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33 菟舔

方源心頭頓時一震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殺招?!”
  “卜卦龜最硬的地方,就是它的龜殼,但是居然承受不住這招的傷害。”
  “即便我這至尊仙體,有著道痕之間不互斥的特性。依照太古荒獸的皮糙肉厚,也竟然落得如此結果?”
  黑菟戰力之強,出乎方源意料之外。她的這個手段,十分詭異,竟然連卜卦龜的防御,都有點撐不住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再不敢保留,連忙調動七轉仙蠱防備。
  這只律道仙蠱,已經被方源成功地添加進了殺招剛背之內。
  當即,原本的剛背殺招停住,全新的剛背殺招徐徐催動起來。
  呼。
  一陣風憑空產生,卜卦龜氣勢大變。
  全新的剛背殺招,采取了大量的宙道凡蠱,這些蠱蟲帶來的效果,就是削除了防備仙蠱本身單獨使用時的十息弊端。
  因此,剛背殺招一旦催發成功,防備仙蠱就能立即起效。
  小龜殼念頭猛地膨脹一圈,變得更加碩大,與此同時卜卦龜本體,開始閃爍如鐵般的光暈,顏色也漆黑深重了一分。
  黑菟見此,面容微微一變,伸出舌頭再舔。
  雙方距離遙遠,但隔著這么長的距離,方源仍舊遭受到了攻擊。
  龜殼上再度出現了一個坑洞,但是這一次,坑洞只有成年人的拳頭大小,傷口淺薄,并無黑煙繚繞升騰。
  另外之前的那道傷口,黑色的煙氣也已經消散,傷口擴散的速度大大減緩。
  黑菟冷哼一聲,很不甘心,口中低喃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攻擊這里!”
  下一刻,方源只感覺自己的龜.頭驟然一麻。
  隨即,劇痛襲來,并且還有酥麻之感,夾雜其中。
  傷勢不輕。
  方源連忙將龜.頭縮進殼中去。
  “該死!”黑菟見到這一幕,頓時氣得雙眼要噴火。
  方源很賴皮,不僅是龜.頭,他還將四肢和尾巴,都縮進殼中去。
  只留下小龜殼念頭,在不斷地旋轉,而且數量不斷增長,又將防守的強度和范圍,提升一層上去。
  黑菟連續舔龜殼,但收效一點都不大。
  她陷入困境,終于拿方源沒有辦法。
  武遼一邊療傷,一邊觀戰,看到這一幕,很很地汗了一下。他不禁心想:“就這樣,武遺海大人要給武安報仇雪恨,該等到何年何月?”
  巴德冷哼一聲,也有些不滿。
  別的缺口,打得水深火熱,方源這里卻是慢條斯理,不溫不火。
  方源龜縮起來,非常愜意。
  他迅速思考,琢磨黑菟的這記殺招。
  任何的殺招,往往都有指向的能力。就比方說一個火球殺招,火球催發出來,凝聚在手心中,最終要飛出去,才能有殺傷效果。
  但是飛到哪里,哪個方向,哪個目標,就需要殺招中包含相應指向的能力。
  只有指向哪里,火球飛到哪里。
  指向能力一般的話,火球就是直線飛行。脫離手心之后,就不能操縱和修改它的飛行方向了。
  若是指向能力強一些,火球可以曲線飛行。脫離手心之后,還能略微地調整一下它的飛行角度。
  更強一些,火球可以自行追蹤目標。
  “黑菟的這記殺招,一定也有指向的能力。”
  “它雖然不像火球那樣明顯,攻擊發出后,無形無質。但是缺乏指向,是不可能的。因為它顯然不是范圍殺傷,而是集中一點的傷害。”
  “那么它是如何指向的呢?是通過視覺嗎?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立即分心他用,催動蠱蟲,卜卦龜的身邊迅速出現一股濃霧,將卜卦龜牢牢籠罩其中。
  “這個武遺海,又想搞什么鬼?哼。”黑菟懷疑方源要使出其他仙道殺招,立即伸出舌頭,遙遙對準方源,舔了一下。
  方源再次中招。
  “不是視覺嗎?難道是氣味?”
  方源再用手段,霧氣陡然間變得極臭無比。
  離得比較近的武遼,聞到氣味,頓時面容扭曲,連忙催動蠱蟲,進行內呼吸。
  臭氣飄散在空氣中,很快逸散開來,惹得其余戰團紛紛投來目光。
  “這個武遺海,居然在嘗試破解對方的殺招。”巴德雙眼精芒一閃,看出了方源的目的。
  他冷哼一聲,心中更加不滿。
  一般當場破解敵手殺招的可能性很小,要不斷地試驗,就算勘破原理,也未必有相應的仙蠱或者手段來實施。
  嘗試破解殺招,一般是一對一的長久僵持作戰。
  “現在這種緊急的情況,他居然還有閑情逸致來破解殺招?哼!有手段,直接把對方強殺了才是正理!”巴圈風卻是直接將心中的不滿說出來。
  巴德充耳不聞,此時此刻,不是鬧矛盾內訌的時刻。
  黑菟猶豫了一下,再次伸出舌頭,對準方源舔一下。
  方源的背殼上再次出現了一個坑洞傷口。
  方源忽然靈光一閃:“我明白了,很可能是味覺的指向啊。”
  一般而言,味覺需要舌頭親密接觸來體驗。但是蠱仙的舌頭,在仙蠱或者殺招的效用下,隔空嘗物,也并非難事。
  “每次發動,黑菟都要伸出一下舌頭。”
  “她和影宗攪在一起,影宗則掌握著食道真傳。也只有如此偏門的流派,才能對我這般防御深厚的卜卦龜變化,有著奇效。”
  “試驗一下。”
  卜卦龜慢慢的通體發紅,尤其是背殼,仿佛是燒紅了的鍋底。
  黑菟伸出舌頭一舔,立即抽了一口冷氣:“嘶……好燙!”
  卜卦龜的紅色消散下去,空氣中飄出一股怪味。
  黑菟伸出舌頭一舔,差點被齁得嘔吐出來,眉頭緊皺:“好咸!”
  卜卦龜再生微妙變化。
  黑菟終于不再嘗試。她看出來方源的用意:“這家伙!居然在嘗試破解我的殺招,而不是想要催動什么仙道殺招。可恨!!”
  黑菟之前覺得:卜卦龜身上的這些變化,很有可能是方源催動仙道殺招的前奏。
  所以,她三番五次進攻,企圖破壞和干擾方源催動殺招,一旦干擾成功,反噬傷害定能讓方源受傷。那么她對這個烏龜殼障礙,就有跨越的希望了。
  “這種情況下,他居然有閑工夫來嘗試破解我的殺招?!”方源的舉動,有違常理,畢竟此時戰場爭分奪秒,誰有如此閑情逸致。
  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才讓黑菟中招。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后,黑菟立即停用這一殺招,而是改為其他手段遙攻。
  她左右揮拳,黑青拳勁穿梭在煩雜的小龜殼念頭中,有的被小龜殼念頭聯合剿滅,也有的擊破沿途的小龜殼念頭,打在卜卦龜的龜背上。
  雖然傷害微乎其微,但每一次拳勁集中,方源整個身軀都忍不住顫抖一下。顯然,這個仙道殺招中摻和進了律道的蠱蟲。黑菟如此干擾方源,防備他催動仙道殺招,的確是好手段。
  “的確是味覺么。”方源的龜.頭,始終縮在殼里。
  盡管嘗試有了結果,但是距離破解黑菟的這一殺招,還有極長的距離。
  方源卻不急躁。
  黑菟已經不再使用這一招,單純的拳勁干擾,對于方源而言,無關痛癢。
  因為武遺海的這個身份,還有手段,明顯都是攻弱守強。
  黑菟防備方源的攻伐殺招,其實是多慮了。方源的確是強大的攻伐手段,但是礙于身份,他不能用。一旦用出來,他就會惹來極大的懷疑,身份距離曝光就不遠了。
  于是這處戰斗的節奏,再次緩慢下來。
  方源不想進攻,或者說拿不出有效的手段來進攻,而黑菟則攻不破方源這個縮頭烏龜。
  這么一段時間過去,方源身邊環繞著的小龜殼,已經上漲到了十萬的規模。
  黑菟感到自己無從下手,龐巨的小龜殼,數量驚人,已經變成戰線中惹眼矚目的景象。
  巴德瞧著方源的目光越加冰冷,他終于忍不住傳音:“武遺海,我聽聞你還有其他兩項變化。此時此刻,你還留手存力做什么?趕緊殺掉你的對手,支援其他仙友!或者說,你和這位白兔真的有什么關系?你下不去手?”
  方源聽到巴德的傳音,理都不理他,就當沒聽到。
  巴德久久得到回應,氣得暗暗咬牙,瞧著方源的目光越加陰冷。
  方源在琢磨自己的處境。
  “影宗肯定是要營救幽魂本體,所以強攻這里。”
  “他們控制了左夜灰,但控制程度應該有限,還有一位八轉蠱仙紫山真君沒有現身。”
  “正道這邊擁有超級蠱陣,可以守護一段時間。只要拖延一定的時間,必然會有八方的支援,四面的援軍。”
  “而我擁有逆流護身印,可抗八轉。實力不上不下。”
  “紫山真君乃是智道蠱仙,怎可能沒有后手?正道的這些蠱仙,也遠遠沒有到達山窮水盡的地步。”
  “我還是隱藏身份,等到時機渾水摸魚。說不定這一次,我真的能摸到一頭大魚!”
  方源越是琢磨,越發現自己大有機會。
  他有這樣的實力,但必須等到恰當的時機。
  影宗是他的心腹大患,他一直想要追殺,將其除盡。可惜方源追殺的次數也不少了,都沒有成功。不是他不努力,也并非他態度不堅決,而是影宗這群人的確是人中龍鳳,各個精英。
  但現在,無疑是個絕佳的機會。
  ps:第七更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