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23 紫血先河陷武庸

“我能追蹤得到七幻魔仙。塵×緣?文?學?網”鐵面神的這一句話,讓武庸眉頭頓時舒展開來。
  原來自從鐵家俘虜了一代七幻魔仙之后,就開始針對七幻真傳進行布置。
  在眾多的南疆超級家族當中,鐵家無疑是對魔道打擊最為嚴厲的勢力。尤其是鐵家鎮魔塔建立之后,鐵家一舉成為正道中追剿魔道蠱仙的頂梁柱。
  當即,鐵面神催動仙道殺招,對在場的痕跡進行偵查。
  “這邊走!”辨明方向之后,鐵面神旋即向東方疾飛。
  武庸、喬志材對視一眼,紛紛緊隨其后。
  線索時斷時續,但在經驗豐富的鐵面神的追蹤下,三仙進展出色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他們竟再次回到的血潮天坑。
  喬志材驚異:“怎么又回到了這里?”
  鐵面神冷笑一聲:“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……”
  喬志材反應過來,也不禁暗贊一句:“好膽量。”
  武庸眼眸橫掃,冷光四溢,幾息之后,他的目光定格在血潮天坑之中。
  嗷吼——!
  原本平靜的血潮表面,忽然洶涌澎湃,從中沖出無數血獸。
  大量的荒級血獸,夾雜著少量的上古血獸,成百上千,兇神惡煞,向武庸等三仙撲來。
  血獸乃是道獸的一種。
  它們不是繁衍下來,而是天生地養,因為血道道痕而凝聚成型。
  類似于血獸的,還有雪怪、泥怪、云獸、魂獸、年獸、石龍。
  “血潮天坑竟有這等玄妙?是孵化血獸的場所?”鐵面神沉聲低呼,看向武庸。
  武庸亦流露出微微詫異之色。
  血潮天坑中藏有血海老祖的真傳之一,被一位凡人蠱師商燕飛所得,之后才被武家接手。武家將這血潮天坑納入自家版圖之后,也曾經探索過這里,從未發現什么另外蹊蹺之處,在之后的日子里,也只是當做尋常的一座資源點。
  “有如此多的血獸埋伏,難怪這七幻魔仙隱藏在這里。”喬志材恍然。
  血獸結成大軍,洶涌而來,它們模樣千奇百怪,有的虎頭馬身,有的蛇軀兔頭,有的龜背龍尾,有的宛若大樹,掛著猴頭般的果子……
  腥臭的血氣撲鼻而來,耳畔充斥著血獸們的嘶吼,猙獰恐怖。
  這樣的一股力量,突然爆發出來,即便是超級家族也要被打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不過,喬志材、鐵面神都面不改色,毫無撤退的打算。
  因為此時此刻,武庸已經站在他們二人的身前。
  “一群雜碎。”武庸冷哼一聲,目光中閃爍著怒意。
  他很生氣。
  最近這段時間,他坐鎮武家,調兵遣將,左遮右擋,疲于應付,早已憋悶無比。現在又出了這么一個七幻魔仙,用心險惡,圖謀不軌,竟害死武家兩位蠱仙武原句和戎豪!
  一絲一縷的微風,在他身邊醞釀。
  翠綠的微風,不知不覺間,也在沖鋒嚎叫的血獸中圍繞。
  血獸仍舊洶涌,沖鋒的速度并未有絲毫的下降。
  眼看就要沖到三仙的面前,這個時候,忽然有血獸自爆開來!
  這種自爆,并非雷霆炸響,而是非常溫柔,仿佛是肥皂泡泡一個個破滅一樣。
  接二連三的血獸自爆,近在三仙眼前,但毫無威能,傷不了三仙一根毫毛。
  之前的咆哮和沖鋒,像是一個玩笑。
  數百六轉戰力,數十頭七轉戰力,在武庸的面前,分崩瓦解,脆弱得仿佛是紙做的玩具。
  這就是八轉之威!
  “這是什么仙道殺招……氣息收斂到了極致,根本察覺不出!”喬志材滿臉的震驚。
  鐵面神目光深沉,望著武庸的背影。
  武庸面沉如水,目光緊緊鎖定下方的血潮。
  血獸形成,并非沒有代價,血潮干涸,原本天坑中幾乎漫溢而出的血潮,此刻已經枯竭見底。
  喬志材嘆息一聲,暗暗可惜。他感知到原本濃郁的血道道痕,竟然潰散至無。從此之外,血潮天坑再不存在,只留下一個最普通的天坑地形了。
  武庸不管這些。
  在常人眼中,深不見底的天坑,在他的偵查中,卻是一覽無余。
  一個渾身籠罩七彩玄光的身影,出現在武庸的偵查范圍之內。
  “就是你膽大包天,膽敢挑戰武家的威嚴么。”武庸口氣淡淡,但任是誰都能聽出他語氣中的憤怒和殺意。
  天坑底部駐留在此的神秘蠱仙,苦澀一笑:“武庸大人,我也是別逼無奈,迫不得已。接下來……多有得罪了!”
  “嗯?”武庸面色微變。
  下一刻,他周圍的環境發生驟變!
  原本湛藍的天空和山地,都消失不見,四面八方、上下左右,都化為一片紫紅色彩。
  三仙不知近,不知遠,空間距離感在這里被嚴重的干擾。
  嘩啦啦……
  浪潮聲傳入耳畔,剛剛擊潰的血獸殘骸,都化為了血水,凝聚成一道長江大河,在三仙下方川流不止。
  血色浪尖,一朵朵血色浪花綻放,無數的紫色念頭,像是暴雨一般,向三仙襲來。
  “該死!原來那些血獸竟只是前奏和陷阱而已。好生陰險!”喬志材破口大罵。
  鐵面神則緊張地四處張望:“這究竟是仙道戰場殺招,還是超級蠱陣?”
  憑他的偵查造詣,竟是看不透此處環境!
  武庸面色不愉,冷哼一聲,大袖隨意一擺。
  轟的一聲,狂風驟起,一道巨型龍卷風球,罩住方圓一里空間,囊括武喬鐵三仙。
  紫色念頭如暴雨般襲來,打在風球上,噼里啪啦綿綿脆響,突破不了風球防護。
  武庸巋然不動,面色冷漠,緩緩舉起右手,屈指一彈。
  叮咚一聲脆響。
  一條碧墨小蟲,從他指尖,飛了出來。
  小蟲鉆出風球,速度極快,飛向血河。
  飛行途中,它猛地漲大,身軀急速膨脹,一尺、五尺、一丈、五丈、十五丈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時間,它化為一頭二十二丈的兇惡風龍,張牙舞爪,沖破紫色念頭的雨幕,狠狠地撞進血河當中。
  血河激涌,形成漩渦,好像是巨獸張口,想要將風龍吞沒。
  武庸眼中綠意一閃,風龍仰天咆哮一聲,陡然化作無邊的翡翠風刃,四處****。
  血河漩渦直接被風刃絞碎,風刃蔓延飛射,將整條猩紅血河都攔腰切斷。
  喬志材、鐵面神皆是瞪大雙眼,帶著憧憬、震動和驚異的神色。
  武庸的每一擊,都是仙道殺招,威能超凡脫俗,遠超七轉層次。換做他們來做對手,根本撐不下一招半式。
  如此強大的仙道殺招,武庸竟然信手施為,仿佛本能,輕易地如同呼吸。
  “武庸大人的每記殺招,都是氣息內斂到了極致,深藏不露啊。”喬志材心頭震動。
  “這條風龍殺招,竟還有第二式變招,化為無數風刃……武庸絕不是傳聞中那般中庸無能,這般雄渾戰力……他竟隱藏如此之深!”鐵面神眼眸中精芒爆閃。
  他望著武庸的背影,忽然慶幸,鐵家和武家一直保持著盟友關系,并未翻過臉。
  武獨秀、武庸乃是母子關系,前者如山頂之風尖嘯凜冽,后者如山谷之風盤旋有力。他們行事風格、性情俱都不同,但相同的是戰力兇悍!
  不過,在武庸兇悍的進攻下,周圍的環境卻并未發生改變。
  斷裂的血河,化成兩股,居然雙雙膨脹,形成兩道血河,任何一道,都和之前規模相同。
  喬志材微微變色,能夠在八轉蠱仙的攻擊下,都能巋然不動,困住他們三人的,到底是何種手段?
  他的疑惑并沒有持續多久,一個身影在血河中浮現出來,淡淡開口,給出了答案。
  “這是紫血先河陣。武庸啊,你若是不用你母親留給你的那兩只八轉仙蠱,單憑你那只八轉微風蠱,是無法突破此陣的。”紫山真君說道。
  他此刻并非小人身軀,而是變大,和常人無異。
  他開口的同時,身體緩緩上升,一座“小島”在他腳下浮起。
  喬志材、鐵面神臉色劇變,而武庸也是動容。皆因紫山真君并未收斂自身氣息,八轉身份展露無疑。
  “你是何人?有何企圖?”武庸低聲喝問。
  紫山真君微笑,仰望武庸,紫眸琉璃:“自然是殺你。你一死,武家震蕩,又受其他家族圍攻,必定分崩離析。”
  武庸一愣,旋即仰頭,哈哈大笑。
  這是怒極而笑。
  笑了一陣,他猛地低頭,雙眼中暴射出凌厲的兇芒:“好大的膽子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殺了你,真正奠定我的八轉聲威罷。”
  說著,他的身上升騰起一股股強烈的氣息。
  無數的蠱蟲,在他仙竅中被一一催起。
  喬志材、鐵面神連忙撤退,他們均從武庸的身上感到一股無以倫比的威脅。
  紫山真君臉上的微笑收斂起來。
  武庸前幾次仙道殺招,都是悄無聲息,氣息收斂到極致。但此時此刻,他醞釀的仙道殺招,氣息澎湃,宛若驚濤駭浪。
  從這個角度來看,武庸已開始全力戰斗!
  是什么仙道殺招,讓武庸都無法收斂氣息?
  不管是什么殺招,一旦催發出來,必定是石破天驚,威能浩蕩非凡。
  怎可能讓你如愿?
  紫山真君念頭一動,無數的紫色念頭,又好似暴雨,噴涌****而上……
  武家。
  宗族祠堂。
  “這、這!這!!”鎮守宗族祠堂的武家蠱仙,忽然面色劇變,冷汗從額頭滾滾而下,臉色仿若死人般慘白。
  他失聲驚呼:“武庸大人的命牌蠱碎了、魂燈蠱滅了!武庸大人……難道死了?!”
  備注:一更的情況將持續到7月24日,在25****會爆更,回饋一直支持我的朋友們。最近這段時間,內外交困,職業寫手不好當,壓力真的很大,有一段時間我都懷疑自己得了抑郁癥。不過最近我稍稍調整過來了,好像是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,喝到了一杯涼白開。現在,我開始平衡外界的物質所需,和內心精神追求的兩端。
  職業化是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的,我開始明確該用如何的態度對待這份職業,對待讀者,對待自己,對待生活。
  謝謝朋友們的默默支持和寬容理解。
  有一句話。
  當你想當上帝的時候,一定離成為魔鬼不遠。
  我不歡迎上帝和魔鬼,我歡迎朋友還有知己。
  因為人人平等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