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10 原來無解

智汗陣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池傷再一次布下這座蠱陣,竭盡全力,推演陣法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,他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!
  難,非常的難,就算前兩次的難度疊加起來,再乘以十,也不及這一次的難度。
  池傷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嬰兒,企圖攀登一座高山。
  “這種難度……難怪那武遺海非常自信!”
  “它和之前的兩個蠱陣內容有相當的聯系。”
  “不行,我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,狠狠地羞辱武遺海。我要讓他在絲柳仙子的面前,承認自己不如我!”
  一天一夜下來,池傷雙眼充斥血絲,拿出了拼命的勁頭,來攻克這道難關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也在琢磨著。
  “這個難度,恐怕已經超過宗師境界的能力了吧?”
  不久前,方源再次獲得了池傷的“幫助”,使得他盤絲洞窟的蠱陣改良計劃,又大大地向前邁了一步,有了突破性的進展。
  不過,就在要徹底成功的最后關頭,方源遭遇到了史無前例的阻礙。
  如果說第一次的難題,仿佛土坑,第二次宛若荒丘,那么這一次的阻礙,就是一座山峰。
  只有攀登到峰頂,才能突破阻礙,完成這個蠱陣的改良。
  這個阻礙的出現,大大地出乎了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“嗯……我之前估計過,若是按照設想,蠱陣改良出來,長恨蛛群的產量能翻三番。”
  翻三番的意思,可不是增長三倍。而是增長了七倍,即是原來的產量乘以八。
  這種增長,顯而易見,是非常恐怖的。等若是蠱陣搭建好了,憑空另外增添了七個如今的盤絲洞窟。
  方源的設想非常美好,但是在實踐當中,他遭遇到了相當大的困難。
  前兩次他磕磕碰碰地解決了,但是這最后一次,卻是讓他一點頭緒都沒有。
  距離成功,只差最后一步,方源怎可能甘心放棄?于是他又把主意打到池傷的身上。
  又是數天過去,智汗陣停歇下來。
  池傷臉色慘白,毫無血色。
  他雙眼失神,一點亮光都沒有。
  “可惡!!”他頭發蓬亂,宛若稻草堆,臉色猙獰,咬牙切齒。
  皆因他拼盡全力,也沒有成功。
  這樣一來,就勝不過方源,更糟糕的是,喬絲柳也已經知道了這第三次的挑戰,池傷已經在信中夸下海口,揚言要攻破這道難關。
  如果他失敗了,武遺海那邊且不去說,今后怎么面對喬絲柳?
  池傷感到前所未有的龐大壓力。
  他胡吃海塞了一頓,稍稍休整之后,便又投入到緊張的推演工作中去。
  池家。
  位于南疆的西部,更具體來講,在當今的超級家族當中,它是位于南疆最西的方位。
  與池家接壤的是羊家。
  這個家族和武家又接壤,最近更是刁難武家,因為一只野生仙蠱而發生了沖突。
  池家、羊家、武家。
  遠交近攻是基本的外交策略,所以池家、武家之間一直關系都不錯。
  一份最新的情報,送到了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的桌前。
  池曲由展開一看,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這份情報,說的不是其他,正是超級蠱陣中方源和池傷挑戰一事。
  位于超級蠱陣中,池家的首領池規,唯恐方源和池傷的矛盾升級,早已明智地將這件事情捅了上去,匯報給了池曲由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算將來情況惡化,池規的責任也就能少一些。畢竟他并未知情不報。
  池曲由也會在處理繁雜的政務時,抽出一部分注意力,關注這場矛盾的進展。
  畢竟當事人雙方的身份都不尋常,這種事情搞不好,就會升級成外交矛盾。
  “池傷被難住了,這個蠱陣難題,嗯……已經超越了宗師的能力了。”
  情報中竟然詳細到,方源的第三次的陣道難題。
  池曲由乃是大宗師,只是掃了一眼,就看清了這道難題的底細。
  “結合前兩道難題,武遺海應當是想要鋪設一個蠱陣,用于經營資源。只是設想出這個蠱陣的人,未免太過于貪心,偏偏境界又不足,看不清。”
  “如果我不點醒他的話……依憑池傷的這種執拗性情,恐怕他會一直鉆研下去,因為思慮太重而受傷,甚至死亡。”
  “難道是武家的設計和陰謀嗎?”
  “看透了池傷的底細,故意想要除掉我池家的希望。”
  “嗯……憑武家此時的境況,似乎不太可能。不過也不能大意啊。”
  池曲由想到這里,眼中閃爍出一絲銳利的精芒,自語出聲:“看來我必須要稍稍出手一次了。”
  片刻之后,池規造訪池傷,帶來池曲由的一只信道仙蠱。
  “這是太上大長老囑托,一定要讓我親手將這只仙蠱交給池傷你啊。”池規如此說道。
  池傷懵懂地接過這只仙蠱,探入心神之后,他看到里面的內容,頓時臉上變色,驚喜地歡呼一聲:“這是當年隱修圖元的仙道傳承啊。他的地水風火四元陣,獨樹一幟,別無分家。只是聲名不顯,太過低調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。太上大長老,居然將這份仙道傳承交給了我!我之前求了幾次,都求不來呢。”
  池傷激動之下,立即沉浸在這份仙道真傳當中,對外界不聞不顧。
  當他回過神,抬起頭時,一天早已經過去,已經進入了深夜。
  “時間過得真快啊,咦?池規太上家老是何時走的,算了,不管了。”池傷雙眼精芒爆閃,幾乎令人不可逼視。
  池家太上大長老的這份真傳,來的太是時候了,正好對癥下藥,帶給池傷最為正確的提點。
  池傷對池曲由充滿了敬愛之情。
  “原來太上大長老一直關注我的事。”
  “他看到我遇到難關,立即出手相助我。”
  “這算不算作弊啊?”
  “應該不算吧。太上大長老可沒有直接提點我,只是給了我一份真傳而已。解決的靈感,都是我想出來的。”
  “嗯,就是這樣!時間已經耗費得夠多,我要抓緊時間,把這個難關攻克,給武遺海一個好看!”
  池傷滿懷激動和干勁,再次祭起智汗陣。
  又是兩天過去,蠱陣破開,池傷卻是一臉惱怒地走了出來。
  “原來這個蠱陣難題,根本就是無解的!”
  “好你個武遺海,居然如此坑我!”
  “太陰險,太狡詐了!!”
  “幸好我得到了太上大家老的提點,才勘破了這個真相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池傷將牙齒咬得嘎嘣作響,這些天他吃了很多的苦,幾乎不眠不休,********的鉆研。
  結果卻發現,這道難題根本無解。
  池傷感覺自己被武遺海硬生生耍了一回,他感到相當的惱怒。
  不過很快,他又笑起來:“對啊,這道難題無解,我只要道破這個事實,也算我勝了。甚至我還能向絲柳仙子揭發,讓她好好看看武遺海這廝的陰險嘴臉。”
  池傷立即就做,兩只信道凡蠱送了出去。
  方源接連接到了兩只信道凡蠱。
  第一只,是來自喬絲柳的。
  喬絲柳送來信道凡蠱,并不出乎方源的意料,他透入心神瀏覽一番后,有些納悶。
  然后他想到了什么,拋下看了一半的絲柳的信,去看池傷的那份。
  方源頓時恍然。
  “這個池傷又有進步,居然學會惡人先告狀,先向喬絲柳說明了這次挑戰的結果,然后再將信蠱送到我這里來。這一前一后,就是防備我反咬一口嗎?真是進步不小。”
  方源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。
  第三次的結果,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他設想出來的蠱陣,居然是無解的!
  這種情況,其實很常見。
  在推算成功之前,任何創新出來的蠱方、殺招、蠱陣,都有可能是無解的,不可能成功。只是流于幻象中的假設,沒有現實成功的可能。
  有些難題無解,是一目了然的。但有一些,卻不是這樣。
  尤其是陣道,陣道涉及的蠱蟲和流派太多,非常復雜。一些設想,不推演到最后,不會發現這是一個無解的題目。
  “產量翻三番,這個設想出來的結果,還是太美好了,超過現實了。”
  “既然無解,那我就只有拋棄原來的設想,進行另外方式的改良。”
  “不過現在就算了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挑戰我當然是輸了,宴請池傷吧。這個人有點意思。”
  對于這一次的宴請,池傷想都沒想,就直接答應下來。
  他的心態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之前,他覺得方源拿大,他偏偏不去。現在他是一個勝利者,在他看來,這場酒宴就是賠罪宴,他當然要帶著勝利者的姿態,去欣賞失敗者的嘴臉。
  所以,當他見到方源的第一句話便是:“武遺海,你可服了嗎?”
  方源摸了摸鼻子,大笑:“服了,服了,仙友高才,在下怎能不服?”
  池傷楞了一下,他怎么也沒有想到,方源會如此態度,居然直接服軟了。
  這讓他有些手足無措。因為在此之前,他就設想了很多方案,如何應對方源的耍賴或者強詞奪理。
  但是現在方源直接坦誠失敗,說自己服氣了。
  這讓池傷有一拳打到空處的感覺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