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18 七幻真傳脈輪瓜

黑樓蘭還未說完,就被紫山真君打斷:“沒錯,這片福地已經被樂土仙尊改造,從此再無災劫,從菇人福地,變成了菇人樂土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當然,世間的樂土有很多,但這里卻很特別,因為樂土仙尊在未成就尊者之前,便在這里修行學藝。”
  “唉!”菇人蠱仙這時長嘆一口氣,“從我繼承了那道真傳的時候,我就知道:早晚有一天,我會為此付出最沉重的代價。不過你若想要我出山,助你為惡,那是不可能的,你干脆殺了我好了。”
  “我不殺你。”紫山真君流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,“我要讓你帶著他們兩個,偷偷潛入瓜熟地洞,也就是樂土仙尊曾經待過的地方,修行一段時間。這個要求,你不會不答應吧?”
  菇人蠱仙臉色越加愁苦,他沉默了一會兒,最后沉重地點頭道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  菇人樂土,瓜熟地洞。
  這片地洞,正是這位菇人蠱仙把守的。
  紫山真君與天意同化,感知到了天意的布局,利用這個菇人蠱仙,他順利地將白凝冰、黑樓蘭二人送進了這個傳奇之地。
  “這里是我族豢養脈輪瓜的地方。你們在這里偷偷修行,不得損害其中任何一只脈輪瓜。”菇人蠱仙關照道。
  脈輪瓜?
  白凝冰和黑樓蘭對視一眼,均瞧見彼此眼中的驚異之色。
  這脈輪瓜乃是七轉仙材,蘊藏的是煉道道痕,可以用于任何一種煉蠱的過程中。
  所以,這種仙材的用途,非常廣泛。
  現在,黑白二仙看這個瓜熟地洞的規模,簡直是大的恐怖。這里的脈輪瓜還有多少只?
  一旁的紫山真君適時地解惑道:“你們不用猜了,這里正是寶黃天中最大的脈輪瓜的出產地,幾乎霸占了六成市場。”
  “當然,我帶你們來這里,脈輪瓜不是目的,更不是重點,而是這里的超級蠱陣。”
  “這座超級蠱陣中,以律道仙蠱熟為核心,又有七轉仙露蠱為輔助。你們在這里鍛煉仙道殺招,效率會大大提高,會讓你們更加熟練。”
  “并且因為有仙露仙蠱,你們置身在蠱陣中,仙元的恢復速度將變得極高。”
  黑樓蘭、白凝冰聽聞此言,俱都流露出喜悅之色。
  這樣的修煉寶地,簡直是對她們倆個量身訂造。
  黑樓蘭如今主修力道,兼修炎道,力道仙蠱稀少,但是炎道仙蠱卻多,更有她的大姨媽留下的炎道真傳,無數炎道仙級殺招。
  白凝冰則剛剛繼承了白相真傳,同樣不弱,仙蠱、仙道殺招一點不少。
  如今制約她們兩人作戰能力的,正是她們剛剛接觸繼承,沒有時間將優秀的真傳轉化為實實在在的戰斗力。
  在界壁中,和方源一戰,這個弊端在她們倆人的身上暴露得極其明顯。
  紫山真君蘇醒之后,執掌大權,為了提升己方戰力,特意將兩人帶到這里來,利用這片風水寶地,訓練黑白二仙。
  瓜熟地洞空間寬敞,菇人蠱仙很輕易地就劃分出了一大塊地方,供白凝冰、黑樓蘭修行。
  安置好這兩位之后,紫山真君便離開了菇人樂土。
  時間一天天過去。
  方源還在超級蠱陣中,偷偷的探索夢境。
  表面上他以閉關苦修為借口,隱瞞了所有人,沒有人知道他竟然是探索夢境,到如今收獲已是極其巨大。
  類比池傷就可明了。
  池傷號稱陣癡,一百多年壽命,苦心鉆研陣道,才有了陣道宗師境界。這份年齡、才情和成就,已經是蠱仙當中稀有。
  而方源只是一兩個月的時間,攻破了一個蘊藏陣道真意的夢境,便成為了陣道宗師。
  正是因為夢境這樣的厲害,大大縮短了積累的時間,才使得五域亂戰時期,各種蠱仙強者層出不窮,宛若繁星般交相輝映,璀璨萬分。
  如今,方源不只是陣道宗師,暗道流派也晉升成為宗師。
  擁有這樣的境界,方源對于暗渡仙蠱的使用,立即就有了全新的想法。
  “我現在完全可以用暗渡仙蠱為核心,形成一個仙道殺招,針對自己,防備其他智道蠱仙的推算。結合自身暗道道痕,這個仙道殺招的威能必定十分驚人。”
  “我還可以,以暗渡仙蠱為核心,組成仙道殺招,打出暗箭仙蠱的攻伐效果。”
  “還有一個想法,就是將暗渡仙蠱增添到其他的仙道殺招中去,應當可以將這些殺招的氣息波動都盡數收斂起來。以后催發,能達到讓人猝不及防、出人意料的效果。”
  其實,對方源而言,他最需要的還是食道、信道兩大流派的夢境。
  食道可以讓他喂養仙蠱更加便捷,成本更低。節省出來的資源,就能推動他修行或者經營資源。
  信道就更加重要。
  方源現在身上的信道盟約,有很多。
  這讓他喪失了許多自由,有時候做事,都束手束腳,頗為不便。
  還有一點,如果信道境界提升上來,方源就能識破許多信道陷阱和手段,說不定真的能和影宗合作。
  但世間的事情,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。
  方源鎮守的這片地方,就像是一個窗口。當他探索成功之后,有關左夜灰的夢境消散,填充進來的夢境,都是光怪陸離的荒誕類型。
  這種類型的夢境,方源可不想隨意嘗試。即便是有解夢殺招在手。
  方源耐心等待。
  夢境是不斷流轉互換的。
  但是接二連三都是荒誕夢境,方源只得將精力轉移到其他方面。
  仙竅的建設經營是主旨,其次便是利用剛剛晉升的暗道境界,嘗試推演出一些實用的仙道殺招,最后則是收集外在的情報。
  天庭失敗,損失八轉蠱仙三位之后,一直沒有動靜。
  五域仍舊處于和平穩定的舊景當中。
  不過武家的麻煩,始終沒有消退。盡管武庸坐鎮中樞,不斷調兵遣將,化解延緩各類矛盾,但是其他超級家族不斷出手,讓武家上下疲于應對。
  最近又出了一件麻煩的事情。
  起因是一張有關浴火仙蠱的仙蠱方,被一個凡人蠱師意外地發掘出來。
  這個消息一經傳播,立即牽動了姚家、武家兩大超級家族的注意力。
  這個仙蠱方,是驚艷仙留下的炎道真傳中的內容之一。
  在一千多年前,武家和姚家就爭奪這份炎道真傳,結下了仇怨。最終雙方死傷頗重,但卻都沒有得到這份炎道真傳。
  炎道真傳據說被毀,忽然出現的浴火仙蠱方,卻是陡然給世人增添了一份全新的希望。
  尤其是武家、姚家,這兩大超級勢力因為歷史原因,必須出手爭奪這份仙蠱方。就算奪不走,也不能讓對方得到。
  為此,武庸不惜派遣出了武藝髯,放棄了對資源點血潮天坑的鎮守。
  武藝髯七轉修為,戰力出眾,他奉命行事,本著速戰速決的想法,很快就查明沒有什么驚艷仙的真傳,只剩下這份浴火仙蠱的仙蠱方。
  如此一來,很多蠱仙都紛紛撤離,不愿為了一個仙蠱方,而得罪兩大超級勢力。
  姚家當然不會放手,派遣了重量級人物姚耕。
  武藝髯和姚耕四次切磋,兩勝兩負,只剩下最后一場最關鍵的比拼。
  在這樣關鍵的時刻,紫山真君秘密來到雙方切磋地點附近。
  一處無名的小山谷中,他見到一位神秘蠱仙。
  神秘蠱仙渾身上下一片七彩霞光,遮掩了相貌:“就是你喚我過來?”
  紫山真君點頭:“不錯。不管你是如何繼承了完整的七幻真傳,就已經締結了盟約,按照約定,你需要為我做七件事。”
  “好,哪七件?”神秘蠱仙答應得非常干脆。
  紫山真君嘴角微翹:“首先第一件,便是殺了那武藝髯。”
  神秘蠱仙一愣:“你確定?”
  紫山真君嘴角的笑容擴大一分,又繼續道:“第二位,是取走姚耕的命。”
  神秘蠱仙警惕起來: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  “我做什么,你不用管。你只需要先去殺了這兩人即可。”紫山真君呵呵一笑。
  神秘蠱仙冷哼一聲,身形猛地消散在原地,無影無蹤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笑容漸漸收斂起來,他背負雙手,目光深幽,望著遠方的山巒。
  “時不我待,時間倉促所剩無多,必須出手了。”他輕聲自語道。
  幾日后,一個震撼的消息傳出。
  武藝髯和姚耕雙雙失蹤,切磋結果不明。
  武家、姚家大為震動,因為從命牌蠱、魂燈蠱等手段中,得到信息,武藝髯、姚耕已經命喪黃泉!
  究竟是誰如此狠辣?
  武庸震怒,就在他要派遣蠱仙追查此事的時候,血潮天坑噴發,形成萬頃血浪,危害一方。
  武家連忙派遣蠱仙,前往鎮壓,沒想到竟從現場的痕跡中,查探出仙道殺招崩壞訣的痕跡。
  崩壞訣乃是姚耕自創,獨有的仙道殺招。現場的痕跡,更是一目了然。
  局勢頓時復雜起來。
  “姚耕究竟有沒有死?”
  “這是否是姚家的陰謀?”
  “除了姚家之外,還有其他的家族出手嗎?”
  武庸感到不妙,他從中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味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