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358 武庸追擊

擁有宿命仙蠱的九轉仙蠱屋監天塔,落到夢境中,也會被夢境消融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在剛剛結束的超級夢境戰役中,龍公便親自嘗試了一番,并且監天塔當時還處于虛化的狀態當中,也并未幸免。
  監天塔如此,七轉仙蠱屋海角閣,更是如此了。
  一旦陷入到夢境當中,整個海角閣就開始緩緩分解。翼家蠱仙們無不感到,大量的蠱蟲正和他們失去聯系。
  這情景,頓時帶給這些翼家蠱仙無以倫比的驚嚇。
  沒有絲毫的猶豫,他們立即發動海角閣的最強手段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海闊天空!
  海角閣轟鳴,爆發出耀眼的藍光,卻絲毫沖不透夢境。
  但仙道殺招仍起作用,下一刻,海角閣驟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它跨越了整整七萬里,來到了另外一處地方,徹底脫離了戰場。
  整個海角閣變得殘破不堪,再沒有之前的堂皇和壯觀。
  翼家蠱仙們在海角閣中,紛紛大口喘氣,有的人額頭上冷汗密布。
  “撤退出來了!真是驚險,若是再慢一些的話,恐怕就真得陷落于此了。”
  “夢境就是這般恐怖啊。就連仙蠱屋都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。”
  “也難怪有人預言說,大夢仙尊將是超越過往的最強者了。”
  “可惡,讓那群影宗余孽跑了!”
  翼家蠱仙們慶幸了一會兒,很快就又咬牙切齒。他們這一退,想要再趕回去,肯定來不及了。影宗余孽肯定利用上極天鷹,跑了沒影。
  不久前,海角閣發現方源等人的蹤跡,也是耗費了好一番功夫,才攆上來的。
  按照雙方的實力,擁有七轉仙蠱屋的翼家,應當要強勢一些。上極天鷹即便是八轉,也暫時拿海角閣沒有法子。翼家攻防一體,進退自如,反觀方源一方,卻是蠱仙零散,完全可以一一擊破。
  更增添翼家蠱仙自信的是,只要他們拖住一段時間,完全可以等到南疆各大超級勢力的援兵。
  他們擁有七轉仙蠱屋,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話,完全可以拖住方源等人。
  事實上,翼家蠱仙也是這樣做的。
  他們催起仙道殺招回還水命,就是為了打消耗戰。
  只是方源反應太快,直接把兩位純夢求真體當做仙道殺招,砸了過去。
  結結實實地打了翼家一個猝不及防!
  翼家蠱仙雖然也知道超級夢境戰役的一些情報,但是他們怎么也不會料到,方源會如此窮兇極惡地,如此冷血無情地,將自己人如此輕易地犧牲掉!
  還有一點便是,方源變作上古劍蛟,速度太快。
  本身變化道道痕轉變成了劍道道痕,又有劍眉仙蠱不斷修煉,增添的一部分劍道道痕,還有劍遁仙蠱,以及上古劍蛟本身就十分出色的速度爆發。
  若是方源換做自己前行,單純運用劍遁仙蠱,手提著兩個純夢求真體,這個速度雖然也快,但翼家蠱仙也能夠反應過來,做出應對。
  翼家蠱仙們的臉色都不好看。
  他們有著海角閣,卻遭受了方源的打擊,海角閣破爛不堪,損失不少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他們顏面大失,早已經通知了南疆其他正道蠱仙。等到他們趕來,翼家蠱仙們如何有臉面對他們?
  海角閣中一片沉默。
  過了一會兒,翼家蠱仙中的首領這才開口道:“大家抓緊修補海角閣,這一次我們雖然失陷在超級夢境當中,但是仙蠱并未損失。我們這一次帶來了大量的備用凡蠱,給你們半盞茶的功夫,將海角閣徹底修復!”
  “敵人強大,竟能將上極天鷹操縱得如此厲害。更殘忍至極,殺死自己人眉頭都不皺一下,如此心性,簡直冷酷至極,豬狗不如。”
  “我們奮力作戰,奈何難擋夢境。本想死戰到底,和這群魔頭拼個你死我活。但為顧全大局,還是無奈選擇撤退,就是為了將此戰情報交到其他正道蠱仙們的手中啊。”
  翼家首領侃侃而談,周圍的家族蠱仙聽了,紛紛點頭。
  事實是事實,無從篡改。但話這么一說,就給人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翼家首領統一了口徑后,便開始聯絡武庸等南疆正道蠱仙,將這里發生的情況告知他們。
  “什么?居然被擊退了!”
  “他們不是有著海角閣仙蠱屋嗎?這也能跟丟?”
  “瞧瞧這翼家說的話,還真是臉皮夠厚的。”
  “不過到底還是帶來了情報。比如這上極天鷹,還有上古劍蛟變化……”
  一提到上古劍蛟變,夢境戰場中,南疆的這些正道蠱仙們,不由地面面相覷。
  他們不可避免地,同時想到了一個人。
  柳貫一!
  “柳貫一也是魔道蠱仙,也修行上古劍蛟變。你們說這影宗中的蠱仙,會是他嗎?”
  “未必吧。上古劍蛟變,只是一個仙道殺招而已。況且逆流河一役,柳貫一明顯和影宗不是一路,他們還敵對著。”
  “柳貫一是北原蠱仙,但是那人卻是南疆氣息。不過這點也說不準,對方如果是影宗中人,有遮掩氣息的手段,也不奇怪。就比如武家,不就有改變五域蠱仙陣營的仙道殺招嗎?”
  有人看向武庸。
  武庸臉上神情凝重。
  “不管那人是不是柳貫一,我都要找到我弟武遺海的下落!諸位誰和我一同,追殺影宗?”他朗聲開口,聲音傳遍全場。
  “武庸大人一顆仁心,顧念親情,叫人感懷。”
  “我等愿去!”
  “愿為武庸大人一壯神威。”
  其余的南疆正道蠱仙,紛紛響應。
  武庸在紫血先河陣中的表現,從鐵面神這個渠道,很快就傳遍了南疆蠱仙界。
  不要懷疑這種傳播速度。
  任何蠱仙,只有修行到了八轉,不管到哪里,都會成為中心。因為他們的一舉一動,哪怕是無心之舉,也會對周圍造成深刻而久遠的影響。
  武庸又是武家的掌權人,此刻更是暴露出了第四座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,讓南疆蠱仙們正在認識到了武庸的強大。
  再加上武家本身就承擔著正道第一的聲名,所以武庸此刻一聲問話,立即得到廣泛的認可和響應。
  “這群人依舊狡猾,想要縮在我身后,把我武家當槍使喚。”武庸肚中冷笑。
  武庸自然是圖實際利益的人,可惜,他此刻卻不得不這么做!
  表面上的功夫他要做到位。
  親弟弟失蹤,他身為兄長,必須做出一番努力營救的樣子。尤其是現在,武家宗族祠堂中的關于方源的命牌蠱、魂燈蠱都沒有破碎。
  還有身為正道首領,他也必須當仁不讓地統領全局,否則南疆正道的利益被如此侵害,他若不站出來,必定會讓自身和武家聲威大減。
  當然,更關鍵的因素是,方源這廝壞得流油,臨走前可是向武家借了六只仙蠱。
  整整六只仙蠱啊。
  而且還有一筆高達十萬的仙元石!
  這些仙蠱中,有血脈仙蠱,是武庸親自批準,才從武家內庫中調派出來,支援方源的。
  甚至那筆十萬仙元石,還是武庸自己提議,主動借給了方源。
  現在武遺海失蹤,最大的責任就落到了武庸的頭上。
  武庸若不去追擊,不僅對廣大的南疆正道蠱仙們沒有交代,對武家內部也交代不過去啊。
  當即,玉清滴風小竹樓領袖南疆群雄,追著上極天鷹離去的方向,飛入天際。
  翼家雖然被方源擊敗,跟丟了上極天鷹,但武遺海卻有另外的線索。
  他當即傳訊回武家:“武罰太上長老,去從內庫中借出相應仙蠱,鋪設命理相位蠱陣,將武遺海的命牌蠱、魂燈蠱取出來,置入蠱陣,算出我弟的位置!”
  武罰乃是武庸的心腹,當即領命,匆匆去辦。
  武庸收集戰場情報,按照中洲天庭的表現,沒有對南疆蠱仙動過手,只是臨走前搜刮了戰場,將南疆勢力的眾多仙蠱都卷走。
  這筆賬,南疆正道肯定要和中洲算一算。
  不過當前,武庸還是以救援武遺海為主。
  中洲天庭實力雄厚,想要從他們口中取回各家仙蠱,非常困難。反不如影宗這波余孽,實力不高,武遺海既然命牌未碎,說不定真的是被他們俘虜了。
  “當然,影宗既有信道手段,可以震碎我的命牌蠱、魂燈蠱,偽造出我死亡的假象。自然也有可能,殺死武遺海,卻保留命牌蠱、魂燈蠱。目的是引誘我等追擊。”
  武庸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,他考慮得相當周密。
  不過他仍舊選擇一無反顧的追擊。
  因為這一次,不僅是他,還有無數南疆正道蠱仙,八轉蠱仙池曲由,數座仙蠱屋。這樣的陣容,武庸自信就算影宗設伏,他也能碾壓平推過去。
  一切的陰謀詭計,在強大的實力面前,都是等不上臺面的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上極天鷹在全力飛馳。
  鷹背上,方源正盤坐著,雙目微閉,默默催動著一只奇妙的仙蠱。
  道可道!
  不一會兒,方源停止催動,臉色凝重:“我的身上,果然增添了不少信道道痕,恐怕是中了什么偵查殺招。南疆正道蠱仙動手的可能性小,中洲天庭,尤其是紫薇仙子的嫌疑更大。”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還是速回掠影地溝,動用信道手段,將這偵查殺招解了!”
  備注:上一周的人物征稿活動截止了,這一周投票。明天,蠱真人官方群白天群、黑天群,還有蠱真人貼吧,蠱真人微信公眾號上,都會有投票選擇。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一起來選出前三名吧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