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362 武庸的恨與怒

夢境大戰,影宗大敗虧輸,南疆正道其實同樣損失慘重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他們布置出的超級蠱陣,每一家都貢獻了仙蠱,還有海量凡蠱。
  投入了這么多,結果收益極小,更且在夢境的探索上,遭受迎頭棒擊,損失了數位蠱仙。
  真正受益者,除了成為影宗新主的方源之外,就是天庭了。
  天庭這一次不僅是俘虜了幽魂本體,而且還在臨走之前,將剩余的第二層、第一層超級蠱陣,都卷席而走。
  這里面的仙蠱,除了一只方源的暗渡仙蠱外,其余的蠱蟲就都是南疆正道之物。
  對這樣的行為,南疆正道上下無不憤慨,想要找中洲天庭討要說法。
  畢竟大家都是正道,天庭這樣搞太不地道!
  在追殺方源等人初始,武庸就開始尋找天庭蠱仙。雖然南疆和中洲,是兩大不同地域,但是超級勢力之前,經常有著貿易往來。
  這點功勞,得算在寶黃天的身上。正是因為有了寶黃天,才使得蠱仙間的交易,變得更加輕易和頻繁。
  商貨的不斷流通,也就意味著交流的頻繁。
  所以,武庸是完全有途徑,找到中洲十大古派身上。
  但是天庭蠱仙,就有點懸。
  然而若不找到天庭詰問,光是糾纏于十大古派,南疆正道的這個問題根本難以解決。
  “紫薇仙子……”此時此刻,武庸手持著一只信道凡蠱,口中呢喃。
  他沒有想到,天庭蠱仙竟主動找上了他。
  并且這位素未蒙面的天庭智道蠱仙,一上來,就只用一只區區的信道凡蠱,將武庸逼上了艱難處境。
  這只信道凡蠱中的內容,都是關于方源等人。
  天庭手中掌握著的,影無邪、紫山真君、白凝冰、方源等等的情報。
  包括他們擁有上古戰陣四通八達。
  以及最讓武庸感到震驚的一點——真正的武遺海早已死亡,混入武家的“武遺海”,真正的身份,正是天外魔頭方源!
  “竟有這樣的事情!方源就是武遺海,武遺海就是方源?”武庸還想拯救他的親弟弟,結果發現,原來親弟弟早就掛了,一直都是仇敵扮演。
  武庸對這個消息,首先感到震驚,畢竟這著實超出了他的料想。
  然后,武庸感到了憤怒!
  對方源的憤怒。
  這個該死的兇手,殺害了武遺海的真兇,居然如此膽大包天,犯下兇殺案之后,不僅不逃竄,還主動加入了武家。
  這簡直不把武家上下,包括武庸自己,放在眼里啊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方源他偏偏還做到了這一點。
  這是恥辱,是羞辱!
  方源不僅看不起偌大的武家,而且還跑到武家面前,呼呼的扇了武家兩三個大巴掌。
  武家是什么勢力?
  南疆正道公認的第一勢力!
  武庸是什么人?
  武庸可是武家當權第一人,太上大長老,八轉修為,擁有仙蠱屋,還有數只八轉仙蠱的當世強者!
  方源這樣的舉動,簡直是把武家和武庸耍的玩。
  不過,除了對方源的憤怒之外,武庸還有對天庭的怒火。
  天庭之前,將包括武家在內的布陣仙蠱,都卷席帶走,這是其一。
  其二,便是天庭將這個消息,送到武庸的手中。
  這是什么意思?
  言外之意,就是告訴武庸——你們武家有一個把柄在我的手中,你接下來行事,要充分地好好地考慮這一點。
  對于武庸而言,這就是威脅。
  為什么方源假冒武遺海的事情,反而成了武庸的一個把柄了呢?
  這就是正道和魔道的不同之處了。
  正道有正道的游戲規則。
  正道講究名聲,講究面子,哪怕是巧取豪奪,都要有一個正當的理由。都要站在大義的名分上。
  就像之前,各家刁難武家,搶奪武家分布在各處的資源點。
  侯家怎么做的?
  先派遣一位家族的蠱仙,假扮魔道賊子,讓另一位侯家蠱仙假意追趕,然后借著這個由頭,來霸占資源點。
  羊家怎么做的?
  先是蓄謀已久,在武家的附近安插凡人的營寨,然后通過凡人之間的摩擦和產生的矛盾,獲取大義和名分。
  落到武家,武庸明明戰力高超,又擁有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,為什么之前卻一直處于被動防御的態勢呢?
  嘿嘿。
  這就是武庸的謀算。
  他知道,武家占據的地盤過于龐大。若是他自己直接亮出實力來,別的家族只會忌憚,或許暫時按捺不發,但始終會蠢蠢欲動。
  畢竟武家到底是只有一位八轉蠱仙了。
  但如果,武家先被動防守,任由其他家族欺壓,獲取大義和充足的借口之后,武庸再行動,就能報復回去,在各家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。
  只有這樣子做,才能讓各家勢力記住疼痛,數十年內再不敢輕易冒犯武家威嚴。
  這是武庸的計劃,就連他最親近的心腹武罰,都不清楚。
  其實在此之前,一切都按照武庸的計劃,逐步發展。只是武庸沒有想到,會出現影宗這樣的攪局者。
  一旦武家當中,混入方源這個魔頭,甚至武庸自己,都將方源當做親弟弟來看待。
  別忘了,武庸在此之前,有好多次,都不忘拿武遺海來刷自己的聲望,表達出對自己親弟弟的照顧。
  武家是南疆正道第一勢力,居然出現這樣的事情,絕對令自身聲望大跌,令各家異心萌動。
  原本武庸想要借助這些借口,來反攻各家。但此事一出,南疆各大家族只要死死咬緊這個話題,武家就虛了。
  你武家身為南疆正道的魁首,結果被一個魔頭混進來,又揚長而去。
  你武家有什么臉面,來統領正道?
  有什么資格來占據這些資源?難道是占據了這些資源之后,供給家族內部的魔道賊子嗎?
  這就好像是地球上,明星被發現吸毒,一直都宣揚自己熱愛家庭的成功人士被發現了婚外情,警察隊伍中發現了****臥底。
  聲威雖然看不清摸不著,但它的確是一種實力,能影響方方面面。
  在武庸看來,武家失去的那些資源點,不算什么。
  既然可以失去,那他也可以重新奪回來。
  事實上,他反而可以趁機,刷一刷自己的個人聲威,表現一下自己的超強戰力,讓南疆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影子。
  但是,方源這個事情完全不一樣。
  一旦被發現,就是給武家一個狠狠的重擊!
  武家上下,無數代人辛苦奮斗和維持的聲望和名譽,都要遭受巨大的重創。
  這件事情一旦宣揚出去,武庸還那什么臉面,去奪回武家失去的資源點?很長一段時間,武家上下都要抬不起頭來。
  “這個該死的方源!”
  武庸咬牙切齒。
  他從未這么恨過一個人。
  說起來,也有點諷刺。也怪他時不時的拿武遺海,來刷刷聲望,表達出自己的仁義和親和。
  結果這么一來,反倒是成了武庸昏聵無能,被魔頭方源欺騙得團團轉。
  這就是他武庸一生的污點啊。
  “這個該死的紫薇仙子!”
  武庸也恨極了天庭智道女仙人。
  對方的用意昭然若揭,告訴武庸這些,一來是警告武庸,二來是把武庸當槍使,督促他盡全力鏟除掉方源等人!
  武庸必須要把方源鏟除啊。
  只要把方源暗自殺掉,武遺海的死亡就可推托到影宗手中,順理成章,理所應然。
  到那時,就算天庭把這個事情抖露出來,武庸也不會懼怕。
  這件事情,也不會成為武庸一生的污點了。
  “紫薇仙子……”武庸又在口中咀嚼了這個名字。
  他明明知道,紫薇仙子是要讓他奮盡全力,來殺掉方源等人,完全是利用他。但武庸偏偏不得不這么去做。
  關鍵是紫薇仙子的這只信蠱中,只有方源等人的情報,毫無一絲和武庸談判或者威脅的話,這讓武庸抓不住紫薇仙子的絲毫把柄。
  “武庸大人,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喬家太上大長老喬志材,見著武庸神色不對,關切詢問。
  武庸瞟了他一眼,頓時連他也恨上了。
  “就是這個老東西。”
  “統領喬家,想要攀附我武家。”
  “沒有他,方源怎么可能如此輕易地,混進我武家當中來?”
  不過表面上,武庸卻是微微一笑,溫言寬慰喬志材:“不妨事,只是掛念我弟,不知道他落到影宗,會是什么遭遇?”
  喬志材心中奇怪,這里沒有外人啊,怎么武庸還在關切武遺海?這么表現是為了什么?
  武庸之前掛念方源,只是虛情假意,但這一次卻是真的。
  只是他掛念方源,是恨不得把方源立即處死!
  “還沒有聯系到武遺海嗎?”武庸暗中溝通遠在大本營的武家蠱仙。
  群仙皆道沒有。
  當中還有人說:“最近一次和武遺海大人溝通,就是他向家族借蠱。”
  又有人接著道:“武遺海大人身上,可是有武家借出去的六只仙蠱,他可不能有事啊!”
  武庸聽了這樣的話,心中的怒火,頓時更炙熱了幾分。
  這六只仙蠱當中,還有他親自批準,借給方源的內庫中的仙蠱。更還有十萬仙元石,竟是武庸自己主動提出來,借給方源的。
  想到這里,武庸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嘴巴。
  同時更深深仇恨方源。
  就是這個家伙!
  他也太能演了。
  即將暴露之前,他還不忘大撈一筆。著實陰險,太過狡詐!
  我堂堂武庸,居然也被這家伙坑了!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