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337 控制正道

巴德渾身一顫,清醒過來,老臉難得一紅,尷尬的神情在臉上一閃即逝。
  方源聚精會神地操縱著第二層超級蠱陣,池規昏迷之前,早已經將整個蠱陣都借用給方源,使得方源成為了超級蠱陣的使用者。
  巴圈風的偷襲,池規的昏死,反而成全了方源。
  “很好,如此一來,我借助超級蠱陣,在這場大戰中又有了一塊大籌碼!”
  不枉費方源用出自己的暗渡仙蠱。
  如此一來,他更有實力來渾水摸魚。
  之前,方源若動用逆流護身印,能夠逃之夭夭,但如此一來,就放過了心腹大患影宗。此時,他選擇留下,對場面的掌控程度又提升了一大塊,就等著機會的出現。
  當然,方源也沒有放松警惕。
  他對這些正道蠱仙嚴肅地道:“你們都離我遠一些,誰若圖謀靠近,我便當他(她)是內奸,遣出蠱陣。”
  “什么意思?”正道蠱仙們看著一臉警惕的方源,紛紛變色。
  這時,巴德出聲,反而幫助方源解釋:“我贊同武遺海的話,誰都不要靠近。池規重傷昏死,就是內奸巴圈風偷襲所致!”
  他將之前發生的事情,都告知了正道蠱仙們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自然驚駭不已,尤其是知道:剛剛若非方源救場成功,第二層超級蠱陣根本無法拉起來。這些正道蠱陣都感到慶幸不已,同時也開始暗自防備周圍的蠱仙。
  巴德看了一眼方源,繼續統領全局,一道道命令下達下去。
  正道蠱仙不少,巴德無法救醒昏死過去的池規,不代表其他蠱仙不行。
  巴圈風也被嚴加拷問。
  其余正道蠱仙積極休整,治療自己的傷勢,為接下來的激戰做準備。
  這個時候,在超級蠱陣外的遠處。
  左夜灰終于氣息平穩下來。
  它高大巨碩的黑色身軀,仿佛一座山巒靜靜佇立。
  然后,它緩緩地仰起頭,張開血盆大口,深呼吸一口氣。
  立即空氣生起劇烈的波濤,無數蠱蟲摻和在一起的復雜氣息,不斷爆棚,沖散向四周。
  它的整個身軀開始膨脹,好像是吹氣球一般,氣勢越來越足。
  達到頂點之后,它猛地張開大口,一道暗黑色澤的光柱,噴射而出。
  光柱速度極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直接射在第二層蠱陣上!
  沒有任何的聲響和轟鳴。
  一切靜默,悄然無聲。
  但是第二層蠱陣,也隨之爆發出沖天的華光。代表炎道的赤紅,代表風道的綠意,代表水道的淡藍,代表暗道的漆黑,四種色彩交匯凝聚在一處,抵御著黑暗光柱的猛烈轟擊。
  整個蠱陣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各個面色緊張。
  一旦這個超級蠱陣支撐不住,他們就成為砧板上的魚肉,運氣好還能半殘地活下來,運氣不好,直接就會化為灰灰。
  很多精明的人,開始打量方源臉色神情。
  方源是操縱蠱陣的人,他的一舉一動,牽動著眾仙的心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始終一片平靜,任何人都瞧不出端倪來。
  不過這種平靜,往往意味著自信和安全。正道蠱仙們漸漸放下心來。
  片刻之后,暗黑光柱徐徐消散,第二層蠱陣的華光溢彩,也緊隨著落下。
  “防住了!”
  “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“武遺海大人,真是好樣的!”
  正道蠱仙們紛紛振臂歡呼,對方源的感觀有了新的變化。
  “我果然沒有看錯你,武遺海,是你救了我們大家。”池規從昏迷中蘇醒過來,口中喃喃,一臉欣慰。
  他現在的狀態仍舊不好,所以還得靠方源繼續操縱超級蠱陣。
  喬絲柳一雙妙目,凝望著方源。
  方源力挽狂瀾,成功救場,拯救了正道,一舉成為了英雄。喬絲柳之前對方源感觀,其實并不是上佳,但此刻她望著筆挺站立的方源,卻是心頭砰砰直跳,有了美妙的感覺。
  仙道殺招夜灰,對決超級蠱陣,這是矛與盾的較量。
  最終,后者稍勝一籌,成功抵御住了這一次的恐怖攻勢。
  光輝徹底消散,煙塵隨之落下,氣喘吁吁的左夜灰,瞪著眼睛,望著超級蠱陣。
  夢境絲毫未損。
  它體積極其龐大,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鍋,鍋底朝上,反蓋在茫茫大地之上。
  超級蠱陣第二層中,藏著方源、巴德、喬絲柳等正道蠱仙。這座蠱陣已經失去了第四層、第三層,無法再像之前那樣,徹底包裹覆蓋夢境,只能如同一個斜戴的帽子,遮蔽一小半的夢境。
  “居然沒有被攻破?!”影無邪、黑樓蘭、白凝冰等人俱都大感意外,這和紫山真君通知他們的情形不符。
  就在不久前,他們接到紫山真君的傳音,告知他們,接下來蠱陣必破,看準時機追殺上去,就能奠定勝局。
  “明明池規已經喪失了能力,看來出現了什么變故。”遠處,夢境的邊緣,紫山真君深深的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麻煩大了!
  最好的時機已經喪失,但他已經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
  隱去身形的紫山真君,無法被旁人探知。來到夢境邊緣,他已經準備了多時。
  就在這一刻,發動手段!
  一時間,天地變色。
  七彩的華光,直沖九霄云外。
  無以倫比的氣息,龐大浩瀚,宛若海嘯,沖刷著蠱仙們的心理防線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!”影宗一方的蠱仙們,紛紛閉上雙眼。
  超級蠱陣在劇烈的震動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也慌亂起來:“出了什么事情?這是什么殺招?!”
  方源臉上的緊張一閃即逝,他出聲告知:“這仙道殺招,并不針對我們和蠱陣,而是——這片夢境。”
  在經過了猛烈的噴發之后,彩色爛漫的光輝,并未徹底消散。而是開始結成一個個的光繭。
  “夢、夢境居然消失了,濃縮成了一個個的光繭。”
  “天吶,這是什么手段?如此驚天動地。”
  “常規的殺招對夢境是毫無效果的,除非是夢道手段!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,這群魔道蠱仙的真正目標,就是這里的夢境啊。”
  正道蠱仙們紛紛驚呼。
  當中有人陰測測地望了方源一眼:“我早說過仙緣生意就是禍根!讓魔道蠱仙們設想出了利用夢境的仙道殺招。這絕對有極其龐大的收益,否則的話,怎么會引發這么多蠱仙,不計后果的沖殺強襲?”
  這番話一說出口,大多數的正道蠱仙臉色都微微一變。
  方源聽了,卻無絲毫反應。
  反倒是巴德怒哼一聲,惡狠狠地盯著說話的夏家蠱仙:“閉嘴!”
  這個時候,大敵當前,還不忘內斗,還在給至關重要的方源上眼藥,簡直太不識趣,巴德惱怒至極。
  但下一刻,這位夏家蠱仙就消失在原地,隨后出現在陣外。
  “他,他怎么出去了?”正道蠱仙們發愣,隨即嘩然。
  方源冷笑的聲音傳來:“這個人居心叵測,竟想挑撥離間,被我挪移出去,廢物利用一下,試探對方的底細。”
  “放屁,誰給你的權力,你這是草菅人命!”
  “快,快把我族蠱仙,召回來。”
  “快一點啊!”
  方源冷冷一笑,咆哮著的另外一位夏家蠱仙,竟然也隨之消失。
  下一刻,他出現在超級蠱陣外,直面外界天地。看著偌大的夢境,還有閃爍著光輝的超級蠱陣,一臉懵逼。
  “武遺海!”巴德急了,差點要跳腳,“你也跟著胡鬧?!”
  方源淡淡地掃了他一眼,輕飄飄地道:“你再吵,你也出去。”
  巴德目瞪口呆。
  其他正道蠱仙:“……”
  巴德氣得胸膛急速起伏,滿臉赤紅,終究還是開口道:“你別忘了,組建這個超級蠱陣的仙蠱,都是來源于我們各大超級家族!”
  這是**裸的威脅了。
  但方源隨即笑出聲來:“你覺得此刻,你們誰能召喚得了各自的蠱蟲嗎?你們難道沒有發現,你們已經連感應仙蠱的能力都失去了嗎?”
  眾仙面色齊變。
  池規這時沉聲道:“唉,大家不用費心了。這是我族池曲由大人布置的蠱陣。當初設計此陣,就是為了防止出現內奸,讓蠱陣從內部被攻破。所以第一層、第二層蠱陣,都由一人操縱,其他人無法干預。現在就算是我,也不能操縱這座蠱陣。除非武遺海能將蠱陣再轉借回來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池規目光誠懇地望向方源。
  “池規仙友身負重傷,勞苦功高,還是先把身上的傷勢處理好了吧。”方源冷笑,毫無顧忌地打破了池規的期盼。
  巴德氣得不行。
  眾仙也一陣慌亂。
  如此一來,豈不是他們就必須得仰仗方源的鼻息嗎?
  喬絲柳這些原本親近武家的人還好說,巴家、姚家、羊家這些原本就和武家有矛盾的蠱仙,此時臉色都難看至極。
  “池曲由這個老匹夫!”有人在心中狠狠咒罵。
  池曲由暗算了這些超級家族一把,不過講道理,他也是為了整個夢境和蠱陣的安全著想。只是事情陰差陽錯,池家喪失了掌控,讓一個外人成為了局勢的主導者。
  “你們放心,我武遺海絕非喪心病狂之人。當次局勢,我們正道要同心同德,同舟共濟,方能渡過難關。”
  “我武家乃是正道第一,出了如此大事,必定會身先士卒,挑起大梁。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