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11 宴請池傷

酒宴開始了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這間小殿中,只有方源、武安、池傷三位蠱仙。武安當然是陪酒的醬油角色,重點當然是方源和池傷的互動。
  方源主動向池傷敬酒,言辭客氣,面帶微笑,尤其是話語間對池傷的陣道造詣非常推崇。
  伸手不打笑臉人。
  池傷稀里糊涂,懵懵懂懂,就這樣喝下了不少的美酒。
  他打量方源,開始用一種不一樣的視角來看待。
  “武遺海這家伙,其實挺和氣的呀。之前怎么搞的?是故意激將我嗎?還是他還要有求于我?”池傷心中嘀咕。
  “不瞞你說,池傷仙友,我平生最佩服的就是你這樣有才華的人吶!”方源大笑,走過來敬酒。
  池傷吶吶,舉起酒杯,方源還沒喝,他就直接自己灌下一口。
  原來之前方源連續敬酒,已經成了池傷的條件反射。
  不過方源這話,真的聽著舒服啊。尤其是方源情敵的身份,如此恭維贊美,讓池傷有了一種巨大的成就感。
  “不。”
  “我要警惕!”
  “武遺海這個家伙也可能在演戲,他還是很奸詐的。”
  池傷沒有放下心中的戒備,不過他怎么看,怎么覺得方源的滿臉微笑,都是真摯和誠懇。
  呵呵,且不說方源的演技,光是態度蠱豈是說笑的?
  “池傷仙友請看。”方源伸出手,遞給池傷一只信道凡蠱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?”池傷心中嘀咕,心神探入一瞧,臉色驟變。
  原來,這只信道凡蠱是方源即將要交給喬絲柳的信。但在信中,方源卻對池傷大加贊賞,贊美之情洋溢而出,更坦誠自己不足,先前用陣道難題來挑戰池傷,純粹是不自量力,班門弄斧,不曉得天高地厚,不值得南疆英雄。
  當然,這世界中是沒有“班門弄斧”這個詞語,總之是這個意思了。
  池傷看了這信,他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。
  方源的贊賞,言辭的確有點夸張。
  “我真的這么優秀嗎?”
  “南疆英雄的稱號,我從來沒有這么想過呢。”
  “不曉得絲柳仙子看到這封信,會怎么想?”
  各種念頭紛紛涌現,池傷心情無法不雀躍。
  當他再看向方源的時候,目光又發生了一些轉變。
  方源直接在池傷的身邊坐下來,這個親昵的動作,居然讓池傷沒有反感。
  “池傷仙友,我縱觀南疆蠱仙界,恐怕也只有你的才華,能配得上絲柳仙子的。這點我服了!”方源大笑。
  “哦?”池傷不知道說什么好,臉上有喜悅,但也殘留著懷疑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但我不會放棄的,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我雖然才華不如你,但我會加倍的努力。這一次是你勝我一籌,咱們今后公平競爭!你看如何?”
  聽了這話,池傷臉上的懷疑這才冰消瓦解,他第一次舉起酒杯,敬向方源:“好,公平競爭!君子之間,就應該公平競爭。”
  言下之意,已經將方源當做君子。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拍拍池傷的肩膀:“老實說,其他情敵我都很反感厭惡,但是池傷你不同,你才華橫溢,光明堂皇,我很佩服你。如果將來你得到了絲柳仙子的青睞,我絕對會祝福你們兩個,因為我知道,我若輸給你,我不冤枉!至于其他人,哼,都是些跳梁小丑。”
  池傷被夸得很不好意思,摸了摸鼻子,訥訥地道:“其實其他人也有一些強者。”
  “咱們是不打不相識,來,喝一杯!”方源又舉起酒杯。
  池傷這次動作更加干脆:“喝!”
  他一仰頭,咕咚一下,喉結滾動,一大杯酒直接下了肚。
  然后他打了個酒嗝,臉上通紅起來。
  “豪爽!”方源豎起大拇指,親手又給池傷斟滿酒。
  他笑容親切,滿懷熱情,非常誠摯。
  但實際上,他的心中一片冷靜,回想起關于池傷的情報。
  武家的情報渠道,值得信任。
  方源早已知道:這個池傷從少年之時,在一場意外中,被池曲由看中,認識出他在陣道上的天賦,于是就大加栽培。
  池傷在池家,有“陣癡”的名號。
  他從少年時期就被選拔,送入到萬蛇山的后山洞中進修。這一進就是三十年。
  當他已經四十多歲的時候,這才出山,一身修為只有三轉,但卻在族中大比,布置蠱陣勝過四轉、五轉的蠱師,陣道造詣驚呆了池家族人。
  到后來,族人才了解,池傷之所以破關出山,竟然是因為他迷路,意外地走了出來。
  他在大比的表現獲得了名聲,財富和美色接踵而來,但他都一一推拒,唯一的請求竟然是再入山洞,繼續閉關,研究陣道。
  此事驚動了太上家老。
  池曲由允許池傷的這個請求,甚至為他單獨開辟了一間洞窟,每天都有專門的仆從服侍。
  池傷繼續鉆研,其刻苦和癡迷,讓人駭然,仿佛他人生的唯一樂趣便是鉆研陣道。
  他一頭撲在上面,任由外界喧囂,聲色犬馬,他只生活在自己的洞窟里,不見天日,終日里沉浸在陣道的修行上。
  等到他滿頭白發,大限將至的時候,池曲由再次見他,問他:這一輩子過去,后悔嗎?臨死有什么遺憾?
  池傷哀嚎大哭,他說:“人生苦短,匆匆百年,我的陣道研究還有許多許多呢,怎么可能甘心?這就是最大的遺憾。”
  池曲由感慨萬分,竟然將一只壽蠱賜予池傷。
  池傷得之,恢復青春,又有了壽命。
  池曲由和他談論陣道,指點了他三天三夜,由此終于確認,池傷乃是家族希望,未來陣道造詣可達大宗師!
  池曲由不僅僅只是說說,而是在此之后真的傾斜家族資源,對池傷大力栽培。
  池傷在家族的幫助下,修為突飛猛進,晉升成仙。并在短短數十年里,成為七轉蠱仙。
  不過就算成仙,也沒有讓他脫離之前的生活習慣。
  他仍舊是撲在陣道上面,不斷鉆研,沒日沒夜,一閉關苦修就是數年,十數年。
  唯一讓人驚訝的,就是他追求喬絲柳,并且態度十分堅決。
  這個消息當時傳出來,讓池家人大跌眼鏡,這才知道除了陣道之外,池傷還喜歡女人!
  得到武家情報的時候,方源就覺得池傷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。
  正是這些認知,才促使方源采取了比較特殊的應對方式,來針對池傷。
  之前沒有主動和池傷見面,實際上乃是方源的計謀。故意用陣道的難題挑戰是方源的下一步計劃,這一次宴請喝酒當然也在方源的計劃當中。
  池傷的表現,都沒有出乎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。
  前不久喬絲柳的來信,也在方源意料當中。作為當事人之一,喬絲柳不可能不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  她雖然沒有明說,但是在信中卻告知方源,她當初和池傷第一次見面的情景。
  按照喬絲柳所言,當初她帶著喬家使命,造訪池家,受到池家太上大長老之子蠱仙池謗的招待。
  哪知這池謗言語輕佻,故意借著美景,口述詩詞,對喬絲柳暗含挑逗之意。
  若是平時,喬絲柳也未必惱怒。但當時,喬絲柳卻是喬家使者,池謗行為是對喬家的不尊敬,這讓喬絲柳心中懷恨。
  為了應對,喬絲柳便故意接近池傷。
  池謗乃是池曲由之子,池家內定的下一任太上大長老,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別人都不敢招惹,除了池傷這個陣癡。
  池傷不明其中彎彎道道,起初對喬絲柳不假辭色,但喬絲柳卻故意談及陣道,述說喬家的一些陣道典籍。
  池傷被其吸引,大感興趣。
  喬絲柳借池傷,來對付池謗,池謗無可奈何,暗地里只得和喬絲柳致歉。
  喬絲柳成功地完成了家族使命,滿載而歸,同時也收獲了一位最熱烈的追求者池傷。
  喬絲柳的這封信,帶給方源相當重要的情報,讓他對池家的內政立即有了一個相當清晰的了解。
  “池家太上大長老壽元有限,已經再用不了壽蠱。而他的兒子池謗卻是受他蔭庇,才晉升成仙,實則才干不足。”
  “池曲由對自己的兒子有多少能力心知肚明,偏偏又想他成為今后的池家太上大長老,所以意識到池傷這樣的性情和才華之后,才大力地傾斜資源,栽培出這樣的一個陣癡來。”
  “只要有陣癡的守護,池謗繼任太上大長老之位,就大有把握。而陣癡對池曲由的推崇和敬佩,更使得他難逃池謗的掌控。”
  “親情啊……嘖嘖。”
  喬絲柳的這封信,讓方源看到池家內部的政治爭斗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內外原因,才塑造了池傷這樣的人才。同時,也紓解了方源心中對于池傷的一些疑惑。
  “來!武遺海仙友,我敬你一杯。”這個時候,池傷首次對方源端起了酒杯,打斷了方源的思緒。
  池傷繼續說道:“你是一個很真的人,將來我和絲柳仙子在一起的話,你也不必難過。你其實很優秀的,世間的女子還有很多,但真正懂的陣道卻少之又少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