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17 菇人樂土暗宗師

南疆,超級夢境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“左夜灰?!”聽聞眼前的巨大怪物,自己如此稱呼,方源心頭頓時猛震了一下。
  這是太古荒獸,來頭極其神秘,年歲極其悠久,從一百多萬年前,上古年代就已經出現。
  它每一次的出現,都伴隨著滔天的殺戮,戰力雄渾。若是論資排輩,北原出現的那頭狗尾續命貂,也不過是三十萬年前才崛起的后輩新秀而已。
  左夜灰、佑天光,這兩個名詞,曾經并列一塊,鑲嵌在人族的歷史中,成為從上古時代、至中古時代,再到近古時代的夢魘。
  它們是太古荒獸,但又具人形,很少有人知曉它們的根由。
  每當它們出現,都會帶來滔天的殺戮,不管是哪一域,都會掀起腥風血雨。
  即便是中洲天庭,也無法斬殺掉它們。
  它們非常狡猾,時常聯手,每當有魔尊仙尊出世,就蟄伏不出,難以尋找到。
  慶幸的是,到了樂土仙尊的時代,這位歷史上最為仁慈的仙尊決意為民除害,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終于找尋到了這兩頭太古傳奇荒獸的隱身地點。
  一場大戰,佑天光死亡,左夜灰重傷瀕死之際,逃得一命,至此銷聲匿跡,生死不知。
  “左夜灰……我在夢境中,居然遭遇到了這頭太古傳奇荒獸?”方源強忍住心頭震撼,開始向外攀爬。
  左夜灰大口吞食身邊的蠱師尸骸,以它為圓心,周圍的尸山血海滾滾而流,全都傾瀉到它的血盆大口之中。
  仙道殺招!
  很明顯,這是一個仙道殺招。
  單純靠本身的咀嚼,根本無法有如此恐怖的進食速度。
  這可苦了方源。
  他身受重傷,行動不便,攀爬的速度遠遠不及左夜灰吞噬尸骸的速度,被身下的這些尸骸往中央帶去。
  忽然間,左夜灰深吸一口氣。
  頓時狂風大作,方源猝不及防,被狂風一卷,直接飛了出去,投進左夜灰的嘴里。
  左夜灰用力咀嚼,方源瞬間被尖銳的牙齒咬成了肉醬和血泥。
  “又死了!”方源帶著魂魄上的傷,回到了現實。
  “這夢境怎么破?”這個問題,像是一塊巨大的山石,阻擋著方源的前行。
  他陷入深深的苦惱當中。
  在被兩位豬頭獸人抬著的路程中,方源嘗試過多種方法,都無法逃脫一命。
  現在他已經知道,這片夢境的發展大勢,就是讓他進入這個山谷當中去。
  但是這山谷中,比落到豬頭獸人手中還要危險。
  因為這里,居然藏著一頭傳奇太古荒獸。
  太古荒獸能媲美八轉蠱仙,但絕大多數因為智慧低下,并不為八轉蠱仙所慮。
  但凡事皆有例外,在這太古荒獸當中,有那么一小撮,非比尋常。
  它們因為種種機緣,擁有著不下于人的智慧,它們學習蠱仙修行的法門,擁有仙竅,懂得自主地操縱仙蠱,甚至能熟練至極地催發出各種仙道殺招。
  它們威脅極大,每一頭傳奇太古荒獸,都是有名有姓。
  像之前的狗尾續命貂毛里球,中洲的孽龍帝藏生還有禍空,以及左夜灰、佑天光。這些都是傳奇太古荒獸。
  這等存在,往往戰力要超過大多數的八轉蠱仙。
  這點從狗尾續命貂毛里球,斬殺了天庭兩位八轉蠱仙,就可以看出來。
  人是萬物之靈,但本體孱弱,若不是能運用蠱蟲,根本比不上其他生靈。不管是速度、力量、壽命、恢復力、視力、聽力等等,都不是人族的強項。
  太古荒獸本身就擁有極其濃郁的道痕,它們的壽命天生就比人族高出很多,恢復力、速度、力量等等更是凌駕其上。一旦能夠運用仙蠱和仙道殺招,掌握仙竅,擁有人一樣的智慧,實力自然會比八轉蠱仙高強。
  “難道這片夢境,是想讓我在接下來,逃脫左夜灰的吞食嗎?”
  方源再次進入夢中。
  一路解夢,他墜落到谷底的尸山之上,還剩下一口氣。
  “好。”方源奮力,在左夜灰沒有開口吸氣之前,立即扒開尸體,向下鉆去。
  左夜灰大口吸氣,狂風驟起。
  尸山表面的尸骸,都被卷席而出。
  方源幸免于難,因為他鉆入了尸骸之中。
  但好景不長,狂風持續不斷,他再次被卷走,沒入左夜灰的口中。
  “我叉!”方源的最后一幕,是看到尖銳如劍的層層牙齒,插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……
  又進夢中。
  “我鉆鉆鉆。”方源不斷向下鉆,并且他在這個過程中運用解夢殺招,專門尋得松動的縫隙,讓他進展頗快。
  左夜灰大口吸氣,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,狂風消失。
  方源也累得只剩下最后一口氣,縮在尸骸之中。
  “終于撐過去了。”就在他暗自慶幸的時候,山谷上空懸浮的兩位獸人蠱仙中的一位,卻開口出聲。
  “左夜灰,你好胃口。”
  烏黑巨人嗡聲答道:“太少了,太少了!我要吃更多的人,吃了更多的人,我就能更接近人了。”
  “放心吧,這里還有呢。”獸人蠱仙笑著打開仙竅,頓時一大蓬的人族蠱師尸體,向下跌落,仿佛暴雨一樣。
  “我咧個叉。”方源面色大變,忍不住出聲咒罵。
  然后,他就被一大堆的尸體落下來,活生生的壓死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再入夢中。
  方源鉆入尸骸當中,但是這一次,他不再動用全力。
  狂風消失之后,他在最表面的一層尸骸當中。
  尸體如暴雨般落下,方源迅速鉆出來,貼近山壁,尋找到一處凸出的山石,當做保護傘。
  尸體落下來后,他安然無恙。
  “接下來該如何是好?”方源望著眼前黑壓壓一片的尸體,心中急速思考。
  如今的他,已經被埋在尸山當中,距離最上層的尸體,至少得有兩丈的距離。
  就在這時,他忽然感覺胸口微微一麻。
  方源被堵在尸山之中,看不分明,連忙用手撫摸。
  然后他只摸到一個光滑的尾巴,好像是蛇,又仿佛是蜈蚣。
  旋即,這個尾巴就縮進了他的胸膛當中去。
  “難道我又要死?”這個疑問剛剛從他心底生起,下一刻,他就被逐出夢境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剛剛那個,好像是一只蠱蟲啊?”方源在現實中琢磨。
  “人族蠱師尸體這么多,好像是發生了大戰,一些凡蠱沒有搜刮出來,也很正常。蠱仙就算發現,也對這些蠅頭小利不會感興趣的。”
  “當然,這種尸山血海的極端環境中,也有可能撫育出野生蠱蟲來,這并不稀奇。”
  方源敏銳地感覺到,這只蠱蟲或許是他的契機。
  傷好之后,他再次進入夢境。
  煉化蠱蟲,失敗,死。
  我再煉,雙方僵持住,這時左夜灰又開始進食,方源遭受干擾,僵持失敗,死。
  終于成功煉化蠱蟲了,卻發現是一種用于進攻的兩轉蠱,方源忍不住破口大罵,隨后,死。
  又死。
  再死。
  繼續死。
  “這他娘的什么破夢?”一連串的意外和失敗,有一次甚至是因為他蹦跶得太歡了,引起了兩位獸人蠱仙的注意,結果對方一個小指頭遙遙一按,方源就被一道奇光射中爆炸。
  絕望。
  在夢境中,方源實力太過于弱小。
  導致任何一場意外,或者有那么一絲的風吹草動,都是足以讓他致命的巨大危機。
  “難道要放棄這個夢境嗎?”這么一想,放棄的念頭就持續不斷了。
  方源在這個夢境中的投入,已經遠超過往,但是希望極其渺茫,甚至根本看不清未來的方向。
  這個夢境的難度,超乎想象!
  “再看看。”
  “再堅持一次罷。”
  “又死了嗎……該收手嗎?”
  又是一連串的死亡,方源想放棄,但又有一些不甘,畢竟投入了這么多,更關鍵的是,這種夢境他前所未見,如果探索成功,對他而言,是一次巨大的經驗積累!
  這一次放棄了,若是將來還遇到這種類型的夢境呢?
  咬牙堅持。
  直至最后一次。
  山谷的地面上,只剩下五六十個蠱師尸骸,方源掙扎了半天,終于保留一命,混在當中。
  蠱陣顯現出來。
  方源這才發現,左夜灰被一座超級蠱陣困住,下半身沒入土中,只有上半身才能稍稍動彈。
  “該死的四元陣,讓我來破了你!”吃飽喝足之后,左夜灰猛地仰天咆哮,從它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灰暗之光。
  灰光瞬間覆蓋了整個山谷。
  “糟糕,這是仙道殺招夜灰!我們快撤!”兩位獸人蠱仙連忙升上高空。
  四元大陣發動,地水風火四道奇光猛地噴涌而出,抗衡灰暗之光,讓它只局限在整個山谷當中。
  左夜灰發出不甘的咆哮和怒吼,但無濟于事。
  “我咧個去,這叫我怎么躲?!”灰光無處不在,籠罩整個山谷,獸人蠱仙可以避退,但方源不可以。
  他眼睜睜地看著,周圍的山石草木在灰光中,不斷揮發消散,至于他自己,也不例外。
  方源陷入深深的絕望當中:“這該不會是無解的夢境吧?!這灰光根本無法躲啊!早知如此,我就該早早放棄,才算是明智之舉!”
  帶著懊惱之情,方源回到了現實當中。
  魂魄受創,這一次傷害,比前面任何一次,都要嚴重數倍。
  不過……
  讓方源驚喜的是,他發現自己的暗道境界,居然一下子暴漲到了宗師級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連忙檢查。
  他驚訝地發現,他探索的這片夢境已經消失無蹤。
  “原來只要支撐到最后時刻,這個夢境就算作通過!我成功了!這應該算是求生類型的夢境吧,只要支撐到最后即可。”
  “這片夢境只有短短一幕,但是通過之后,居然一下子讓我普通級數的暗道境界,一下子飆升到了宗師級!”
  “難道說,是因為左夜灰的存在嗎?”
  種種疑惑,都無法得到解答。
  方源對于夢境,還是所知甚少。畢竟五百年前世,他并未在夢境探索這方面下苦功。
  幾乎與此同時,白凝冰和黑樓蘭兩人也充斥著疑惑。
  “這是哪里?”黑樓蘭望著這片鳥語花香,薄霧繚繞的世界,問道。
  “這里是菇人樂土。”一位異人蠱仙,從薄霧中顯露出身形來。
  “菇人蠱仙?”白凝冰的龍瞳微微一縮。
  菇人,異人中的一種,他們大體似人,最顯著的特征是腦殼宛若蘑菇頂,仿佛是一個天然的帽子,蓋在頭上。
  蘑菇的帽檐下,就是菇人的眉毛和眼睛,至于鼻子、耳朵等等,一個不缺。
  “菇人……樂土?”黑樓蘭咀嚼著最后兩個字,“難道說,這里被樂土仙尊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