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336 方源救場

“可恨!這個老烏龜,居然這么能縮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”黑菟咬牙切齒。
  小龜殼念頭,多達數十萬,規模驚人,層層疊疊地包裹著卜卦龜,讓黑菟根本沒有能力近身,反而隨著小龜殼念頭越來越多,她就被驅逐得離方源越來越遠。
  方源防守穩如泰山,但他卻沒有絲毫的放松。
  因為,紫山真君始終沒有露面。
  方源動用偵查手段,縱觀全局。
  喬絲柳和妙音仙子,同為南疆當代的三大仙子之二。此刻相斗,可謂將遇良才、棋逢對手,仍舊在僵持當中。
  黑樓蘭、白凝冰展現出來的戰力,讓方源吃驚不小。
  上一次方源追殺他們的時候,他們運用仙道殺招還很不熟練,現在看來,卻已經是嫻熟至極,如臂使指了。
  這讓方源不由地再次感慨,影宗的底蘊真的是雄厚。哪怕已經殘損到如此程度,在影宗的栽培之下,白凝冰、黑樓蘭的戰力拔升的這么迅速和明顯。
  若非方源在逆流河一役有重大收獲,回來又靠著夢境讓境界飆升,實力提升的速度絕非黑白兩仙的對手。
  不過黑樓蘭、白凝冰雖然強大,但正道方面也不乏強者。
  鐵心劍、翼黑霆都是七轉當中的一流強者,雖然比不上武雨伯之流,但是對付黑樓蘭、白凝冰還是可以的。
  兩對蠱仙各自展開激戰,一時間打的轟雷陣陣,雷光四溢,冰雪交加,光影璀璨。
  “不過……左夜灰似乎快要恢復過來了。”方源縱觀全局,當然不會忘記,目前戰場上最為強大的存在。
  “武遺海,你速速回來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巴德傳音到方源的耳畔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方源從巴德的語氣中,立即感到了一絲不妙。他遲疑道,“我這里可是在防守缺口呢。”
  “快來,我們這里需要你。”池規虛弱的聲音,也傳達過來。
  方源頓時心中一沉,他連忙鉆入缺口,進入后方。
  看到巴圈風和池規奄奄一息的樣子,方源眼眸猛地縮了縮。
  一只信蠱飛過來,方源一把捏住,瞬間他了解了整個事情的經過。
  “巴圈風居然是影宗內奸?!影宗滲透還真是無處不在。”方源心頭猛震,眼皮子直抖。
  情況很糟糕。
  土道仙蠱也毀掉了。
  就在剛剛,正道陷入絕境,巴德幾乎已經失去了信心的時候,忽然聽池規道:“我們還有最后一絲希望,我雖然無力再戰,但是還有武遺海。武遺海的陣道造詣,即便是我族池傷都贊嘆不絕,陣道境界因和我相仿,是陣道準宗師。讓他進來,我們還能在最后關頭搏一搏。”
  巴德早就知道,方源和池傷搞得關系很近,但還是首次聽到池家蠱仙證實,方源的陣道境界居然有這么高的程度。
  換做平時,巴德要忌憚和嫉妒,但此刻他卻感到慶幸無比,連忙傳音給方源。
  正是如此,方源被召喚回來。他的空缺,自然有其他正道蠱仙頂替上。
  “這個消息還只局限在我們幾人之中,武遺海,你有把握嗎?”巴德滿臉緊張之色。
  值此關鍵時刻,他根本不敢隨意地將這個情報擴散出去。一旦人心散亂,士氣崩潰,正道將大敗虧輸。
  “有個屁的把握。”方源狠狠地咒罵一聲。
  他瞪向巴圈風,眼中充斥怒火。
  左夜灰休整的時間,是有限的。之前,池規已經耗費了大半段時間,來推演蠱陣,現在留給方源的時間,連三成都沒有。
  要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利用一只全新的仙蠱,推演出合適的方案,將仙蠱和不知多少數量的輔助凡蠱,增添到蠱陣中去,架起第二層蠱陣,難度很大,相當的大。
  池規也知道這樣的難度,所以才說,要搏一搏,希望只有那么一絲。
  “就算沒有把握,我們也只能靠你了。你這一次該動用全力了,蠱陣架設不成功,一記夜灰殺招,我們都得死。你別以為能跑掉,左夜灰的兇殘,歷史上都有著血淋淋的記載。我們唯一的希望,就是利用超級蠱陣,固守待援。”巴德催促道。
  方源屏住呼吸,腦海中急速思考。
  巴德、池規不知道方源的真實身份,事實上,方源的處境遠比他們要好得多。
  “我有逆流護身印,只要催動出來,就能安然離去。”
  “左夜灰就算緊追不舍,我也能利用五域界壁,甩掉他。”
  “只是這樣一來,我的真實身份就暴露無遺,無法在這里渾水摸魚不說,還會遭受到南疆蠱仙界的追殺。別人先不提,武庸必定成為我的死敵!”
  “我還是先試試看。”
  “嗯,還有一小會的功夫,沒有到最后的抉擇關頭呢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立即快步走到池規的身邊:“告訴我第二層蠱陣的秘密吧。”
  池規眼前一陣陣發黑,面色蒼白若死。他的傷勢太重了,憑借著蠱蟲勉強維持清醒:“首先,我們這里缺少一只土道仙蠱。這只信道凡蠱中這座超級蠱陣的一切內容。”
  話剛說完,他就雙眼一閉,徹底昏死過去了。
  “我去!”方源心頭一沉。
  池規昏死,簡直是雪上加霜。巴德連忙施展手段,但毫無效果。
  方源差點都要直接催動逆流護身印,公然跑路了。在他看來,失去了池規的臨場指導,還需要征集一只土道仙蠱,更需要時間推算方案,基本上是沒希望的。
  不過,在此之外,他還是抽出心神,查看了一下信道蠱蟲中的內容。
  下一刻,方源的雙眼就鼓瞪起來,為他的這個舉動感到慶幸無比!
  四元蠱陣?!
  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這個第二層的蠱陣,建設布置的理念赫然便是當初的四元思潮。
  地水風火,即土道、水道、風道、炎道四只仙蠱,構成蠱陣的基石。
  土道少了一只,還剩下水道、風道、炎道三只仙蠱。之前池規的努力方向,就是補充土道仙蠱這一點上的不足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么巧合?”
  “我對其他的陣道內容,不太熟悉,惟獨對于四元思潮這塊,卻是頗有研究啊。”
  想當初,那個圖事成訓練兒子的陣道夢境,可沒少讓方源吃癟。
  “四元思潮最后被認為是以偏概全的陣道理念,缺少土道仙蠱,我完全可以用其他仙蠱替代,并非一定是土道流派的。”
  “用暗道!”
  “暗、水、風、火,同樣是四元,絕對也能構造成第二層蠱陣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涌起一股強烈的直覺。
  他信任這種感覺。
  因為他此時此刻,可是陣道宗師啊!
  “我的這個構想,一定能夠實現。并且……摻和暗道仙蠱的話,對防備夜灰殺招,也有良效!”
  方源忽然發現,咦,自己對左夜灰的招牌殺招,居然也有一定的了解。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因為他進入過另外一個寫實夢境。
  這個夢境,難度太大,方源不知道在夢里死過多少回。用了大量的解夢殺招,才勉強撐過去。
  方源在夢中,就領教過了夜灰殺招。
  不同的時候,那個時候,左夜灰的招牌殺招,形態不一樣,是范圍攻勢,籠罩了整個山谷。
  而它現在爆發的灰暗光柱,則是改良版本。
  不管改良多少,萬變不離其宗,夜灰殺招始終是夜灰殺招。
  正是因為方源領教過原版的夜灰殺招,讓他更有信心,能構造出抵御灰夜的超級蠱陣。
  “只是……這樣一來,我就要貢獻出暗渡仙蠱。因為這是我身上唯一的暗道仙蠱啊。”
  “暗渡仙蠱對我遮掩身份,有著巨大用途。我是要直接撤退,提前離場,還是留在這里冒險,等待時機,摸大魚?”
  方源猶豫了一下,旋即做出了決定。
  “我要補全蠱陣,但我不信任任何人,你帶著池規和巴圈風,遠離我,任何人進來,你都得負責攔下!”方源轉頭命令巴德。
  巴德深知輕重緩急,二話不說,撈起地上的兩位蠱仙,直接后撤數百步去。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,再次變作卜卦龜。
  上古智道荒獸,變化道痕轉變成智道,再加上一系列的智道手段,方源開始推算方案。
  進展極其迅速。
  因為他不僅有蠱陣的一切內容,還清楚四元蠱陣這一塊兒,更明白自己用過多時的暗渡仙蠱,即便是夜灰殺招,也有一定的了解。
  嗷吼!
  左夜灰忽然仰頭,發出巨大的咆哮聲。
  影宗等人各個面露喜色,連忙舍下對手,飛速撤離。
  “不好,又要迎來夜灰的打擊了!”
  “快,撤進蠱陣中去。”
  正道蠱仙們不知道內情,還以為背后有最安全的大后方。
  “快一點,還沒好嗎?”巴德忍不住催促,他是最緊張的了,如果方源不成功,他肯定就是個死。
  “好了。”方源碩大的龜.頭吐出一口濁氣。
  他雙眼中喜色一閃即逝,然后直接飛出暗渡仙蠱,還有許多凡蠱。
  巴德一愣,大急,聲音中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惶恐:“這是暗道仙蠱啊,這座蠱陣明明是要土道仙蠱!”
  “我沒有土道仙蠱,只有暗道。”方源沒好氣地回答他。
  巴德把眼一翻,差點氣得要暴打方源,怒吼道:“你沒有土道仙蠱你就直說啊,我給你借啊!!”
  “你懂個屁,給我閉嘴!”方源立即反駁回去。
  “你——!”巴德已經徹底失去了希望,正要怒斥方源,忽然間他雙眼猛地瞪大,似乎是有兩個人分別在他的眼珠子后面打拳擊。
  然后他震驚不已地看到,第二層超級蠱陣猛地升騰而起,恢弘的氣勢如山如海。
  “他居然真的成功了?!”一瞬間,巴德好像從地獄到了天堂。
  他呆愣在原地,嘴巴張得老大。
  喬絲柳等人撤到這里的時候,正好將這邊的情景盡收眼底。
  巴德失去風度姿態,如此呆瓜神情,自然讓人非常意外。
  “巴德仙友,你這是怎么了?怎么滿頭的汗?”有人咳嗽一聲,提醒道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