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339 天庭插手

方源還發現了更有意思的一點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這些純夢求真體的存活時間,和修為呈反比。修為越高的純夢求真體,存活的時間越短。反而那些蠱師級的純夢求真體,至少能活個兩三年,對于方源而言,大有利用空間和研究的時間。
  “剛剛還在奇怪,若是影宗有大量煉成純夢求真體的手段,怎么在義天山大戰中不用出來?”
  “看來,影無邪曾經的純夢求真體,并不是這么容易煉成的。”
  “影宗為了解救魔尊幽魂本體,不惜用了這種方法,煉成大量的純夢求真體,來打通和分散夢境。決心很大!”
  方源暗暗感嘆影宗這次的堅決態度。
  不止是方源得手,俘虜了許多純夢求真體。其余的正道蠱仙也不笨,也各自出手俘虜了一些。
  這些純夢求真體,蘊藏著影宗研究出來的夢道成果。一旦被研究成功,他人都會在夢境這方面,有突破性的巨大進展。
  影宗不惜這樣做,也要拯救出魔尊幽魂的本體。
  場面非常混亂。
  紫山真君沒有被發現,他仍舊在持續,不斷地制造出純夢求真體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光繭,接連不絕地出現在夢境中。
  一塊塊夢境,相互堆砌,雜亂不堪,形成復雜至極的戰場。正道、魔道兩方,圍繞著純夢求真體,各自展開激烈的廝殺。
  盡管方源一方已經極盡全力去阻止,但是因為整個戰場太過于混亂,已經有數位純夢求真體,成為了漏網之魚,快要脫離了戰場。
  “該死!這些當中,說不定就有幽魂本體潛藏著。”方源觀察到了這一幕,就在他想要動手遙擊的時候,忽然間!
  一道細小如針的筆直光線,瞬間從蒼穹深處****而下。
  瞬間,洞穿了一個純夢求真體的腦殼。
  這道白色的細小光線,非常犀利,從純夢求真體的腦殼一路向下,將其整個身體都洞穿。
  它瞬間出現,又瞬間消失。
  中了招的純夢求真體,乃是六轉蠱仙。
  他頓時感覺渾身虛乏無力,頭頂酥酥麻麻。他的臉上不由地流露出疑惑之色,然后他緩緩將手高舉,摸了摸頭頂。
  然后他將手放置眼前,竟發現滿手的血液還有花白的腦漿。
  他的臉色驟然劇變,充斥著難以置信,還有驚恐。
  然后,他眼前驟黑,生機徹底消散。尸體如破麻袋一般,砰的一聲,從高空摔墜到地面上。
  瞬間血液飛濺,骨斷筋折,幾乎化為了一灘肉泥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“嗯?會是誰?!”方源見到這一幕,瞳孔猛縮。
  他是縱覽全局的人,正道當中,他是第一個觀察到這個情況的人。
  而在魔道一方,紫山真君一邊催生出更多的光繭,一邊也在統領全局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他卻沒有疑惑,而是眉頭緊鎖起來:“天庭終于出手了!”
  他早就料想到了這一層,也在白天中有所布置,耽擱了監天塔一會兒功夫。
  但是很可惜,方源救場,大大影響了紫山真君的計劃。
  超級蠱陣還有正道蠱仙的存在,嚴重干擾到了紫山真君的救援進程。
  最佳的時機已經失去,監天塔擺脫束縛,終于動手,正式加入這場大戰。
  刷刷刷!
  又是數聲輕響,幾道細小的白色光線,接連暴射,將一個個企圖脫離戰場的純夢求真體,輕松點殺。
  隨后,一座恢弘的仙蠱屋,綻射著沖霄的明光,如君臨天下一般,緩緩降臨戰場。
  這樣的壯觀景象,終于惹來大多數蠱仙的注意,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射天空。
  極少數人有些懵懂,但大多數蠱仙卻在一瞬間,認出了這是監天塔。
  天庭的監天塔,實在太過有名!
  天庭?!
  幾乎在場的所有蠱仙,都心頭狠狠一震。
  天庭的強勢登場,無疑讓原本混亂的戰局,走向更加莫測的方向。
  監天塔頂層,龍公環抱雙臂,身軀筆挺如山,站立著,俯視整個戰場。
  “魔尊幽魂狡詐陰險,純夢求真體一個都不能放過,必須處死!當然,這些純夢求真體或許都只是幌子,不排除魔尊幽魂潛藏在其他蠱仙身上,逃出生天的可能。所以,在場的這些蠱仙都殺掉。寧殺錯,不放過!”
  “是!”在龍公身后,以紫薇仙子為首的一干蠱仙,連忙齊聲應和。
  龍公又沉吟一聲:“先殺影宗,再除正道。但若有任何一人,想要脫離戰場,不論是誰,直接鏟除!”
  監天塔以無以倫比的氣度,宛若一座山峰,直接往戰場壓下。
  混亂的戰場,為之凝滯。
  監天塔代表著最強大的戰力,它的行動幾乎將決定整個戰場的走向。
  正道蠱仙們的心臟砰砰直跳。
  天庭……來自中洲的蠱仙,他們會是援軍嗎?
  影宗一方,則陷入恐慌當中。
  很顯然,天庭和影宗之間根本就是死敵。
  方源面沉如水,他凝望著九轉仙蠱屋監天塔,眉頭皺得緊緊。
  他不是沒有料想到這種情況發生。
  “天庭再度現身,情況變得很糟糕。這么短的時間里,他們居然重建了監天塔!不知道這一次,天庭來了多少的八轉蠱仙!”
  監天塔的出現,對方源的計劃,影響太巨大了。
  但幸運的是,方源龜縮在超級蠱陣當中。憑借這座蠱陣,應當能抵擋得住監天塔的威能。
  對于監天塔,方源很有戰斗經驗。
  哪怕是催發宿命蠱的最強手段,方源估算著,眼下這座超級蠱陣也有抵擋住一擊的能力!
  方源決定暫且觀望,按兵不動,但紫山真君卻不能坐視不管。
  他是智道八轉,怎可能沒有留下應付的手段?
  紫山真君當即傳音出去:“左夜灰,按照約定,你的敵人到了。你還在等什么?對方可是天庭的人吶!”
  “天庭?!”太古傳奇荒獸左夜灰,聽到這個詞,頓時渾身一震,眼眸中暴射出猛烈的仇恨憤怒之光。
  這種憤怒和仇恨,深入它的骨髓,經歷了一百多萬年,仍舊刻骨銘心。
  “天庭!!!”左夜灰猛地仰頭咆哮,音浪滾滾蕩蕩,席卷方圓數百里地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黑暗的磅礴霧氣從左夜灰全身噴涌而出。它的身軀本來就很龐大,此時在暗色霧氣的籠罩下,越發恐怖兇猛。
  然后,它雙腿彎曲,身體弓起來,齜牙咧嘴,猛地雙腳一蹬地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劇烈的悶響,整片地面都狠狠地顫抖了一下。
  一個巨大的凹坑,瞬間被左夜灰踩踏出來。而左夜灰就宛若一道利箭,沖向了天空,狠狠地撲向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爆發攻勢,但左夜灰渾身黑霧繚繞,顯然是仙道殺招,不僅能載動他飛翔,而且還有防護之能。
  左夜灰勢如破竹,仿佛是一顆漆黑的巨大隕石,幾個呼吸的時間,就跨越了上百里之距,沖到監天塔的跟前。
  “哼!狂蠻余孽。”龍公不屑地冷哼一聲,隨即雄軀一震,念頭調動,監天塔猛地爆發出刺目的白光。
  一時間,天地驟白。
  監天塔的最強手段——命敗!
  九轉仙蠱宿命的威能,無可匹敵。
  不管怎么閃躲,都會中招。只要不是九轉,不管多么強大,都要敗在這招之下。
  全是光。
  白色的光。
  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。
  暴露在光照之下的蠱仙們,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,都統統吐血。瞬間就受到了重創,無不當場昏死過去。
  一下子,就清空了大半個戰場。
  還有一些蠱仙,因為夢境的遮擋,沒有暴露在光下,撿回一命。
  轟隆一聲,左夜灰也難以抵擋宿命的攻擊,砸落到了地面上。
  它噴出一口鮮血,很快就爬起來,張開巨口,對監天塔發出咆哮嘶吼。
  監天塔中,中洲蠱仙們的臉上,盡皆動容。
  龍公也露出一抹詫異之色。
  左夜灰中了一招命敗,沒有死很正常。它比通常的仙蠱屋,都要皮糙肉厚,并且恢復能力極其驚人。
  左夜灰在南疆為患多年,南疆蠱仙界屢屢出動過仙蠱屋進行圍剿,始終沒有取走它的命,只能做到擊敗它。
  但是左夜灰受傷的程度,遠比龍公預料的要輕微得多。
  蠱仙可以修行,左夜灰也在修行。這些年來,左夜灰的實力也在不斷的提高。更何況這一次,還有影宗的資助。紫山真君特意借給它不少仙蠱,還有大量仙道殺招,盡力武裝左夜灰。
  左夜灰完全站起來,它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小半。
  恐怖至極的恢復能力!
  然后它再次撲向監天塔,毫無畏懼。
  龍公眼中冷光一閃,再次催出命敗。
  左夜灰被轟中,再一次摔落到地上。但很快,它又重新站起身來,雖然傷上加傷,但仍舊中氣十足。
  中洲蠱仙們心頭大震。
  “這就是傳奇太古荒獸的戰力嗎?實在是太過于驚人了!”
  “有點麻煩。”紫薇仙子目光沉凝。左夜灰的戰力,超乎她的想象,雖然監天塔有命敗,但是這個手段也不能頻繁催動啊。
  畢竟九轉仙蠱宿命,還是身上帶著傷勢呢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