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319 栽贓嫁禍血潮坑

嘩嘩嘩。
  浪潮聲滔滔不絕,還有充天斥地的血腥氣息,盡數撲鼻而來。
  武家兩位蠱仙武原句、戎豪,此時緩緩飛行在高空中,各自俯瞰著腳下的一片血色汪洋,前者面色凝重,后者帶著愁苦。
  “血洪傾瀉,汪洋一片,如今已蔓延了方圓十數萬里,淹沒高山十多座,再不鎮壓封印的話,這場災劫所造成的損失,將會更加嚴重。”武原句沉聲道。
  血潮天坑原本有武藝髯鎮守,但武藝髯喪失了性命之后,血潮天坑就被他人攻破,里面的蠱陣也被摧毀干凈,導致漫漫不絕的血潮,噴涌而出,卷席四面八方,造成如今的災難。
  戎豪憂心忡忡:“可是要讓我們兩個人,重新布置蠱陣,將這些血潮重新封印進去,可不容易。若是再添一位六轉,結合三位蠱仙之力,才能勉勉強強啊。”
  這兩位俱都是六轉修為,要處理這場血潮災難并不困難,但是武庸的命令中規定了時限。要想在時限之內完成,他們兩人就有些力不從心了。
  但沒有辦法,武庸實在是無法抽出更多的力量,來處理這邊的險情了。
  在武獨秀掌權的時代,武家疆域不斷擴張,沒有人提出異議,因為單憑武獨秀一人,就能鎮壓得住整個局面。
  武獨秀一死,武庸上位,武家只剩下一位八轉,盡管武庸表現出了才干和手腕,但武家的疆域顯得太過于寬廣了。
  在紫山真君的謀劃之下,利用了其他超級家族蠢蠢欲動的不甘之心,武家遭受數個超級家族的為難。
  武庸坐鎮中樞,一直在勉力調兵遣將,維持局面。
  但這一次,武藝髯出事,他一犧牲,岌岌可危的武家防線上立即形成了巨大漏洞。
  能夠派遣出武原句和戎豪出來,已經是武家的極限。
  “全力出手吧,縱然超過時限,我們也算是盡力而為了。”武原句嘆了一口氣,開始動手。
  戎豪連忙配合。
  他并不姓武,乃是武家招攬的外姓太上家老。
  南疆的家族都非常排外,能夠讓武家打破常規,招攬一名外姓蠱仙,加入武家,這點很不容易。
  血潮在兩位蠱仙的手段下,不斷退去,血潮天坑就像是一張巨怪的嘴,開始吞吸外面的茫茫血潮。
  災情得到了控制。
  情況在不斷地好轉。
  武原句嘆道:“這一次鎮壓了血潮之后,重建好蠱陣,戎豪你就得接替武藝髯,鎮守這里了。希望你多加小心,這段時間風頭不對。”
  戎豪點頭:“我明白。我聽聞這處血潮天坑,并非自然成型,而是血海老祖刻意凝造的是嗎?”
  武原句嗯了一聲:“血海老祖留下七道真傳,這里便是他精心布置的七道真傳之一的埋藏地點。原先毫不起眼,和尋常天坑毫無兩樣,后來商家的一位蠱師誤入此中,僥幸獲得了血海真傳,得到血手印蠱。此人便是商家的上一代族長商燕飛,如今已經戰死在義天山了。”
  商燕飛取走了血海真傳之后,天坑中便涌現無數血潮,滔滔不絕。
  武獨秀便派遣了蠱仙,將這處地方吞并,成為武家疆域。
  血潮天坑經過武家的經營,很快就成為了一處血道資源點。武家發展血道,這處資源點的貢獻頗多。
  “你們倒是聊得很開心。”就在這時,戎豪的心底,忽然傳來一道聲音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戎豪一時間驚駭絕倫。
  他剛要撤銷手段,衛護自身,卻發現自己已經動彈不得。
  他連忙用急切的目光,瞧向身邊的武原句,希望他能夠幫助自己。但他旋即便絕望地發現,武原句同樣動彈不得,和他處境一樣。
  一個小小的身影,不知何時,站在了戎豪的肩頭。
  他只有常人的手指頭大小,背生雙翼,宛若蟬翅,一頭紫發頗為顯眼。
  不是別人,正是八轉智道蠱仙紫山真君!
  “小人蠱仙?”武原句驚異至極,立馬沉下心來。紫山真君氣息內斂,并未顯現出八轉氣息。
  戎豪也緊接著開口:“你身為異人,當知道此刻是我人族天下。不管你是被人指使攛掇,還是自身行為,我都勸你不要意氣用事。因為我們倆不僅是人族蠱仙,而且更隸屬武家。武家乃是南疆正道第一勢力,你取走我倆的性命,后果難以估料。”
  “其實咱們之間也無冤無仇。我們武家也從不仗勢欺人,你有什么要求,說不定武家可以幫你實現,咱們并非不能交一個朋友。”武原句緊接著道。
  他和戎豪配合,軟硬皆施,也算是默契。
  可惜他的話,還未說完,接下來就口齒不清,目光呆滯起來。
  戎豪駭然,他脫口而出:“你是智道蠱仙?!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也同樣口齒不清了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智道手段,嚴重干擾了武原句、戎豪兩人思考,讓他們倆連說話的思維都被打斷,變得面目前非。
  蠱仙操縱蠱蟲,需要念頭,一舉一動,也是先想,然后身體施行。
  紫山真君直接干擾他們思考,從最開始的出發點上制住他們兩個,導致這兩位六轉蠱仙連反擊的一絲機會都沒有。
  輕易地控制住局面,紫山真君望著下方的血潮天坑,笑了笑。
  隨后,八轉氣息噴涌而出,轉瞬間,貫穿天地,橫掃四方。
  腳下的滔滔血潮,都似乎收斂了喧囂。
  醞釀片刻,紫山真君忽然張口,吐出一口幽幽氣息。
  幽氣輕飄飄,緩緩地墮落到血潮天坑當中去。它毫不起眼,很快就被滔滔血潮吞沒,沒了蹤影。
  做成這一步,紫山真君微微側身,望向遠處,淡淡地道:“該你了。”
  一團七彩的奇光,顯現而出,里面的人帶著一絲顫音:“您竟是八轉大能!依您的實力,您完全可以在南疆橫著走,何苦為難我這樣的小人物呢?”
  “我自有我的打算。得到的同時,往往意味著付出。你當初繼承七幻真傳時,就應該想到這么一天。”紫山真君道。
  “可是在我之前的繼承者,從未領過什么命令。為什么偏偏是我?”七彩玄光包裹著的神秘蠱仙,語氣非常不甘。
  紫山真君嘆了一口氣,望了望天庭的方向:“也許,這就是你的命吧。好了,用喬志材的手法,殺了這兩個人。”
  武原句、戎豪仍舊呆傻,動彈不得。
  紫山真君生擒這兩人,竟是要讓這位神秘蠱仙出手。
  神秘蠱仙不敢違逆紫山真君的命令,玄光迸發,不斷幻化,隨后轟然一聲,打在武家兩位蠱仙的身上,立即將他們打得魂魄消散,至于肉身則化為木雕。
  紫山真君放棄控制,任憑這兩具人形木雕掉落在血潮當中。
  “隨我走吧。”紫山真君淡淡地道。
  神秘蠱仙豈敢違逆紫山真君的話?就算他不是八轉大能,單憑真傳中設計好的信道盟約,也足以制約神秘蠱仙了。
  兩人說走就走,撤退得非常干脆。
  當然,紫山真君絕不會忘了掃清來往的痕跡。
  只是片刻功夫后,高空中忽然卷起漫天狂風,無數云朵被悉數吹散,露出萬里晴空。
  八轉的氣息,磅礴浩蕩,轟然一聲,籠罩全場。
  武庸面帶怒色,雙目微紅,陡然降臨。
  是誰?
  究竟是誰出的手?!
  武藝髯死了,這次,武原句、戎豪竟也死了。有著命牌蠱、魂燈蠱,武家第一時間就知曉了死訊。
  武庸勃然大怒,親自出動。
  武家連失三位蠱仙,一位七轉兩位六轉,損失叫武庸心痛,更讓他憤怒。
  他倒要看看,究竟是誰,竟然敢突破底線,如此觸怒武家!
  然而下一刻,當他看到武原句、戎豪的尸首后,武庸也楞了一下。
  “木像殺?”他眼眸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“喬志材?”
  片刻之后,喬家蠱仙喬志材拼命趕到了現場。
  血潮天坑已經被重新鎮壓,在被血潮侵蝕得面目全非的地面上,并排放著兩具武家蠱仙的尸首。
  “喬家太上大長老,你怎么說?”武庸面色平淡,語氣冷靜。
  但越是平淡和冷靜,喬志材越是心驚膽戰。
  他正是喬家太上大長老,而招牌仙道殺招,便是木像殺,尋常蠱仙若是中了此招,便會魂飛魄散,喪失性命,肉身化作木雕,反而留有一些生機,可以栽種成樹。
  不顧額頭上的冷汗,喬志材當即開口澄清道:“武庸大人容稟,這絕非是我出手,而是有人故意為之,栽贓陷害。喬武兩家,聯盟已久,可追溯到……”
  喬志材話未說完,就被武庸抬手打斷。
  他雙目閃爍精芒,盯著喬志材:“我當然更愿意相信你。喬武兩家,世代聯姻,聯盟關系,怎可能被這樣的一件事情就破壞?”
  喬志材吐出一口濁氣,躬身行禮:“武庸大人明見!”
  武庸繼續道:“只是若真有人栽贓陷害,這未免也過于明顯了些。這些人是誰?有著什么目的?接下來還有什么計劃?這是我更加關心的問題。等等吧,我已經邀請了鐵家蠱仙鐵面神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