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346 龍公蘇醒

天庭有著顧忌,但是這層顧忌是什么,星宿天意并沒有明確的告知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星宿天意交代了之后,就消散在空氣當中。
  “紫薇啊,不要望著我。我雖然壽命悠長,但知曉的秘密,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多。告訴你實話,這是我生平第二次,見到星宿天意的主動降臨。”龍公發出深深的感嘆。
  頓了一頓,他接著道:“我們要相信星宿天意,就按照它所說的做。我們此行必將獲勝,這是命中注定的事!”
  龍公堅定不移的情緒,感染了紫薇仙子。
  之后天庭的行動,都按照星宿天意的囑托,龍公等人并未一絲的違背。
  監天塔在白天中穿梭的過程中,遭遇到了紫山真君的幾手阻礙。它載著龍公、紫薇仙子,還有來自十大古派的許多蠱仙,加入了這場關鍵之戰。
  方源分析的都沒有錯。
  盡管方源想不通,天庭方面為什么不派遣出更多的蠱仙,但是這不妨礙他看破天庭的底細。
  正是因為如此,方源才做出決定,利用超級蠱陣幫助影無邪,從而影響到了紫山真君和龍公這場大戰。
  利用寶黃天,方源成功地從影無邪那里,得到了一只信道蠱蟲。
  這只信道蠱蟲,可以直接和紫山真君交流。
  方源幫助影無邪,初步取得了影宗的信任,否則哪能得到這只蠱蟲?
  這只蠱蟲和紫山真君聯系緊密,有了它,就等于掌握了一道關鍵線索,從而可以更容易地推算紫山真君。
  所以這種東西,向來都保管嚴格。
  也是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,紫山真君才會將信道蠱蟲,交給方源。
  換做平時,非得雙方締結信道盟約不可。
  得到信道蠱蟲的那一刻,紫山真君就主動溝通方源:“方源,我還得感謝你。紫山真君這個名字很不錯,多謝你給予我的這個名號,我很喜歡。”
  方源自己也沒有料到,曾經一個哄騙太白云生的謊言,居然有一天成為了現實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交際手腕非常老道,這個開場白一說,就消除了他和方源之間的隔閡,大大拉近了關系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那我就直接稱呼你為紫山真君吧。我的誠意你們已經收到了,你我雙方合作,可不是只有我單方面的付出。現在,該你們表達誠意了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一邊猛攻龍公,一邊回應:“好,你想要得到什么?”
  他知道方源掌握的力量,在現在的局勢中至關重要,所以他沒有絲毫的猶豫。
  方源隨即便道:“天晶!我需要大量的天晶。”
  天晶這種仙材,實在太難獲取了。寶黃天中雖然有的賣,但很罕見,量很小,完全滿足不了方源的需求。
  但影宗有啊。
  方源毫不懷疑這一點。
  影宗雖然殘破不堪,損失慘重,但是資源方面并不缺乏。這點方源從屢次對影無邪等人的追殺中,可以明顯的感知到。
  果然,紫山真君立即答應下來:“可以,我手中的確有大量的天晶,這些都可以給你,表達我方的誠意。”
  “你要天晶,是想催熟上極天鷹吧?”
  “你的這個想法很穩妥,逆流護身印的確不能隨意再用。但是上極天鷹即便催熟成真正的太古荒獸,恐怕也不會受你的掌控。你的奴道手段,我很了解。”
  “不過你放心,我的手中還有讓你掌控上極天鷹的方法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的這席話,讓方源聽了,大喜的同時,暗呼紫山真君的厲害。
  紫山真君非常大氣,直接舍棄天晶,換取方源的支持,毫不猶豫。
  他原本處于被動的地步,于是說出后面的一段話,用控制上極天鷹的方法,來誘惑方源。這是轉守為攻,從被動占據主動。
  不愧是八轉智道蠱仙,言語間充斥智慧,讓方源感受到勁敵的氣味。
  方源沉默了一下,然后道:“再增添一個掌控上極天鷹的方法,也無不可。不過當下,還有一件更要緊的事情要去做!”
  這話說的,好像他真有什么可以掌控太古上極天鷹的法子似的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讓紫山真君覺得手中籌碼并不大。
  紫山真君笑了一聲:“什么更要緊的事?”
  “便是先讓你我兩方都罷戰!”方源道。
  這件事情,對影宗方面有利,對方源也有利,惟獨對天庭沒有利。
  當即,紫山真君開始下達命令,召回影宗殘余的蠱仙。
  方源也同時下令,南疆蠱仙雖有不解,但念在武遺海的身份和掌控蠱陣的事實,都選擇了聽從。
  雙方開始撤離,相互分隔。
  影宗方面折損較多,只剩下影無邪、白凝冰、黑樓蘭、妙音仙子等人。
  南疆正道這邊,雖有折損,但無傷大雅,陣容還是不小。
  不過,影宗的純夢求真體仍舊在不斷地破繭而出,它的勢力在不斷地增長,夢境不斷的削減消失。
  這種情況,惟獨對天庭是最不利的。
  “雙方的實力差距開始縮小了,這個時候,天庭該如何應對呢?”方源時刻關注著天庭的動向。
  龍公繼續沉睡,紫薇仙子加快對超級蠱陣的侵蝕。
  監天塔仍舊和左夜灰糾纏在一起。
  轟!
  左夜灰高高躍起,揮起左爪,將監天塔狠狠地拍到地上去。
  監天塔閃爍著潔白的光輝,毫發無損。
  左夜灰猛地張開大口,吐出一記灰夜殺招。
  監天塔再度催動命敗。
  兩記殺招對拼,夜灰在潔白的光中消散,左夜灰骨斷筋折,遠遠拋飛出去。
  但幾乎是在下一刻,它催動了仙道殺招,渾身的殺傷就都消失。
  重復巔峰狀態,左夜灰再次咆哮一聲,帶著滿滿的仇恨和怒火,再次攻向監天塔。
  監天塔中響起嘆息聲,隨后拔空而起,飛上高空。
  左夜灰也有飛翔的殺招,也飛上了天去,對監天塔緊追不舍。
  位于塔中的中洲蠱仙們,神色都有些緊張和焦躁。
  “該死!這頭太古荒獸太過皮糙肉厚,關鍵能夠使用殺招,短時間內監天塔都奈何不得。”
  “怎么辦?龍公大人被暗算,陷入了夢境,任由那個八轉魔頭攻擊。”
  “出去!我們必須派遣援軍,支援龍公大人去。再這樣下去,可不太妙。”
  “可是龍公大人臨走之前關照囑托,讓我們必須待在監天塔內,不要隨意單獨行動。”
  “此一時彼一時啊。”
  “我們也有八轉蠱仙,且龍公大人陷入危局,已經喪失了對戰局的把控。我們若再不支援求助,龍公大人危險!”
  快速商量了一陣后,監天塔發動猛攻,將左夜灰暫時擊退,創造出機會。
  兩位中洲蠱仙趁機飛出了監天塔,迅速向龍公趕去。
  “哈哈哈,出來了兩個小老鼠!”左夜灰大笑,一對獸目暴射出兇殘猙獰的光。
  它猛地張開血盆大口。
  兩位中洲蠱仙忽然渾身一僵,像是遭遇到了天敵一般,極其巨大的危機感籠罩全身,讓他們難以自持。
  咔嚓!
  左夜灰大嘴猛地合上,它明明和兩位中洲蠱仙都有一段遙遠的距離,但是牙齒咬合的時候,偏偏就好像是咬到了這兩位中洲蠱仙一樣。
  一股鮮血,從它的嘴角漫溢出來。
  與此同時,兩位中洲蠱仙渾身鮮血噴涌,恐怖的傷口洞穿全身,內臟被利器捅破,整個身軀都在剎那間面目全非。
  “這是食道的殺招!讓人防不勝防。”
  “左夜灰擁有人的智慧,它完全懂得避實就虛的戰術。”
  “快,把兩位仙友迎接回來。”
  監天塔連忙施救,好在兩位中洲八轉亦都擁有不俗的自救手段,險而又險逃得一命,沒有被左夜灰吃掉。
  僥幸撿回性命,中洲蠱仙們真正意識到,左夜灰的恐怖!
  “不愧是傳奇太古荒獸,狂蠻留下的東西!”
  “這樣一來,我們如何救援龍公大人啊?”
  “將監天塔開赴進去。”
  “太危險了。萬一被拍進夢境中,失了監天塔,這樣的責任你我擔當得起嗎?”
  就在中洲蠱仙一籌莫展之際,龍公陷入到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當中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殺招終于起效,他勘破了龍公用作護身的種種手段。
  “都給我解開!”紫山真君飛到龍公的身邊,噴吐出一口紫色的氤氳之氣。
  這股奇妙的氣息,籠罩在龍公身上,將他身上的層層防護以此分解開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意解紛呈!
  “死!”紫山真君雙目暴射紫色精芒,施展殺招,對準龍公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瞬間,龍公猛地睜開了雙眼。
  轟!
  爆炸聲驚天動地。
  紫山真君從滾滾煙塵中飛退出來,而龍公重新屹立在原地。
  他竟清醒過來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么快就脫困了?”影無邪大吃一驚,連忙再用引魂入夢。
  紫山真君大感不妥,龍公蘇醒的時機未免太過巧合,正要阻止,已是晚了。
  龍公瞬間消失,影無邪莫名其妙地遭受殺招反噬。
  他自己竟是陷入夢中去了!
  “這一招,好像是叫做引魂入夢?的確是好招式。可惜若再給我一點時間,我便能徹底洞悉它的奧妙了。”龍公緩緩開口。
  冷漠的龍瞳中映著紫山真君如臨大敵的面孔,龍公繼續道:“至于你,你的手段若只有這些的話,可接不下我接下來的這一招。”
  “因為,這可是元始仙尊所創!”
  龍公主修氣道,兼修變化道。此時此刻,他終于開始動用真正拿手的手段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