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335 關鍵內應

就在義天山遺址,圍繞著超級蠱陣,正魔雙方展開廝殺的同時,另一處的戰斗終于落下了帷幕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毫發無損,熠熠生輝,靜靜地漂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囊天括地的紫血先河陣,已經要瀕臨崩潰,血河不再,只有一團團的猩紅血液,散亂隨意地漂浮在紫黑之色的空間中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前,七幻魔仙被拘在一個風球當中,逃脫不得,只能束手就擒。
  戰局已定。
  “讓我看看你的真面目。”武庸仍舊毫發無損,眼眸中綠意一閃即逝。
  瞬間,籠罩在七幻魔仙全身的彩色華光,如云遇風,驟然消散。
  他的真面目曝光。
  在場的三位正道蠱仙,俱都一愣。
  喬志材眼眸微瞪,失聲道:“姚耕?”
  原來這位七幻魔仙,不是他人,正是超級勢力姚家的一份子,蠱仙姚耕。
  他本是和武藝髯為了爭奪驚艷仙的遺澤,而展開切磋。在第五次的時候,忽然和武藝髯一同身亡。
  他在姚家的命牌蠱破碎,誰都以為他已經死了。
  但是沒想到,他居然就是七幻魔仙!
  “好,好得很。原來姚家居然是藏污納垢之所。”鐵面神聲音冰冷。
  姚耕苦笑:“這只是我個人的行為,和我姚家無關。”
  武庸見到至死都要維護自身家族,并非是想象中的魔性深重,不由疑道:“你是如何思想,膽敢設局陷害我等?”
  姚耕臉上的笑容更加苦澀:“我說過了,我只是一個小人物。或者更準確的說,我只是一個棋子,受人擺布,我也是被逼無奈,和家族無關。”
  武庸面色微沉:“那你告訴我,擺布你的就是之前出現的那位八轉蠱仙嗎?將他一切的情報都告訴我。”
  姚耕哈哈大笑,眼淚卻滾滾流下:“如果我說,我也根本不了解那人,甚至我和他接觸的時間,比你們也長不了。你信嗎?”
  鐵面神插口道:“是因為七幻真傳的緣故嗎?”
  姚耕點點頭,神情悲苦。
  鐵面神嘆了一口氣:“要接收七幻真傳,就必須首先接收一份信道盟約。我族分析過,認為這是一個陷阱。然而又讓人不解的是,許多七幻真傳的繼承人,終身都沒有履行過那份信道盟約。看來你是第一個受害者了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武庸、喬志材頓時了然。兩人看向姚耕的目光,也帶著一絲憐憫之意。
  “事到如今,還有什么好說的。成王敗寇,要殺要剮,隨你們的便。”姚耕虛癱,已經完全淪喪了斗志。
  “那位八轉蠱仙在哪里?”武庸又問,他感到不妙。
  姚耕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道:“我和你們一樣,也以為他一直藏身于陣中某處。結果等到你們發現最關鍵的陣眼,甚至俘虜了我后,我才明白,他已經早就不在這里了。”
  武庸聽到這里,心中的不妙感覺越發濃郁。
  他斷喝一聲,將姚耕禁錮,關押在小竹樓中,隨后催動這座仙蠱屋,迸發恐怖的攻伐威能。
  轟隆!
  紫血先河陣被武庸攻破,露出藍天白云。
  三位蠱仙重見天日,一瞬間,喜色還未浮現在臉上,各個身軀微震。
  “不好,原來已經過了這么多時日!”
  “這座紫血先河陣,不僅包含智道、血道、虛道、信道的奧妙,而且還夾雜宙道手段。”
  在這座蠱陣中,三位蠱仙的時間觀感,都暗中受到了影響,導致產生錯覺。
  就算是武庸也中了這個暗算。
  他一直以為,他在紫血先河陣中的時間,并不長。
  但是破開蠱陣之后,他這才驚覺,原來已經過去了這么多時日。
  “不好!看來那位八轉蠱仙,并非是想要于我等死戰,而是單純地想要圍困我們。他的真正目的,會是什么?”武庸心中一沉,連忙聯系家族。
  紫血先河陣隔絕內外,導致武庸等人連寶黃天都溝通不了,更談不上聯絡家族。
  此刻,三仙紛紛聯系各自家族,很快,他們的臉色就都發生劇變。
  大量的信息,涌上腦海,三仙都有些傻眼,沒想到這些天中,居然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!
  武家、羊家、喬家、池家、柴家、夏家、巴家等蠱仙們,也都處在混亂之中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計劃,就是圍困武庸等人,造成武庸死亡的假象,引發南疆政局的動蕩。
  他成功了。
  羊家、喬家、武家等各大家族,為了各自的利益,掀起風云。
  就在他們糾纏在一起,相互角力的時候,超級蠱陣那邊,忽然出現了大批人馬,展開了猛攻強襲。
  接到如雪花般的求援信后,各家都為之失措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那些魔道蠱仙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膽,居然膽敢強攻超級蠱陣?”
  “不僅如此,連北原蠱仙都出現了。”
  “左夜灰這樣的傳奇太古荒獸,也被控制了?!”
  這些正道家族感到匪夷所思。
  但他們當中不乏聰明智慧之士,接受了這個事實之后,他們很快反應過來:最近發生的種種,或許應當連起來看,那就是一場驚天的大陰謀。
  幕后黑手真正的目標,實際上就是超級夢境!
  “走,我們直接支援超級蠱陣去!”武庸當機立斷。
  “居然能攪動南疆風云,我很想看看這一切的幕后黑手。”鐵面神當即表示愿緊隨其后。
  武庸臉上現出焦急之色:“我弟還在那里,但愿沒有發生什么意外。”
  這個關頭,武庸還不忘刷一下聲望。
  喬志材連忙配合道:“武庸大人心系弟弟,果然是宅心仁厚,惦念親情,乃我正道楷模啊。”
  八轉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,劃破長空,向義天山遺址疾飛而去。
  和武庸舉止一致的,還有池家太上大長老。他接到池規的求援信之后,當機立斷,停止和羊家蠱仙的比斗角力,直接駕著池家仙蠱屋,趕赴超級蠱陣。
  羊家也同樣如此,侯家、姚家、商家等各族,不是出動蠱仙強者,就是催動仙蠱屋前來。
  這些人并不知道,影宗攻打超級蠱陣的原因是什么。
  因為從始至終,他們都不清楚義天山大戰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  他們只知道一些天庭故意泄露的情報,知道天庭摻和過一腳,知道僵盟的覆滅和義天山大戰有關。
  他們不知道超級夢境的成因,更不知道夢境中隱藏著魔尊幽魂本體。
  天庭方面隱瞞了此事,就是擔心某些南疆超級勢力,會幫助魔尊幽魂。
  雖然不知道原因,但并不妨礙各大超級勢力,對于超級蠱陣的重視。
  不僅是因為有著超級夢境,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,就是左夜灰!
  這頭傳奇太古荒獸,每一次出世,都帶給南疆蠱仙界悲痛回憶,以及慘重損失。
  所以,南疆的各大超級勢力,都出動了人手,甚至是仙蠱屋,主要就是來對付左夜灰!
  “目前,我方雖然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,但有著池家蠱陣,還有池家蠱仙在,防守拖延一段時間,應該不成問題的。”飛行途中,喬志材道。
  鐵面神沉默不語。
  武庸搖頭:“說實在話,我很擔心。對方布局很深,安排的棋子巧妙無比。姚耕若不暴露,誰能猜得到他就是七幻魔仙?對方居然能滲透到正道家族的七轉層面上,我擔心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里,武庸沉吟不語。
  鐵面神領悟過來,脫口接道:“擔心超級蠱陣那里,還有對方的內應?”
  ……
  砰!
  偷襲是來得如此突然,如此讓人猝不及防。
  “巴圈風,你干什么?!”巴德大吼,驚怒出手。
  巴圈風被巴德一掌打飛出去,瞬間傷重瀕死。
  巴德旋即又接一手,將其控制,然后連忙趕到池規的身邊。
  池規身受重傷,滿臉金紫之色,血液從七竅中緩緩流出。
  就在剛剛。
  他推算成功,正在催動第二層蠱陣的關鍵時刻,在他身后的巴圈風忽然出手,對他狠狠一擊。
  池規對巴家兩位蠱仙已經信賴有加。因為之前他推演蠱陣的時候,這兩人都是全心全意的守衛。
  沒有想到的是,巴圈風居然在這個關鍵的時候,忽然出手。
  巴圈風只是六轉風道蠱仙,池規是七轉陣道,平素里自然是池規更強一籌。但在當時,池規全心全意主持蠱陣,根本防護不周,叫巴圈風一擊得手。
  池規不僅受了巴圈風的傷害,而且蠱陣催動失敗,還受到強烈的反噬。
  一下子,就讓他重傷瀕死,再無能力出手。
  “巴圈風!!!”巴德嘶吼,雙眼赤紅,狠狠地盯著巴圈風。
  若不是親眼目睹,打死他也不會認為,巴圈風居然是敵方內應?
  “投降吧,巴德大人,投降吧,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對的敵人究竟是誰!”巴圈風的情況也不樂觀,他氣息微弱如絲,滿臉灰敗之色,已經離死不遠了。
  巴德反而出手,將他的最后一口氣吊住。
  “你不會這么輕易死去的。相信我,你將受到家族的制裁,有時候活著比死亡更可怕。你將生不如死!”巴德咬著牙關,說出這么一句話,顯然是恨透了這個內應。
  巴圈風非常陰險。
  不得不說,他選擇的時機,正是太妙了。
  眼看就要成功,忽然出手,打破正道的希望。
  不僅害了池規,而且讓新添的土道仙蠱也隨之毀滅。
  沒有第二層超級蠱陣,正道必敗無疑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