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325 局勢惡方源欲動身

朝陽冉冉升起,清晨時分,還帶著夜的濕氣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兩位侯家蠱仙,站在云端,眺望著腳下方的一片峽谷。
  金霄峽!
  這座峽谷中,充斥特別的霧氣。夜晚,霧氣朦朧氤氳一片,毫無特征。而當朝陽的光,映射在峽谷當中的時候,霧氣則綻射出璀璨的金芒。
  這些瑣碎的金芒,并不刺眼,整片濃霧仿佛灑滿了金峰,偌大的峽谷金碧輝煌,蔚為壯觀。
  “這就是金霄峽,盛產金道、云道資源。曾幾何時,武家從我族手中硬生生搶奪過去。”一位侯家蠱仙感慨,“不過現在,是時候奪回這片失去的基業了!”
  另一位侯家蠱仙點點頭,他的身上開始綻放微弱的光芒。
  光芒持續了幾個呼吸,消散之后,他模樣大變,化作魔道蠱仙中的一位有名強者。
  他向身旁的侯家蠱仙點了點頭,隨后默不作聲地向金霄峽俯沖下去。
  金霄峽原本有武家蠱仙鎮守,但是因為武庸的始終,方源的命令,撤離回歸了武家大本營。
  這個消息瞞過了一時,但終究被其他超級勢力發覺。
  不過,侯家也是正道勢力,不能直接進攻這里。正道規矩擺在這里,所以侯家要做出變通。此行,他們就是借口追擊魔道蠱仙,堂而皇之地進入金霄峽中。
  一旦吞并了金霄峽,造成了既定事實,接下來武家想要拿回金霄峽,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。
  屆時侯家的借口多多,諸如“我們幫助你武家鎮守了金霄峽,總得要得到一些補償”之類的,就夠武家頭疼。
  磨嘴皮子,是正道勢力的拿手好戲。
  除非武家有更加強大的武力,強勢到讓侯家主動避退。
  侯家蠱仙變化的魔道強者,仿佛一頭大鳥,飛快地向金色霧氣俯沖過去。
  感受到他的氣息,金霄峽谷中的霧氣猛然變幻,從中傳出鏗鏘的脆響,震蕩耳膜。
  咻咻咻!
  下一刻,無數刀槍劍戟狀的金色光影,猛地飛射而出,好似無窮無盡。
  武家蠱仙雖然撤走,但是把守這座資源點的蠱陣還留著呢。
  此時此刻,自行開動,企圖御地于外。
  侯家蠱仙目光沉凝,斷喝一聲,一道磅礴的刀氣,從上而下,猛地砍下。所到之處,空間破碎,風浪狂涌。
  顯然,侯家有備而來,催動出了刀氣仙蠱。
  武家蠱陣不過是凡蠱陣,哪里是七轉仙蠱的對手?不僅無數金色光影被轟然崩碎,而且蠱陣本體也被一擊之下,徹底損毀。
  一下子,原本充斥峽谷的金色霧從中間陡然破開,大半的金色霧氣蕭山,露出峽谷內部的真面目。
  侯家兩位蠱仙,俱都目光炙熱起來。
  “魔道賊子,哪里走?”后一位侯家蠱仙,口中高喊,緊隨其后飛撲下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道紫色瀑布,氤氳如煙,垂條而下,高達十八丈。
  毒瘟瀑布!
  在這座瀑布附近的另一座山頭上,有著一座武家特意布置的凡人山寨。
  “殺啊,殺上去!”一大群凡人蠱師,從山外殺了過來。
  武家蠱師們節節敗退,已經退至最后的防線。
  武家首領,一位四轉蠱師占據險要位置,對著來敵怒吼:“你們羊家好生卑鄙,居然膽敢來偷襲我武家!”
  “哼!我們羊家早就忍你們很久了。你們侵占這里這么多年,太過橫行霸道!我的父親、母親,不過只是想求一只解毒的蠱蟲,卻都是死在這座山上。今日,新仇舊恨一并了結!”羊家的蠱仙首領比較年輕,帶著仇恨與憤怒,一馬當先,殺上山去。
  “可惡!”武家蠱師們據險防守,但是羊家卻是有備而來,并且人多勢眾。
  武家蠱師敗局已定,只得從秘密的山洞中撤離。
  羊家蠱師們擊敗武家,在山寨的廢墟上歡呼。
  云頭上,壓陣的羊家蠱仙默默點頭,滿臉欣慰和喜色。
  這里是羊家和武家疆域的交界處。羊家籌謀長遠,很早之前就分化出一支羊家凡人族群,移居在附近,放縱他們,和武家產生摩擦矛盾。
  正是有著這樣的借口,羊家此時此刻,才能大舉進攻,侵占武家地盤。
  按照正道的規矩,這些都是凡人階段的小打小鬧,除非是戰損了蠱仙種子,無妨家族大局。
  毒瘟瀑布只是一塊很普通的凡人資源點,產出一些毒道的凡蠱,不被蠱仙放在眼里。
  但是這個缺口一打開,接下來,羊家只需要長驅直入,就可以染指真正的寶地——詐尸山!
  ……
  轟隆隆。
  江水聲震蕩如雷,回蕩在姚家蠱仙的耳中。
  他站在尸皇芋頂天的最高處,望著赤紅相交的兇惡江面。
  距離這里的不遠處,就是兩江交匯之處。赤龍江、黃龍江,兩道江河交匯,形成一道龐大的江心漩渦,波濤滾滾,險惡異常。
  南疆的三條大江,都不簡單。不管是赤龍、黃龍還是碧龍江,江水中都會時不時有元泉成形。這些元泉,摻雜在澎湃浩蕩的江水中,一路沖刷出去,使得江邊靈氣磅礴,更利于產出蠱修資源。
  尸皇芋頂天!
  這是一座非常特殊的山峰。在古代,一位南疆八轉蠱仙轉變成僵,在這里受到超級勢力的聯手圍攻。
  八轉仙僵戰死,這里也成了一片戰場廢墟,毫無價值。
  但是沒成想,天長日久,時間漸漸流逝,八轉仙僵破碎的尸體,在江邊磅礴的靈氣滋養下,再配合江水沖刷上岸的水草,漸漸生根發芽,最終長成了一座尸山。
  這座尸山,高達數百丈,山上生活著大量的僵尸,盛產變化道中的僵尸蠱,還有氣道的尸氣蠱。
  南疆僵盟總部在沒有暴露之前,曾經看中這片寶地,開出高價,想要向武家收購,作為大本營所在,結果被武家拒絕。
  “僵盟都沒有得手,但如今,這里就歸我姚家了!”姚家蠱仙心中振奮。
  他目光遠眺,越過寬闊的江面,看向彼岸。
  那里就是武家的地盤。
  侵吞了這座尸皇芋頂天之后,武家在赤龍以東,黃龍以北的地盤,就都徹底淪喪。
  姚家占據尸皇芋頂天,等若是一座橋頭堡,對著武家疆域虎視眈眈。
  有關武庸陣亡身死的消息,不知道從哪里傳出來。
  得知這個消息之后,幾個超級勢力便立即密謀,所以這一次的行動,并非單打獨斗。
  姚家、羊家和侯家,只是其中三家罷了。
  武家大本營中,一片嘈雜。
  “該死!這三大家族,吃了熊心豹子膽,居然敢捋我武家的虎須!”
  “連失三地,尤其是尸皇芋頂天的失去,叫人心痛。想當年,武家上下為了謀奪此地,花費了多少心血和代價啊。”
  “反擊,我們必須反擊出去!我們有仙蠱屋,怕他們什么?”
  武家蠱仙們有的急切怒吼,有的爭論不休,有的舉臂高呼,有的著沉默無聲。
  此時,距離武庸失蹤,生死不明,已經過去了十多天。
  這個消息武家一直隱瞞,但正如之前武八重所料,幕后黑手早就在擴散這個消息。
  起先,那些超級家族并不相信。
  因為方源早已料到這個情形,故意甩出更多的假情報,混淆視聽。
  但這一舉動本身,就有違常理。
  超級勢力并不蠢笨,經過這些天的考證和觀察,他們終于動手。這一動手,就讓武家四面楚歌,驟然間失去大片領土。
  議事大廳中,因為武庸的失蹤,主位空著。作為武家太上二長老的武八重,坐在另一邊,他默不作聲,靜靜地觀察著周圍武家蠱仙的表現,心頭沉重之余,還有一絲兒的得意。
  尤其是當他看向武樵的時候,他的嘴角都忍不住微微一挑。
  因為武樵正是之前鎮守尸皇芋頂天的武家蠱仙。這塊資源點驟然失去,對他武樵是一個重大的打擊。
  武樵沉默如鐵,神色冷峻。
  即便是他感受到了武八重挑釁的目光,他也故作不知,仿佛是一個鐵像。
  “都別吵了,安靜下來。”武八重出聲。
  這一次,沒有人反駁他,議事大廳中很快就安定下來。
  武八重心中大感滿意,在眾仙目光的聚焦之下,他嘆了一口氣,道:“武家出了這么大的事情,我們都沒法做主,還是請武遺海大人做決斷吧。”
  武樵頓時皺起眉頭。
  武家的蠱仙們相互對視。
  有些人已經開始對方源不滿,抱怨道:“我族出了這么大的事情,武遺海大人居然還留在超級蠱陣那里。”
  “聽聞喬絲柳仙子在十幾天前,就過去了。我還聽聞,有一位白兔姑娘……”說這句話的蠱仙,更加用心險惡。
  武樵眉頭皺得更緊,張口欲要為方源撐腰,但他想到自身難保的處境后,猶豫了一下,終究沒有出聲。
  武家的信很快送到了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發生這種情況,方源并不感到絲毫的意外,他早已有所預料。
  “看來,時局已經不允許我再停留在這里了。”方源望著流轉的夢境,發出深深的嘆息。
  這些日子,他很想繼續探索夢境。
  但運氣很不佳,這里的窗口,竟都流轉出一些荒誕夢境,讓方源無從下手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