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23 未動身已掌武家權

接管武家?
  喬絲柳一番話,頓時說得方源怦然心動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他怎么能不心動?
  要知道武家可是超級家族,并且不是一般的超級家族,一直都很強勢,在南疆的歷史中常年穩居第一的寶座。
  武家家大業大,各種資源點林立棋布,底蘊雄渾,庫藏豐富。如果能執掌這樣的超級勢力,成為第一人,那么方源今后修行的資源,基本上是不用發愁了!
  要說現在,方源的資產也不小。
  蕩魂山膽識蠱貿易、龍魚貿易、長恨蛛貿易、幽火龍蟒買賣,還有星屑草、星鏢蠱、星河蠱、星火蠱、流星天隕蠱等買賣,靈蛇貿易也在起步發展當中。
  日進斗金這個詞來形容方源,毫不夸張。
  若是算上方源的至尊仙竅的那些不動產,完全是普通八轉蠱仙的底蘊。若是再算上瑯琊福地中的智慧蠱、蕩魂山,東海亂流海域中的市井等,方源已經超出普通八轉一籌!
  但是若拿這些資本,和一個超級勢力去做比較,那還是小巫見大巫。
  任何一個超級勢力,就算當今沒有八轉大能存在,曾經的歷史上也出現過,歷史底蘊豐厚無比。再加上超級勢力在五域中掌控的各個資源點,完全能把方源這樣的資產甩得老遠。
  就比如說,武家曾經掌控的血潮天坑,這里面的產出收益,就高過方源的龍魚貿易。
  而類似血潮天坑這類的資源點,武家有二三十個。
  比血潮天坑次等的資源點,類似于北原劉家的骨葬場、璇光坑這些,數量更多。
  優于血潮天坑的頂級資源點,也有近十個。
  別忘了,還有武家蠱仙的仙竅中的資源,還有武家先輩留下的福地洞天。
  當然,超級勢力往往是收入多,支出也多。武家目前處于家業大于實力的情況下,武庸在的時候,就只能勉強守住。武庸這一去,肯定是守不住,必須是要吐出一些出去的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方源若是能夠掌控武家,他的收益肯定巨大,遠超自己單干的水準。
  方源很快冷靜下來。
  他看了一眼喬絲柳,立即明白對方的來意。
  正如喬絲柳所言,武庸一去,方源扮演的武遺海身份,將是接任武家太上大家老的首要人選。
  這的確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!
  方源并不懷疑喬絲柳這番話的真假,因為這件事太容易可以驗證。
  喬絲柳此番前來,行事匆匆,也透露出一股誠意。
  方源皺起眉頭,苦笑:“發生這樣的大事!我居然毫不知情。”
  “當務之急,是我們盡快地趕回武家去。武八重已經召集太上家老們商討,回來了不少蠱仙,就算趕不回去的,也有意志到場,但他們卻獨獨遺漏了你,其圖謀用意,不問可知。”喬絲柳語氣急切。
  借助武遺海,這是喬家插手武家的絕佳時機!
  方源長嘆一聲:“唉!我來到武家,到底時日極短,根本就沒有根基和人脈。要掌握權柄,繼承太上大長老之位,談何容易。他們故意漏掉我,已經足以證明我接任的希望非常渺茫。”
  “不,你大有希望。遺海,別忘了,你還有我,你的背后還有我喬家!”喬絲柳深情地注視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眨了眨眼:“你們喬家如何助我?喬志材大人如何關照的?”
  喬絲柳神情微微一滯,她猶豫了一下,還是不敢隱瞞方源,沉聲說出真相:“我家的太上大長老也跟著武庸大人,神秘失蹤,無法聯絡,命牌蠱碎裂。除了他們二人之外,還有鐵家的蠱仙鐵面神。他們是追查武原句、戎豪的死因,而失去聯絡,生死不明。”
  方源瞳孔頓時一縮:“這又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喬絲柳苦笑:“相信我,我知道的也只有這么多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猶豫:“如此驚變,肯定隱瞞不了外界多久。到底是誰出手?喬志材大人不在,喬家如何助我?”
  “這點你放心,喬家上下已經達成一致,我便是此番全權代表。”喬絲柳道。
  方源心中稍稍驚異了一下。
  喬家乃是南疆超級勢力中,實力最為薄弱的家族。但他們上下一心,喬志材雖然失蹤,但仍舊能遵循曾經的發展策略,不得不說,任何一個超級家族,都有過人之處。
  但方源實際上并不想去。
  他敏銳地感覺到,這是一個巨大的漩渦,幕后黑手的勢力相當龐大!
  就算他成功接任,成為武家太上大家老,又能怎樣?
  資源再多,也比不上在探索夢境的收獲。
  方源需要的不是資源,而是夢境帶來的境界飆升。
  后者才是千載難逢的重大機緣!
  盡管成為武家權勢第一人,非常誘惑,利益巨大,但方源深知,人生就是無數的選擇,要想走得更遠,萬萬不能讓利益蒙了心智,一定要清楚,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!
  “一旦我成為太上大長老,我定要坐鎮中樞,回到武儀山去。我怎能離開超級夢境?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混跡進來的。”
  “但是要直接拒絕喬絲柳,極為不智。惹惱了喬家,關系破裂,對我沒有任何好處。”
  “更關鍵的是,在常人眼中看來,我若留守在這里,不去爭奪家族大權,十分奇怪。會惹來嚴重的猜疑。畢竟我之前,也是表現出了一定的政治野心。”
  方源不斷思考,在大殿中踱步。
  喬絲柳急得要跺腳:“遺海,你現在還猶豫什么?”
  “這個消息太過于震駭,我一時間接受不來,讓先我想想。”方源擺手。
  “時間緊迫,我們現在就走,在路上想就是了。”喬絲柳道。
  “不,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!”方源搖頭,一臉沉凝之色,“你知不知道,你已經中計了?”
  喬絲柳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方源道:“我們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回去,武家的太上家老們怎么想?他們可不是笨蛋,我武遺海領著喬家,趕來接任太上大長老的位置,卻置哥哥武庸生死而不顧,而是領著外人搶奪家族利益。這樣一來,更加離心離德,我武力不足,聲望不足,怎么接任太上大長老的位置?”
  喬絲柳連連眨眼,暗想:武遺海這番話,好像是挺有道理啊。
  “那難道我們要按兵不動,任由武八重統領大局,接任太上大長老的位置不成?”喬絲柳反問。
  方源心道,果然無法這么輕易地打發了喬絲柳,嘴上卻掛起微笑:“我們可以等,不著急。”
  “還不著急?”喬絲柳瞪大雙眼。
  方源的笑容意味深長,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喬絲柳:“我相信,就算我不去,武八重也不能統領全局的,不是嗎?”
  喬絲柳再楞。
  武家,議事大廳。
  砰!
  武八重狠狠的一拍桌子,將整個桌子都拍得粉碎,煙塵飛揚。
  他怒吼道:“武樵,你什么意思?!我不管提議什么,你都反駁,你這是故意拆我的臺嗎?”
  武樵淡淡冷笑,昂首站在大廳中央,他斜視武八重:“太上二家老,你未免太心急了點。武庸大人究竟是生是死,我們并不清楚,區區命牌蠱、魂燈蠱的破碎代表不了真相。你看你,就直接坐在主位上。我現在好心的提醒你,你應當坐在你該坐的位置上。”
  “武樵太上長老,武家面臨巨大的危機,此刻我們就應該商討正事,而不是記掛這些細枝末節。”
  “我覺得武八重大人統領全局,無可厚非,他本身就是太上二長老。當下局面,武家也需要一位首領!”
  “武樵你是什么圖謀,當我們不知道嗎?我只想說,你是姓武,不是姓喬。”
  大廳中,坐著的幾位蠱仙,立即出聲,幫助武八重說話,圍攻武樵。
  武樵冷笑:“要論資排輩,最有資格接任太上大家老之位的,是武遺海大人!太上二長老就該上位嗎?你們當這里是中洲門派呢?”
  一陣沉默。
  “此言有理。”
  “我等家族,首重血脈。”
  “武遺海怎么沒有前來?武八重你通知了沒?”
  幾個蠱仙相繼出聲,他們大部分本體都鎮守在外,此次來的基本上都是蠱仙意志。
  武八重察言觀色,面帶惱怒,心中卻是冰雪般冷靜。
  “火候未到啊。”他在心中嘆息。
  表面上他站起身來,拍拍額頭,唉了一聲:“是我魯莽了,實在是心憂家族。你說的不錯,是該讓武遺海大人為我們指路。我歡迎武遺海大人歸來!也十分愿意聽命于他。”
  嗯?
  此言一出,蠱仙們紛紛一愣。
  武樵也明顯驚異了一下。
  這個武八重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?
  武家商討的結果,很快傳達到了方源這里。
  喬絲柳一臉驚喜地望著方源:“太好了,我們沒有趕回去,居然也能統領武家局面。”
  方源卻是面沉如水,一切都朝著他不想看到的情況發展下去。
  武樵的表現,在他的意料當中。畢竟這個曾經的武家太上三長老,早已經被喬家買通。
  但武八重這招以退為進,實乃妙手,著實讓方源眼前一亮。
  “情況有點不妙。”方源搖頭嘆息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