但很快他就遇到了困難。
  蠱陣的一個局部,他無法鋪設起來,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極限,任憑他動用多少智道手段幫助自己。
  “我畢竟只是準宗師,若是宗師級的話,就有底蘊可以支撐我改良這個蠱陣了。”方源心中了然。
  “不過我雖然不是陣道的宗師,但眼前卻有一人是這境界。”
  此人不是別人,正是池傷!
  池傷拒絕了方源的宴請之后,便開始巡查超級蠱陣各處地方。
  每處鎮守的蠱仙,也都招待池傷。
  池傷故意拖延進度,誰都知道,拖延的時間越長,武家的臉面就削的越多。
  當然,池傷不是對武家抱有敵意,而是對武遺海抱有敵意。
  情敵!
  “武遺海你自己拿大,瞧不起我。說宴請我,我就一定會屁顛屁顛地跑過去嗎?哼!現在我要讓你主動來找我!”池傷心中打著這樣的算盤。
  但很快,他的這個算盤打不下去了。
  因為方源的一封挑戰信,送到了他的手中。
  在信中,方源這樣說道:曾經和絲柳仙子瀏覽名山大川,期間提到你池傷。絲柳仙子贊你是陣道的杰出人才,但我武遺海不這么認為。我這里有自己出了一個陣道的難題,看你能不能解答出來。解答出來,就算你贏。解答不出,就算你輸,回頭我會將這個結果告知絲柳仙子的。
  池傷頓時火冒三丈!
  “武遺海,你果然忍耐不住了。”
  “但你居然想用陣道的題目,刁難我?”
  “你一個變化道蠱仙,居然向用陣道來為難我?誰給你的膽子?啊!”
  “你這是自取其辱!我一定要用你的失敗,來告訴絲柳仙子,證明我池傷的實力!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