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20 死鬼快來鐵面神

南疆,鐵家,萬程山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轟隆隆……
  一連串的沉悶聲響,籠罩這片不起眼的小山谷。
  在山谷的底部,站著一位少女。
  她身姿高挑,一對長腿幾乎占據全身的一半,頗有矯健的英姿。此刻,她筆挺如劍的雙眉下,一雙眼睛綻射星芒,仰望著頭頂上空。
  一顆顆巨大的,宛若房屋般的石頭,正順著山壁,向她砸下。
  少女深呼吸一口氣,竟然在生死存亡之時,緩緩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數百顆的巨石,眼看就要砸在她的身上,就在這一刻,她猛地睜開雙眼。
  剎那間,金光綻放,璀璨耀眼至極,整個山谷中仿佛埋著了一顆小太陽!
  光芒持續了剎那,便驟然消失。
  隆隆之音也旋即消失,無數的灰白粉末,洋洋灑灑,飄零而下。
  少女沐浴在飛揚的石粉中,堅毅的面龐閃現出一抹喜悅之色。
  “很好,鐵若男,你練成我教給你的殺招,達成了最后的考驗。從今日起,你就隨我修行,我將傳授你成仙之法。”一個恢弘的聲音,籠罩整個小山谷。
  少女立即跪倒拜服在地:“謝太上家老大人指點!”
  “你嫉惡如仇,天賦又高,正適合我的這一脈的鐵面真傳。本來你的父親是我預選的種子之一,沒想到他的女兒的天賦才情比他更出眾百倍……嗯?”恢弘的聲音忽然一頓。
  不過很快,鐵若男便又聽到:“有一個突發之事,你暫且便在這里修行罷。我傳授你的殺招,雖然煉成,不過并不熟練。這段時間,你多多練習,等我歸來,再做打算。”
  “是,若男遵命。”少女立即恭敬地叩首,臉上難掩激動興奮的神情。
  “終于,終于我做到了,父親大人,我超越了你。您在天之靈就好好看著吧,我將修行成仙,擁有蠱仙的力量。”
  “這個世界太過于黑暗和混亂,唯有更強大的實力,才能讓為惡者得到嚴懲,為善者得到獎賞,正義得到匡扶,天下一片清平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章麗,你這個謀殺親夫的賤婦,可憐我兄長全心全意地待你,結果你卻如此狠心,竟暗害了他。今日,我定要把你大卸八塊,死無全尸!”一位青年蠱仙咆哮著,怒氣沖霄,渾身七轉氣息澎湃洶涌。
  方源:“……”
  自從他上一次撐過了有關左夜灰的夢境之后,暗道境界暴漲到了宗師級數。但是接下來,卻是荒誕夢境。
  方源謹慎起見,不想在這種詭異古怪的夢境中探尋。
  耐心等待了一段時間,他好不容易等到了一片寫實的夢境。
  結果在這片夢境中,他成為了一位女蠱仙,而且還非常的……浪。
  因為這個女仙,修行的是魅情道。
  這個流派是一個小派,是從智道中拓展,衍生出來的小分支。講究的是以情對戰,以魅惑人。
  此刻的方源,化身成一位女仙,一身粉紅長裙,********,領口處波濤洶涌,裙子開叉到了大腿根部。一顰一笑,更是勾人心魄。
  對此,方源也很無奈。
  畢竟這種他人夢境,他想要探索,就得成為夢境的源頭身份。
  當然變成女性,并不會干擾到方源冷漠的心境。
  他一邊戒備眼前的敵人,一邊將注意力投放到仙竅中去。
  讓方源欣慰的一點是,這個女仙身上的仙蠱并不少。
  “先試試這只蠱吧。”方源灌注仙元進去,立即發出了一聲嬰嚀之聲。
  這聲音完全不受方源的掌控,充滿了女性的嬌柔和誘惑。
  那個青年蠱仙原本氣勢洶洶,聽了這個聲音,忽然全身發軟,殺意陡降。
  他沖勢一滯,狠狠咬牙,眼中重現清明之色:“妖婦,居然在你小爺身上耍弄手段!吃我殺招!!”
  說著,他雙手一推,狂風大卷,一時間天地晦暗,無數風刃向著方源狂卷而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后撤,一邊閃躲,一邊試著催動第二只仙蠱。
  頓時,方源身上的粉裙,忽然化作了一團粉霧,繚繞在他周身,帶著方源飛馳。
  飛馳的速度叫方源都暗自贊嘆,竟然不比劍遁仙蠱遜色,唯一叫方源有些遺憾的是,隨著飛馳的距離越來越遠,他身上的粉色云霧不斷減少,原本能包裹全身,此時已經被迫露出雪白粉嫩的大腿和胳膊了。
  方源倒不怕什么裸.奔,這種羞恥心早已經離他遠去,更何況還是在夢中。
  他遺憾的是,這種仙蠱效用明顯不能持久,否則的話,單憑這等速度,對付眼前的敵人,就幾乎立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“賤人,你跑得挺快。但是你今日必定死在我的手中,為了殺你,給我兄長報仇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!”
  青年蠱仙雙目赤紅,張口咆哮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催動起仙道殺招。
  翠綠的風,在他的掌心中,凝聚成一只小小的匕首。
  匕首閃爍著幽幽碧光,方源單是稍看一眼,就覺得心驚膽戰。
  “不好!”方源心頭一沉。
  “單憑一兩只仙蠱,根本無法抵擋這記仙道殺招。可是這個章麗有什么仙道殺招,我也不會用啊。”
  苦惱之際,方源連忙催動仙道殺招解夢。
  頓時,一股玄妙的力量,流轉在方源此刻的仙竅當中。一只仙蠱,數十只凡蠱都在這個玄妙力量的包裹下,被催動起來。
  “這是?”方源察覺到這樣一幕,頓時心中大喜。
  他連忙繼續催動殺招解夢,在這記仙道殺招的影響下,玄妙力量持續不斷,越加充足,將方源仙竅中的許多蠱蟲都統合起來。
  然后,形成了一記方源完全陌生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也不知道這記仙道殺招,究竟有什么作用。
  時間不等人,此刻,對面的青年蠱仙已經用嘴唇對準手掌心微微一吹。那碧風匕首,宛若利箭一般,暴射而出,直朝方源射來,又狠又疾!
  方源心中暗嘆一聲,此時此刻,他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  究竟自己借助解夢,使出來的仙道殺招,有什么效用,能不能當下這碧風匕首,方源心中也完全沒底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個殺招的效用下,方源不由自主地掐動了蘭花指,對著青年蠱仙遙遙一指,媚眼如絲,柔聲道:“死鬼,快來呀!”
  這聲音正是嫵媚誘惑到了極點,就連方源自己本身聽了,都狠狠的打了個冷顫。
  隨即,真的來了一頭死鬼。
  這是蠱仙魂魄,有七轉戰力,悍不畏死地飛出來,直朝碧風匕首撞去。
  那青年蠱仙見到這個死鬼,頓時面色大變,口中驚呼道:“兄長!!”
  原來這位女仙章麗,竟然將丈夫暗害,并且還將他的魂魄煉成了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方源見到這樣一幕,頓時靈機一動,口中高呼起來:“只要我撤銷了殺招,你兄長的魂魄還能救下。你有種就將它也毀了吧!”
  青年蠱仙勃然大怒,但卻唯恐傷害了自家兄長的性命,戰斗起來束手束腳。
  方源心下狂喜不已,連忙出手,很快就扳回了局面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借助對手的一次破綻,將其斬殺。
  夢境通過!
  “呼。”方源緩緩吐出一口濁氣,他回到了現實當中。
  “這個夢境只有一幕啊。”方源稍稍有些意外。
  這是一個很小的夢境。
  方源一次性就通過了。細細品味,他發現這次增長的境界,不僅有智道,還有魂道。
  “魅情道從未真正脫離過智道,這世間也從未有什么魅情道痕,只有智道道痕。所以仍舊是智道境界的增長。”
  “至于魂道……恐怕這位章麗,也兼修魂道。尤其是她那仙道殺招死鬼快來,有著很濃重的魂道成分。”
  方源分析了一下,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境界。
  如今他的宗師境界多達八個流派。分別是血道、力道、變化道、星道、智道、水道、暗道、陣道。
  煉道是準宗師,運道大師,虛道仍舊是空白。劍道境界普通,魂道境界原本是普通,但是過了章麗夢境后,提升到了準大師的地步。
  “那個仙道殺招死鬼快來,有點意思。我雖然魂道境界不足,但是智道可是宗師。夢境寫實,有很大可能,可以還原出一部分威能。雖然不能完全重現,但是也可仿造出一個相似的仙道殺招。”
  “不過就算這個仙道殺招仿造出來,也不如我改良剛背提升得多啊。”
  尋常蠱仙稍微有了一些可能,往往會很高興的著手,開始推演改良仙道殺招。
  但方源不是這樣。
  最近這段時間,他的境界提升了不少,靈感和可能有無數,他需要從中挑選出性價比最高的仙道殺招,改良出來。
  不得不說,這是一種幸福的煩惱。
  暗道境界提升為宗師,讓他有了一個以暗渡仙蠱、堅持仙蠱為核心的殺招設想。這記仙道殺招,可以更好的隱藏他自己。
  陣道境界的提升,讓他對仙道殺招剛背,有了一個全新的想法。
  這個想法,讓他頗為心動。原本的剛背殺招,是以金剛念、堅持這兩只仙蠱為核心,但在他的設想中,若是能增添防備仙蠱,以及一些陣道凡蠱的話,威能將會數倍暴漲。
  正巧章麗夢境之后,流轉到方源面前的夢境,都不適合探索。
  方源便開始轉移重心,改良起仙道殺招剛背來。
  就在方源迅速提升自家實力的時候,喬志材、武庸二人等來了鐵面神。
  這位七轉蠱仙,穿著武者勁裝,胸背和腿腳,掛著輕甲,他的臉上覆蓋著一層厚實的鐵。
  這并非是他帶著面具,而是鐵面真傳的修行特征。
  歷代修行這份真傳的蠱仙,必須得是心懷正義之人,同時他們往往也是南疆蠱仙界中最擅長查明真相的人。
  仔細查看了一下現場和那兩具尸首,鐵面神開口斷言道:“不是喬志材下的手。”
  喬志材頓時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“那是誰?”武庸問。
  “有人模仿了他的仙道殺招木像殺。這種情況,其實早有歷史記載。”鐵面神答道,“不知武庸大人,有沒有聽說過七幻魔仙?”
  武庸皺眉:“你是說七幻真傳的繼承者?據說繼承了真傳的蠱仙,擁有一種可以模仿全天下,任何蠱仙手段的能力。鐵面神,你能確定嗎?”
  鐵面神點頭:“我族鎮魔塔中,就曾關押過了一位七幻魔仙。七幻真傳的內容,我族雖然沒有打探得出來,但是一些秘密我族知曉更多。比如這七幻真傳,分有七層。繼承者可以自行選擇,可以不繼承任何一層真傳,也可繼承完整的七層真傳。只是每繼承一層真傳,就要履行一份約定,在將來不確定的時間,為某個人做一件事情。七層真傳,便是七件事。”
  “為了分辨七幻傳人,我族早已研發出相對于的手段,可以分辨真相。剛剛我已用了,必定是七幻魔仙不假。”
  “有點意思。”武庸微微點頭,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。
  雖然知曉了真相,但那又如何?
  七幻魔仙究竟是誰?他(她)背后又有什么人或勢力?
  這些問題,武庸仍舊一概不知!
  但下一刻,鐵面神的一句話,讓武庸眉頭舒展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