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352 紫隕(下)

紫山真君發現自己衣衫襤褸,狼狽至極,蒼老的臉上,布滿灰土,四肢枯瘦,又臟又亂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但旋即,他又看向眼前的蠱師少女,心道:“就是她嗎?命運軌跡中的關鍵人物。不,這種感應似是而非,原來不是她本人,而是她的后代呀。”
  蠱師少女留下一份簡單的食物后,隨同女仆,徑直離開。
  當天晚上,紫找上門去,在她的夢中,授予她一道真傳。
  “這道真傳有點雜亂,既有智道,也有變化道,更有食道。姑且稱呼為黑菟真傳罷。”
  “唉,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效,能不能影響下去?”
  “但終究是有點希望,不是嗎?”
  紫默默離開。
  ……
  北原,一處洞窟當中。
  “來了。”紫山真君心底輕呼一聲。
  模樣年輕的萬壽娘子,興沖沖地闖入此地。見到紫山真君,她頓時心沉谷底:“原來已有前輩在此,晚輩這就離開,不敢干擾前輩收攏這處真傳。”
  紫山真君身上的氣息,讓萬壽娘子心驚肉跳。
  紫山真君看了她一眼,心想:“便是此女了。”
  他便開口:“小姑娘,你年紀輕輕卻能修成蠱仙,又有自知之明,懂得進退,很不錯。這份真傳我卻收攏不了,沒有資格。我愿意將這份真傳直接讓給你,不過,你繼承真傳之后,需要將其內容令我瀏覽一遍。同時,你也欠下我一份人情,將來若有事情,你需要幫助能夠利用這只信道蠱蟲傳達信息的人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哼!要殺要剮,悉聽尊便!但想要我求饒,你就別妄想了。”女蠱師癱倒在地上,口氣很硬。
  紫笑了笑。
  “你這小女娃,很有意思。讓我想起了許多過往。能遇到我,是你的幸運啊。”
  說著,紫伸出食指,輕輕地往女蠱師的額頭一點。
  “這是一份炎道真傳,我只給了你上半部分,足夠你修行到五轉,成為蠱師中的強者。而下半部分,我藏在了北原某處,將來你若有機會,尋到下半部,說不定能借此升仙。”
  說完這句話,紫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升仙?這老乞丐瘋瘋癲癲,難道是蠱仙?!”女蠱師等了一會兒,恢復過來。
  她帶著驚疑,迅速離開了原地。
  紫踩踏在云層上,望著女蠱師離去,口中呢喃:“這女娃有些特別,不僅是命運的味道,而且她還受到天意的關注。她將來的某位親人,恐怕會成為天意的棋子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呵呵呵,少年,我這里有三道真傳。”
  “第一份傳承,能讓你浴火踏焰,睥睨凡塵。第二份傳承,能令人掌風浮空,逍遙天下。第三份傳承,則是穿越生死,扶助蒼生。你選擇哪一個?考慮好了告訴我。”
  少年時代的太白云生,沉思了一會兒:“我選擇第三個!”
  “又是一份希望。”
  “唉……差不多十萬年了。”
  “希望我種下了希望,能夠越積越多,對本體大計有所幫助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吼!
  龍嘯聲傳來,激蕩整個福地。
  龍公張口一吐,龍焰噴射,直接擊中紫山真君。
  紫山真君自斷一臂,擋住這致命一擊,只能后退。
  龍公再伸手虛握,紫山真君頓時感到心口劇痛。嘎嘣嘎嘣的一陣亂響,渾身骨骼大半都被龍公捏碎。
  紫山真君強忍傷痛,雖然已經行動不便,但是仍舊用蠱蟲盡力躲閃。
  龍公的神情仍舊是一片冷漠:“知道你為什么輸嗎?”
  他用貓戲老鼠般的目光,鎖定紫山真君。
  紫山真君咳嗽兩聲,吐出一口鮮血,仰望著上空的龍公:“愿聞其詳。”
  龍公冷笑一聲,忽然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,他出現在紫山真君面前。
  狠狠一拳!
  紫山真君的腹部中拳,立即被無以倫比的拳勁,直接轟破前后,形成一個恐怖的大洞。
  紫山真君像是炮彈一般,被拳勁帶動,狠狠地撞進地面,陷入坑中。
  “你想和天意同化,事實上,星宿仙尊大人早就在無數年前,已經做到了此事。她乃是智道的開創者,你怎可能在她老人家面前班門弄斧?”
  “你后半輩子都在干一件事情,那就是和天意爭奪棋子。可惜當你和天意同化,你也就成為了天意的棋子了。”
  龍公一邊說著,一邊緩緩地下降。
  紫山真君咬牙,奮力一振,從坑底飛出來。
  他往后飄飛了一段距離,落到地上,又咳出鮮血。
  他的腹部,只剩下兩邊的皮肉相連,但是已經不流血,被他用手段止住。
  紫山真君的臉色蒼白無比,身軀搖搖欲墜,眼前一片昏暗,只憑借著意志力,來支撐自己,不令他當場昏厥過去。
  龍公緩緩地降落到地面上,也不追擊,而是伸出食指,向著紫山真君遙遙一點。
  轟!
  一道璀璨的光柱,暴射而出。
  紫山真君全身逸散出些微紫光,但在龍公摧枯拉朽的攻勢下,被轟得高高拋飛,然后砰的落地,身邊迅速形成一片血泊。
  “至于第二個失敗的原因,你應當差不多猜到了。沒有錯,這片夢境早已被天意侵蝕。夢境外顯的時間越長,天意侵蝕的程度就越深。”
  “這一次,我天庭幸得星宿天意降臨指點,早已經明白,幽魂本體的狀態和位置。”
  “哦,還有那個方源。真是諷刺,若是他隱匿在其他地方,我們還未必能發現得了他。可惜他偏偏要來夢境探索,魂魄入夢,直接暴露在天意的眼中。”
  “他妄圖違背天的意志,也是該死,今日下場必死無疑。”
  龍公大踏步地走來。
  期間,無數魂獸再度聚集,黑壓壓一片,宛若烏云壓城,從高空再度向龍公撲殺而來。
  龍公繼續行走,看都不看頭頂上風,只是揚起自己的左臂,手掌輕輕一握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大氣爆炸,剎那間,無數魂獸四分五裂,炸成無數碎末。
  龍公不愧是準九轉戰力,主修氣道,兼修變化道。此刻展露氣道手段,在此面前,魂獸大軍弱小得仿佛紙片玩具。
  他大步邁前,身軀雄健,頭發飄揚。
  走到紫山真君的面前,龍公站定,俯視著腳邊的紫山真君。
  紫山真君趴在地上,雙臂顫抖,正拼盡全力想要支撐上身,他想要站起身來。
  他還想繼續戰斗。
  于是,龍公就靜靜地瞧著他,見到終于拼盡全力,緩緩直立,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  但紫山真君的傷勢太沉重了,他根本就沒有再戰的能力。
  就連這個站立的簡單動作,他都要支撐不住。
  不過就在他要栽倒下去的時候,龍公出手,一把抓住紫山真君的脖頸。
  龍公用鐵鉗般的大手,將紫山真君微微提起來,讓他的腳離開地面。
  “希望破滅的滋味如何?妄圖逆天的下場,就是這樣的凄慘。縱然是尊者之魂,也是如此。”龍公冷哂。
  紫山真君用手吃力的扒著龍公的手臂:“咳咳咳,我……的確是……沒有希望了。不過,不代表,其他人……沒,沒有啊……呵呵呵。”。
  龍公面色微微一變,犀利的龍瞳迅速掃視了紫山真君全身。
  “難怪你如此不堪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將一部分的仙蠱都送走了!”
  “還是賊心不死。”
  “你既然都不能成事,剩下的影宗余孽,又能如何?”
  紫山真君滿臉紫紅之色,他幾乎不能呼吸,無法說出話來。
  他只能在心中呢喃:“這個人,可不一樣……”
  “方源啊!”
  “你絕對不同!”
  “你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是對抗宿命的不二人選。”
  “你又是天意選擇的最大棋子,來對付我影宗。現在,你已經脫離了天意的擺布。”
  “我與天意同化,一直在播種希望,影響命運。可惜,我失敗了。正如龍公所言,我在不知不覺間,也成為了天意的棋子。我與天意同化的過程,也就是天意同化我的過程。”
  “我已經毫無希望可言。但是方源你,卻是最大的希望。”
  “就讓我在生命的最后關頭,再來施加最后的影響!”
  “呵呵呵,真是期待啊,擁有影宗全部遺藏的你,究竟能做到何種地步?”
  “去攪得個天翻地覆吧,方源!!”
  這些內心的嘶吼,統統傳入方源的耳中。
  方源感慨不已:“人之將死啊……”
  他終于不再有懷疑:“你的心意我了解了,雖然曾經是死敵,不過……我就接手這個爛攤子,我愿意成為影宗之主!”
  “很好,很……好。”紫山真君無力地垂下眼瞼。
  他死死糾纏龍公的雙手,卻動作凝固,仍舊掐著龍公的手臂。
  以一種戰斗的姿態!
  在這一刻,紫山真君,戰死!
  他一頭蓬亂的紫發,不再耀眼閃亮。十萬年的旅程,在這一刻步入了終結。
  這個一直奮戰不休的生命,停歇了腳步。
  他雖然失敗,丟失了性命,不過在最后的時間里,他仍舊在播種希望。
  他飽含期待而死,或許這便是他臨死前,嘴角仍舊掛著微笑的緣由。
  正是——
  人間滄桑十萬年,半生清醒半瘋癲。
  直望蒼天不躬身,臨終遺贈成亂源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