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12 賓主盡歡

池傷喝的有點上頭,滿臉通紅,話變多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似乎這一次戰勝了方源之后,信心爆棚,認定自己可以抱得美人歸。
  蠱仙當然有各種各樣的手段,可以醒酒。不過如此一來,就大大喪失喝酒的樂趣,同時也是對酒友的不敬。
  方源連忙端起酒杯,喝下手中的這杯酒。他笑道:“如果真是那樣,那我就只好自認倒霉,誰讓我碰到池傷你這樣的競爭對手呢!唉……”
  方源一聲感嘆,既生瑜何生亮的意思,立即溢于言表。
  池傷哈哈大笑,伸出手來,竟然拍拍方源的肩膀,表示安慰。
  方源心中失笑。
  池傷到底是單純吶。
  這個事情早已經有了定局。
  只要方源松口,喬絲柳必定會自投懷抱,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。
  只是喬絲柳目前沒有表現出明確的意向,只是這位仙子心中也有計謀和驕傲,想要欲情故縱,待價而沽罷了。
  其實,方源早已經看得清楚透徹。
  就拿這一次喬絲柳的來信來講,其實這就是她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  “喬絲柳見到我和池傷相爭,自然是非常高興的事情。在此之前,一直作壁上觀,因為這正符合她的心意。”
  “等到我最后失敗,她這才站出來,主動告訴我她和池傷之間的事情。目的就是要安撫我,告訴我其實她和池傷之間,并沒有什么動情一說。頂多也就是陣癡單方面的相思罷了。”
  “但這個聰明的女人,從不直說自己的態度,而是闡述曾經的一個事實,來表明自己的清白,同時更證明她有巨大的追求價值。”
  男人追求女人,是天性和本能。一個女人有沒有男人去追求,被多少男人追求,被什么樣的男人追求,這些方面都能或多或少地體現出她的價值來。
  “喬絲柳想和我共結連理,這不是她的個人意愿,而是喬家的政治圖謀。”
  “只因為這一點,我就已經勝過她所有的追求者。”
  “就算我失敗再多次,再花心,再不堪,再在月亮節那樣的場合胡鬧,又如何?”
  “我已經勝利了!”
  “甚至就算我移情別戀,再不去追求喬絲柳。喬絲柳也會過來倒追我。”
  “當然,這不是愛情,而是……政治!”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,他早已經看清這一切。
  但是他絕對不能夠接受,喬絲柳的這一份“愛情”。
  只要他一接受,他就要徹底陷入洶涌險惡的政治漩渦當中,他不再是單純的武遺海,而是喬家安插在武家內部,為整個家族爭奪利益的最主要的棋子。
  而武庸也絕不會像現在這樣,給方源如此寬松的環境,而是會對方源嚴加監控,不斷打壓,時刻保持提防。
  如果是這樣,方源還能安心地汲取夢境的精華嗎?
  顯然是不可能的,搞不好還會暴露真相。
  那樣的話,就更加麻煩了。
  方源的身份一旦暴露,首先就是喬家的猛烈打擊,因為身為正道勢力,肯定要第一個和方源摘清關系,喬家、武家為了證明自己,維護名聲,他們對于方源的討伐定然會無比的瘋狂,比任何其他的勢力都要盡心盡力。
  “不過我雖然不能接受,也不會接受,但是我卻可以利用這份‘愛情’。”
  借助喬絲柳的這份愛情,方源成功地讓武庸引起警惕之心,間接地讓武庸安排自己,重新回到了超級蠱陣,達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  然而世間沒有十全十美的東西,這樣的一個辦法,雖然巧妙,但也有后遺癥。
  武庸的警惕,羅木子、輪飛、池傷,還有其他喬絲柳的追求者,都是后遺癥。
  純粹的愛情,并非沒有,而是非常稀少。
  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要考慮的東西很多。
  喬絲柳的美貌、身家、修為等等,都是吸引和誘惑。
  或許她的追求者中,池傷最為單純,但仍舊夾雜著陣道的因素。其他人就更不用說。
  至于方源,他算是最特殊的一個。
  池傷的到來,并不出方源的意料。
  事實上,他早有了心理準備。
  就算沒有池傷,也會有其他人過來找茬。就算不是當下,也會在將來。
  因為方源動了“喬絲柳”這塊可口的蛋糕,觸怒了很多人。這些人有追求者,也有追求者背后的利益集團。
  俗話說,紅顏禍水。
  一位美人,不是那么好追求的。
  只有單純的人,才想著只用愛情和感動,就能征服一個美人。
  其實遠遠不止這些。
  女人的美麗,就是天然的嫁妝。
  這筆嫁妝豐厚至極,是一大筆的財富。
  誰不想獲得這樣的財富?
  但不是誰都有能力守護得住這樣的財富。
  如果有美人,愿意因為單純的愛情,而將這筆財富交給另一半。那么就請幸運兒好好對待吧。
  但事實上,這種情況太少太少。
  如果有就請珍惜,如果沒有,也不要奢望。
  不要說“俗”。
  因為這就是——現實。
  當方源回到超級蠱陣這里的時候,他就開始琢磨著,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的后遺癥。
  真正高明的棋手,是要在走棋之前,不斷算計前面的棋路。
  事實上,當方源決定利用喬絲柳的這份“愛情”,來達到自己目的的時候,他就已經開始設想,如何處理這個方法所帶來的后遺癥。
  如果他處理不好,那么池傷只是第一位來找茬的,接下來還有第二位、第三位,乃至綿綿不絕。
  這當然是對方源探索夢境的巨大干擾。
  同時,武遺海這個身份,也讓方源束手束腳,并不能應對這些接踵而至的挑戰,或許還會在應付挑戰的過程中,露出馬腳。
  方源需要謹慎且又正確地解決這個事情。
  怎么處理呢?
  說難也難,說簡單也簡單。
  那就是塑造出一個肉靶,比方源更能吸引那些追求者的火力,更能吸引麻煩。
  方源心中,早已經期待著有人來找他的麻煩。
  池傷主動送上來門來,而且這么及時,這么快,其實讓方源暗中欣喜。
  當他閱覽了池傷的情報之后,他心中的欣喜擴大了數倍!
  對手的愚蠢,就是自己的幸運。
  當然,要說明的一點是:這種愚蠢往往和智商、情商無關。
  那方源在地球上的一個鮮明的事件來舉例子,就是岳飛。
  岳飛抗金,接近成功之時,卻被身后的皇帝用十二道金牌召喚回來,再用莫須有的罪名處死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是因為皇帝的愚蠢嗎?
  是愚蠢!
  但皇帝和宰相是白癡嗎?
  當然不是!
  岳飛抗金若要成功,岳家軍就會聲威更隆,皇權弱于帥權,威脅太大。更關鍵的是,岳飛若是成功,就會迎回先帝。那現在的皇帝還做什么做啊?
  放在現在,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刻意栽培出池傷這樣的蠱仙來,難道是因為他癡呆,不知道這樣的池傷,一心鉆研陣道,在政治傾軋中,會毫無反抗之力,最終只能淪為被利用的工具嗎?
  他當然不癡呆,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,他才會如此栽培。
  因為他的兒子需要繼任太上大長老之位,所以需要一個“工具”來輔佐他的兒子,那就是池傷。
  很多人認為,池傷的到來,是方源的麻煩。
  方源從來沒有這么想過,他反而覺得這是他的一個機會。
  只要他處理好這件事情,他就會解決這件事情的后遺癥,而在將來的一段時間里,他才能安安穩穩地探索夢境,暗中提升自己的底蘊。
  所以方源必須輸。
  不輸,如何才能塑造出更強更具有威脅性的池傷出來?
  沒有這樣的肉靶子,怎能將他身上的火力,吸引出去?
  池傷無疑是容易算計的。
  通過情報,方源知道,池傷最喜歡的就是鉆研陣道,最擅長的就是解決難題,設計出符合要求的蠱陣來。
  方源便拿這一部分挑戰他。
  池傷這種研究狂人,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,有著獨屬于他的驕傲。
  他在其他方面可以不在乎,甚至不修邊幅,不貪戀財富,但是在這方面,他必須在乎。因為這是他整個人生的意義所在!
  方源一個變化道蠱仙,拿這個東西來刁難他,本身這樣的行為,就是扇池傷一大巴掌。
  池傷這樣的人,怎么可能忍不住?
  他當然忍不住。
  一忍不住,就直接落入方源早已鋪設好的陷阱當中去,完全爬不出來。
  不僅爬不出來,他還向方源敬酒,覺得方源這個人真誠!
  “你雖然是競爭者,但、但怎么說呢?咱們真的是不打不相識,哈哈……”池傷大笑,和方源勾肩搭背。
  “什么話都不說了,咱們再喝!”方源又灌了一口。
  池傷瞪大雙眼,盯著方源猛看,然后豎起大拇指:“兄臺爽氣!來,干了這杯。”
  雙方一揚脖子,都干了。
  “好酒啊。”池傷感嘆,“呃,說實在話,我還是第一次,第一次喝這么多的……”
  方源哈哈大笑,眼底深處仍舊是一片冷然。
  正道的酒,不是這樣容易喝的。
  魔道打打殺殺,直來直往,你退我進,你進我退。正道的一場酒宴,一個流言蜚語的背后,往往是陰謀算計,各種詭譎心思,看起來平靜的水面下卻是暗流洶涌,吃人不吐骨頭。
  方源挑戰池傷輸了,他很開心,他會大加宣揚此事。
  輸了又如何?
  有時候,失敗也是一種達到目的的手段。
  池傷也很開心,這場酒宴他覺得是自己來到這里,最令人開懷的一場。
  一時間,賓主盡歡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