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60 位置暴露

影宗雖然已經被徹底打殘了,魔尊幽魂被俘虜,分魂只剩下了影無邪、毛六兩人,但是它仍舊還留下不少的資源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仙蠱、仙材這兩者只占據一小部分,關鍵是仙蠱方、仙道殺招、仙蠱屋等。
  海量的仙蠱方,數不勝數的仙道殺招,就連仙蠱屋的構造方案,就高達十二座。
  玄冰屋、不壞鐵堡、血河車、噩耗陰宅、綠波亭、織繭閣、金霄壇、悔池、羽圣城……
  還有各種真傳線索。
  比如白相真傳,甚至高更一層的五相之秘,滄海藍鯨中的樂土真傳竟也包括其中,紅蓮真傳的線索,狂蠻真傳的線索……
  當然,這些真傳都是難以獲取的類型,若非如此,影宗早就取得,用來增添自身底蘊,幫助煉成至尊仙胎蠱了。
  事實上,就算沒有這些線索,僅僅幽魂本身的真傳,就是一筆極其巨大的財富。
  幽魂魔尊當年的各種魂道手段,可是殺得五域一片灰暗。他的吞魂之術,可以汲取獵物的經驗和記憶。他的分魂之術,可以造就一代代的影宗成員。他的魂穿之術,可以釀造出毛六這樣的超級內奸,甚至天庭他都安插進去。還有他的魂魄修行,最終的形態,方源可記得清清楚楚,義天山大戰中可是能以身抗劫的!
  而現在擺在方源面前,最重要的事情有兩樣。
  第一是信道,解決身上的偵察殺招,還有各種盟約,還自由之身。
  第二是智慧蠱。方源現在已經掌握了方法,可以解開力道仙僵身上的魂道道痕,到時候,他就能再次得到智慧蠱的認可,獲得智慧光暈的超絕輔助了!
  白凝冰繼續道:“我現在已經獲得了陰陽轉身蠱,但要煉成仙蠱,然后才能讓自己逆反女性仙軀。可是煉道,博大精深,陰陽轉身蠱又并非我的本命蠱,我沒有信心。”
  方源點頭:“我知道。借助影宗的力量,幫助你煉蠱,這正是你之前和影宗達成的盟約。我成為影宗之主,也可以承認之前的約定。因為在今后很長的時間里,我們都要彼此借助彼此的力量,不是嗎?”
  “你有這個覺悟,我就放心了。”白凝冰淡淡地望了方源一眼,然后轉身,滿意地離開。
  說起來,影宗的成員中陰盛陽衰。
  白凝冰、黑樓蘭、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都是女仙,唯有影無邪和方源身為男性。
  一輪單獨的交談下來,方源這個影宗新主,總算是得到了真正的承認。
  至于影無邪,仍舊是那樣頹廢至極的狀態。
  方源不管說什么,他都充耳不聞。
  惹得方源心中殺意沸騰,很想將影無邪就此了結性命,取走仙蠱,掌握引魂入夢這一絕妙手段。
  不過方源隨后又想了想,這事情不急于一時。
  且不說引魂入夢這一殺招,他已經掌握全部內容,只是欠缺蠱蟲。只說這招非常牽扯蠱仙精神,結構復雜,難學難練,更難再兼顧其他方面。
  方源就算將仙蠱弄到手,也要浪費一些時間,才能熟練。
  當然,他不是沒有其他方法。
  比如吞魂之術。
  只要將影無邪的魂魄吞掉,方源就有了關于使用引魂入夢的記憶和大量經驗。
  當初,影無邪剛剛誕生,就能很快運用好引魂入夢,也是因為原先的分魂中就載有大量相關記憶。
  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毛六。
  毛六是影宗安插在瑯琊福地中的內奸,這點方源早就知曉了。
  但方源成為影宗之主后,能不能得到毛六的認可,這就說不準。
  毛六乃是當初魔尊幽魂的分魂之一,魂穿到瑯琊福地中,逐漸成長起來的煉道蠱仙。他和方源長期處于敵對仇恨的關系中,一下子方源成了影宗之主,雖然是紫山真君的意愿,但毛六會不會承認?
  方源心中也沒有底氣。
  關鍵有一點,毛六的身上可沒有影宗的盟約束縛。
  也不可能有。
  若是有信道盟約的話,就容易被瑯琊地靈看出來,那就是自曝身份了。
  畢竟不管是哪一個瑯琊地靈,都是煉道能手,看仙材上的道痕,自然有著種種手段。
  方源不知道毛六的態度如何,但他明白一點,如果他將影無邪就這樣輕易宰了,取走蠱蟲,毛六還會承認自己的可能性就非常的低下了。
  毛六本身沒有什么太高的價值,但是他卻是瑯琊派中的一員。若是利用得好,將來說不定可幫助方源,顛覆整個瑯琊派!
  這條線,方源暫時還不想失去。
  收入和付出,不成正比。所以方源選擇將影無邪交給白兔姑娘看管,自己則開始臨時閉關,就為解決身上的偵查殺招。
  紫山真君原本的仙蠱,落到方源手中時,已經不全面了。
  但這些蠱蟲,也能勉強拼湊出一個仙道殺招,名喚智平禍,專門消除身上隱患。雖然不是特別對口,但卻是方源目前能用出來的最強手段。
  這殺招智平禍,方源還從未用過。好在它結構簡單,牽扯的仙蠱較少,步驟也簡略。
  若是復雜的殺招,方源肯定不會選擇輕易嘗試。
  紅棗仙元開始消耗,一只只的蠱蟲聽任方源的心意和念頭,接連調動起來。
  很快,方源身上就開始散發出一股玄光出來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下一刻,玄光猛地崩潰,發出一聲悶響。
  方源雄軀微微一震,從鼻腔中緩緩流下一股鮮紅的血跡。
  催動殺招失敗了。
  不過,這點情況早就在方源的意料當中。
  頭一次接觸,就想要將殺招催動成功,那非得要嘗試多次不可。
  人如故!
  催動這只宙道仙蠱,方源很快恢復如此,繼續開始嘗試。
  第二次,失敗。
  第三次,失敗。
  ……
  第五次、第六次,失敗。
  ……
  就在方源催動殺招的時候,南疆武家。
  武罰太上長老面臨著一座小巧的蠱陣。
  這座蠱陣只有一個水缸大小,但是牽扯的蠱蟲多達千只。蠱陣平鋪在地上,由其他三位武家蠱仙掌控,不斷輸送著仙元。
  蠱陣催動起來,仿佛一汪水流漩渦,正在急速地自轉當中。
  “可以了嗎?”武罰問道。
  三位武家蠱仙都同時微微點頭,他們絕大多數的心神都在操縱著這座仙級蠱陣。
  武罰便緩緩地伸出手臂,攤開手掌,露出里面的兩只凡蠱。
  一只命牌蠱,一只魂燈蠱。
  他將這兩只蠱蟲,都小心翼翼地拋入到跟前的蠱陣當中。
  很快,這兩只凡蠱就都被蠱陣卷進中央的漩渦當中,迅速消失不見。
  漩渦旋轉的速度,驟然加快數倍。
  三位武家蠱仙,每個人的額頭上都布滿涔涔冷汗,很快他們就面色發白,身軀不斷地顫抖起來。
  持續了片刻之后,兩位武家蠱仙直接栽倒在地上,昏迷過去。惟獨留下一位,緩緩地睜開雙眼,無比疲累地開口,說出了一個方位。
  這個位置,很快被武罰,傳給了遠在他方的武庸手中。
  “武遺海很可能被影宗擄走,既然他的命牌蠱沒有破,那么利用這個關鍵線索,很可能就能找到影宗的藏身之處。掠影地溝么……”
  念及于此,武庸對著身邊的南疆正道輕喝:“我知道線索了,都跟我來!”
  掠影地溝。
  方源的臉色相當難看。
  “智平禍殺招,居然解不開我身上的偵查殺招?!看來只能用更強勁的手段了。”
  這時,黑樓蘭急切的聲音,傳到方源耳中:“情況不妙!掠影地溝的蠱陣忽然分崩瓦解了。它能防備他人推算,看來我們的位置已經暴露。”
  “嗯,此時我已知曉。”方源并無意外。他執掌這座蠱陣,蠱陣出現問題的第一時間,他就明白過來。
  方源臨危不亂,他早已經想到了方法。
  “所有人都過來。”
  “我們需要演練上古戰陣四通八達!”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