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328 局勢驟緩

議事廳中沉靜下來,眾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一位蠱仙身上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這位蠱仙模樣年輕,面容普通,并不起眼,但實際上他卻是柴家蠱仙中的重要人物,柴家太上大長老的心腹、得力干將。
  身為信道蠱仙的柴有言,醞釀了一下,而后徐徐道:“我思考的東西,可能和大家不同。這幾天,我其實都在琢磨武遺海這個人。”
  “武庸失蹤,傳出死訊,不管是否是事實,究竟是何人出手,武家目前是武遺海統領。他的性情如何,他的誠意到底有多少,都是我心中的問題。”
  “武遺海的來歷,大家都知道。我們對他的了解,實在太少了。畢竟他不是南疆土生土長的蠱仙。”
  “嗯,說下去。”柴家太上大長老的眼中,泛出感興趣的光來。
  柴有言笑了笑,這才繼續道:“其實武遺海之前的情報,大家都知道,我在這里,也無須贅述。從這些情報當中,大家或許多少能了解,這個人的性情和心態。我說一個大家可能都忽略的東西吧。”
  “哦?我們都忽略的?”
  柴有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:“就是那封信。在武遺海寄來的信中,他表示要和我族聯盟的愿望,共擊巴家、夏家。他并沒有選擇巴家,或者單獨選擇夏家,而是將兩者一同列為對手。”
  “武家的行事風格,向來霸道,這不就是他們一貫的作風嗎?”有柴家蠱仙不解。
  “不不不。武遺海是不一樣的。”柴有言緩緩搖頭,“這點從他處理廣寒峰,還有和驅山老怪達成協議的事情中,都可以看出來,他的行事手法更接近于散修。畢竟,他才加入武家多長時間?”
  “武遺海缺少武家的霸氣,但卻有散修隱修的精明,他善于妥協,而且在我看來,他很有混跡正道的天賦。”
  “為什么他要直接將巴家、夏家都列為打擊的目標呢?就像剛剛我們有人說過,為什么不選擇其一,和另外一家妥協呢?因為當我們真的和武家聯手之后,選擇其中一家開戰,另外一家怎可能作壁上觀?必定會聯合一家,共同對抗我族和武家的聯盟!”
  柴家蠱仙聞言,不由紛紛點頭,贊同柴有言的說法。
  柴家、巴家、夏家,這三大家族都集中在了赤碧江心處,關系非常復雜。一家強勢,其余兩家必定聯手抗敵。
  三者形成實力的平衡,相互制約,這也是柴家發展這么多年,一直都沒有打出去的原因所在。
  柴家若聯手武家,勢必會打破這樣的局部平衡,巴家、夏家怎可能不聯手呢?
  所以,方源在信中,干脆就直接將兩家都列為打擊對象。因為他知道,這是必然要發生的!
  “這么說來,武遺海有相當成熟的眼光。他既然能夠提出和我柴家聯合,勢必已經有了許多的準備。對于武家耍我們一道的擔憂,似乎沒有必要。”有人道。
  柴有言點點頭:“我想的講的,是武遺海此人有很深的政治造詣。從這些種種表現和細節來看,他很具有合作的誠意。”
  “事實上,我們柴家是肯定要出動的。”
  “我族發展至今,壓下巴家、夏家,并不容易,是數代的努力,這過程中還有運氣的成分。”
  “一旦讓巴家、夏家侵吞更多資源,底蘊增長。我們柴家的優勢就會淪喪。”
  “當然,和武家的合作也需要謹慎。”
  “如何開戰,這場戰爭又局限在何種程度比較合適?還需要大長老您來定奪。”
  “不過,至少我們應該分出一部分的蠱仙,進行佯攻。至少不能讓巴家、夏家,太過輕松地擴張領地吧?”
  這番言論一出,大廳中的柴家蠱仙們紛紛點頭。
  幾乎與此同時。
  南疆,萬蛇山,池家大本營。
  池家太上大長老手中拿捏著一只信蠱,沉吟不語。
  池家位于南疆的最西部,右下方是羊家,右邊則是喬家。
  池家和這兩家都有領土的接壤,不過和羊家距離更近,地盤接壤的部分也最多。
  遠交近攻,一直都是通常的外交選擇。
  所以,池家和羊家一直關系不好。羊家的鬼手山,位于黃龍江發源地,資源豐厚,地形險要,羊家蠱仙主修魂道,戰力突出,一直都是池家的心腹之患。
  在過往的相處過程中,羊家和池家也不斷發生過許多矛盾,有著歷史積累。
  羊家的右方,順著黃龍江一路往東,就是武家的地盤。
  其實武家和池家,也算是挨著。雖然兩者并不接壤,但是喬家和池家接壤啊。
  喬家是武家某一代的太上大長老,大力扶持出來。喬家安插在南疆西部的中心地帶,北抗巴家、夏家,西對池家,甚至還能牽制南疆最西南的羊家。
  池家和喬家時有摩擦,誰都知道喬家就是武家豢養的看門狗,所以池家和武家關系一直是時好時壞,隨著時局而變動。
  若用一個詞來形容池家和武家的關系的話,曖昧這個詞或許比較恰當。
  在不久前,池家出手刁難過武家。但在義天山遺址上的超級蠱陣中,池家卻是和武家合作,搞起仙緣生意。
  “武遺海,你可是給老夫出了一個難題啊。”書房中,池家的太上大長老池曲由長長的嘆息一聲。
  方源在信中,要求聯合池家,一同對付羊家。
  池曲由自然心動,因為他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這種機會,在他有生之年,都不多見。
  任何勢力都要發展壯大。吞并羊家的資源,就算吞并不了,削減羊家的實力,對于池家而言看,都是百利無一害的事情。
  池家非常有余力。
  不僅是因為,池家大本營地理位置偏僻,而且更關鍵的一點是,池家擅長蠱陣。一套套仙級蠱陣安置下來,池家大本營,還有各處的資源點的防御力都非常出色。
  池家的后顧之憂是很少的。池家的仙蠱屋也有兩座。別忘了,還有池曲由這位八轉蠱仙的存在。
  武庸始終,死訊傳來,南疆半壁江山都亂套了。
  在這樣的亂局中,池家何去何從,需要池曲由的迅速決斷!
  數日后,超級蠱陣中,方源出關。
  他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喜色。
  閉關修行很有成果,他已經將剛背殺招徹底改良完成,并且演練了好幾番。
  而就在這數天里,南疆的局勢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柴家派遣蠱仙,降臨江心,做出一番威脅態勢,巴家、夏家不得不收斂一些力量,進行防備。
  池家蠱仙直接侵占羊家地盤,兩家比鄰而居多年,想要找一些借口,自然輕而易舉。
  雙方已經在九幽山脈一帶,直接開打了。
  池家老爺子很有魄力,直接帶著一座仙蠱屋,親自動身。導致羊家大為緊張,不得不派遣出仙蠱屋和大量蠱仙面對。羊家沒有八轉蠱仙,這讓他們陷入被動當中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羅家、鐵家、翼家都有異常動向。
  因為這幾個家族,方源也都去了信。當然信中的內容,又和池家、柴家不同了。
  畢竟這四家,地理位置太過遙遠,都處于南疆的東部。
  即便如此,這幾家的異常動向,都把侯家、姚家的注意力,牽扯了幾分回去。盡管他們也知道,這些家族動手的可能不大,但這種事情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不得不防。
  至于商家,這個家族一直恪守中立,方源雖然去了信,但商家隨即就回信,拒絕了武家的聯合提議。
  忽然一夜春風來,武家、喬家原本緊張嚴峻的形勢,驟然緩和下來。
  武家、喬家蠱仙對這樣的結果,大為驚嘆。
  別看方源只去了幾封信,但事實上通過一封信,能說服其他超級勢力出手,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情。尤其是在信中,武家舍棄多少資源,表達多少誠意,都是值得斟酌的問題。
  方源處理得相當棒,棒得超出很多人的想象極限。
  很少有人知道他的那些信的內容,但很多人都明白,就是這些信,直接打動了許多超級勢力的蠱仙。這讓武家、喬家有了直接轉守為攻的機會!
  “看來我這方面的功底,并沒有下滑多少。”方源前世五百年,擔當過一方勢力首腦,那時候五域亂戰,政治格局更是混亂無比,五域內的合縱連橫,五域外的聯合、欺瞞哄騙、設計、將計就計、出賣背叛等等層出不窮。
  現在的政局亂象,不過是圍繞武家、喬家,僅僅在南疆西部的局部混亂。
  在方源看來,并不復雜。
  根本不需要抽絲剝繭,他就能直擊要害。
  “武家的仙蠱屋,終于要到了么?”方源又收到另一份情報。
  本來仙蠱屋早早就出動了,但是在半途中發生了意外,耽擱了一段時間,不管是誰出的手,或許真是意外,總之方源還要等待一天,才能得到這座仙蠱屋的接應。
  “看來必須要離開這里了。”這片夢境,帶給方源太多的提升,期間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,對這樣的寶地,方源有些依依不舍的情緒。
  ps:第二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