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363 暗里交鋒

武庸也考慮到天庭的消息真假的這一層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然而,紫薇仙子提供的證據很多,還有當時方源雖然變化了容顏,和黑白等仙,乘著上極天鷹離開戰場,也被許多南疆蠱仙目睹。
  武遺海的失蹤太過突然和詭異,如果武遺海就是方源,那么一切的一點就都能解釋通順。
  “將武遺海的命牌蠱、魂燈蠱,都通過寶黃天,給我送過來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仙蠱,武罰你去內庫給我提出來。”武庸站在窗邊,俯瞰著層層疊疊的夢境,暗中下了命令。
  與此同時,他對遠處的池曲由道:“池家太上大長老,還請你出手布陣,圈住此地,防止對方動用宇道手段逃竄。”
  “哦?對方有這樣的手段?”池曲由訝異了一下,旋即點點頭,“我的確可以布置這樣的蠱陣,干擾宇道運轉,但我此時身上的仙蠱并不足夠。”
  “無妨。”武庸笑了笑,“此時此地,有我南疆廣大正道仙友在此,還怕沒有仙蠱用嗎?”
  沒有正道蠱仙反駁武庸的話,都依據池曲由的要求,看看各家手頭上都有什么仙蠱,可以能夠湊成一套蠱陣。
  實在沒有,還可以借助寶黃天輸送。
  盡管價值不菲。
  但自從方源開了這個由頭之后,南疆這塊兒的蠱仙已經開始效仿了。
  武家向武庸輸送蠱蟲的事情,很快就被方源等人探知得到。畢竟寶黃天是非常開放的,任何的仙蠱交易絕對動靜不小。
  “這些仙蠱,幾乎都是武家內庫中的。看來是通過寶黃天輸送啊。”
  “還有我的命牌蠱、魂燈蠱!哼!”
  方源頓時有了一股不妙的預感。
  可惜他雖然明明知道這一點,但是卻不能阻止。
  寶黃天的交易,非常安全。方源曾經依仗這一點,但現在輪到他的敵人借助這個優勢了。
  很快,方源掌握的信道凡蠱,就再次接到了武庸的消息。
  “武遺海,或許你應該稱呼你為方源?我們可以談一談,做一筆交易。用你身上的仙蠱,來買你的性命。如何?”
  方源瞳孔微微一縮:“看來這個秘密已經被天庭抖露出來了。剛剛的那些蠱蟲,都是送到武庸手中的吧。直接說買我的命?看來他應當是有某種手段……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源主動停下和其他蠱仙的配合。
  “你們練習著,我要處理一點小麻煩。”拋下這句話,他立即閃身一旁,開始催動逆流護身印。
  武庸的仙竅中,蠱蟲紛紛飛起,如云層疊疊,幾乎是遮天蔽日。
  “這是南疆曾經的超級家族巫家的招牌殺招,曾經帶給南疆蠱仙界灰暗和恐怖。我武家得之,也是秘而不宣,就是擔憂被其他家族聯合排擠。現在,方源你就給我好好嘗一嘗罷。”
  武庸眼中寒芒陡然爆閃。
  仙道殺招催動成功!
  但是在他的手段下,氣息收斂起來,就算是站在武庸身旁的喬志材都沒有覺察出分毫來。
  下一刻,武庸猛地色變,雄軀狠狠一震,吐出一大口的鮮血。
  “武庸大人,你怎么了?”喬志材大驚失色,連忙跑過來攙扶住武庸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幸好我只是想要警告和試探,并未完全催發威能。”武庸心中充滿了震驚,明明是對方源施展的殺招,他居然成了遭難的對象。
  武庸輕輕用力,掙脫開喬志材的手。
  他的神情迅速平靜下來,咳嗽幾聲:“無妨。是紫血先河陣時留下的暗傷而已。”
  喬志材的臉上,頓時浮現出感動和敬佩的神色:“武庸大人身上有傷,卻心系弟弟,不顧傷勢趕來救援,實在是我正道的榜樣!”
  武庸:“……”
  他不動聲色,沉默了一下,對喬志材道:“你很好。”
  喬志材哪里料得到武庸說的是反話,還以為自己馬屁拍得正好,心中頓時有些得意。
  武庸之所以受傷,自然是因為方源身上的逆流護身印。
  “逆流河減少了細微,看來武庸的確掌握著某種厲害手段,能夠根據我的命牌蠱、魂燈蠱,來直接攻擊我的肉身。可惜碰上了逆流護身印,盡數逆反了回去。”
  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他又開始思考:“有點奇怪。武庸既然知曉我是方源,怎可能沒有考慮我擁有逆流護身印?”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他是不知道我還有一個身份,就是柳貫一。是天庭沒有告知他?還是天庭本身也不清楚?”
  方源想到夢境。
  他這一次之所以暴露身份,都是因為外顯的超級夢境,被天意侵蝕。
  他多次進入夢境探索,魂魄入夢,沒有見面曾相識以及暗渡仙蠱的偽裝,自然被天意瞧出真身,得到位置所在。
  如果是這樣子的話,柳貫一的身份就沒有暴露!
  “糟糕。”方源想到這里,忽然心中又一沉,“我現在動用了逆流護身印,身上又中了偵查殺招,豈不是不打自招,告訴別人,我就是柳貫一?!不管天庭之前有沒有瞧出我的這層身份,這一次我動用逆流護身印,必定是身份暴露了。”
  這是一場暗里的小交鋒。
  別開生面。
  涉及到方源、武庸還有天庭三方面。
  武庸的手段反噬自身,但他傷勢并不嚴重。方源雖然沒有受傷,但是卻暴露出了不少信心。天庭占據幕后,沒有動用自身力量,卻讓武庸和方源死磕。
  這是紫薇仙子的算計。
  這位天庭的智道蠱仙,在掌握了關鍵線索和情報之后,立即展現出了她強大的策劃謀算的能力,并且手腕非常的巧妙和老道。
  武庸隨后又傳信方源,但不管什么,方源都不做理睬。
  上古戰陣四通八達的演練,終于收到了成效,距離成功越加接近。
  不過方源此時卻成了“拖累”。
  他為了防備武庸的出手,必須時刻維系著逆流護身印,導致心神牽扯很多,很難將注意力集中在四通八達上面。
  不過,方源故意放緩了節奏之后,終究還是一點一滴地催動起來。
  璀璨的光輝,照耀周邊。
  光芒驟然消散,方源等人都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強烈的宇道波動,讓圍剿在夢境外圍的南疆正道蠱仙們,都或多或少有所感覺。
  “他們走了。或許還留下一兩位余孽。”武庸面目表情,心中并不意外。
  “可是我們的蠱陣還沒有建好。他們居然有這樣的手段?為什么不早早地用出來?應當是有什么嚴重的弊端。”喬志材推測。
  池曲由則撫須道:“無妨。我的這座超級蠱陣雖然沒有布置完整,但也起到了某些效果。我相信此時此刻的他們,應當已經分散開來了。”
  許多南疆蠱仙懵懵懂懂,武庸則不吝夸贊道:“池家太上大長老果然好本事!”
  武庸既然知道方源等人掌握著上古戰陣四通八達,也預估到他們會用這種方法逃生,怎么可能不做出相應的應對呢?
  早在之前,他就悄悄傳音給池曲由,讓他做出克制和針對。
  池曲由乃是八轉蠱仙,陣道大宗師,此時得到具體情報,有了具體的目標,自然能夠做到正確的應對,便在此刻建功。
  噗!
  白凝冰剛剛踏足地面,就吐出一大口血,渾身委頓,臉色蒼白得滲人。
  “這不是目的地!”白凝冰龍瞳微微一縮。
  她連忙聯系其他人。
  上古戰陣四通八達算是被破了,四位蠱仙被分散出去,相距遙遠。
  除了方源之外,她們各個都有傷勢。
  “怎么辦,宗主?”妙音仙子傳訊來問。
  方源猶豫。
  是自己單獨乘坐上極天鷹逃走?還是浪費時間,去重新集齊影宗群仙?
  此時,純夢求真體基本上都已經自爆成夢境,留在了掠影地溝。
  還有少數幾位,留在黑樓蘭等人的仙竅當中,包括影無邪也在白兔姑娘的仙竅福地里。
  夢境是被天意侵蝕的,純夢求真體也因此被天意時刻關注著,留在身邊就等若泄露行蹤。
  不過純夢求真體在關鍵時刻,也能自爆成夢境,用來阻擋仙蠱屋。所以方源還是勉強留在身邊。
  自己身上的偵查殺招,一直都沒有解除。又有命牌蠱、魂燈蠱落在武家手上,關鍵是武家居然有手段,可以憑此攻擊方源。
  情勢可以說是非常的糟糕和危險!
  任何一座仙蠱屋,方源都難以應對。上極天鷹并不可靠,雖然是八轉戰力,但是遭遇強敵,上極天鷹便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死斗。方源對它的操縱,還有待提升。
  暗渡仙蠱也缺失了,這就導致天意將時刻監控方源,然后從容布局。
  “并且這些人的身上,說不定也被種下了偵查手段。”方源目光陰沉。
  從掠影地溝出來,方源的下一個目的地便是西漠。
  天下五域中,影宗在西漠的殘余資源最多。因為影無邪、紫山真君等人,都在其余四域晃蕩過,將能夠搜刮的殘余資源和仙蠱都搜刮到手。惟獨西漠遺漏。
  “單獨前往西漠嗎?”
  “就這樣將她們當做棄子,有些可惜。而且不解決掉我身上的偵查手段,始終會被他人掌控行蹤。”
  “瑯琊派……”
  ps:昨天通宵到4點,其實最近這周都是晚上12點,1點睡的。今天終于感到有點吃不消,白天的時候頭有點暈。最近感受最深的就是時間和精力不夠用!大綱整理出了522940,還在整理當中。《蠱真人》已經將近437萬多字了。很難,這本書我采取了和大多數網文不一樣的寫法,各種線索交織,還有坑,非常的多。我致力于描述出一個完整的自洽的世界。越到后期越難。耗費的精力太大了,還有《人祖傳》,每次想到這個我就想向天高呼“天吶!饒了我吧。”但沒有辦法,我從不太監,我知道我必須堅持下去。為了我,為了大家。
  我最近在沒有動力的時候,看我的序章,頗有感慨。每次看完,我就仿佛看到,在光陰長河的那一端,有個過去的我,正對我說他當初的夢想。
  然后,我會再次變動動力十足。
  以上是我的一些感受和牢騷,大家隨便看看就好。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