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342 暫且合作

希望仍舊很渺茫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如今戰局,是三方混戰。
  天庭的勢力,牢牢占據第一。
  因為擁有八轉戰力紫山真君、左夜灰,所以影宗勢力第二。
  南疆正道勢力第三,雖然有超級蠱陣,但是畢竟是死物,而且還被紫薇仙子利用星宿棋盤滲透進來。
  至于方源,表面上是南疆正道的身份,實際上卻是和影宗陣營更加接近。他是特殊的。
  而從戰況上來看,天庭勢力和南疆正道,都在夾攻影宗一方。
  影宗本身就難敵天庭,處于下風。又被夾攻,處于最下風。
  “一天時間,距離南疆來源,至少需要一天。”
  “按照目前的趨勢,任由這種情況發展下去,我根本就支撐不到這個時候。”
  “影宗一旦落敗,天庭和南疆正道勢力,恐怕會一起來對付我這個內奸。”
  “影宗落敗只是一方面,還有這座超級蠱陣,也遠遠支撐不了一天時間!”
  方源收回目光,掃視了這座超級蠱陣,憂心忡忡。
  因為池曲由的設計,這座超級蠱陣的第二層,只能由一人操縱。其他人再多,也沒有用。所以方源就算將南疆正道蠱仙重新召回來,他們也無法幫助自己,一起抵御紫薇仙子的侵蝕。
  更何況,方源還有身份的隱患。
  若是南疆蠱仙從天庭處,得知了方源的真實身份。這些南疆蠱仙信還是不信,會采取什么樣的行動。對于方源而言,這些都是未知的兇險。
  方源當然想過,還有第一層蠱陣。
  這個超級蠱陣總共有四層,方源目前操縱的只是第二層,還剩下第一層蠱陣。
  紫薇仙子若是侵蝕成功,第二層蠱陣方源自毀,理論上而言,還會有拉起第一層蠱陣,繼續抗衡的可能。
  但是,按照池規給予的信道蠱蟲中的記載,這個第一層蠱陣的操縱者,必須是池家蠱仙。
  這是池曲由親自布置的蠱陣,站在他的角度,他當然首先以自家的利益為前提。
  第一蠱陣辨別身份的手段很多,若是單純血脈,方源還有手段冒充。
  可惜不是。
  其中一個手段,是關于命牌蠱、魂燈蠱。
  方源可沒有在池家,留下什么命牌蠱、魂燈蠱。
  這個方面涉及信道,方源只能嘆息,無可奈何在心底咒罵一聲:“池曲由這個老匹夫!”
  八轉蠱仙,哪里會有省油的燈?
  池曲由布置時,他當然不會料到會有現在這樣的復雜情況。但現在,這手布置成了牽制方源的巨大關卡。它成了一個死胡同,方源正在不斷靠近死胡同的終點。
  但不得不說,池曲由這手布置相當正確。
  至少對池家而言,是一個巨大的保障。
  方源現在還得留意,不要讓池家蠱仙死絕了。尤其是池規,一旦他有什么險情發生,就要利用超級蠱陣,將他重新挪移回來。
  有了池規,就有第一層蠱陣。
  當然池規的態度,對待方源會怎樣,還是個未解之秘。
  不走到山窮水盡的程度,方源絕不會啟用池規。
  局面復雜,三方混戰,方源身份特殊,雖然暫時身處南疆正道的陣營當中,但是很不牢靠。
  影響的因素,實在太多了。
  智道手段在調動著。
  方源的腦海中,各種念頭此起彼伏,他思考得腦袋都快要冒煙了!
  如何逃生?
  這個問題仍舊是無解。
  “春秋蟬?”一個念頭在方源的腦海中升騰而起,旋即就被他否定。
  春秋蟬萬萬不能動用。
  它的體內蘊藏著天意,本身有失敗的巨大風險。
  之前幾次,方源借助天意的暗中輔助,次次重生成功。但現在他已經站在了天意的對立面,天意恨不得將他五馬分尸。
  這種情況下,方源再動用春秋蟬企圖重生,簡直是自己騙自己!
  春秋蟬中的天意,將會直接鏟除掉他。
  動用春秋蟬,就是自殺!
  除非是按照影宗的方法,將其逆煉。但現在,方源哪里會有這樣的時間?
  “也不對!”
  “我可以動用宙道手段,加快仙竅的時間流速啊。這樣一來,我放棄超級蠱陣,龜縮到仙竅當中,就有可能煉化春秋蟬了。”
  “不,此法不妥。還有災劫呢。”
  “仙竅時間一加快,災劫降臨,天意操縱,肯定難度巨大。”
  “而我宙道境界低下,根本就沒有把握,在爭分奪秒的情況下,煉成純凈的春秋蟬。”
  “并且這個方法,要放棄超級蠱陣,實在是自殘一臂的愚蠢選擇。”
  此路也不通。
  命運惡意滿滿,似乎徹底喪失了活路。
  但方源沒有放棄。
  他仍舊在堅持。
  他的意志沒有動搖,雖然壓力不斷劇增,紫薇仙子針對超級蠱陣的侵蝕,一刻未停。
  堅持!
  方源的雙眼熠熠生輝,他并不驚惶,心里非常冷靜。
  絕境他不是沒有碰到過。相反,他遭遇過很多次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中修行、掙命,不管如何選擇,都會不斷有風險降臨。
  人一旦往高處走,就像是攀山,沒有風險,哪有收益和提升呢?
  就算是強如雪胡老祖,北原明面上的八轉第一戰力,也遭遇風險,大雪山被毀,數百年基業就這樣沒有了,煉制鴻運齊天仙蠱的計劃徹底失敗,逆流河還被搶走,連夫人萬壽娘子都受重傷。
  又比如天庭蠱仙碧晨天、威靈仰,這些八轉大能,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。結果戰死他鄉,連尸骨都流落在外,無法回歸家園。
  還有劍仙薄青,還有在方源五百年前世,攻打瑯琊福地戰死的鳳九歌……
  方源不是馬鴻運,不是氣運之子,和這些人相比,他其實很普通。
  事實上,馬鴻運最終也死了,就是是有鴻運齊天護身。
  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,任何驚才艷艷,經歷不凡的蠱仙,在天地之間,也是蕓蕓眾生,也是普普通通,也是一視同仁。
  五百年的前世經歷,和天地相比,算得上什么?
  所謂老謀深算,其實是飽嘗世情冷暖,熟知人情世故罷了。
  人力有限,哪個人沒有犯過錯?就算是九轉尊者也不能免俗,就算是人祖也被智慧蠱哄騙過。
  而相反,天意浩蕩,統領全局,天地偉力更是綿綿不絕。
  以人抗天,何其難也!
  相同的感受,不只是在方源的心中縈繞。
  影無邪同樣感慨甚深。
  他在戰斗。
  他的對手是一位七轉正道蠱仙,此時此刻,只是六轉仙僵的影無邪處于下風。
  盡管他有精妙的仙道殺招,但是對手的強大,也讓影無邪只能勉強維持不敗而已。
  經過先前的一番大混戰之后,影無邪陷入到孤軍奮戰的窘境,場面岌岌可危。
  魂獸召來!
  影無邪使出仙道殺招,三頭上古魂獸再次環繞他周身左右。
  但是他的對手夏家七轉蠱仙,卻是輕蔑一笑。
  不久前,他首次面對魂獸召來這一招時,頗為手忙腳亂。
  但是此刻,經驗豐富起來后,夏家蠱仙尋找到了快速克制上古魂獸的方法。
  那就是利用超級夢境。
  上古魂獸的智力水平,還是低下的。只需要施展一些計謀,夏家蠱仙就能將這些魂獸,勾引到夢境中去。
  魂魄進入夢境,就是羊入虎口。
  魂獸的本質,就是凝聚成實體的魂魄。
  充分的利用周圍的戰斗環境,也是蠱仙的戰斗素養之一。
  果然很快,影無邪辛辛苦苦召來的上古魂獸,就被夏家蠱仙接連解決。
  影無邪心底苦笑不已,他難以脫身,眼下局面只能依仗其他援手。
  就在這時,他面色微微一變,接到了毛六傳遞過來的消息——方源想要和影宗尋求合作!
  紫山真君蘇醒之后,統領全局,便曾主動和方源交流,提出合作的意思。
  可惜,方源一直都忌憚影宗的信道手段,雖然彼此之間有利益訴求,但終究沒有絲毫進展。
  影無邪沒有料到,就在這個時候,方源忽然想要和影宗合作。
  “太晚了!”影無邪心中的苦澀又濃郁了一分。
  太晚了。
  已經來不及了。
  方源不知道在哪里,而我影宗已經動手,要拯救本體!
  毛六又傳信,方源那邊需要一只信道蠱蟲,能夠和影無邪直接溝通。
  方源和影宗方面,是不能直接溝通交流的,一般會通過毛六充當中間人。
  這是因為,用來溝通的信蠱,往往是一對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給彼此之間,留下了關鍵線索。可以輕易被推算出位置等等情報。
  “給他。”影無邪想了想,沒有拒絕。
  然后隨即,方源的聲音在影無邪的心底響起:“你很狼狽啊,影無邪,已經快要被夏家殺死了吧。你的引魂入夢殺招呢?怎么不用出來?”
  影無邪聽到這番話,頓時雙眼一瞪,大為吃驚。
  “方源!”他旋即傳信,“你難道就在此處戰場嗎?”
  “你覺得呢?”方源呵呵一笑,“魂獸召來就不要亂用了吧,你已經前后用了三次了,效果越來越次,再用只是徒增風險,耗費仙元而已。”
  影無邪感到震驚:“方源,你果然在這里!該死的,你居然也混進來了,什么時候?等等,我眼前的對手,不會就是你吧?!”
  “如果是我,你早就死了。無謂的廢話就不要講了,我們暫且……”方源頓了頓,“合作吧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