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357 群仙戰仙屋

一股澎湃浩蕩的氣息,撲面而來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方源等影宗眾仙,俱都一驚,紛紛凝神望去。
  “翼家仙蠱屋之一——海角閣!”方源脫口而出,道出此屋來歷。
  他以武遺海的身份,潛伏在武家很長一段時間。這段時間,方源除了經營仙竅、探索夢境之外,自然還干了一些其他事情。
  比如借助武家的渠道,深刻地了解南疆蠱仙界的各種情報。
  所以,當海角閣一出現,方源就立即知道了它的來歷。
  只見這座海角閣,并不高聳,只有兩層,顯得扁平。閣上是海藍琉璃瓦,飛檐張揚高調,宛若大鵬展翅。潔白的墻壁上繪有金色的海島,外顯的棟柱上有著湛藍波濤的寫意紋路。
  很有東海的風格。
  翼家雖然是南疆的超級勢力,但它位處南疆東北角落,和東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  這海角閣最強的效能,便是穿透長空,直接跨越七萬里,出現在遙遠的彼端。
  海角閣是善于長途奔襲的仙蠱屋,南疆超級蠱陣被影宗突襲強攻,天庭又來插手,翼家選擇出動海角閣,也是上佳優選。
  方源動用上極天鷹,從夢境戰場撤退,是想前往略影地溝。
  偏偏海角閣行進的方向,和方源這群人正對。海角閣的偵查范圍極其廣闊,閣中蠱仙早已知曉夢境戰場的戰況,發現了上極天鷹的蹤跡之后,立即選擇追擊。
  上極天鷹速度極快,但是海角閣卻是有洞穿空間,跨越萬里之能。
  幾次躍空之后,海角閣終于追上方源,阻擋方源等人前行之路。
  方源等人雖然心頭震動,但很快就反應過來。畢竟剛剛從戰場上撤離,心神繃緊,處于防備階段。
  “上!”方源操縱上極天鷹,撲向海角閣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腳下一蹬,靈活地從鷹背上,直接跳下。
  臨走前,還不忘伸直手臂,往腳邊一撈。
  影無邪被方源一把撈住,像是一個活死人,仍舊是雙目無關,一動不動。
  隨著方源同時躍下的,還有白凝冰、黑樓蘭等人。
  砰砰。
  兩聲猛烈的悶響,上極天鷹揮動雄健的雙翅,直接扇在海角閣上。
  海角閣頓時被巨力推出一段距離,卻是沒有任何損傷。
  一股溫潤的淡藍色光輝,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。
  剛開始,這股淡藍光輝只是一層薄薄的光暈,籠罩海角閣上下。
  但很快,藍光增長迅速擴散蔓延,將海角閣周圍的空間,渲染成一片藍芒世界。
  藍光涌動,越加濃郁,并且發出嘩嘩嘩的,好像水浪一般的聲音。
  隨后,從藍光當中,忽然奔騰出一頭大象。
  這象體型稍遜上極天鷹幾分,但常人站在旁邊,仍舊小如花貓。巨象背部尤其寬闊,形成七層樓臺模樣,有門有窗,十分奇特。
  “這是東海特有的野獸——重樓水象。它背生七層樓臺,那就是上古荒獸一級。”方源頓時辨認出來。
  這重樓水象他非常熟悉,因為在之前東海的交易會上,他就親眼見過。
  但眼前這重樓水象,自然不是真的活生生的生命,而是海角閣催發出來的某個御敵手段。
  究竟戰力如何,和真正的上古重樓水象比較起來,有多少差別,還需要實戰檢驗。
  方源帶著影無邪等人,一邊后撤,一邊運用百八十奴,對上極天鷹下令:“滅了這頭重樓水象。”
  上極天鷹領命,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鷹啼。
  轟然降臨重樓水象的頭頂上,然后伸出鷹爪,狠狠一抓。
  噗嗤。
  重樓水象難以抵抗鋒利的鷹爪,直接被抓破,一下子崩散,重新化為一股藍色光輝,復又投回海角閣中。
  “如此實力!”
  “果然是太古一級。”
  海角閣中,翼家蠱仙們也都在關注著這一次的試探,結果讓他們紛紛動容,口中驚呼。
  上極天鷹已經被培養出來,雖是迅速催熟,但天晶管夠管飽,讓它的八轉戰力實實在在。再沒有重蹈之前覆轍。
  黑樓蘭、妙音仙子等人同時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這重樓水象,比正常的上古荒獸,還要弱一籌。”
  “真正的上古重樓水象,都不是上極天鷹的對手,更何況它更弱呢。”
  方源的心情卻有些沉重。
  “這手段,應該就是仙道殺招回還水命!此招能夠衍化出無數水中生命,用來作戰。玄妙之處在于,回還水命凝聚成形的猛獸,即便被擊潰,只要藍光回歸,就損失很小。再被海角閣重新醞釀,就會再次成形,輕而易舉。”
  果不其然,很快,從海角閣中又凝出重樓水象。
  都是七層樓的上古戰力,并且數量更多,一下子上漲到了五頭。
  五頭藍光凝成的水象,一齊沖向上極天鷹。
  方源心道:“這招回還水命,按照武家的分析,不僅摻雜了變化道、水道的仙蠱,還有光道仙蠱。當場破解是無可能的事情,這招能極大地消耗敵人的戰力。我切不可跟著翼家的想法作戰。”
  這思緒在方源的腦海中一閃即逝,旋即他就操縱上極天鷹,不管那什么重樓水象,直接撲向海角閣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又對影宗群仙下令:“我們輔助上極天鷹,一起擊潰這五頭重樓水象。”
  黑樓蘭首先應命。
  她伸出右手,五指并攏,交匯一點,照準某頭重樓首相,輕輕一點。
  咻!
  頓時,一道赤紅的灼熱光線,從她手指間迸發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穿透整個手掌,向前方****而去。
  這道仙道殺招的速度是如此的驚人!
  剎那間,就擊中重樓水象,從前往后直接洞穿,一下子把重樓水象消滅掉。
  妙音仙子其次。
  她忽然生長出另外兩對手臂,連同本來的雙臂,六臂宛若蓮花盛開。
  六只手各自掐動手訣,細白如蔥的手指頭,繚繞出令人眼花繚亂的光影。
  叮叮當當……
  咚咚鏘鏘……
  隨著指訣掐動,每一次手指頭的碰撞,都能發出悅耳的脆響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三頭重樓水象的周圍都出現了一**,密密麻麻的半透明音波。
  音波驟然出現,又旋即消失。
  三頭重樓水象被音波層層籠罩,傷勢以少積多,左右沖突,企圖甩開,但音波卻是如影隨形。
  很快,這三頭重樓水象就被殺死,擊潰成三股藍光,回歸仙蠱屋。
  若是之前,方源對這兩記仙道殺招,只見聞其形,不通曉玄妙。但現在卻不是這樣。
  “黑樓蘭使的是炎道殺招赤紅線。”
  “妙音仙子卻是拿出了招牌手段——妙手玄音。”
  這兩記仙道殺招,本就是源自紫山真君,紫山真君將一身遺藏,盡數托付給方源,因此方源心知肚明。
  不過對于白凝冰所用的殺招,方源知道的就不是很清楚了。
  四頭重樓水象已經被清剿,白凝冰一身白袍,雙手抱臂在胸,龍瞳中閃爍著冷光。
  她看似沒有動手,但實際上,卻已經催動了殺招。
  最后一頭重樓水象,在不知不覺間,已經被凍結成一個巨大的冰塊。
  但是很快,冰塊中的重樓水象,就重新化為一股藍芒,穿透冰層,暢通無阻地回到海角閣去。
  白凝冰見此,冷哼一聲。
  方源神情微動,想到更多東西,對身邊的這些蠱仙又加深了一層了解。
  “黑樓蘭身負信道盟約,不得不對我死心塌地,所以最快響應,毫不猶豫。”
  “妙音仙子不惜動用底牌手段,一人包辦了三頭重樓水象,看來是想向我表明態度啊。”
  “至于白凝冰,擁有白相真傳,盟友關系而已。他動用的殺招,應當是冷眼,企圖凍結重樓水象,防止藍光的回歸。可惜此舉無用。”
  腦海中各種念頭如電光火石,方源將手中的影無邪往后一拋。
  他身后,正是白兔姑娘懸浮著。
  此時的她,仍舊是六轉修為,見著上極天鷹和海角閣交戰,心驚膽戰的模樣。
  “接著他,退后自保。”方源頭也不回,對白兔姑娘交代一句。
  白兔姑娘連忙應聲,非常聽話地猛退一大段距離。
  方源微微飛上前端,深呼吸一口氣,渾身陡然暴射出刺眼的白銀之光。
  紅棗仙元迅速消耗,仙蠱一個個地被推動。
  六轉的變形仙蠱。
  七轉的龍息仙蠱。
  六轉的龍鱗仙蠱。
  七轉的龍力仙蠱。
  與此同時,還有大量的凡道蠱蟲,諸如蛟鱗蠱、蛟角蠱、蛟爪蠱、蛟睛蠱等等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上古劍蛟變!
  璀璨的銀芒猛地消散,方源消失,頂替他的是一頭優雅矯健,鋒銳凜然的亮銀劍蛟。
  劍蛟輕吟一聲,蛟爪抓住兩個純夢求真體,然后蛟尾一擺。
  仙蠱劍遁!
  嗖!!
  方源變化的上古劍蛟驟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方源的整個視野,猛地模糊了一下后,旋即便見海角閣的屋頂,充斥了自家大半眼界。
  原來他已是懸浮在了海角閣的上空。
  沒有任何猶豫。
  方源將兩個純夢求真體,當做炸彈一樣砸下去。
  在白兔姑娘等人驚愕的目光下,兩個純夢求真體的蠱仙猛地自爆,陡然還原成兩片夢境,將海角閣包裹。
  上極天鷹輕巧翻身,迅速撤離,將將避開夢境籠罩。
  海角閣中一片驚呼。
  “不好,這是夢境!”
  “糟糕,海角閣擋不住夢境,整個仙蠱屋正被侵蝕、分解!”
  備注:蠱真人白天群已滿千人,暫不接收萌新了。蠱真人黑天群(497266624),可加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