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13 掠影

一場賓主盡歡的酒宴,并不是結局,而只是一場開始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方源和池傷成為了好友。
  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,方源頻繁地邀請池傷,而池傷也經常來到武家駐地,造訪方源。
  想要接近一個人,和某個人搞好關系,說難挺難,說容易也很容易。
  無非是屈尊降貴,順應他心這幾個字。
  方源老謀深算,又有態度蠱在手,池傷怎可能是他的對手?
  池傷號稱“陣癡”,尋常蠱仙都不入他的眼界。但偏偏方源已經是陣道的準宗師,和他這位陣道宗師,大有共鳴之處。
  雙方就陣道的種種內容,進行攀談和交流。
  池傷很快就驚嘆于方源的陣道造詣,他對此表示疑惑。因為方源明明是主修變化道。
  方源告訴他:“我一直對陣道保持濃厚興趣,凡人時期更是鉆研陣道,因為一些機緣,主修陣道。可是后來,命運弄人,只得以變化道成就了蠱仙。不過我已經很幸運了,能夠成就蠱仙的散修,能夠有多少呢?”
  這份無奈,讓池傷頗為感慨,內心深處生出一股同情。
  “你若是改修陣道,我可以為你提供幫助。池家的陣道仙蠱并不稀少,我可以為兄臺你交涉,達成仙蠱交易。”池傷主動提出。
  他能提出這一點,相當不容易。足以證明方源這些天來的努力成果。
  要改修流派,不是不可以,但是本命蠱需要調換。
  方源非常感動的樣子:“如果我將來要改修,一定尋求池傷你的幫助。”
  池傷點點頭:“到時候,一定要告訴我!”
  他也知道,讓一位蠱仙改修流派,并不容易,不是說做就能做的,這是大事,牽扯相當廣泛。往往還對仙竅有一時的惡劣影響。
  和池傷的這番交流,帶給方源相當大的收獲。
  雖然不是境界上的提升,但是對于方源的眼界擴張,陣道的一些其他基礎補充,有著巨大的有利幫助。
  方源對陣道,有了更加全面和深刻的了解。
  蠱陣和殺招之間,有什么區別?
  池傷告訴方源:“蠱陣就是殺招的一種。殺招是多只蠱蟲一同催用,蠱陣同樣如此。蠱陣是屬于陣道的殺招,每一個不同的蠱陣,就是一個不同的殺招。所以說,陣道是所有流派當中,殺招最多的流派。當然蠱陣和其他殺招之間,也有細微的分別。比如說蠱陣持續的時間,往往更長。蠱陣布置之后,牽扯蠱師的心神、精力,往往更少……”
  “陣道的本質是什么?”方源問池傷。
  池傷搖搖頭:“我雖然是陣道宗師,但談論陣道本質,還是境界不足。不過我族的池曲由大人曾經對我講過,陣道的精義便是營造環境。”
  方源聽到這樣的答案,頓時有一種振聾發聵的感覺。
  盤絲洞窟的蠱陣,不就是為了更多培養出長恨蛛,營造出來的一種生存環境嗎?
  “據說陣道大宗師,能夠依據天地間的自然道痕,運用很少的一些蠱蟲,就能布置出蠱陣。甚至能在一些自然道痕濃郁的地方,只用凡蠱,就能形成仙道蠱陣。是這樣的嗎?”方源又請教池傷。
  池傷點頭,坦懷解惑:“的確是這樣。但其實,我們這種程度,也能運用道痕。有一些蠱陣,布陣的基石不僅是蠱蟲,還有蠱材。不過我們只能是運用仙材中的道痕,進行布陣。時間久了,這些仙材就會慢慢損毀。陣道大宗師更進一步,不僅是仙材凡材,還能因地制宜,利用自然天地中的道痕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些對話和釋意,帶給方源相當大的啟發。
  這讓他更加熱情地招待池傷。
  方源很快發現,舉辦酒宴拉近關系的效果并不大,還不如和池傷來一場陣道方面的交流。
  有時候,一場激烈爭辯的討論,更能激發出池傷心中英雄相惜的情懷。
  方源還有一個大殺器,就是給喬絲柳寫信。
  每一次寫信,他都重點夸贊池傷,贊嘆他陣道上的驚人造詣,還有另人驚嘆的才情天賦。
  池傷被夸都不好意思了,更對方源刮目相看,覺得他是一個正人君子,行事坦蕩,胸襟寬廣。
  投桃報李,他也是在寫給喬絲柳的信中,夸贊方源如何如何,對方源主修變化道,竟然兼修陣道,并且造詣如此深厚,表示吃驚和佩服。
  喬絲柳:“……”
  她望著一封封的來信,感受到自己的這兩個追求者,居然夸贊對方,幾乎把她這個正主兒都給忘了!
  她萬萬沒有料想到會是這種情況,心中大翻白眼的同時,還得在回信中表示贊賞,尤其是對兩人的廣博胸襟。
  毫無疑問,方源和池傷轉敵為友,這個變化讓想要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們,都跌碎了眼鏡。
  南疆,掠影地溝。
  這是一處南疆有名的地溝,因為暗道猛獸層出不窮,尤其是影怪數量眾多而聞名南疆。
  同樣的,這也是南疆名列前茅的兇險之地。
  如今,在這掠影地溝的深處,某個不起眼的地洞當中。
  “哦嗷嗷……”一個滿頭紫發的老瘋子,破衣爛衫,光著腳丫,在洞中不斷的嚎叫,同時撒丫子亂跑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忽然,他一下子撲倒在地,然后渾身扭曲,學習蚯蚓走路。
  走了一段之后,他猛地站起來,滿臉傻笑。
  不過片刻之后,他的傻笑聲漸漸收斂起來,他渾濁的眼珠子里又重新顯現出清明的光彩來。
  “紫大人,您終于清醒了。”影無邪出現在洞口處,他嘆了一口氣,面色復雜。
  原來這個發瘋的老人,赫然便是曾經的紫。
  影宗一行四人,自從北原逆流河一戰后,銷聲匿跡,也不知是什么時候回到了南疆。又為什么來到這處掠影地溝的深處。
  紫也深深地嘆了一口氣,他用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,與此同時身形縮小,變回背生雙翼的小人模樣。
  “還是叫我紫山真君吧。這將有利于我們接下來的行動。”紫山真君道,“這次帶來什么消息?”
  影無邪便答:“依照我們的計劃,南疆政局正在朝著我們的設計方向而慢慢發展。只是可惜,前不久池傷和武遺海之間,并沒有造成劇烈的沖突,他們兩個反而成為了好友。”
  “哦?”紫山真君微微訝異了一下。
  詳細查看了情報之后,他點點頭,“這個武遺海有點意思,主修變化道不說,陣道方面的造詣居然能夠得到池傷的認可。”
  “這無疑幫助了他,不過他還是斗不過武庸,被武庸第二次發配到超級蠱陣中去。”
  影無邪點點頭:“武庸畢竟是八轉蠱仙,如今更是大權在握,武遺海認祖歸宗不久,還和喬家沒有達成共識,不能得到喬家的全力幫助。”
  “不過這更證明:武遺海此人雖是散修,但野心很大。因為他主動接近喬絲柳,卻遲遲沒有結合一起,只能說明他和喬家并未談妥利益分配。他的野心,咱們是不是可以利用呢?”
  “嗯……”紫山真君沉吟了一下,“這一點或許可以利用,但是我們對此人的了解還是太少。目前為止,還是要設計武家,將主要精力集中在武庸身上。武家乃至南疆第一勢力,是正道的頂梁柱,它若倒下去,南疆政局必定會掀起一番巨大的動蕩。到那時,我們趁勢而起,趁虛而入,才有打破超級蠱陣,救出本體的希望。”
  原來,武家動蕩,并不是那么單純的,居然有影宗的勢力在幕后推波助瀾!
  “哼!南疆政局就算再是震蕩,又能如何?”白凝冰也出現在洞口處,她臉色冷漠,“就憑我們這四人,就算超級蠱陣只有同樣四位蠱仙防守,也是一個大麻煩。更何況我們這邊的主要戰力,根本就不穩定。”
  白凝冰說話,非常不客氣。
  即便是面對八轉存在的紫山真君。
  但她有恃無恐,因為她在被方源追殺之前,就已經和影無邪等人,重新定下了盟約,雙方地位平等。
  而且紫山真君時不時的瘋癲,也讓她心中的敬畏之情,大為削減。
  紫山真君不以為杵,反而笑笑:“光是讓政局動蕩,當然不行,畢竟這些正道勢力絕不癡傻。此舉只是盡量地削減他們駐守在超級蠱陣中的力量。光靠我們四位,當然也不行,戰力單薄。所以接下來,我們要招收人手。”
  “招收人手?”影無邪詫異,“難道南疆這里,還有我不知道的暗手?”
  因為他知道,南疆這邊影宗勢力被打擊得非常嚴重。而要沖擊超級蠱陣的話,非得有他們一級的實力,普通的六轉蠱仙根本就不夠看。
  但如果有這樣的人物,影無邪早在方源追殺之前,肯定就及早地招收進來了。
  追溯更久之前,若是有這樣的人物,魔尊幽魂逆天渡劫,煉制至尊仙胎蠱的時候,也早就將其安排,與中洲蠱仙放對。
  紫山真君點點頭,又搖搖頭:“你們可知,我因何而瘋癲呆傻?”
  備注:9點半第二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