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308 方源賴皮

池傷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是的,羞辱!
  武遺海的身份,如今在南疆蠱仙界誰不知道?誰都清楚他修行的是變化道。現在方源卻不拿自己的專長來刁難池傷,反而專挑池傷最擅長的領域。
  這就好像是說:我不拿變化道來為難你,是因為你根本比不過我!
  輕蔑的意思,溢于言表。
  忍不了!
  這完全忍不了。
  池傷瞪大雙眼,手里捏著方源的信道蠱蟲,咬牙自語道:“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出的什么難題?”
  “咦?有點門道……”
  很快,池傷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  方源的問題,對他而言,是具有挑戰性的。
  但旋即,池傷心底又釋然:“難怪他武遺海有自信,要在陣道上刁難我。這個問題有點兒難。”
  “這個難題是他出的么?應該不可能!他主修變化道,是他背后武家的陣道蠱仙在出手吧?哼,憑他是武庸弟弟這個身份,武家的蠱仙怎可能不幫他?”
  武家雖然不擅長陣道,但只要是超級家族,陣道方面都會涉及。
  因為超級勢力,鎮守各地資源,對于蠱陣有大規模的應用需求。
  “不過,就算是你武家蠱仙出手,又能怎樣?拼整體勢力,我池家的確稍遜一籌。但是要論陣道造詣,我池家才是南疆當之無愧的第一!”
  池傷心中涌現起濃烈的家族自豪感。
  他聚精會神,********扎進方源出的難題當中。
  越是琢磨,他越是忘我。
  全部的難題,在他的分析中,被逐步分解成了數十個難點。
  “要解決水火難融的問題啊,尋常的手段都不可用。”
  “整個蠱陣要求是圓陣,方陣的東西也就都要舍棄了么……”
  “這個難點怎么解決?”
  “嘶……有點難度啊。”
  “但這難不倒我!”
  池傷斗志昂揚,像是打了雞血,他心中告訴自己,一定要給方源一個狠狠的教訓!
  要讓他知道,他池傷是不能羞辱的!
  “大人,羅家蠱仙宴請你的晚宴,就要開始了。我們該動身了。”這個時候,池家的一位六轉蠱仙池溜,在門外出聲,提醒池傷。
  “不去了,不去了!”池傷根本不抬頭,一邊在腦海中推演,一邊回絕。
  “可是,我們已經答應……”池溜遲疑。
  “說不去,就不去。走開,走開。”池傷不耐煩地回道。
  池溜只好無奈地離開。
  池傷深呼吸一口氣,面對方源提出的陣道難題,他雙眼放光,自言自語:“晚宴有什么好去的。當務之急,是將他打敗!解決了這個難題,時間越快越好,小樣兒!敢來羞辱我!”
  一夜的時間,就這樣過去。
  池傷一宿未睡,雙目赤紅,頭發繚亂,十分疲憊。
  蠱仙體質,熬夜一次當然不要緊。但池傷卻是頗有消耗,這一夜他都沒有休息片刻,都在辛苦地推算、設計,勞心勞力。
  “這個問題的確有點難。不過……我已經解決了。哈哈哈,敢來刁難我!我要讓你好好嘗嘗我的厲害。”
  盡管十分疲憊,池傷卻表現得非常興奮,哈哈大笑。
  他已經等不及,要看方源如何回應了。
  “我這就送過去,我要好好欣賞一下你的表情!”
  池傷走到門口,忽然腳步一頓。
  “嗯?不對!我現在和武遺海對壘,宛若將帥,怎可以親自出動,還主動送過去?太丟份了!得找個小卒子跑腿……”
  不一會兒功夫,池家的六轉蠱仙池溜,來到了池傷的書房門前。
  “小溜啊,這個交給你,給我送到武遺海手中去,哈哈。我要讓他得到教訓!”池傷囑咐道。
  池溜連忙應下。
  他本身修為就低于池傷,更知道池傷乃是池家的陣道希望,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曾不止一次說過,池傷此子可繼承他的衣缽。
  這話意義重大。
  池曲由乃是陣道大宗師,池曲由認可池傷,覺得他將來也有很大可能,也成為一位陣道大宗師。
  池傷也沒有辜負族人對他的期許。
  他從小就開始顯露出陣道方面的天賦和才情,在家族資源的有意傾斜之下,他常年苦修,堅持不懈,受到池家的著重培養,如今一身陣道造詣,早已不容小覷。
  “嗯……舒服。”方源緩緩睜開雙眼,蘇醒過來,伸了個懶腰。
  他的魂魄雖然有膽識蠱護駕,但用多了,也會浮躁不安。
  這一點,膽識蠱無法解決,不過睡覺卻可以讓魂魄重新安定沉靜下來。
  果然,方源睡了一覺之后,立即將之前勞累都一掃而空,整個人精神奕奕,狀態很好。
  池傷的信道凡蠱,在他睡著的時候,就已經送過來了。
  方源取來一看,眼中驚喜之色一閃即逝:“哦?真的解決了!”
  “這速度挺快。”
  方源感慨了一句,心神沉浸進去,不斷鉆研。
  他眼冒精芒,閃爍不定,池傷的這個解決方案,對他而言大有啟發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!”方源摩挲著下巴,這是一種全新的思路,像是給方源打開了另一扇窗。
  “按照這樣的思路,這個答案還不是很適合我的蠱陣整體,可以在某些方面稍作調整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思考。
  他并沒有將整個蠱陣,都給予池傷。只是從中摘取了一個小小的局部,讓池傷解答。
  池傷的回答雖然無誤,但是和整體蠱陣設計,還是有著偏差。
  不過方源的境界,如今已經是陣道的準宗師,在有答案的基礎上,進行小小的修繕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
  池傷是宗師境界,方源是準宗師,兩者之間相差不大。若是相差太多,想要修改完善,那是做不到的。
  就好像方源現在看待這座包圍夢境的超級蠱陣,仍舊是一頭霧水,無法理解。
  困擾方源的難題,得到了解答,方源自然大有收獲。
  “果然不愧是南疆的池家。”他低聲呢喃,對池傷的陣道造詣,贊嘆不已。
  解決了這個難題,方源改良蠱陣的計劃,又能繼續下去。
  他心境平和沉靜,又開始推演。
  幾天時間,就這樣流逝。
  可把池傷急壞了。
  他送出答案之后,就等待著方源的回應。但左等不來,右等也不來,連吃飯喝茶都不香了。
  “這個武遺海到底再搞什么鬼?”池傷嘟囔著。
  “池傷仙友,剛剛說什么?”酒宴上,羅家蠱仙不解地問道。
  池傷緩過神來,這才發覺自己還在參加酒宴。
  之前拒絕了羅家的宴請,但解決了方源的難題之后,他還得來赴宴。
  必須要赴宴,否則豈不是不給羅家面子嘛?
  一旁的蠱仙池規連忙打圓場:“見諒見諒,池傷仙友就是這樣子。他時常走神,有時候為了思索一個陣道難題,甚至忘了吃飯。或者忽然間呆住,靜止不動,就算是走路的時候,也是如此。”
  池規乃是七轉修為,是池家鎮守在這里的頭領。
  羅家蠱仙大笑:“池傷仙友的表現,我亦有耳聞。果然是修行陣道的種子啊。唉,我羅家若是能出得這一兩位的人才,只消能夠像池傷仙友兩三成,我就感到欣慰了。”
  另一邊,方源眉頭緊鎖起來。
  又遇到困難了。
  “看來改良這座蠱陣,已經出乎我的能力極限。”
  方源遇到了一個嶄新的難題,這一次的難度比上一次還要大!
  上一次他還可以嘗試,但這一次,他連嘗試的想法都很不成熟,很不靠譜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的話,那就交給池傷吧。”方源笑了笑。
  “來了,來了。”池傷回到池家駐地,很快就得到了方源的信道凡蠱。
  池傷很興奮,雙眼冒光。
  “容易嗎我!”
  “可等得我都不耐煩了。”
  池傷嘴上冷笑,心中得意洋洋,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勝利者,要檢閱戰利品一樣。
  他把心神灌注進去,得知了信道凡蠱中蘊含的內容后,他怒目圓瞪。
  “這武遺海什么玩意兒!”
  “居然賴皮?!”
  池傷當即破口大罵。
  在信中,方源只字不提之前的挑戰信,而是馬馬虎虎承認池傷是有那么一點能力的。當然也有可能是蒙的。
  “如果能解開這道問題,我就承認你有追求絲柳仙子的資格。”這是信中的原話。
  一提到喬絲柳,池傷頓時更加不能忍。
  “我有什么資格,是你說的算的嗎?”
  “武遺海,我看錯你了。你這個無恥的家伙!”
  池傷仿佛看到方源就站在他的面前,一臉冷笑不屑,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  他心中燃起一股強烈的沖動,真想方源的嘴臉直接撕扯開來!
  “還說什么和絲柳在哪里游山玩水了。和絲柳同行獨處,我也只有一次啊。可惡!這個家伙……”
  池傷在書房中四處踱步,他咬牙切齒,憤恨不平。
  就差手中一用力,把信道凡蠱捏碎了。
  但是他想了想,還是忍耐住這股沖動。
  “如果我捏碎了這只蠱,豈不是遂了他武遺海的心愿了嗎?”
  “哼,他刁難我不成,一定是害怕我,故意這樣說。”
  “對!我若放棄,恐怕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。”
  “不成,我要繼續贏他,讓他輸得無話可說,無法抵賴。讓他徹底意識到我的強大!”
  “當然,為了防止下一次他耍賴,這個事情一定要宣揚出去,越多人知道越好。”
  池傷吃一塹長一智。
  本來這件事情,屬于爭風吃醋,池傷還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現在為了方源,他豁出去了!
  ps:勞累狀態,剛解決了保姆的事情,現在要給兒子辦周歲,今天一更。煉不出兩更蠱里啊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