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340 方源絕境

吼!
  左夜灰咆哮,這一次他飛騰上來,懸于半空,向監天塔撲殺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龍公冷笑,催動監天塔。
  虛化!
  左夜灰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整個監天塔,包括內里的蠱仙,統統變作虛化狀態。尋常手段,根本無法打擊到他們。
  “故意的么?是想引我出手?”隱形匿跡的紫山真君,看到這一幕,眼中精芒一閃即逝。
  影宗方面,的確有著克制虛化的手段。
  但是紫山真君卻沒有對虛化的監天塔動手。
  蓋因他本身并非魔尊幽魂本體,當初克制虛化的種種仙蠱,他手中根本不全。就算催發出來,對付虛化的監天塔,還是太過于勉強了。
  “沒有動手?”龍公心中呢喃。
  當初,義天山大戰時,魔尊幽魂就將虛化的監天塔封禁,讓它無法返回實體。
  龍公早已準備了手段,專門等著影宗的這個殺招,但是紫山真君耐住性子,一點出手的想法都沒有。
  龍公駕馭著虛化監天塔,試著向夢境靠攏。
  龐大的監天塔,一旦進入夢境,虛化的狀態就開始緩緩消失,一些邊緣的蠱蟲,被絢爛的夢境不斷吞噬。
  “虛化也不可以么。”龍公心頭一震,重新駕馭監天塔,遠離夢境。
  夢境這種東西,龍公也是第一次碰到。
  關乎大夢仙尊的新興事物,讓龍公十分驚異。
  監天塔即便是虛化狀態,也被夢境吞噬了一個角落。監天塔中的中洲蠱仙們,開始迅速修補。
  “在沒有相對應的夢道手段之前,就算是監天塔,也要失落在夢境里面啊。”龍公得出結論。
  一招鮮,吃遍天。
  當初,擁有純夢求真體的影無邪,能夠利用引魂入夢殺招,直接睡了監天塔中的監天塔主。
  可見,強大的九轉仙蠱屋,也無法阻擋和防御住夢道的威能。
  除非是擁有夢道仙蠱的仙蠱屋,否則通常意義上的仙蠱屋,都要在夢境中失落,折戟沉沙。
  “如此一來的話,這片戰場,就根本不適合監天塔作戰了。監天塔體型龐大,反而不如蠱仙單獨作戰那樣靈活。”龍公繼而看向怒吼連連的左夜灰,眼中精芒一閃。
  這時,監天塔忽然由虛返實,左夜灰連忙追擊。
  監天塔方向一轉,速度加快,沖向不遠處的一片夢境。
  左夜灰飛在半空中,速度更快,龐大的身軀好像是一股黑云,風一般地刮過,向監天塔迅速籠去。
  “不好!”紫山真君見到這一幕,連忙出手。
  一道奇光飛射而出,打在監天塔上。
  監天塔一下子速度驟緩,變得虛虛實實起來,仿佛是蕩起漣漪的水面倒影。
  “假的?”左夜灰連忙剎住腳步。
  它差點順勢栽倒在夢境中去。
  夢境對于左夜灰而言,同樣是兇險之地。
  在它的身后,真正的監天塔浮現而出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龍公站在塔頂最高層,一對龍瞳閃爍著冷漠的光,緊緊地盯著某一處地方。
  紫山真君嘆息一聲,知曉自己中了計。
  龍公明面上是陷害左夜灰,實際上卻是想要查找到他紫山真君的位置。
  偏偏紫山真君就算提前看破了龍公的想法,也不得不出手。
  因為左夜灰這個寶貴戰力,萬萬不得有失,影宗方面還須得依靠它承擔監天塔的威能。
  “幽魂余孽,哼,我來殺他。紫薇仙子你去對付那座超級蠱陣,將那方源除掉。其余人操縱監天塔,遠離這里。左夜灰必定跟隨你們而來,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。”龍公一聲令下,群仙迅速響應。
  龍嘯聲起,龍公化作一道奇光,直奔紫山真君。
  而紫薇仙子則撲向超級蠱陣。
  監天塔帶著中洲蠱仙大部隊,一飛沖天,撤離了戰場。
  左夜灰望了望龍公、紫薇仙子,最終將目光盯牢監天塔。
  它也知道,自己在這片戰場中因為體型過大,作戰時又喜好猛打猛沖,在這里作戰束手束腳,很不暢快。
  而且監天塔有著它最為厭惡的氣息,又是天庭的象征,毀滅監天塔的想法,此刻已牢牢占據左夜灰的腦海。
  龍公飛行在空中,身形化為一團虛影,眨眼間就降臨到紫山真君的面前。
  他身軀高大威猛,額頭上龍角猙獰,一對龍瞳流露出霸意和冷漠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紫山真君和龍公對拼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紫山真君不敵,狼狽逃竄出去。
  “今日你必死無疑。”龍公長嘯一聲,緊追不舍。
  超級蠱陣中,方源卻是渾身冒出冷汗。
  他忽然間意識到,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個局中!
  “天意!竟然潛藏在……不,或者說……”方源瞳孔縮成針尖大小,汗滴順著他的眉角流下。
  就在這時,紫薇仙子已然降臨在超級蠱陣面前。
  方源連忙鎮定心神,將超級蠱陣徹底催動起來,全神戒備眼前大敵。
  “這蠱陣不錯。”紫薇仙子雙目閃爍琉璃紫光,查看了一眼超級蠱陣,微微點頭,“可惜,有個破綻,就是蠱蟲來源太多,操縱蠱陣之人,強借了他人仙蠱。不過這一點,正好也可為我所用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紫薇仙子便用芊芊右手,托起了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星宿棋盤!
  這座仙蠱屋,乃是星宿仙尊親自創造,可能是天底下最小的仙蠱屋。
  棋盤催動起來,忽然化作漫天晶瑩的星光。
  星光呼嘯,宛若螢火蟲群,撲上紫薇仙子。
  紫薇仙子偌大的活人,被這點點星芒一撲,頓時同化,也變作璀璨的星光,加入其中。
  星光膨脹了些許,朝著超級蠱陣撲來。
  方源早已嚴陣以待,及時催動蠱陣,對準星芒轟去。
  但這星芒竟然對蠱陣攻勢視若無睹,直接撲到超級蠱陣上,眨眼間全部滲透進來。
  原本這座超級蠱陣,時刻閃耀著赤、綠、藍、黑四種玄光。但此刻星芒滲透,竟然讓這四種玄光驟然衰弱,星光摻和在四種玄光當中,方源頓時感到一股凝澀之意,從超級蠱陣上傳來。
  “方源,你本是天外之魔,得幸被天意選中,身擔拯救天下蒼生的重任。然而你雖然破壞了影宗逆天大計,可惜最終一步踏錯,背離正道,步入魔道,和天下蒼生為敵。你現在若知錯,立即束手就縛,我便留你一具全尸,你死后我會親自給你作傳,讓你名聲流傳千秋,警示后人。”
  這個時候,紫薇仙子的聲音,居然從超級蠱陣中傳來。
  方源冷笑連連:“天意這一次布的好一場大局!”
  他一邊說著,一邊嘗試催動超級蠱陣。
  蠱陣還是在他的掌握當中,但艱澀晦暗之感越來越重,一些邊緣的凡蠱陸續消失在方源的感應當中。
  很明顯,紫薇仙子正在和他搶奪這座超級蠱陣的控制權。
  “冥頑不靈。”紫薇仙子聲音冰寒,她見方源極力抗拒,旋即加大力道。
  超級蠱陣中的點點星光,頓時又亮了一分。
  “天庭知道了我的身份,更證明我之前的猜測。”
  “暗渡仙蠱已經不能取回,隨著時間流逝,這座超級蠱陣也終究會被天庭控制住。”
  “怎么辦?舍棄超級蠱陣,催動逆流護身印,現在逃之夭夭嗎?”
  “不妥!”
  “天庭方面早就和我交過手,逆流護身印已被他們熟知。”
  “他們既然要一網打盡,不僅要除掉影宗殘余,更要殺掉我。怎么可能不考慮到逆流護身印這個因素?”
  “我若一味依賴這道殺招,恐怕是天庭方面愿意看到的。一旦我的殺招被破,承受反噬,會立即喪失戰斗力,甚至直接死亡!”
  “該怎么辦?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念頭風起云涌,好似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  身陷絕境。
  方源急速思考,該如何脫離戰場。
  沒有辦法!
  單靠他一個人,根本無法逃出生天。唯一的希望就在于逆流護身印。
  “難道要賭一賭,天庭并沒有研發出針對逆流護身印的手段?”
  方源嘴里滿是苦澀之意。
  他心知肚明,要賭這個,勝利的希望太小。
  至于上極天鷹?
  方源本身的天晶就積累不足,難以讓上極天鷹催生成太古荒獸。
  就算天晶很多,成為太古荒獸的上極天鷹,也有不受方源操控的危險。
  上極天鷹性情高傲,只臣服于強者,反叛的可能,極其巨大。單靠方源和它本身的情感維系,脆弱得很,一點都不可靠。
  “還有兩個拖延的法子。”方源苦思冥想,又得到兩個方法。
  其一,是將逆流河放出來,自己置身河中,據險防守。
  其二,是自己放置仙竅,落在南疆天地當中,關閉仙竅門戶,在內緊守。
  但這兩個方法,都是拖延時間,并沒有一絲改善戰況的可能。
  方源若采用這些方法,等若徹底放棄了主動。
  這是相當危險的。
  這兩個方法若是能讓方源逃得一命,唯一的可能,就在于南疆正道的援兵。
  若是南疆蠱仙能夠驅逐天庭,方源或許還有機會逃走。
  但天庭絕非弱者,也非蠢貨。
  南疆正道的總體實力,當然要大過現在戰場中的中洲一方。但是他們來的援軍,能不能干過天庭蠱仙和監天塔,這是個問題。
  就算能干過,把天庭蠱仙趕跑了,方源能夠用武遺海的身份混下去嗎?
  怎么可能!
  天庭既然已經發現了他的身份,只需要一句話,就能讓南疆正道針對方源。
  武遺海的身份是禁不住整個南疆正道勢力的查探和深究的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