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341 紫山真君戰龍公

咻、咻!
  殺機凜冽,兩道身影,在夢境的夾道中,飛速地穿梭。
  紫山真君戰龍公!
  兩者速度極快,宛若飛箭暴射,偏偏又靈活至極,宛若游蛇蜿蜒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雙方交手,爆發出連綿不絕的雷霆聲響。
  一**的氣浪,澎湃洶涌,但是落入附近的夢境中后,就迅速消弭。
  兩位八轉蠱仙開始交手,一位是魔尊幽魂當年分出的第一代分魂,修行了近十萬年。另一位則是歷史上隱姓埋名,卻有著準九轉實力的天庭傳奇。
  毫無疑問,兩人的交手,是整個超級夢境戰場中,最為核心,最為重要,也是最為激烈的戰斗。
  監天塔和左夜灰的沉悶對撞,和這兩人的激戰比較起來,就顯得次要了。
  紫山真君雙目閃爍著琉璃紫光,忽然雙臂平直伸展,身體表面驟然漂浮起無數火炭一般的小石子。
  石子飛出去,飛在半空中,越變越大,同時石塊表面,燃燒起赤紅的火焰。
  數以千百的火石,朝龍公****而去,如火雨傾盆。
  龍公猛打猛沖,竟不避讓。
  火石撞擊到他的身上,被他全身環繞著的一層云光遮擋。
  云光巋然不動,但很快,龍公發現自己的腦海中,燃燒起了奇妙之火。
  他的念頭升騰起來,這些火焰就將這些念頭燒毀。
  云光需要龍公時刻維持,念想不斷。此刻相關念頭被毀,立即讓他的防御喪失。
  火石接踵而至,狠狠地撞擊在龍公的肉身之上。
  一時間砰砰亂響,火石宛若雞蛋,龍公矯健高大的身軀宛若金鋼,火石四分五裂,自我爆碎,無數火星和石塊四下飛濺。
  龍公繼續橫沖直撞,他的身軀本身有恐怖的道痕積累,同時還有類似于碧晨天的木甲、方源的鬼不覺之類的防護手段。
  他氣勢驚人,就像是人形的蠻龍,頂著紫山真君的狂轟濫炸,勇往直前。
  一對龍瞳仍舊冷漠,龍公的臉上毫無動容,冰一樣的神情。
  他的眉頭都不皺一下,紫山真君的仙道殺招,仿佛是輕風淡云,不值一哂。
  龍公表現得非常強勢,紫山真君乃是智道蠱仙,則講究策略,邊打邊退。
  火石奈何不得龍公,紫山真君卻嘴角微翹。
  他忽然伸出左手食指,對準追殺而來的龍公,遙遙一指。
  忽然間,百花齊放。
  在龍公的身體表面,莫名其妙地生長出無數鮮花。
  鮮花爛漫,數以千百,長滿龍公全身。
  龍公身強體壯,防御高得嚇人,但百花盛開,他的臉色終于微微一變。
  “連招么。”
  首次,龍公停下了追擊的步伐,猛地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他從高速的飛行當中,瞬間變成靜止,顯示出令人嘆為觀止的移動手段,已經強勁的身體素養。
  鮮花在龍公的身上,接連盛開,越來越多。
  花瓣嬌嫩,好像脆弱不堪,但卻帶給龍公巨大的麻煩。
  龍公伸出右手,剛開始虛握成拳,醞釀了一息時間,隨后,忽然張開五指。
  蓬。
  一聲輕微的炸響,從他猛地張開的右手掌中,飛出無數道微弱的淡白氣流。
  這些氣流,好像是一道道的弧線,飛在半空中,迅速地圍繞著龍公的全身,不斷旋轉。
  一道道的氣流,仿佛是鋒銳的刀刃。不斷地掃除他全身表面的朵朵鮮花。
  一時間,花瓣飄飛,花叢凋零。
  氣流看似羸弱,其實鋒銳至極,幾個呼吸的時間,就將龍公全身上下的花朵鏟除干凈。
  紫山真君見到這一幕,瞳孔微微一縮。
  龍公的這一殺伐招數,非常鋒利,并且氣流多重,操縱起來需要極高的造詣和技巧。
  原本只是對敵的攻伐招數,但龍公操縱起來,卻是對自己施展。稍有不慎,就會導致自己受傷。
  但龍公藝高人膽大,這一招熟練到了骨子里,仿佛如臂使指,許多氣流就直接擦著他的肌膚、衣服的表面而過,偏偏對后者毫發無損,分寸掌握得極其到位,簡直是妙到了毫巔。
  不過,趁此機會,紫山真君也已經醞釀成功。
  仙道殺招有催動的難度。如果趙憐云置身紫山真君的這樣的處境,很可能催動殺招失敗。
  但紫山真君老道無比,也穩定非凡,他抓住了這次良機,沒有浪費。
  一記仙道殺招,催發出來。
  幻影重生,圍繞著紫山真君本體,頃刻間形成了數十個紫光幻影。
  這些幻影還在分化,一化四,四化十,瞬間形成了一股大軍。
  紫山真君身形隱匿,紫光幻影大軍撲向龍公。
  龍公冷哼一聲,忽然右手變作龍爪,猛地一揮。
  空氣中頓時浮現出一道道的爪痕,這些爪痕長達數丈,所到之處,紫光幻影無不分崩瓦解。
  隨后,龍公的左手也化為龍爪,左右開弓,爪痕蔓延,將空間都要抓出裂痕來。
  紫光幻影被很快清空,龍公瞳眸驟亮,綻射奇光,罩住一片隱藏空間。
  紫山真君立即知道自身行藏已被識破,浮現而出。
  雙方于空中站定,背景是無數層層疊疊的錯亂夢境,彼此間距離約有千步。
  “看來你這個老古董沉睡了這么多年,卻也能與時俱進。”紫山真君淡淡地道,他是智道蠱仙,此刻長袍鼓動,紫發搖曳,目中蘊神,風姿上佳。
  “最近這段時間,練習了一下。時代在不斷發展,這一百多萬年真的是涌現了太多的人才,發展出了太多的精妙手段了。”龍公語氣感慨。
  他嘆息一聲,繼續道:“好了,這些小手段就不要使了,試探結束了,接下來,拿出真功夫吧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微笑了一下,點點頭:“理應如此。”
  下一刻,兩人身形如電,猛地沖撞在一起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璀璨絢爛的光影色彩,像是泛濫的煙花,迸發出來,映照得周圍夢境,更加迷離繽紛。
  “這兩個家伙,還真是……”依靠著超級蠱陣,方源對大半戰場都有直觀的了解。
  觀察了一陣子紫山真君和龍公的交手,方源有些無語。
  “兩人都是八轉蠱仙,而且不是尋常八轉,真的是太強大了!”
  “通常而言,蠱仙初次交手,都是用凡蠱、凡道殺招。真正互拼,才用仙蠱、仙道殺招。這兩人卻直接用了仙道殺招,相互試探。”
  “這兩位至少都是大宗師境界,不管是火石、鮮花,還是氣刃、云光等等,都是觸類旁通的表現。”
  “我若不用逆流護身印,一招之內就是慘敗的下場。”
  “好激烈!”
  “這兩人的戰斗頻率和火力,竟然雙雙暴漲了一大截!”
  情報對于蠱仙而言,非常重要。
  方源借助超級蠱陣,觀察了一會人,便收獲良多。
  不管是紫山真君,還是龍公,方源都不是對手。就算他有逆流護身印,也只能被動挨打而已。
  事實上,北原逆流河一役,方源能夠逃出生天,還多虧當時混亂的局面。
  最終,方源借助界壁擺脫了追兵——狗尾續命貂毛里球。
  “照自己的實力,要在這樣層次的混戰中脫身,非常困難,希望渺茫得很!”方源眉頭擰成了一個疙瘩。
  就在這時,他忽然神情微變。
  原來是仙竅中,一只信道蠱蟲中,傳達過來武庸的消息。
  “武庸并沒有死,喬志材、鐵面神也安然無恙,他們只是被困住了一段時間而已。現在正利用一座仙蠱屋,趕來這里!”
  武庸傳信,讓方源支持住,盡量保全自身性命,哪怕臨陣脫逃也無所謂。
  他還告知方源,不僅是他這一邊,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也駕馭仙蠱屋,趕來支援,只是后者的距離,比武庸這一路還要更遙遠些。
  不只是這兩路,其余的各大超級勢力,也都紛紛派遣了仙蠱屋。
  南疆正道超級家族們,雖然之前相互對掐,但聽聞了武庸的通告和超級夢境這邊的戰況后,立即偃息了相互之間的戰斗,眾志成城,聯合起來,向超級夢境這里進發。
  若是鳥瞰整個南疆地圖的話,義天山遺址位于南疆中心偏左的位置。而漫布在南疆各處的正道超級勢力,紛紛派遣援兵,從四面八方趕來支援。
  方源臉上神情有些復雜。
  若是他真的是武遺海,此刻聽到這個消息,必定歡欣雀躍,士氣大漲。
  但他不是。
  他是方源。
  一旦南疆援兵到來,天庭絕對會暴露他的身份,引發混亂,讓方源孤立無援。
  “至于武庸……”方源心底嘆氣。
  這個哥哥,他曾經最大的政治背景,搞不好就會成為今后最強大的追殺者。
  方源親手殺掉了真正的武遺海。就算武庸和武遺海之間,兄弟感情極為薄弱,武庸不想報仇,但礙于正道的身份,他必須得復仇,斬殺方源。
  可以說,方源和武庸之間,矛盾無可調和。
  “武家居然還有一座仙蠱屋!武庸真是能隱忍。他來的很快,不過就算最近的一路援兵,最快也得至少一天時間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迅速盤算。
  援軍到來,天庭暴露了方源的身份,引發混亂之后,他能否借此脫身?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