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32 方源戰黑莬

“咯咯咯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”黑菟發出怪笑之聲,原本可愛的容顏竟是扭曲猙獰之色。
  她原本單純清澈的雙眼,此刻充斥陰險的光,眼袋深重,仿佛連續熬夜了半個月。眼影濃厚,像是兩片黑色的蝶翼,從眼角出延伸出去,一直斜插入鬢。
  模樣雖然沒有多少改變,但是陰險狠辣,氣質大變,和之前的單純可愛軟弱,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。
  “白兔真傳……有點意思。”方源周身綻射光輝。
  光輝消散之后,方源已經化作一頭巨龜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卜卦龜變化!
  噗。
  七轉陣道蠱仙池規大吐一口鮮血。
  “該死,該死!”他口中咒罵不休,眼珠子死死瞪著前方,在那里懸浮著仙蠱的尸體碎片。
  這只仙蠱原本就因為左夜灰的攻擊,而受到了創傷。
  剛剛,池規想要催起超級蠱陣第二層的時候,這只仙蠱終于到達了承受的極限,猛地崩潰。
  蠱陣催動失敗,甚至會引發連鎖反應,讓其他仙蠱承受傷害。
  池規連忙以身代之,主動用自己的身軀來承擔蠱陣崩潰的反噬,終于保住了這座蠱陣。
  但是他卻已經身受重傷。
  “情況嚴重嗎?”巴德連忙上前查看。
  池規強咽下口中的鮮血,滿臉蒼白,宛若死人:“非常嚴重!這只毀掉的仙蠱,是支柱之一。第二層蠱陣共有蠱蟲三十多萬,但這樣地位的仙蠱,一共也只有四個。我們必須找到替代品,然后將第二層蠱陣催動起來。這套蠱陣是層層遞接,沒有第二層蠱陣的話,最中心的第一層蠱陣,也就無法確立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池規滿臉焦躁地呼喝:“誰還有土道仙蠱,快拿出來給我。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刻!”
  在他身邊,巴圈風和巴德無奈地對視一眼。
  前者是風道蠱仙,后者巴德則專修木道,兩人手中并沒有土道仙蠱。
  池規為自己療傷,巴德和巴圈風連忙一個個地去詢問。
  之所以一個個去詢問,自然是想盡量地隱瞞住這個壞消息。畢竟心態也會影響戰斗力,此時情況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  好在五域當中,土道蠱仙的數量,通常是南疆最多。
  很快,就有多人表示,愿意貢獻出自己的土道仙蠱。
  池規挑選了一下,這些土道仙蠱都不是好選擇,但他只能矮子里挑將軍,勉強選擇了一個和原來的土道仙蠱最為接近的。
  池規傷勢未愈,但他卻不管不顧。
  “接下來,我要全力推演,盡快地想出將這只土道仙蠱,加入整個蠱陣的方法。我的安全,就交給你們了。”
  這個舉動,毫無疑問,是非常冒險的,等若是將自己的性命,完全交托在別人的手中。
  但池規一臉堅毅之色,毫無猶豫不決。
  他知道,自己已經毫無退路可言,必須爭分奪秒,必須賭一場!
  巴德滿臉凝重之色,緩緩點頭:“我答應你,必定會拼死護你周全。就算是左夜灰來了,也須得先從我的尸體上跨過去。”
  這是真話,并不是矯情虛偽。目前這種情況,縱然巴德戰力很強,但也難以對抗左夜灰,基本上無法改變戰局。
  他可不是鳳九歌,也不像方源那樣,擁有逆流護身印。
  巴德更不知道,武家的一座仙蠱屋,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  但自從影宗強襲開始,他就第一時間,動用信道手段,通知了巴家。
  和他一樣做的,還有其他各家蠱仙。
  固守待援,這是巴德等人心中唯一的生路了。
  就這樣,池規集中全部精神和注意力,全力蠱陣。而作為戰力公認最強的巴德,總領陣線,調遣防守。如今武家、喬家這塊出現了狀況,威望降至谷底,巴家的巴德成為了最適合的首領人選。
  對于這個機會,巴德也當仁不讓。
  作為保護池規的最強力量,他居于后方,掃視戰場。
  總體而言,正道的防線還是穩定的。
  正道的蠱仙精銳,依托半殘的蠱陣,能夠及時的后撤。
  而魔道蠱仙們來勢洶洶,但是真正的強者并沒有多少。并不是說南疆沒有魔道或者散修的強者了,而是在此之前的義天山大戰中,已經狠狠地損失了一批。
  雖然在那場大戰中,正道同樣損失不小。但相比較魔道,正道更加穩定,它擁有大量資源,栽培出蠱仙強者更加容易。
  可以想見,除非特殊情況發生,按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,南疆正道一定會大大壓過魔道和散修。
  巴德的目光在妙音仙子、黑樓蘭、白凝冰這三片戰場稍微停留了一下,其余人一掃而過,最終停在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“武遺海。”他心中默念出這個名字,升騰起一股感慨。
  曾經他多么想壓過武遺海,給武家一個好看。但是現在卻要彼此同舟共濟,巴德雖然野心十足,早就想要取代武家,令巴家發揚光大。但是此刻大敵當前,他并不介意和武遺海并肩作戰,這點包容胸襟他還是有的。
  當然,這只是暫時的不計前嫌,等到眼前的危局過了,巴德必定會秋后算賬。
  這件事情發生了,巴德可算是抓住了方源的痛腳。在此之前,武家、喬家發生意外,巴德一直忍耐,并沒有利用仙緣生意這個把柄發難。他把這個把柄一直保留到現在,終于有了可喜的結果。
  黑菟不斷跳躍,身法靈活至極,閃過無數金剛念頭。
  心性大變之后,這位曾經的白兔姑娘,居然使出了暗道手段。
  不僅如此,她原本六轉的修為,居然突變到了七轉,簡直是不講道理!
  不過她躲閃得再快,也只是比方源的念頭快一線。
  今日不同往日了。
  若是方源剛剛掌握金剛念仙蠱的話,說不定拿這位黑菟沒有辦法。但是此刻此刻,方源已經操練純熟,念頭紛紛如雨,一齊襲去,相互配合,仿佛一張厚實密集的火力網,黑菟能躲避一時,終究仍舊要被方源的無數念頭籠罩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墻角虎!
  發覺自己處于下風,黑菟身上氣勢陡然一爆,足尖輕輕地在地面上一點。
  黑色的水液,迅速在地面上擴散。
  一息的時間之后,黑水擴張到了池塘大小。
  兩息之后,黑水沸騰起來,咕咕冒泡。
  三息之后,從黑水中躍出一頭駿馬大小的壁虎。
  這只壁虎渾身幽暗,眼眸波光粼粼,并非真實,而是純粹由暗道殺招凝聚融匯。
  壁虎速度極快,撒開四肢,行進如風,一頭栽在黑菟的腳底,載著她四下飛奔。
  和黑菟相比,已經變作卜卦龜的方源,顯得十分笨重。
  他自從變化之后,就一動不動,堵在身后蠱陣的缺口邊上。
  不過雖然方源本體沒有變動,但是他催發出來的那些念頭,形如小龜殼的金剛念頭,卻是靈活至極,密密麻麻,圍繞著卜卦龜巨大的身軀,上下飛舞,左右旋轉。
  戰斗開始之后,方源就在拼命催動剛背殺招。
  小龜殼念頭飛速暴漲,方源行事非常穩重,他先用這些念頭,將這里牢牢遮護住,然后才用越來越多的小龜殼念頭,向外擴張。
  黑菟站在黑色壁虎的身上,進退自如,但卻咬牙切齒。
  表面上看,她速度有著巨大的優勢,占據場面上的主動。但實際上,她必須跨越方源的阻礙,攻入殘陣缺口,打通殘陣。
  方源卻是牢牢擋在她的進攻路線上。
  黑菟忽左忽右,不斷試圖向方源本體沖刺。
  她積極調動這些小龜殼念頭,好幾次都故意露出破綻,但方源似乎不中計,把自己守得四平八穩,不斷將黑菟驅趕向外。
  方源有些忌憚黑菟的殺手锏。
  雖然方源不知道那一招的名字,但卻目睹了武安在悄無聲息的情況下,中招后,全身化為一灘黑水的情景。
  “黑菟的那一招,是為我準備的。”
  “她要求見我,但是被我拒絕之后,值得在武安的身上用了。”
  “這就說明,這一招的攻擊范圍比較狹小,很有限。就像是暗歧殺,雖然氣息內斂,殺傷力強大,但是弊端也很明顯。”
  方源身邊的念頭越來越多,小龜殼不斷旋轉,看得讓人眼皮子都發麻。
  黑菟不得不連續后撤,看著這么多的小龜殼,她氣得胸膛不斷起伏。
  “老烏龜這個變化,還真的很適合你啊,武遺海大人。”她忽然又笑起來,流露出殘忍的殺意。
  “不過,你可別以為我的手段,就止步于此了。嘗一嘗這招吧!”
  說著,黑菟張開櫻桃小口,對準方源的方向,吐出了她的小舌頭。
  她的小舌頭很可愛,鮮紅色澤。但是她的嘴唇卻是漆黑如墨,黑唇紅舌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  舌頭一吐一縮,速度飛快的快。
  好像是俏皮的鄰家女孩,在扮可愛的鬼臉兒。
  但方源卻感覺背部一麻,受到了強烈的傷害。
  他連忙扭轉龜頸,掉轉龜.頭,往后一瞧。他發現自己的背殼上,多出了一個小洞。
  這個小洞,只有臉盆大小,和龜殼偌大的體積相比,完全不值一提。
  但是它卻非常的深,而且傷口不斷地向外蔓延擴張,整個洞口都在向外冒著裊裊的黑色煙霧,并且發出嗤嗤的響聲。
  ps:第六更,好累,有點更不動了,眼睛有點花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