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24 心思沉玉清滴風樓

“怎么了?”喬絲柳不解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方源沒有回答,他四處踱步,動用智道手段,陷入深深的思考當中。
  眼下局面非常復雜,幕后黑手不出,武庸生死未明,一切都籠罩在層層迷霧當中。但方源卻被架在前方,不得不做出反應。
  身不由己。
  方源深深的感到,自己身不由己。
  武家蠱仙,身邊的喬家蠱仙,還有南疆大勢,幕后黑手,都讓他難以繼續待在超級蠱陣當中。
  這就是身為正道的無奈。
  方源面臨著一場艱難的考驗。
  他絕不想就這樣成為喬家、武家任意擺弄的棋子,他要從這復雜萬分的局勢中,保住自己的利益。
  但如何去做?
  武八重的用意和圖謀,方源已經猜到。
  “或許我可以借助這一點?”想到這里,方源便決定將計就計。
  他停下腳步,面向喬絲柳:“既然讓我統領全局,我便下令好了。”
  “遺海,這才是男兒的英武果斷!”喬絲柳明眸驟亮,當即贊嘆道。
  方源沉聲繼續道:“眼下幕后黑手隱匿不明,當務之急,是穩守最妥。我會下令武家各個蠱仙,放棄外圍資源點,盡數回歸武儀山,祭起仙蠱屋,以防不測。”
  喬絲柳很滿意方源的這個舉動。
  方源將自己的想法,有關武家的內政,提前告知她,很明顯不把她當做外人看待。
  喬絲柳心中喜悅,沉吟道:“此法的確最為穩妥。不過,也是壯士斷腕,一下子放棄防守這么多的資源點,恐怕會被周圍的超級勢力順勢侵吞。”
  “那也沒有辦法。武家的力量,一直都分散得太開。眼下局勢不明,只能縮起拳頭,以防意外和挑戰。”方源嘆息道。
  “也好。我們走吧,離開這里,回歸武儀山去。”喬絲柳認可了方源的這個應對,又開口道。
  方源搖頭:“不去,不去。”
  “此行太過危險。”
  “連我兄長武庸都被埋伏,我倆區區七轉,還不被那幕后黑手手到擒來?”
  “若這幕后黑手要對付武家,那么他們接下來的目標,很有可能就是我。我怎可能隨意外出?歸去武家的路程風險太大!”
  方源推托,理由充足。
  喬絲柳目光沉凝下來,微微點頭:“此言有理!的確應該謹慎一些。若能得到仙蠱屋的接應,才為穩妥。”
  費盡口舌,終于穩住了喬絲柳,方源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但他眉頭還是緊鎖。
  好不容易留在了超級蠱陣之中,但這種情況,又能持續到什么時候呢?
  武庸居然生死不明,這種驚變,讓熟知歷史發展的方源,也有措手不及之感。
  紫血先河陣中。
  血河滔滔,已經化為十幾股。
  光線晦暗的環境中,無數的紫色念頭,無窮無盡,暴射噴涌。
  鐵面神大吼一聲,身邊環繞的鐵砂宛若煙霧飛繞,形成滔天巨幕,遮護其身。
  但紫色念頭忽然由實轉虛,射進鐵砂煙幕當中,毫無阻礙地向鐵面神撲來。
  “可惡!”鐵面神咬牙,對這虛道手段無能為力。
  不過就在危機之時,一道清風徐徐吹來。
  本身化虛的紫色念頭,一個個如泡沫般破碎。
  “好險……”鐵面神回望,向遠處的武庸投去感激的目光。
  武庸周身,幾乎是紫色念頭形成的風暴,還有無數的血獸夾雜其中。
  即便戰況如此激烈,武庸仍舊毫無傷勢,還有余力照顧另外兩處戰場中的鐵面神、喬志材。
  “這紫血先河陣居然囊括了虛道變化,不把這些墟蝠尸體清除,恐怕虛道變化將持續不盡!”喬志材大吼道。
  他必須大吼。
  在這里傳音,根本不行。
  念頭等智道手段的交流,更是無能為力。
  鐵面神目光冰冷,宛若刀鋒,他掃視一周,血河中有三四士頭墟蝠尸首,大部分只有荒獸級,但也有少量是上古荒獸,更有一頭太古墟蝠的尸身,被兩條血河共同托住。
  事實上,站至如今,鐵面神也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  這些墟蝠尸首在血河中,不斷地消融。尤其是每當紫色念頭有了虛實變化的時候,這些墟蝠尸首的消融速度,就會加快幾分。
  但是知道墟蝠尸首的重要性又能如何?
  交戰不久之后,那位八轉蠱仙(紫山真君)就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武庸為何束手束腳,不就是為了防備紫山真君的偷襲嗎?
  “要讓武庸大人驅除墟蝠尸體,非常不智,會被那位紫發八轉后發制人。”
  “所以眼下局面,還是得我和喬志材聯手,清除這些墟蝠尸體。”
  “若是紫發大敵出手,武庸大人就能應對,保下我和喬志材的性命……”
  但如果保不住呢?
  或者說,即便能夠保住二人性命,但是卻要喪失對于這座蠱陣的打擊機會。武庸會如何選擇?
  鐵面神遲遲不決,正是因為他們三者之間的信任很少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一股成分復雜的龐大氣息,從最中央的那片戰場猛地升騰而起。
  大風呼嘯,武庸大袖飄飛,仿佛風中君王。這一刻,他普通平凡的相貌,竟被襯托得威武至極。
  “你既然想要見識一下,我母親留給我的八轉仙蠱,那就讓你看一看好了。”武庸冷然低喝。
  海量的紫色念頭被排空,血河滔滔,竟有數股在風中發生斷流。
  喬志材又驚又喜。
  鐵面神的鐵面上,也被震動得掉下幾許鐵屑出來,他失聲驚呼:“這是……仙蠱屋?!”
  武庸不動手則已,一動手竟如此驚天動地。
  他沒有催動任何的仙道殺招,而是從仙竅中取出了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,一點都不輝煌雄闊,從外表而言,它只是一座吊腳竹樓。
  這種建筑,在南疆地域極其常見,在其他四域也不是沒有,但往往只存在于山巒地形上。
  這座吊腳竹樓只有兩層,幾乎全是竹子構造,竹子上還生長著青色的竹葉,一顆顆露水,附著在竹葉上,青翠欲滴。
  武庸大袖飄飛,悠悠飛入竹樓的第二層。
  他坐在窗欞旁邊,屈指輕彈,竹樓微微一震,屋檐上掉落下十多顆的青翠露水。
  剎那間,這些顆青翠露水,從吊腳竹樓上脫落,電射而出。
  所到之處,清風徐徐,平定一切。無論是紫色的念頭,還是血紅的潮水,都被清風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好厲害!”喬志材脫口稱贊,青翠露水飛過來,為他輕松解圍。
  “武家本來就有三座仙蠱屋,現在竟又增添了第四座!并且這座仙蠱屋,泄露出兩只八轉風道仙蠱的氣息……武庸藏得可真是夠深的。”鐵面神心中震動不已。
  兩位蠱仙被相繼救出,飛入吊腳竹樓當中,來到武庸身邊。
  “此是我母親構造的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。”武庸仍舊坐在窗欞上,一面望著外界的蠱陣,一面適時地解釋道。
  “太棒了!有了這座玉清滴風小竹樓,我們直接立于不敗之地。脫困而出,只是遲早的事情。”喬志材大喜過望。
  若是武庸運用武獨秀的那兩只八轉仙蠱,催動什么仙道殺招,那喬志材將會非常擔心。
  因為催動仙道殺招,會有失敗的可能。越強大的殺招,催用失敗后,反噬的傷害就越加可怕。
  偏偏武獨秀身亡,武庸繼承兩只八轉仙蠱的時日,并不長。
  尤其是武庸還是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身居高位,平素能有多少閑暇時間來練習?這是個大問題。
  但現在好了,這兩只八轉風道仙蠱,居然和其他蠱蟲搭配,組成了一座仙蠱屋!
  眾所周知,仙蠱屋雖然手段固定,但最是操縱簡易,不擔心反噬。
  鐵面神的心緒比他要更加復雜一些,他暗想:“武家居然有了第四座仙蠱屋,而且竟是一座八轉仙蠱屋,威力遠超前三者。每一座仙蠱屋,都可大大直接提升一個家族的綜合實力。有八轉仙蠱屋在手,配上一些蠱仙,只要仙元足夠,就是武家第二位八轉蠱仙啊。這武庸藏得太深了!”
  他不由地再次打量武庸,刮目相看。
  武家這段時間,并不容易,遭受了四面八方的刁難。作為武家僅存的八轉蠱仙,武庸左遮右擋,調兵遣將,處境很是勉強尷尬。
  但只要他甩出這座仙蠱屋,必定能直接化解尷尬,重振武家聲威,立即讓武家再次穩穩地坐在南疆第一超級勢力的寶座上,把其他蠢蠢欲動的心思都鎮壓。
  然而,武庸并沒有。
  他一直憑借自身力量,來應付武家的危局。他把這座仙蠱屋藏得很深很深,就算是武家蠱仙也不知曉。
  若不是他身陷于紫血先河陣中,誰都不會知曉,武庸手中居然擁有第四座仙蠱屋,而且還是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“單憑這一手,武庸絕不在他的母親武獨秀之下!幸虧我鐵家身居南疆東北,而武家則位于南疆西南,兩者相距遙遠。而且我鐵家也沒有參與之前的行動,沒有刁難武家。”鐵面神吐出一口濁氣,感到慶幸。
  各大超級勢力,霸占一方,盤踞在南疆已經這么多年。
  相互之間,已經了解得很多,很透徹。彼此的實力和地盤都維持在一個平衡的,相互對峙的狀態當中。
  武獨秀一死,這個平衡被打破,才有了其余超級家族默契聯手,為難武家的情況發生。
  但只要這座玉清滴風小竹樓一出,就能替代武獨秀,成功鎮壓南疆大局。
  武庸的心思太過陰沉,他一直暗藏不出。完全可以預料,一旦當他覺得是時候祭出這座仙蠱屋的時候,必定是其余家族倒霉,被揍得七暈八素的時候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